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47章 火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35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对于大部分里加尔世界社会底层的平民而言,骑兵、骑士以及贵族领主这三个概念,他们时常是分不清的。

  碰见骑马又穿着全身板甲的人就下意识地以为这是一位骑士,是常有的印象。即便是在板甲价格相对低廉普及率也更高的东海岸,类似的事情也层出不穷。

  佣兵很少会真正穿一整套完整的板甲,这一点我们之前就已经有提及。但这只是从较广的方面而言,一些顶尖的战争佣兵团装备相比国家的骑士团都毫不逊色,在能够负担得起的情况下,他们也确实会尽可能地武装自己。

  但穿上全身甲,却也并不代表就能摇身一变成为骑士。

  穿着全身甲的佣兵仍旧是佣兵,尽管是高级佣兵,他们却也并不拥有骑士的资格。

  与此同理的还有骑兵。在苏奥米尔的一些公爵领以及帕德罗西帝国的常备军制度当中,骑兵与骑士都是并存的。两者之间的关系有些暧昧复杂,但若是知道几个关键的要点,还是可以将两者区分开来的。

  首先,骑士是一种头衔。是一种生活方式和遵守的准则。而骑兵,则是一种兵种。

  所有的骑士都是骑兵,但并不是所有的骑兵都是骑士。

  这个阶级的概念实际上在过去的东海岸是不存在的。

  骑士阶级的概念源自于西海岸的骑士之国西瓦利耶——后者并不拥有如帝国一般的常备军制度,因而以强调武勇的英雄主义,由贵族骑士身先士卒。

  通过海上贸易和国际交流,在人类共通的对于英雄的渴望之下,这种风气扩散开来反哺到东海岸的社会之中。并且在几百年的时间里发展壮大,成为了一个必不可少的社会阶级。

  苏奥米尔和帕德罗西区分两者的方法在于财力与身份——这是古代拉曼帝国时期延伸至今的传承:常备军当中的骑兵部队是由王国或者帝国军部提供装备与马匹,而有能力自行担负一套全身板甲以及一匹优秀战马的人,才有资格成为骑士。

  专门定制的板甲自然是各方各面都较量产型的要好上许多。并且考虑到大批量列装的花费,财力不甚充裕的苏奥米尔王国相较帕德罗西帝国,境内大部分的骑兵都只是装备了轻盔、胸甲、小肩甲和部分四肢的半甲轻骑兵。

  骑士自然是重骑兵,凡是成为骑士的人多数都拥有财力能够负担得起优秀的战马和一套全身甲。这个天然的筛选条件将骑士资格与上流社会牢牢地捆在了一起——可将骑士直接等同于领主贵族,却也是一种有失妥当的说法。

  正如我们前面所提,骑士是一种头衔,而非贵族爵位。虽然绝大多数骑士都是贵族出身,只有少数因为立功而被赐予资格的是平民骑士。但血统与贵族爵位是不同的。

  骑士与宗教息息相关,从侍从晋升赋予骑士头衔时他应当从当地宗教人员手中接过象征性的盾牌与剑。并且立誓不违背神明与主君的期待。

  骑士头衔与贵族爵位之间的关系,有点类似骑士与骑兵之间的关系。贵族爵位哪怕是最低级的男爵都代表至少有一个男爵领,是一位领主。而相比之下尽管许多骑士都是有钱的贵族出身,游离在外为领主为王室为教会效忠的他们,却通常是没有继承资格的次子或者三子。

  受封骑士获得头衔在东西海岸骑士文化流行的国家都是一种类似于男孩子成人礼的东西,在女性地位颇高的苏奥米尔女骑士乃至于女骑士团长也并不稀少。一位男爵乃至于一位公爵也拥有骑士资格,但一般都以他们的贵族阶级作为敬称。将一位公爵称呼为骑士,视对方喜好而定,这可能是一种冒犯却也可能是一种赞扬。

  ——不论如何,龙翼骑士大团长麦尼斯多贵为王室直属武力之顶点,却仅仅只是一位爵士,原因就在于此。

  他出身不算低,是苏奥米尔境内侯爵家的子嗣。但却是第三子,无权继承侯爵的爵位以及领地。

  而受封的爵位也仅仅是一位男爵,属于大团长才有的福利。是晋升以后才被赐予的终身爵位,王室对于忠心耿耿的龙翼骑士团的嘉奖。麦尼斯多的封地是一座位于海因茨沃姆附近的庄园,与其说是领土,倒不如说只是个家。他无法像是其它男爵一样通过运营自己的领地来获利,这座庄园以及这个爵士头衔,荣誉性质大于实际意义。

  并且不是世袭的。

  麦尼斯多的儿子若想要成为大团长,一样只能从最低级的侍从开始干起。也许会获得一些方便,但能否真正子继父业,还得看团员、大主教以及女王陛下是否同意。

  队伍持续前进着。

  如我们前面所提,骑士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行为守则。

  在它发源地西瓦利耶与亚文内拉那边,因为西海岸混乱的政治局势缘故,许多所谓的骑士精神实际上反而没有东海岸纯粹。

  与宗教密切相关的骑士守则,在信仰最为虔诚的欧罗拉地区,几乎是被视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规矩存在着。

  不论男女,龙翼骑士团的成员一举一动都极为讲究。身处这些人的包围之中你可以轻易地感受出来——若这是一队西瓦利耶骑士,那么他们必然这时候已经开始了各自讨论和聊天。相比之下龙翼骑士们无比安静,他们行动有如一体,明明人数已经超过70,行动起来发出的动静却比10名西海岸骑士还要小。

  在威马·麦尼斯多龙翼大团长的指挥下,队伍悄无声息地散了开来。

  4个6人小组加起来一共24人分别向着左右前方以及左右方散了出去。同时中央阵列也分成了三个部分,前锋、主阵还有后卫。侧翼的骑士们在小道之中隐隐与中央阵列派出的前锋形成了扇形面的预警机制,避免任何人偷偷靠近到太近的位置。

  这是如教科书一般精准又稳妥的阵型安排。

  侧翼的6人小组由两名远程手和四名长矛手组成,其中一名长矛手还携带了号角用以预警。

  穿着全身甲戴着轻盔的他们是不容易被立刻杀死的,即便是可以击穿板甲的绞盘重弩,你也需要知道击穿并不等同于击杀。不着甲的情况下轻弩就能杀死一个人,而在着甲状态时,致命的重伤就变成了皮肉擦伤。

  此时远在帕尔尼拉的我们的贵族小姐所钟情的冒险小说当中,会描写的浑身插满箭矢仍旧继续战斗的英雄人物并非夸大。这种情形其实只是因为铠甲有效阻拦了箭矢,使得他们尽管视觉效果惊人,实际只是受了点皮肉伤。

  单兵远程武器当中最重型的绞盘重弩,也需要好几发才能击杀一名骑士。而一旦遭受攻击,他们必然会立刻想方设法通知友军。

  一手抓着缰绳另一只手将长矛靠在肩甲上的龙翼骑士们在最前方以巡航速度前进着。

  他们仔细扫荡着周围的地面,空旷的苏奥米尔森林即便是要藏几个人都不容易。缺乏灌木的林间地表上你可以一眼就看到很远的地方。

  紧握的长矛靠在肩膀上,一旦有需要可以迅速架在骑枪架上发起攻击。

  他们这一回携带的长矛仅有两米半左右。相较一般的骑枪最少都是3-4米的长度,显得是无比轻型。

  粗长的骑枪是重型武器,这一方面是考虑到面对敌方重骑兵所需要的冲击力,另一方面还有更长的长度能够在更远距离击中敌人的意图。

  两米半的轻型长矛稍不留神就会被敌方步兵的长杆武器击中,而相较之下更长的骑枪就能使得骑士们在进入对手攻击距离之前就击杀他们。

  然而又重又长的骑枪需要侍从或者马车携行,在将要发起冲锋的一瞬间才过手。在这种需要考虑机动性和长时间由骑士自身携带的情况下,自然变成了不大适用的武器。

  全副武装连人带马超过半吨的重装骑兵冲锋起来,杀伤力是极为惊人的。

  配上厚重硬木的战斗用骑枪枪杆以及淬火硬化的枪尖,即便是矮人工匠引以为豪的硬钢护甲,也会在铁蹄践踏与骑士冲锋的威能之下被捅穿甚至整个人击飞。

  重装冲锋的骑士是人类单兵所能掌握的顶级力量,这是毫不夸张的形容。

  龙翼骑士们是骄傲的。尽管表现得十分有礼,但从结伴行进的方方面面,你都能感觉出来这些人隐隐的傲气。

  他们对自己的训练与友军的配合信心十足;对自己手中的剑与长矛信心十足;对自己身上穿的精良盔甲信心十足。

  能够一击必杀一名骑士的,就只有另一名骑士。

  尽管未曾经历过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战役,但在拉曼骑士教官丰富的经验传导下,不惜工本培养起来的这支龙翼骑士团,即便是十分了解骑士与军事的人,也难以从他们的行动当中挑出毛病来。

  训练有素这个词汇安在他们身上算是恰如其分。

  将大剑士逐出以后处处刁难排挤那些立场有问题但经验丰富的老战士,虽说不是这一代的龙翼大团长麦尼斯多本人所为,造成的人才流失却已成定局。

  缺少了苏奥米尔本土历经过战火的老兵,照本宣科花大价钱请拉曼人的贵族骑士教官指导。要说这会在国内引起不满,自然也是难免的事情。

  规范的骑兵战术训练、各种队列、装备和司职上的搭配。拉曼人在漫长的时间里头总结了行之有效的作战方式,而这种方式藉由教官传达到如今这些龙翼骑士的身上,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算是毫无保留。

  麦尼斯多的指挥方法以及军事头脑,都像是教科书一样标准。

  这是拉曼人运用了漫长时间的正确做法。

  从头到尾他们的行动都无可挑剔,是标准的骑兵预警行进阵列。

  就连我们的洛安少女也显得无比佩服。

  皱着眉头的人,仅仅只有我们的贤者先生一人。

  太安静了——

  他不认为那些大剑士会轻易认怂真正打算和谈,但如此一来的话,都快要靠近会面地点了,他们却仍旧什么都没有看到。

  短暂思索过后,亨利将这件事情与麦尼斯多说明。

  “不是说哪边都不站的吗?”龙翼大团长对此的反应带有几分讥讽的味道,而我们的贤者先生也没有拉着面子,他耸了耸肩,然后直接答道:“我怕死。”

  这个说法令麦尼斯多有些哭笑不得。他见过的战士、骑士和佣兵数不胜数,这其中有许多意气用事为了自己的颜面就要跟人生死决斗的。而这家伙倒好,直接就承认了自己的胆怯。

  “呵,怯弱的佣兵,但在我看来,没什么可担忧的吧?”副官西格在前方接过了话茬,他言语之中满是自信:“拉曼人的骑兵战术,是历经过战火考验的。不说举世无双,至少跟面对那些至今仍旧拘泥于步战的阿西们拥有压倒性优势的。”

  他这样说着,显得自信满满,但我们的贤者先生却仍旧不甚买账。他只是再次耸了耸肩,然后开始观察起周遭来,提高警惕。

  平心而论,西格的说法并没有错漏。

  但有一句老话说得好:

  “上一场战争的胜利者最容易犯下的错误。”

  “就是把这场战争当中的经验带到下一场战争中去。”

  战争的形态在短短几个月之前发生了某些改变,一些新式兵器开始进入战场。它们距离完全成熟还有漫长的时间,但在某些特殊的运用上,却也有过去的武器所无法具有的革新优势。

  沉浸在和平麻痹和强大装甲带来的不可匹敌错觉之中,龙翼骑士团对此反应迟缓。莫说是他们,就连帕德罗西帝国也没有对此投入足够多的重视。

  也许确实是因为额外拖延的几天使得他们失去了耐心,也许是一开始就这么准备的。总而言之,在这份对话的5分钟过后。

  会面地点的湖畔小镇正式进入视野,远远可以看到入口处站着一整排佣兵打扮的大剑士——

  麦尼斯多和西格的眉头皱了起来,而女王陛下又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以确保得体——

  “不对劲。”大团长说出了这句话的下一秒钟——

  女王陛下的期待。

  落空了。

  “他们怎么有魔法师?!!”

  “下令吧,阁下。”远远看着一行人走来,扎着马尾穿着红色布里艮地板甲衣的大剑士,沉默地抬起了手。

  “引爆!”法杖增幅的宝石发出耀眼光芒。

  “嘭轰!!!”震天动地的轰鸣声,在左右侧翼骑士们的脚下响起。

  盖过了人马的悲鸣和怒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