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9章 袅袅青烟(六)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32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秋收之后的小麦除了保存的以外,余下的都会被拿去酿造成麦芽酒,或者做成面包。

  因茨尼尔相比起来比较靠近南方,温暖潮湿的气候适合作物的种植,但在保存上面,它并没有普罗斯佩尔来得方便。

  所以每一年秋季的收成过后,人们总能够看到一列列的马车队满载用麻袋装填的小麦前往王国的北方,除了供应那边的城市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会保存在粮仓之中作为储备粮食。

  柴火噼啪作响,鞣制好的面团都被放在了木桌上,在城镇之中的面包房,人们往往会将面团放置一夜才送进烤炉。

  这是为了使得面团接受空气之中的酵母,进而发酵。

  酵母能够使得面包变得松软可口,整个膨胀起来而不是变成硬邦邦的饼团,这一点人类很早就意识到了。除此之外同样采用麦粒作为原料,用发芽以后的麦粒酿造的麦芽酒也同样需要放置在空气之中发酵。

  西瓦利耶酿造的麦芽酒本地居民实际上很少饮用,除了商人们用来售卖给邻近国家以外,他们只用于酒馆和旅店的供给,给那些来自四面八方各个种族和民族的冒险者和旅行家们饮用。

  炊烟袅袅,马蹄轻踩在泥土铺就的道路上,木制的车轱辘吱呀吱呀转,运载粮食的车队从亨利和米拉的旁边擦肩而过。

  这样的马车来到普罗斯佩尔的南部边境就时常遇到,而终于真正进入了因茨尼尔瞧见那已经被收割一空的广大田野的两人,又是花了约莫两周的时间在赶路上面。

  “……”因茨尼尔的主干道并不算十分宽敞,马车一辆接着一辆跑过,亨利只能放缓了速度缓慢前进,以免和对方撞上。

  前面的一阵争吵不可避免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就好像运粮的马车,这一路上类似的情况也是比比皆是。

  若是不明白缘由的话,只需看看双方都是什么样的人就明白了。

  中等身材,金发蓝眼,中等身材,褐发蓝眼。

  亚文内拉人,和西瓦利耶人。

  “呼……”米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现在的她已经多少能够看出一点点这些迹象所表达的事物了。

  西瓦利耶人一直以自己作为西海岸最强国家的子民而自豪,因此他们看不起亚文内拉还有周遭其他的民族和王国——但这一切在这一年的秋季有了巨大的转变,亚文内拉对着西瓦利耶反戈一击挫败了他们引以为豪的贵族骑兵。

  事实上,因为正值壮年的贵族损失巨大,现在西瓦利耶的境内有很多封地都陷入了无人治理或者是贵族家庭为了家主的位置勾心斗角的混乱状态。

  内忧外患,当下的西瓦利耶人瞧见亚文内拉人可以说是分外眼红,而相比之下亚文内拉人因为祖国打了胜仗,过往被扇脸了都只能对着对方赔笑的他们现在觉得自己可以挺直腰板了——谁都不愿意让步,于是吵架、矛盾就进一步地激化了起来。

  不仅是争吵,身处西瓦利耶国境的亚文内拉人和西瓦利耶当地人起冲突斗殴的例子这一路上亨利和米拉都见了不少。

  两个国家的关系或许自从亚文内拉的国王派遣伯尼他们去偷到西瓦利耶宪章开始,就再也无法修复了。但又有何妨呢,本就不是平等的友善关系,若是没有这一场战役的话,或许今后亚文内拉的平民们也会经受不住欺压而奋起反抗,但那个时候,亲西瓦利耶的亚文内拉贵族们要再来选择站位,就太迟太迟了。

  暂时的平和下面是暗流在涌动,心底里头稍微思索了一下,默默地祝愿那位慷慨的王子能够在处理国内事务上一帆风顺,亨利重新着眼于眼下。

  尽管路上马车有不少,但马匹的行进速度依然让他们比大多数接取同样任务的佣兵们要更早到达目的地。

  报到的地点在木板上同样有作说明,但实际上即便没有书面说明,你也能够清晰地判断出它在哪里。

  只要到达了这里,放眼望去便能明白。

  ——森林的边缘。

  刚刚放下手中农具的农民们没有能够就这样度过一段悠闲的时光,在茫茫的因茨尼尔空旷的田野边境上,他们拿着木槌,钉子和一大堆的木头,正在修补着长长的栅栏。

  因茨尼尔就好像绝大多数的西海岸地区一样,有一面是靠近坦布尔山脉山脚下的森林的。尽管不如亚文内拉那边那么深入,但占地广阔的森林之中除了魔兽之外还有无数的野兽存在。

  若是放任不管的话,野猪会跑出来,鹿也会跑出来,只要被这些野生动物稍加肆虐,许多人可能就要饿肚子。

  所以栅栏是十分之有必要的。而经历一年的日晒雨淋,木制的栅栏在这个时期也是相当地脆弱,需要大面积地修复、加固或者是更换——而这就轮到佣兵们出场的时候了。

  就好像我们上面提到的,森林之中除了魔兽,还有更加大量的野兽存在,而冬天就正好是这些野兽之中最为狂暴凶残的一种——熊的出没时间。

  因茨尼尔的农民们通过粮食贸易从普罗斯佩尔那边获得了大量的咸鱼和咸肉,靠近瓦沙港口的大城市要获得盐这种保存食物的极佳材料相当容易,咸肉和咸鱼可以令农民们吃上不那么乏味的三餐,但同时远比谷物更加容易散发出去的味道也让嗅觉灵敏的野生动物会被吸引着从森林当中走出前往人类的定居点觅食。

  熊是杂食动物,因此用来储存和运送粮食的马车和谷仓也同样在它们的袭击范围之内。

  所以每一年因茨尼尔的大公都会选择在这种时间命令手下的农民修复附近的栅栏,而考虑到人类也在这些野兽的食物范围之内,修复栅栏的农民们的安全,自然就需要职业的战士来保证了。

  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很长的一段距离内回响,许多已经被野生动物破坏或者是干脆腐烂掉的栅栏都被换上了新的。亨利和米拉到达这里找到了当地守备军团的治安官——这通常是由小地方贵族担当,但有些时候也会由乡绅担任,假如后者有过战斗的经验的话。

  负责这一切的治安官很好辨认,穿着和普通农民不一样,看起来更加精致衣物的他外头还套着一件皮甲,虽然腰间挂着的长剑细得不行更像是一件装饰品,但也与周遭的农民们显得截然不同。

  “呃……”治安官看着带着两匹高头大马又佩戴蓝色佣兵牌的两人愣了一下,然后直接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已经通过。

  亨利微微一笑然后对着对方说了一句谢谢,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不符合规则的,说明上面书写了佣兵需要通过测试获得治安官的认可之后才可以领取薪酬。不过一个个测试相当消耗时间和精力,并且看上去装备精良又已经是蓝牌等级的话,对方懒得测试直接通过也在情理之中。

  长长的栅栏需要修复的地方相当之多,为了能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救下宝贵的农民的生命,佣兵们的休息处被设立在了靠近栅栏的谷仓之中。

  理论上来说为了保证战斗力佣兵们是应该被适当地分成几组分段进行巡逻的,然而因为来的佣兵参差不齐的缘故,因茨尼尔的治安官只选用谷仓作为分队的方式。

  在一个谷仓之中休息的一群人不论战斗力如何就作为一支队伍,而要去哪个谷仓休息由你自己决定。

  要在这些漏风的木制结构之中待到栅栏完全修复,那么选择能够住的舒服一些的新一点的谷仓也是大多数人会做出的选择。

  但亨利没有这样,贤者反倒是带着米拉来到了比较老的那一个谷仓之中。

  “这是拉曼风格的。”面对女孩紧皱的眉头,贤者如是解释道:“西瓦利耶人从拉曼人那里学习了的许多知识之一就有谷仓的建造,拉曼式的谷仓底下有石质的通风管道可以保证谷仓内的通风,让粮食没那么容易腐坏。”

  “但因茨尼尔的人们又很快意识到即便是这样,这片地区也不适合用来长时间保存粮食,于是后来建造的谷仓考虑到成本的问题就都是普通的地板,没有通风管道了。因为只需要在这里储存收割之后的一小段时间就会被运送到北方去,所以长时间储存用的通风管道也不是那么地有必要。”贤者这样说着,而米拉点了点头。

  “但用来存放粮食是一回事,要跟一大帮子可能已经两三个月没有洗过澡的佣兵住在一块儿,我觉得我们还是选择通风好一点的地方为妙。”他说着,米拉白了他一眼。

  马匹被寄存在了谷仓外头的马厩之中,这里的环境脏兮兮的,地上都是湿润的泥土,但多少有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也会好上一些。

  收割完毕的麦秆被铺在了谷仓内部的地面上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地脏乱,三三两两的佣兵们占据了一个自己的小位置找了一些东西垫高了空间把自己和地面的湿气隔离开来。

  没有人和其他人作过多的交流,佣兵们对彼此之间也是有所防备的,毕竟下级佣兵们在很多方面和盗匪没有太大的区别。

  亨利和米拉二人走进来的时候就能够感受到那种贪婪又带着些许畏惧的眼神——佣兵们都是识货的,这两个人身上的防具和装备还有干净的衣物都显示出他们的富有,但同时胸口明晃晃地挂着的蓝牌还有尺寸巨大的武器也证明了他们的不好惹。

  虽说亨利的大剑在很多佣兵看来仍旧算是奇异的武器,但区别于他和米拉最初遇见时的情景,现在不是穿着脏兮兮的麻布衣服而是精良皮甲加上蓝色徽章的贤者,那些比他低级的或者同级的佣兵们也只会觉得这个人更加地不好惹。

  人靠衣装的道理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显现,明明还是一样的人和一样的武器,换了一套衣服再挂个牌子,别人的看法就完全不同。

  ……

  谷仓有两层,亨利和米拉选择来到了二层的角落暂作休息,贤者把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然后遮盖在了这个角落的墙壁上以阻拦从缝隙吹进来的冷空气。

  地板吱呀吱呀响,陈年的旧铁钉已经氧化发黑,将一些行李放好在楼板,两人重新回到了外头。

  护卫的任务在大部分情况下都相当无聊,不过治安官偶尔会组织一次集体出去主动狩猎杀死比较靠近这一边的熊类。

  来到因茨尼尔第三天的时候亨利他们就参与了一次这样的活动,但尽管附近有许多熊活动过的痕迹,一共六十几人的佣兵团体却没有能够真正碰到任何一头熊。

  而在这一天下午徒步在野外走了一整天的二人回归到因茨尼尔的时候,一个犹如野火燎原一般疯狂传递开来的消息,传达到了他们的耳畔。

  ——瓦瓦西卡被攻击了,情况十分紧急。

  对于这个消息众人的反应可谓天差地别,一些西瓦利耶人欣喜的神色不言而喻,而一部分和亚文内拉有关的人则是震惊不已。

  “……老师?”米拉用担忧的眼神望向了亨利,而贤者则是一脸严肃地沉思着。

  “西瓦利耶没有理由会在冬季发起战争,特别是在主力大幅度折损的情况下……而且这个消息也太过于模糊了,连瓦瓦西卡被谁袭击都没人说明。”

  “我很担心明娜他们。”米拉这样说道,金发少女和她的父亲应该是留在了瓦瓦西卡的,如果圣白之城被攻击的话,她们的安危十分令人担忧。

  “回去吧。”亨利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就立即返身收拾起了行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