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29章 知己知彼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4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维持阵型,维持阵型!!弓手,不要停下干扰!!”急促又高昂的语调,因为已经连续将近有一个小时高喊的缘故,嗓子开始隐隐作痛。

  缺乏水分的嘴唇干裂泛白,长时间未曾休整就连双眼也开始布满血丝。黯淡又诡异的红色月亮之下能见度极低,他们只能龟缩在这片区域之中,依靠仅剩的火把照明。

  “维持阵型!!”因为能见度低下的缘故,旗号无法被有效地传达。口令这种以声音为媒介的传达方式在嘈杂的战场上收效胜微。各部队之间连友军在什么方向都不甚明细,下级武士们骑着马来回奔波徒劳的大声呼喊着,但会依照指令行动的却也只有他们面前的一小波人。

  武士的数量严重不足,因为决策的接连失误,负责指挥足轻的下级士官阶级减员严重。

  尚且残余有一千九百多人的足轻,武士却仅仅只剩下一百三十人不到。加上压阵的亲卫队占据了一半的人数,余下的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指挥体系。

  “嗷——!!”“嘭!!”数吨重的庞然大物,轻而易举地将足轻手中密密麻麻的两米长矛拍到了一侧。质量过硬的长矛只有少数折断,而一侧的另一批人抓住它攻击完成之后的瞬间端平了长矛大喊着冲了上来。

  “咚——!!”“吼!!”尽管怪物的皮具有不错的韧性,却仍旧难以抵御金属尖状物的刺击。复数的长矛扎进了它的身体之中,但这头怪物却仍旧未死,它以庞大的身躯带来的强大冲击力蛮横地往前一迈,就使得好不容易重整阵型的足轻们再度乱了起来。

  “阵型,阵型!”武士仍旧大声喊着,但他话音刚落忽然听见一阵“咻咻”的声响,紧接着密密麻麻的箭矢就从天空中落下。

  “牙咯灭!!”大声咒骂着的武士拼命地蜷缩起来,他身上的甲胄挡下了绝大多数的弓矢,即便有少数破甲也只不过是皮肉伤。

  但战马就没这么好运了“嘶吁吁吁——!!”脖子被友军箭雨射穿的马儿一个腿软就侧身倒了下去,而来不及脱离马鞍的武士“呜喔喔——”的大叫着就被压断了一侧的大腿。

  “后退!后退!”“咚咚咚咚——”的马蹄声在他的前方响起,是另一位同僚正一边奔跑一边指挥着足轻。“等下,野中,我在这——”大声咆哮着的武士被沉重的马蹄一脚踏烂了面门,而因为环境无比黯淡的缘故同僚也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死亡。

  “怎么就杀不死!弓兵队,再上前一点,火油,哪里还有火油,往那些东西身上投掷!!”因为长期未能休息,双眼已经布满血丝神情也开始逐渐癫狂的武士们几乎是咆哮着指挥手下的士兵。然而即便有着千人之数,他们也只能勉强维持住这一片阵地罢了。

  “魑魅魍魉!!”大叫着骑马冲出去的又一名武士遁入夜空之中就再无生息。

  “武大人。”副官对着坐在马上的武士开口说道:“晶大人所率的部队至今没有回归,考虑到离开此处之人都会陷入癫狂一事,鄙人以为——”

  “守住阵地。”年青的赤甲武士开口这样说着,语调冰冷,外面此时此刻正在死掉的人,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些数字。

  “.......遵令。”副官明显欲言又止,在沼泽村的时候哪怕是单方面的屠杀却也已经出现折损,就令他对自己主公的决策产生了疑问,可在有着严苛阶级的月之国,哪怕做的事情本身是对的,有的时候选择去做这件事却也会是错的。

  当为侍者,如若主君未允,则隆冬不可言寒,六月不可谓热矣。

  忠诚,是这个国家的武士阶级从小就被灌输的指令。他们对此引以为豪,但却并非从未抱有疑问。

  “死啊!!”火光在摇曳,诡异鲜红的月色之下一千余人的部队根本无法用双眼就掌握。少主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为了向歹人复仇不光是要求队伍没日没夜地前进,连食物都不给时间煮熟,在明知道逢魔之时需向满天神佛祈祷谨言慎行,却还非要前进。

  最终落入了这种境地。

  此乃有去无回之地,迷雾重重的阴阳魔界,当下最为稳妥的选择是小心谨慎地循着来时的足迹返回才是。

  可少主咬定了歹人就在这其中,并且在因为夜幕降临最是需要武士作为基层指挥维持秩序的情况下,抽调出两支各两百人的骑兵大队向着左右两面的树林探出,要他们不将歹人找回,就不得归还。

  复仇之心已经使得他忘却了大业,他已然不是合格的指挥官。

  潜藏在心中的话语,只要说出来,就是大逆不道。

  光是有这种不敬的想法,他就应当剖腹谢罪。

  倘若还能活着回去的话,便以自身性命作为代价,进谏上方吧。副官在自己的内心中如是想着,作为侍者,哪怕有理有据,向着更上阶级的人举报自己的指挥官也仍是一种背叛行为。

  “你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因此就给你一个痛快吧。”

  上面的人想必会这样说吧,而他也从未觉得这种做法有任何错漏。

  觉悟已经做好了,为了一族的大业,已经被个人情绪冲昏头脑的少主必须被强行退位。

  副官在内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但目前的难关却仍旧必须迈过。

  这片土地不欢迎人类的存在,他们固守的这片区域算得上是安全的,除此之外满地充斥着恶意。

  心情难以平复的指挥官在骑马武士们前去探查的半小时之后失去了耐心,责令要手下的足轻们再次派出队伍探索。但出发探查的足轻们过了一阵子回归时,不光自身癫狂发疯开始自残,还带来了异样的怪物。

  庞大,外貌像是古文上所说的“山椒鱼”或是“火蜥蜴”,为了杀死这怪物他们折损了众多人手,而怪物临死之前的哀嚎又吸引来了更多它的同类。

  “那歹人是不可能在外存活下来的,请您好好看清事实!”被疲惫夺去矜持的另一位副官言辞激烈地对着少主说出的话语乃是绝对的大忌。当面质疑自己的主公,其他人不论如何求情,他也最终落得毫不意外地被赐死的下场。

  “牺牲实在过于壮大了,请三思!”第二名忠诚的副官说完这大逆不道的话语便拔刀自刎,以期以生命令少主觉醒。

  “为慰藉吾弟在天之灵,血流成河又但何妨。”但赤甲武士冷冽投下的话语,使得一众副官们的心都凉了大半。

  可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他们不可能反抗,只能选择忍受。

  “呜呜——”悠长的号角在远方响起,年青的指挥官原本并不以为意,哪怕号角意味着求援。

  但紧接着天空中一道红色的焰火升起,在半空之中炸了开来。

  是遇敌的讯号,那是出行的武士们身上所带着的东西。

  “——!”他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怒目圆睁。

  “全军进发。”武士大声地喊着,而愣在了原地的副官们虽然有千言万语,却也仍旧只能下令:“进发!”

  浩浩荡荡一千多人的队伍开始向着前方迈进,哪怕明知道越是深入这有毒的大地他们的心智就会受到侵蚀,理智荡然无存。

  光是向着焰火讯号前进,就又有不知道多少人消失于黑暗之中。信号只一瞬就没了,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所以他们不得不进入其中搜索。

  “呼——”燃烧了许久的火把一支接着一支熄灭,有人试图用刀砍附近的树木来制成新的火把,却发现树枝会应声躲避。

  好不容易砍中之时,绿色的液体瞬间蹦出,而且整片树林似乎都开始了哀嚎。

  “回去吧!回去吧!”“快快离开这魑魅魍魉之地!”终于经受不住,或许是借着夜色掩护胆子也大了起来,有谁这样大声地喊着。“懦夫!”“不要慌张,这只是你们内心中的恐惧在作祟。武人的骄傲都被你们丢到哪里去了!”副官强压着自己内心的恐惧,用已经沙哑发疼的嗓子拼命地把足轻们的抵触情绪抚平。而少主则是一脸阴郁,沉默而又一言不发地驱马向前。

  迄今为止他仍可以用自己的威望驾驭住这些下属,可这又能持续多久呢?

  他自己的内心也开始动摇了,注意到的时候,握着马鞭的手已经颤抖到连自己用另一只手抓住也无法暂停。

  “魑魅魍魉啊,你们无法撼动我内心!”又有一名武士喊着这样的话语,表现无比武勇一样驱马冲出,可这种夸张的做法正是为了驱散内心中的迷茫。

  所以他们毫无悬念地,一去不返。

  赤甲武士仍旧一脸冷漠,不论手下减员了多少人他都毫不在乎。

  他的内心当中只有唯一一个想法,杀掉仇人——哪怕这个仇人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他一无所知。

  也许正是这种坚定纯粹的执念,使得他完全不受这有毒环境的影响。

  “母亲,母亲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语,有许多人朝着张牙舞爪的树木走去,紧接着在下一秒钟消失不见。

  眨眼之间,已经有数百人消失。

  “呼——”最后一支火把也燃尽,余下的就只有诡异的红色月光作为照明。

  “不觉得这大地,比我们所看的更加遥远么?”同僚略带不安的声音在副官旁边响起。

  “是啊,沼泽村附近何时有这么大的树林了。靠近山脊的地方确实有些小林子,但大部分都是长滩与小坡才对——”另一个人附和的声音也响起,而不知是人的意念作祟还是如何,整个场景似乎再度扭曲了起来,树林张牙舞爪,天空不停地旋转,使人头昏目眩。

  “看到了。”少主冷峻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一瞬间把副官的意识从幻境之中拉了回来。

  “那是——”血红的光辉之中,两匹已经化作干尸的马趴在地上,而旁边还有一栋草盖的小屋。

  “歹人果然就在此地!”怒气横生的赤甲武士抽出了大刀:“来人,搜索周遭!”

  “不对,武大人。讯号将我们引来,可是发出讯号的晶大人呢?”不同于已经失去理智的指挥官,副官敏锐地察觉到了异样。

  “.......”沉默持续了一瞬。

  “是这样吗。”

  “中了计,被引开了啊。”刹那之间,副官觉得自己熟悉又尊敬的那位指挥官又回来了。

  “咯咯——武士队,随我一起上。”但下一秒钟,牙齿剧烈摩擦的声音以及咬牙切齿从牙缝间挤出的话语,又让他清楚地意识到指挥官已经不正常的事实。

  “可足轻们跟不上——”“锵——”

  喉咙忽然发凉,紧接着副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忽然发现再也发不出什么声音。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吵得要命。”

  “转头,回去,歹人就在前方!”在忠心耿耿的副官捂着喉咙落马的一瞬间,他率领着几十名亲卫武士越过了呆滞又疲惫的足轻们,向着来时的方向杀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