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80章 摊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01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哒哒哒哒哒”杂乱不齐的脚步声,因为数量实在过于众多而显得声势浩荡。

  “发生什么了?”将自己一头红发在侧面扎成马尾的主妇从自家的门口探出了头,现在是清晨,刚从菜市场回来的不少人都用藤制的篮子提着各式的水果蔬菜。

  “声音从哪里来的——”向着路旁提着菜篮的邻居家太太提问,但对方也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情。

  答案在下一个瞬间出现,道路的尽头浩浩荡荡的一群提着农具和武器的居民和佣兵毫无秩序地胡乱堆在一起向前迈进,从方向上推断显然是要前往公爵府的所在。

  “是要造反了吗。”主妇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显得有些害怕,但紧接着她在人群当中和某个熟悉的人对上了眼神。

  “哟!亲爱的。”早上前往市场方向去出售自家编制藤篓的丈夫挥动着砍柴用的弯刀朝着她打了个招呼。“你、你这是要气死我吗!”摇摇晃晃差点没有昏倒在地的主妇这样大声地呵斥道,而她的丈夫在被人群拥簇着向前走去的时候则高声大喊道。

  “没有事的!我跟治安官在一起——”

  声音已经远去,而浩浩荡荡的队伍仍然没有全数通过。足足四五百人的队伍里头真正的战士仅仅只有仅仅几人。拿着农具穿着常服的男性平民们是其中闹得最起劲的人,路边的小巷里头还一直有人跑来加入他们,队伍就好像滚雪球一样随着前进而壮大

  “咚、咚。”清脆的木头敲击石块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队伍通过一分多钟以后拄着拐杖鬓角花白的治安官维嘉才在几人的陪伴下缓缓地走了上来。

  没有加入他们行列的居民们愣愣地望着这些人,而整支队伍则就这样直直地来到了公爵府的门口。

  “你们想做什么!”前院的大门紧紧关闭着,门口两名穿着半身甲的精兵放平了手中一米八几的长矛大声地呵斥。

  “请公爵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一位居民这样高声地喊道,其他人也紧随其后高举起手中的武器大声地重复。

  “请公爵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

  “请公爵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

  六百人以上异口同声的话语震天动地,两名精兵因为这个声势而产生了一定的迟疑,他们端平了长矛开始向后缓缓地退步。而居民们维持着对峙的模样并没有向前推进,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人点了点头。

  “我去通知总管阁下。”他这样说着打开了大门上面小号的木门然后钻了进去,紧接着“咔嚓”一声从内部锁上了它,余下的那名精兵咽了一口口水。即便里头仅仅只有四五名绿牌的佣兵其余全是普通的平民,并且武器也仅仅只是镰刀和斧头,数百人的人数也决计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应付得来的。

  “请公爵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

  居民们再次齐刷刷地举起了手中各式各样的武器大声地喊道,府邸内脚步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是沉闷的“咔——哐”的声响。

  “吱——呀”沉重的木制大门被缓缓地拉开,全副武装的近百名精兵在穿着全身板甲把头盔抱在腋下的梅德洛的带领下走了出来。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骑士总管高声地呵斥道,他身后的精兵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分开跑到了两侧然后齐刷刷地放平了长矛。闪烁着冰冷金属光芒的武器和全副武装的士兵让最前排的居民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不少人因此踩到了身后同伴的脚,克兰特王国的居民们为了凉快大部分穿的都是皮质的凉鞋,因此踩上去吃痛一些人立马就叫骂了起来。

  被踩到脚的人第一个反应就是把对方推开,而后面人的推搡导致前排的人一个踉跄就差点没有撞到长矛上去,觉得对方是故意要害自己的前排居民立马就回过了身开始连打带骂。

  混乱迅速地从六百多人的阵型前排扩散到中部和后方,仅仅片刻之前那整整齐齐地喊要公爵给一个交代的话语已经被替换成了此起彼伏的叫骂声。

  熙熙攘攘犹如菜市场一般,几百名门罗居民彼此推搡着对方同时嘴里各种门罗方言的骂人词汇响个不停。

  最后排搞不清楚状况的一些人探头探脑地想要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中部有不少人在试着劝和,而前排的人则是互不相让对着对方连打带骂。

  “……”梅德洛一张脸冰冷如水,这才过去了五分钟不到面前这些平民就开始窝里斗。他的额头有着细密的汗水,这些居民到来的时候正是一天清早的训练时间,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这么快就带着全副武装的精兵来到的缘故,但他们这是在干嘛?

  打断了自己重要的训练,让自己不得不抽空来应付的,就是这样的耍猴戏一般的闹剧?

  骑士总管的眼角开始跳动,熟悉他的人明白这是他即将要发怒的表现,但一切很快又有了新的转机——

  “给——我——安——静!”

  洪亮的咆哮声从居民们的身后传来,乱作一团的几百人绝大多数都停下了互相的打骂而朝着后方看去,余下的少数人也很快地被拉住,十秒之内一切再次回归于寂静。

  “咚、咚、咚、咚。”

  “……”梅德洛抿着嘴唇,人群分到了两边,而那个拄着拐杖的男人就这样蹒跚地缓缓走来。

  他的旁边站着治安哨所的其他两名成员,还有三名有过一面之缘的佣兵。

  “果然是你在背后搞的鬼吗,做这种无用功到底有什么意义。”梅德洛用冰冷的语调这样说着,而维嘉则耸了耸肩:“谁让我一直都放不下呢,或许往前看会好一些,但谁知道呢。”

  维嘉叹了口气:“有些人就是没法轻易放下。”

  “沉溺于过往是弱者的行为……你的命本来就没剩下多少了,保持低调好好过完余下的时光不好吗。”梅德洛的语气依然多少情感的色彩,他对着维嘉说完,又把眼神转向了旁边治安所的书记官。

  “弗朗科,你也是,还想陪这个家伙胡闹到什么时候。”站在一起才发现气质宛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般的两人,比梅德洛年轻了少说也得有十二三岁的书记官弗朗科面色平静地开口说道:“直到杀死姐姐的真凶被惩罚为止。”

  他说道:“亲爱的兄长大人。”

  “……”梅德洛的眼角抽搐了起来,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发怒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一样,最后只是握紧了穿戴有手甲的拳头,接着又松开了它。

  “你们这些……蠢货。”骑士总管挥了一下手,门罗公爵宅邸的精兵护卫齐刷刷地向前迈出一步。

  “啊——”“啊,往后退往后退!”“别推我啊!”居民们再度乱作一团,夹杂在其中极为少数的下级佣兵也是如此,梅德洛把另一只手抱着的头盔戴了上去,然后将皮带系紧,左右活动了一下。

  “就算你们带来了这么多人又要怎样,仅凭这些乌合之众翻不起什么风浪,门罗城内几千人的军队集结起来,在场的人全部都要因为造反罪而被连同亲友一起处死。”把下半张脸藏在颈甲的后方,用锐利的眼神环视了周遭一眼同时拔出了腰间武装剑的梅德洛高声说道。

  他的话语使得本就不甚团结的居民们开始交头接耳,不少人甚至产生了退缩的意味。

  “呵,我们可不是来造反的。咄咄逼人的忠犬啊,还是先请你的主子出来说话吧。”满脸胡茬的维嘉皮笑肉不笑地说着,梅德洛的表情变得更加地冰冷,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后响起了另一个说话的声音。

  “找公爵,可有何事啊?”

  那是一个女性的声音,虽然声线平稳但却听不出一丝一毫温婉的感觉。非要形容的话,它彬彬有礼,但却透露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就好像这份礼貌仅仅是出于本身高贵的教养而并没有什么对于谈话对象的尊敬一般,声音的主人这一开口,在场的所有人就明白了她的身份。

  声如其人。

  一头褐发,年纪约莫在三十岁前半的女性穿着黑色的露肩长裙,裙摆的下方层层叠叠,采用的材质是名贵的细腻纱布,虽然看起来华丽又厚重但其实相当地透气。

  她的脚下是和衣物同样颜色的精致凉鞋,虽然和本地的居民会穿着的是一个类型,但却精致远超平民的承受能力。

  “找公爵有事,跟我讲也无妨。”非常有用鼻孔看人迹象的这名女性显然就是门罗公爵的夫人,她仅仅是这样走过来身边都跟着四五人的女仆,此时还仅仅是清晨,太阳还没出来却也有一名女仆全程为她举着花伞。

  把手抬高这样举着伞的动作是相当累人的,但低垂着头的这名女仆就像旁边的其他几人一样脸上拥有的只是平静与谦卑,梅德洛朝着公爵夫人鞠躬行礼,而其他的一众精兵也因为她的到来收起了长矛。

  “夫人还请回去,在这里的话会有危险。”骑士总管这样开口说着,而公爵夫人则只是淡定地摆了摆手。

  “这是我丈夫的领土,这是我家的门口,站在我旁边的是我手下的士兵和忠心的骑士总管,而我面前则是我丈夫的子民,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安全的地方了。”气定神闲的她越过了梅德洛朝前迈出了一步,然后平静地直视着维嘉。

  “爵士最近身体可还安好,今日前来府上,是有何事?”

  依然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礼貌,公爵夫人这样对着治安官开口说着。维嘉撑着拐杖行了一礼,然后开口说道:“爵士什么的早就不是了,今天来这里叨扰,还想有劳夫人帮我一个忙。”

  治安官语调平静,但下一句话却掀起了波澜万丈。

  “请公爵出来为这半年以来私底下推动佣兵对城内进行破坏活动给一个解释。”维嘉单刀直入的摊牌让梅德洛的脸色瞬间产生了变化,而公爵夫人只是挑了挑眉毛,但在她开口之前,治安官接着投下了另一枚更大的炸弹。

  “并且!”

  “我们门罗治安哨所怀疑小奥斯卡?门罗阁下便是臭名昭著的连环杀人犯‘魔法师’,还请夫人配合调查,交出您的儿子!”

  “哗——!”

  交头接耳的声响在一瞬间响了起来,一并前来的门罗居民们面面相窥,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治安官会这样直接摊牌。许多人都脸色发青地就想要逃跑,但又因为担心转身跑掉会被精兵追上杀死而迟疑不定。

  “……你这可是,对自己领主的诽谤,爵……士。”精致的脸庞上涂着鲜艳红色的嘴唇里头咬牙切齿地吐出了这几个字:“你想要造反吗,维嘉?丹戴里克!”

  公爵夫人加大了音量对着治安官怒斥道,而鬓角花白满脸胡茬拄着拐杖的中年男人则是微微一笑。

  他伸出了手在怀里摸了一会儿,然后拿出了一张精致的草纸。

  上面金色的印油已经被拆开,公爵夫人在注意到这个细节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

  “门罗治安官维嘉?丹戴里克,从今日起,任命为王家亲卫部队特属调查团门罗分团团长,拥有一切门罗境内调查的权力,并且——”

  “只需向克兰特的王室汇报。”维嘉一字一句地这样说着,他嘴角的笑意无论如何都掩饰不掉,身后门罗家的精兵以及居民们都陷入了混乱,梅德洛脸色有些纠结,而公爵夫人则是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她握紧了自己的手,抬了起来又脸色发青地放下。

  “行啊……爵士。”

  “嘶——呼——”公爵夫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缓缓地呼了出来。

  她迅速重新调整好自己心态的模样让维嘉皱起了眉——这可不是治安官意料之中的事情——而公爵夫人就这样重新拾起了她冷静又礼貌的语调,开口说道。

  “如此也好,但有请公爵长子协助调查可以。”

  “若要因为怀疑而对他定罪,还请找出一些有力的证据来。”公爵夫人嘴角挂起一丝不屑的笑容,然后转过身子,扬长而去。

  “啊……呼……”

  “我怎么感觉事情变得更复杂了啊。”维嘉苦笑着扶着自己的额头摇了摇头,梅德洛看了他一眼然后也转过身带着精兵往回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