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49章 龙与蛇(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16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单纯以外观上的第一印象,外来者总是倾向于认为和人武士所用的长刀十分单调。千篇一律的柄卷握把,千篇一律的刀镡,千篇一律的尺寸与刀型。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观点并没有太大的错漏——作为一个统一了四千余年的国家,月之国当今普遍使用的打刀确实具有高度的一致性。较之里加尔东海岸花哨而西海岸则简约的护手设计,以及从细长的刺剑到宽刃的斩击剑,再从单手剑到手半剑再到长剑乃至于大剑的尺寸大满贯而言,普遍在一米左右且双手使用的和制腰刀确实有些缺乏个性。

  和人并非没有其它武器,上至大弓半弓,步战有薙刀野太刀大枪,钝器还有金棒。但论到随身武器,这个包括军事在内文化高度统一的国家确实难以与里加尔大陆繁多风俗迥异的小国之统合相比。

  可这结论仍旧不是完全正确的。

  就像其他任何乍看之下十分简单无脑的事物,其实正因为背后经过了精妙的计算与丰富的经验累积,方才可以呈现出这种略看都一样,细看各有不同的结果。

  相同的长度和剑柄,意味着你可以用同一种技术无缝切换到捡来的武器上。一个惯用长剑的里加尔冒险者若是捡了一把单手剑必然会手忙脚乱,但和人武士在战斗过程中打刀损坏只需要捡起其他人的便可继续使用。这是以“国家”和“大军”作为标准单位实行的武器配给系统,尽管因为长久的和平就连和人自己都不再记得当初的缘由,他们只是按照惯性继续如此罢了。

  而根据目标的不同,和制的长刀刀刃也可以有所不同。

  ——就像我们的洛安少女最新得到的这把。

  米拉其实很不喜欢和人的打刀。

  里加尔标准的大手半剑或者长剑基本全长都在110-130公分的层次。而和人的腰刀总是比它们更短,这使得里加尔剑术出身的她不得不适应更短的攻击距离。并且打刀的刀镡只能被动地阻挡对手向着手部进行的攻击,在运用里加尔进阶剑技的“同时”技巧——意味着用护手卡住对手武器在防御的同时向前突刺——时因为护手过小总有对方武器脱离卡位命中自己的风险。

  但最重要的,还是和人长刀其制作方式注定的普遍缺乏的对较硬目标的穿刺能力。

  最擅长穿刺的形状是矛型,中间起脊而两侧都是斜面的这种武器尖部在刺入目标时受到的阻碍最小,因此在面对一些劈砍无法造成有效伤害的轻型装甲例如皮甲使用恰当的武器进行突刺是可以造成有效伤害的。

  双刃的里加尔剑普遍具有这种特点,而单刃的刀类厚重的背部带来更强的斩击能力却也往往是以牺牲突刺能力作为代价。

  在大量运用刺击技巧的里加尔剑士手中,更偏重于斩击的和制长刀只能说勉强合适。

  但也并非所有刀都注定会是如此。

  亮如水的刀刃经过精心打磨几近明镜,她一手握在靠近刀镡的地方,而左手则用掌心抵着握把末端。

  风吹过沼泽,芦苇被压得低低的,旁边还有另一种相对矮小的草,开着洁白的花儿,碧绿修长的叶子末端尖尖,有如长剑。

  此花名为菖蒲。

  而这种善于穿刺的长刀制式,便以其叶子的形状,取名为。

  菖蒲造。

  “呼——”“呲——踏!”呼出一口气的同时,左脚脚跟一转,右脚踏出,整个身体向前压去紧接着两手直直带着跨步的冲击力将与绿叶极为相似的刀刃送出。

  “噗咔——”硬质的角质外壳被极具破坏力的刀尖刺穿并且刺入,紧接着米拉用力地把刀尖往回拉的同时却把后续的刀刃继续向前推利用已经破开的口子扩大伤势。

  夹杂着黑色液体的暗红色血液开始流淌。

  “咖莱瓦!”她一声大喊,而一旁的愣头青拿着大盾从侧面冲过来用力地把受到重创的妖物砸在了地上。

  “喝啊!”人高马大的苏奥米尔裔在运用起重型武器时堪比鬼族,他直接砸碎了倒地妖物的脑壳,但还没喘一口气就被米拉一下拉到了旁边。

  “嘭!”又一头干瘪的怪物落了下来,它扭曲的手指指骨膨大撑开了指尖的皮肤异化成骨爪,刚刚就是一个飞扑试图用它挠伤咖莱瓦。愣头青没有着甲,更别提这东西可能有毒。

  “咻——啪——”亨利看也不看地单手把这头怪物一剑枭首,干瘪的身躯瞬间像失去操控的木偶一样瘫倒在地,和其它好几只袭来的怪物一起在众人的同时进攻下失去了行动能力。

  少数几只流窜到这边的都被解决,一行人暂时可以松口气观察局势,但他们仍旧维持了紧密阵型,以防止这些行动敏捷的东西从别的方向袭来。

  呈现消瘦人形的妖物肋骨与脊椎都凸显于灰绿色的表皮之下,纯黑色的瞳孔分不清眼白和眼瞳,却不知为何从中能感到对生者无尽的憎恶。包括黑色体液在内这一切都令队内一部分人感到无比眼熟,或许只有一点不同。

  “太弱了。”旁边的弥次郎如是说道,这些怎么看都是食尸鬼的怪物除了生命力稍微顽强一点以外几乎无法与当初遭遇到的那只相比。对米拉来说,这也和过去在里加尔时遭遇的那些区分甚大。虽然那已经是挺长时间以前,并且我们的洛安少女在战斗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她仍旧还是对当初那些被好几支长矛捅着都还能冲过来对人类进行攻击的食尸鬼印象深刻。

  但这些东西除了具备同样令人生厌的恶臭体味以及相对较为顽强的身体与生命能力以外,与那些食尸鬼的区别就像是随便抓一个普通剑士和亨利的区别一样大。

  ——可耐不住数量众多。

  “魑魅魍魉!”龙之介麾下的浪人们很明显地出现了慌乱的情绪,有吃佛的人甚至念起了经文试图依靠信仰的力量使其退却。尽管他们身上穿着的铠甲足以抵御住这些力道不足的攻击,但像是从三途河爬出来的幽冥黄泉生物极大地震慑了武士们的内心。加上有好几头被砍破了头壳却还在张牙舞爪,尽管人数更多一时间他们的战果却无法与亨利这边相比。

  数量大致和浪人等同的食尸鬼包围在浪人部队的外面像是狼群一样不停游走着时不时上前试探进攻,而浪人们则以紧密的圆形阵防备着。

  破败的营帐和旁边漂浮着了无生息的数艘大型帆船都诉说着这确凿无疑就是三郎大本营的所在,接连针对骨干部队的袭击之后亨利判断时机已至因此他们发起了总攻,但他们一头撞上的却并非料想中杂乱无章的流寇,而是一群躲藏在芦苇丛之中虎视眈眈的妖物。

  弯腰驼背犹如干瘦老人的这些新型的食尸鬼比过去遭遇的保留了更多的人形,它们同样不具备痛觉并且极为凶悍,犹如野生动物一样的强悍身体能力和疯狂的进攻本能使得这些东西面对训练有素的武士都能做到一对一不落下风——尽管这比起过去在帕德罗西帝国遭遇的那种需要一个长杆步兵小队才能对付的弱上不少,考虑到密密麻麻的数量却仍旧使得一行人短时间内无法抽身。

  风雨欲来,吹得洛安少女的一头白发与身上的袍子一并飘扬,亨利站在另一侧,鬼怪似乎畏惧着克莱默尔不敢上前,但他也没有独自冒进。

  “变阵,背靠帆船,扇形扩散!”圆形阵适合防守但消耗下去对己方士气十分不利,龙之介迅速地下令变换了阵型,让队伍依靠着水边帆船的部分将战斗力集中在前方。

  “枪兵队上前,不要畏惧,能流血的东西就能被杀死。弓兵队,慢速自由射击,节约体力与箭矢!”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的敌人,但龙之介仍旧冷静地指挥着手下的队伍。他在判断出这些东西类似狼群以后就让弓兵自由射击而不是集群投射——后者在对付以密集阵型进军的人类时更好用,而对零散的敌人则效果不佳。

  “准备冲锋,和他们夹击。”在见到龙之介变了阵型以后鸣海和亨利这边也下达了决定,尽管他们没有战马,但一行人占据的这块小高地即便是步行冲锋也能有不小的助力。

  重装浪人部队和亨利一行人的别动队呈90度夹角姿态——这是按照一开始的作战计划布的阵:由亨利他们先对营地发起攻击造成混乱转移注意力之后龙之介的重装浪人一拥而上,以图一口气打崩士气。

  但在到达以后发现敌人有所改变他们的战术也因此变得保守,不过眼下配合龙之介那边攻守戒备的扇形阵,并且在主力浪人部队吸引了大批食尸鬼的注意力之后他们也紧抓机会。

  “锥形阵吧。”亨利这样说着,而武士领队点了点头。

  “咖莱瓦过来。”贤者就比他矮了几公分的愣头青像拎小鸡一样连人带着9公斤重的大盾提了过来。

  “前锋就是我,约书亚和咖莱瓦。布置一下侧翼和尾部。”锥形的阵型需要注意外围的战斗能力,所以善于近战的人员都被布置在了外围,但他们这支队伍说到底目前不善于近战的也就只有跟来的璐璐和一只手受伤的鸣海罢了。

  较为松散的阵型以亨利作为前锋而咖莱瓦与约书亚在他身后两侧扩大战果,他们在确立了目的以后鸣海掏出了挂在腰上的竹制哨子:“哔——哔哔——哔——”一长两短一长,在重装浪人包围圈之中的龙之介立刻看了过来,瞧见他们的阵型以后前任县令意识到了他们的目的。

  “西面友军靠近,小心箭矢不要误伤!”他立刻通知了麾下的浪人:“弓兵队打击两侧,枪兵三队,配合友军进行冲锋!”

  “哈!”浪人们回应了龙之介的指令,尽管一开始这些妖魔让他们感到惊慌,但作为百战之师只要行动起来很快就能在战斗中找回状态。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面对未知情况最怕的就是指挥官慌了没能给指令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做,若是陷入这种处境的话整支部队士气崩溃都只是时间问题。

  “踏踏——”几十米的距离有着斜坡的优势步行冲锋速度也飞快。

  “呼——”大剑垂低,之后伴随着步伐一记斜撩。

  “嗷——!”注意力本在浪人那边的食尸鬼回过头来一声咆哮但戛然而止“呲咔——”盖世无双的剑锋之下,从手肘命中的这一剑连带着把半个上半身切开,而它还没落地亨利的第二剑就又已经斩出。

  他在斜撩挥到中部的时候两手握剑变换了角度,紧接着直接用一记范围巨大的横斩同时斩杀了三头食尸鬼。

  “哈、哈啊啊啊!”愣头青发出有几分不争气的为自己助威的叫声举着大盾冲上去撞开了两头食尸鬼,而另一侧的约书亚则用太刀劈砍也击杀了两头。

  “向着两侧扩散开!”鸣海大声地下达了指令,他们以锥形阵凿进去之后却没有凿穿,而是向着两侧扩散开来从背后进一步打散这些正在围攻浪人的食尸鬼。

  “三分队,冲!”前任县令也立刻下达了指令,位于西侧持矛的重装浪人们配合亨利一行的冲锋也上前夹击,直接把位于两方人马之间的食尸鬼屠杀殆尽之后他们也立刻向着两侧扩散。

  “一队二队,跟上!”打得食尸鬼乱窜之后龙之介立马投入了剩下的兵力。

  “弓兵队,拔刀!”

  “哈!”弓箭略有消耗的弓手也在他的指令下迅速地把弓背在身后拔出了腰刀。

  “上前!”大枪直刺,长刀劈砍。夹杂着黑色液体的血液与怪物四肢横飞,尽管生命力十分顽强的食尸鬼有许多半个身子没了都还在张牙舞爪,但掌握到要点在头颈的浪人们也互相配合着利用自己穿着重甲的优势踩踏胸腔在对方拼命的抓挠之下近身用腰刀结果了这些妖物。

  战斗迅速地落下了帷幕,气喘吁吁的浪人和亨利一行检查着那些还在活动的食尸鬼迅速进行补刀。浪人们之中有不少都高兴地大声庆祝着胜利,这种氛围影响了阿勇等人使得他们也面露微笑。

  但亨利与鸣海还有龙之介这几位实质上的计划制定者却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

  “三郎麾下的追随者,是多少。”鸣海忽然开口。

  “具体情况无法把握,但根据之前的情报和行动过程中引开的估算,一切顺利的话最少还有五百多人吧。”亨利这样回答,浪人和忍者不光是三郎的心腹,也是他麾下负责坐镇控制这些流寇的存在。保存实力重点击杀骨干,让缺乏纪律的流寇在失去管制之后自由散漫的天性爆发掳掠财宝离去,正是深刻明白这些底层流氓的心理他们才制定了这个作战。

  尽管这些人分散到坪山县范围内的话后续的处理会更为麻烦,但再怎么着分散的小股流寇都要比被团结统一起来的力量威胁更小。

  有很多事他们可以做别的选择,也许他们应该向坪山县求援,千人规模的流寇的话武士们应该会派出正规部队。但对官僚体系低下运作效率的不信赖以及龙之介浪人集团跟正规华族之间的微妙气氛,真的选择这么做也不一定结果会更好。

  情报是在拷问了被俘获的忍者之后才得知的,在进入这边之前他们预料的敌人顶多就是两三百人战斗力低下的流寇。而从目前的遭遇来看,选择尽快进攻也许是正确决策。

  “这里大概有一百五十头的.....妖物,先生觉得是不是——”鸣海欲言又止,食尸鬼的身体可以明显看出人的轮廓,加上一部分身上还挂着残破的衣物,部分甚至可以看出男女的特征区分——尽管绝大多数都是男性。

  “二位是说,这些是,由人转换得来的?”龙之介显得有些慌乱,他摸了摸身上的烟斗,然后想起因为之前涉水导致烟草浸湿又有些烦躁地甩了甩手只得作罢。

  “有这个可能性,只是这种规模的话。”亨利从腰包里掏出了魔石,击发之后环视了周围一圈,最终朝着帆船的方向丢了出去。

  “嘭嚓——”由德鲁伊制作的魔石由纯粹魔力构成,就像体内含有魔力的人会在面对外围高浓度魔力时出现应激反应——往往体现为得病发烧——魔石也会因为外界的魔法而产生抵消反应。

  符合使用者波长的魔石可以在有害的魔力环境内以消耗自身储存的魔力为代价创造一个较为稳固的环境,而在面对这些有害的魔力时被击发的魔石便会——

  “嘭——”耀眼的蓝光闪现,紧接着帆船的内部出现了一阵密密麻麻让人毛骨悚然的脚步声。

  就像有无数人同时在船舱中奔跑。

  “快让你的人撤回来。”亨利立刻对着龙之介说道。

  “所有人,回撤!”而前任县令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听他的迅速地行动了起来。

  “准备火箭火把,得把那些船烧了。”

  “虽然只是半吊子的东西,但没想到。”

  贤者一字一句地说着。

  “他真的把门给打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