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32章 高傲与顽固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83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里加尔世界上被人类排除在顾名思义“亚于人类”的“亚人”范围之外,承认是一支独立的文明种族的,总共有兽人、精灵、矮人和侏儒这四个种族存在。

  这四个种族当中兽人与人类的冲突是最为激烈的,在社会结构相对原始与草原人相似的他们看来人类大都是懦夫与善用阴谋诡计的小人。而在人类看来,这些平均身高达到了一米九同等体重下至少比人类战士强壮三到四倍的有着动物特征的家伙,则是光长肌肉不长脑子的代言词。

  不论如何,因为生存领地相近的缘故,西方包括鲁姆安纳托在内的一大批位于坦布尔山脉南方范围的拉曼国家,与这些数量和装备不如人类,却拥有更强的单兵战斗力的种族起冲突的事情,几乎是每天必然发生的日常。在草原和森林的交界处肥沃土地当中沿河建立起村庄的兽人与各个拉曼王国之间的斗争甚至被一部分史学家认为是奥托洛帝国崛起的最主要的原因。

  矮小的拉曼人无法与兽人势均力敌,人类社会当中唯一在平均身高上能够追的上这些家伙的就只有洛安、奥托洛和北方民族,求近不求远拉曼人过度依赖奥托洛人的结果就是使得他们发展壮大,而因为陷入与兽人的接连冲突这个泥沼当中,即便是号称“西方的帕德罗西”的鲁姆安纳托拉曼帝国,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崛起——

  话归原处,除去和人类以兵器和爪牙沟通的兽人以外。余下的三大种族当中,精灵算得上是与人类的交流历史最为悠久的——兴许是得益于那漫长的生命,在许许多多的人类记忆当中他们一千年前就是这幅模样,而一千年后仍旧如此。

  时间上最为悠久的是精灵,但这些皮肤白皙性子淡薄的尖耳朵却对人类的一切都并不热忱,所以相比起来反而是数百年前才开始有一些联系的矮人要更为为平民百姓所熟知。

  矮人,以及被人类称之为侏儒的另一支身高只有人类和精灵一半的种族都是能工巧匠,前者擅长冶炼与筑城,而后者则以各种精巧的饰物以及优秀的大型帆船闻名于世。

  这四大种族的称呼都是人类给予的,侏儒们当然不会自称是侏儒,他们的语言当中用来形容自己的词汇直接复制音节到通用语里头的话读起来是“阿提利亚斯”——意味着“能工巧匠”与“聪明绝顶”——可以说单就这种毫不谦虚性格而言他们确实不愧是与精灵齐名并列五大文明种族实力之首。

  人类对于外族的称呼不论是矮人还是侏儒都是带有一些蔑视的称呼,事实上这两个称谓在过去曾经是连在一起的,因为大部分人类没办法分清楚这两个同样矮小的种族之间的差距——男性倒也还好,但女性的矮人娇小可爱的模样看着和侏儒十分相像。

  如今的人们大多数有了更好一些的判断方式,即便侏儒已经很少在人类社会当中被目击。

  历史学家们通过一系列的研究得出了一部分人其实早已经知道的答案,人类与矮人的血脉更近,而精灵则与侏儒更近——而通过这一点,你只要观察他们的耳朵以及面容多半就可以判断得出。

  泛泛而谈讲了一大堆关于人类和其他种族之间的关系,其实其他种族彼此之间的关系也一向错综复杂,拿矮人和精灵之间的关系为例,这两个种族之间的不和即便是一位最普通的人类农民都有所耳闻。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是,他们之间的不和并不是因为两个种族之间的差距过大,恰恰相反,矮人与精灵之间起冲突,常常是双方都拥有的那个最大的共通点——顽固——在作祟。

  矮人和精灵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什么民族仇恨又或者是利益冲突,这两个种族不论居住的地方还是需求都有着巨大的差距,他们之所以只要一碰面不论在哪儿都会吵起来以至于整个人类社会都对于他们有这个印象,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份同样的高傲顽固鼻孔看人的态度加之以那完全相反的思考回路。

  ——亨利扶着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米拉站在他的身边抬头望着自己老师的侧脸,有些不大搞得清楚眼下的状况。

  他们一行人现在处于矮人铁匠那间就建在道路口的铁铺里头,之前围观的那些人瞧见再没法看热闹也都已经散开去各干各的了,于是唯一还停留在这儿的就只有包括亨利和米拉在内的两个人类,看着一个矮人和一个精灵继续用着他们没法听懂的语言吵嘴。

  ——人类世界的通用语有几种,西海岸的语言仅限于一片并不辽阔的区域,在更大范围内包括西方东方以及南境的常见通用语则是更为古老的拉曼语。文化不高的索拉丁人由于常年对这边输出佣兵的缘故诞生了一种由索拉丁本地方言以及西海岸通用语还有拉曼语组成的混合语言,操着这口发音诡异语法基本没有的话语的人只要一看便能辨别出来出自何方。

  但精灵和矮人之间讲述的语言却不属于上述的任何一种。

  他们所说的是新古语,一种拥有魔力的语言——人类社会当中通常将它唤为“巫师语”,但其实不仅仅是巫师,对于元素系的魔法师乃至于一部分的学者来说它也是必须学习的语言。少数的商人和贵族们也会,因为这门语言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里加尔通用语”——所有的其他种族之间交流全部用它。

  ——到底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米拉搞不清楚。

  她唯一知道的只是这两个人用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吵了个半天导致这边完全没法如愿地走到旧书店那儿把书给卖掉,而后自己的老师下马后开口也用那种语言说了一句什么,那俩人就望向了这边,然后拉着他们跑到了铁匠铺里,继续吵架。

  “……”米拉跟那个精灵还有那个矮人都不熟,她也不懂那种语言,于是疑问的眼光自然就投回到了了亨利的身上——贤者露出了无奈的神情,不知为何米拉忽然感觉那像是长辈看着小孩儿在争吵的模样——尽管她理应从未见过这种神情。

  “简单给你概括,他们俩都觉得自己是对的,然后都没有办法说服对方。一个话题吵过一个话题没有个结束,然后他俩都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会给别人添乱,但自己又没有办法,然后我在这个时候开口了,就被他们拉来当‘裁判人’……”亨利这样说着,而米拉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所以你是知道才开口的吗。”

  “可我不开口他们能站在路口那里吵一整天啊,小米拉。”亨利耸了耸肩,而米拉转过头看向了另一侧那两人,自己也露出那种无奈的表情叹了口气。

  “各种书本当中都描述是高度发达的精灵,以及能工巧匠的矮人,竟然是这么地幼稚……”她这样感叹着,然后忽然就发觉前面的争吵声停了下来,米拉疑惑地抬起小脸发现那两人都看向了她,女孩立马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于是转过头又望向了亨利。

  贤者点了点头,然后耸了耸肩,一脸坏笑:“毕竟在人类社会混的,他们吵架不讲人类的语言不代表不懂啊,交给你了交给你了。”明显打算把问题甩给她的亨利一个转身就跑到后面假装整理要出售的书籍以及其他的物资,而穿着华服的精灵和穿着工作服的矮人则就这样直愣愣地逼了过来站到了米拉的面前——

  年轻的精灵女性身高并没有多高,而矮人更是如此,因此一道齐平一道由下往上的都是充满着质问意味的冰冷眼神就这样直勾勾地投到了女孩的身上,让她感觉有一些心虚——但米拉紧接着转念一想,不对,自己可是占着理的一方啊,凭什么反而就被他们给吓怕了。

  她直直地瞪大那双亮晶晶的眼眸望了回去,三个人就这样在那儿互相瞪了好一会儿,直到那个年轻的精灵女性终于是当先喘了口气松懈了下来。

  亨利给她买的那些书上关于外族只言片语的描写当中对于精灵毫不吝惜的美化描写营造的形象在这会儿总算是显示出来了一些,姣好的面容搭配这一生叹息,她的行为举止落落大方比许多人类的大家闺秀都有过之而不及——似是意识到了自己确实理亏的事实,这名精灵女性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微微地点了点头,像是在对米拉道歉。

  张口亲自说出抱歉之类的话语显然并不符合她的个性,但能够有自知之明后退一步而不是死撑着也确实证明了对方高人一等的事实——米拉又瞧向了右侧的矮人,对方挠了挠胡须乱成一团的脸颊,黑乎乎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

  “抱歉了啊,人类小姑娘,不该瞪你的。”他明显是知道米拉听不懂新古语的事实,于是用相当流畅的拉曼语这样说着——米拉并不真正懂得拉曼语,但她在学习书本知识的过程中懂得的另一门语言西瓦利耶语当中有许多的词汇也是通用的,所以勉强还能够听得懂这句话的内容。

  “啪——”身后的亨利似乎整理完了两个从马背上卸下来的背包,他重新站起了身,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所以,你们能用西海岸的语言或者至少是西瓦利耶语讲话么,因为其他的她听不懂。”贤者用流畅的新古语这样说着,矮人上下地扫了他一眼,而身后的精灵则是抱着自己的手臂沉默不语。

  “行。”他回答道,然后对着两人伸出了手:“我是迈克,这是阿加莎——”

  米拉和亨利先后与矮人握了握手,而身后的精灵则是继续抱着自己的手臂只是朝着他俩点了点头。头发和胡须乱糟糟脸上满是煤炭痕迹的迈克接着开始讲述这一切的来由——原来他和阿加莎实际上并不是忽然碰面就吵架的,作为一个矮人工匠,各种各样的材料迈克自然也有所需求。比人类的铁匠更为出色的他不仅仅是普通的武器连魔法武器也能够锻造,而作为公认擅长魔法的种族,精灵出身的阿加莎自然就成为了他的一些魔法材料的来源。

  换句话说两人并不是什么对手,相反是供货商与工匠的合作,以及私底下的朋友这样的亲近关系——听到这个部分的时候米拉转过头瞧向了亨利又望向了那个精灵,显然以精灵族高冷的性子她们能够吵起架来的也必然是朋友之类的人物——这或许就是贤者把问题甩给她并且在之前也没有贸然开口的缘故,毕竟米拉那一幅小巧的少女外表这两个人也没有办法迁怒于她,而亨利就不一定了。

  话归原处,矮人迈克接着说道:“这一次我俩吵架,原因在于有一位狩猎的佣兵向我们提供了一个订单,希望能够打造一把蚀刻了火焰魔咒镶嵌火晶石的可以使攻击部燃起熊熊大火的武器。”

  “我的设想是做一把巨剑,而阿加莎她……通常魔法的部分都是由她来负责的,而她这一次拒绝去做所以——”“那不是我的问题迈克斯通******,你在要求我带着魔石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有说明过,一把大剑的表面加工面积和一把小剑是两回事,就这么一点成本的话扩散开来魔法的效果会弱到不行。”

  这个问题似乎再度触及了阿加莎的逆鳞,她在后面开口这样对着迈克喊道,亨利和米拉两人在她的眼里仿佛不存在一般,精灵女性继续我行我素地用着新古语喊道——亨利不得不小声地为米拉转述,让她对情况也有一些认知。

  “但是,人家客户要求的并不是魔法的效果有多好,他所需要的是一把用以狩猎的火焰魔法巨剑啊……”满脸胡须的矮人转过头试图再次解释,而精灵女性则撇过了脸一脸“我不听我不听”的神情。

  “该死的你这幅任性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客户需要定制成那样那就那样,不要按照你自己的意思随心所欲地来!”脾气火爆的矮人显然也不是心平气和的主儿,他骂骂咧咧前半段用的还是通用语后面就再度换回了新古语,新的一轮争吵再一度展开,亨利朝着米拉打了个眼色想让她趁此机会一块儿溜走,白发的洛安少女点了点头,但下一秒钟吵架的两人又再度换回了通用语声音朝向的方向明显是他俩——

  “说得好!既然你觉得你已经有能力脱开我自己开一间店铺。那就分一段时间,你也做一把我也做一把看看谁做的优秀,评价就由那边的小哥和小姑娘来做——”

  矮人说着,而精灵少女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话甩了门大步走出:“哼,那就走着瞧。”

  她扬长而去,而再次摊上麻烦事的亨利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个……”他正打算开口,迈克却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个长长的烟嘴然后看都不看这边就打断了他:“你可别说你没能力判断魔法武器之类的,懂得新古语的人本来就不多,还背着那么一把明显不是常人能拥有的大剑。”

  “还有那份魔力波动,小哥你的身份可不简单啊……”迈克用脏兮兮的手指往烟嘴里头塞进去了不少烟丝然后从一根系枝放进火炉里头点燃,烧着了烟草以后甩了甩手让它灭掉,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来之后才叹了口气。

  “我从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认识了,到现在已经是两三百年的交情了。我不是说讨厌她,我爱这个孩子,但她性子和自傲就跟其他的精灵一个德行,永远都不许别人否定,任性妄为总是照着自己的路子来。”

  “她算是那些老顽固里头比较开明的了,也想要跟人类接触,所以才跟着我出来闯荡做一些东西,可这个性子让她处处受挫,所以到现在还没能够闯出点什么名堂。”

  “若是她真想证明自己已经有进步到能力脱离我这把老骨头也就算了,可她不是,她只是想证明自己一直都是完美无缺的,抱着这种性子又怎么能够做好事,唉……”

  “矮人的寿命虽然比人类长,但也就四百来岁,和精灵比起来终究是不够啊,我走了以后,又有谁来照看这个性子别扭又不好说话的家伙……”

  一圈圈的烟圈伴随着一些话语被吐了出来,米拉和亨利相视了一眼,都没有开口说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