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65章 能做的事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32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司考提小镇的胖镇长贝尼托·堂里奇或许在配合跟接受他人的意见——以及外貌——方面上表现得不是很好,但这也仅仅是文明程度变高以后的帕德罗西贵族们的其中一张嘴脸。

  作为里加尔世界现存的三大帝国之一,千年帝国帕德罗西如今的国内政界不是外人可以轻易理解的。

  学界判定“王国”与“帝国”之分的一个简明扼要的标准通常就是“中央集权”这一制度,独裁的帝国相较起王国,各地贵族的权力被大幅度削减,几乎整个国家都是由皇帝的个人意志所引导。

  若是这位皇帝的能力十分出众,那么国家自然会因此欣欣向荣,而若是这位皇帝如同帕德罗西帝国现在的这位皇帝一样有着极其稀薄的存在感,几乎就没有做出来什么有意义的事情过,那么情况就会像我们见到的这样。

  从省会的大领主到地方的小贵族,他们优先考虑的都通常是自己所在领地的利益而非整个国家。

  权力的斗争是一场拉锯战,大大小小的贵族们最擅长做的就是见缝插针、一旦皇室流露出软弱无力的迹象,地方的权力便会因此扩大,若不加控制阻挠,之后便会招致内战。

  乃至于分裂。

  司考提广场上作为神权沦亡象征的缩小圣像是两百年前建立的了,这本应为帕德罗西的皇室敲响一个警钟,然而从贝尼托这固执己见的想法来看,塞克西尤图皇家还需要做得更好。

  但尽管如此,平心而论这个过度肥胖的地方贵族仍旧算得上是一个有为的镇长。

  突如其来的寒潮司考提小镇虽说哀声一片但却也——至少在明面上——并没有出现有人冻死的迹象,而就处在中心广场南面、学员来来往往的中小学堂也证明了贝尼托在建设城镇未来方面上作出的考量。

  是的,诚然他确实以镇长身份享受着远比普通平民更加优渥的生活,在别人饥寒交迫的时候仍旧能够过着舒适的日子,但从镇民们没有因此举起反旗想要攻击他这点来看,贝尼托的享受还是配得上他付出的努力的。

  所以就像他在说的那样:司考提人的事情还是要由司考提人自己来处理,他们这些不过是到了这小镇两三日、且享受着镇长提供的生活保障的外人,又如何来的资格指手画脚,要求他要按照他们的意思来做。

  佣兵就该有佣兵的样子,莫要多管闲事。

  涉及城镇管理和军队调遣的事情没有亨利他们插手的份,但这也并不代表几人就会这样袖手旁观。

  能做的事情是有的,多不胜数。

  那么就只要把这些事情先做好就行了。

  司考提小镇内的佣兵工会这个存在为他们提供了解决这些事情的奔走途径,与只相信地龙这一个威胁存在,对亡灵也只是令警卫提高警惕,而只有他们五人面见而没有任何其他人可以证明的魔女更是不甚买账的贝尼托这种小镇贵族不同,佣兵工会本就是聚集了各种各样的,刀头舔血亡命之徒的地方。

  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有鞋不湿,与死亡为伴的佣兵们见过的离奇古怪之事多如牛毛,而售卖死亡的佣兵工会每年接到的各种报告也都是数不胜数。

  而令人细思极恐的事情就是,这些报告当中至少有90%是货真价实的。

  作为蓝牌佣兵的米拉和亨利也算是在工会的内部有一定的身份,加之以优良的装备和精练的外表,由他们二人提交的这一份报告更显得具有说服力。

  前往工会分会报告这件事情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虽说除此之外他们确实没有其他的办法,但地龙也好魔女也好这种过于严重的问题一旦消息透露给错误的人,传播开来必然会在做好充足准备之前引发混乱和大面积的恐慌。

  不透明化,藏着掖着这种做法在民众看来兴许是掌权者的迂腐和愚蠢凡事只懂得掩盖,而在一些情况下也确实如此。

  但在更多时候,这种消息的不透明,还是为了将事态控制住。

  多数人在发生某些问题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逃离或者指责他人,若是在做好各种准备之前被这些家伙掌握了司考提小镇内的主动,那么等不到真正的危机到来,一切就会崩溃。

  身居领导阶级的人大多明白这个道理,尽管亨利和米拉他们仍旧相信人心本善,但仍旧不得不防着某些惟恐天下不乱的蠢货会想要搅得一团糟。

  所以这件事情他们直接报告给了工会管理的高层,而谢天谢地,本地的高层是一位十分精干的中年人,他立即写信报告给了附近更大城市的分会,而同时也动用佣兵工会的一些人脉开始联系本地拥有战斗力的领主和宗教团体。

  与贝尼托不同,佣兵工会可谓反应迅速。

  然而他们能做的事情,其实也极其地有限。

  胖镇长贝尼托在得知这一切以后的无所作为,联系到巴奥森林当中的古道之年久失修,我们其实不难推测出一二。

  与西海岸的亚文内拉相反,帕德罗西帝国境内是越往南越穷。这个东方帝国的皇都建设在中北部地区,因而权力中心也自然是往北靠拢。南方多湿地的气候本就不甚宜人、加之以常年与他们有所摩擦的一系列东海岸小型拉曼国家以及看似归顺实则桀骜不驯的高地少数民族,以巴奥森林作为边界线的帝国南方几乎就像西海岸那么贫穷跟落后。

  自帕尔尼拉起始往南,在巴奥森林的北部地区确实有着不少的小镇,但到了南方出口的地方却仅仅只有司考提单独一个。

  并且尽管人口已经破千,与其他地方同等规模的拉曼小镇相比,司考提在各个方面上依然是属于扶不起来的类型。

  过去更加有为的帝皇也曾试图改善南方的发展状况,因而道路也建设通畅。然而由于维护成本加之以这边缺少市场的事实,最后就连司考提的人,除非实在贫穷,否则要前往北部也多是在更南方的港口城市帕文齐奥乘坐渡轮,而非行走道路。

  沿途缺乏旅店驿站、也并无人类村落,野兽乃至魔兽肆意横行的森林,与之相比近海又快又波平浪静的渡轮,所消耗的那点金钱也不过尔尔,安全性和便捷高效等方面上却有极大保障。

  话归原处。

  南部地区细小摩擦不断,但大规模的战争却并没有爆发。虽有驻军,在有海运存在的情况下后勤补给也基本都是靠商人解决。

  除了提供士兵们娱乐的酒馆和营妓以外,几乎没有正常的老百姓能够谋取工作的空间。而由于长时间的相对和平,十分讽刺地,帝国南部最为风气败坏的地方也正是边境驻扎有大量军人的几座城邦要塞。

  犯罪和腐败在那几座城市之中十分常见,并且考虑到距离因素等到那边的人得到消息了他们也不一定赶得上司考提这里所有的危机——这还是建立在那里的指挥官不会将传递消息的羊皮纸丢到火堆里烧掉,当个笑话略过的前提下。

  到头来唯一能够指望的,就只有附近相对靠谱一些的领主和他们的军队,以及例如帕文齐奥这样更大城邦当中驻扎的耶缇纳宗骑士团。

  然而正如贝尼托所言,这些人到来了,又要由谁去出这笔钱。

  就算声明这是严重事态,突如其来的寒潮导致的各种装备物资不足,要让帕文齐奥那边的士兵赶过来,显然供养他们的巨量物资也是需要司考提本地人来出的。

  需要求援?求援多少人?

  一千多人的小镇能供养得起多大的军队?

  是的,他们是能携带补给,但等到调集起足够的补给进军过来的时候司考提还在吗?

  一句简单的拒绝,背后掩藏的是相当错综复杂的缘由。到头来镇长贝尼托选择了保守处理,不请求可能会对小镇造成更大伤害的援军,而是选择以现有的兵力警惕,期待这些威胁能够识相地转头返回森林。

  说是怂了也好,但身为一座小镇的掌权者,他必须为这里的人民负责。

  亨利他们无法说服贝尼托。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未曾亲眼面见过那些威胁到底有多可怕,便无法全神贯注地投入前去应对。

  所以贤者一行五人选择了与佣兵工会通气,将事情详细报告给当地分会,再由他们转交帕文齐奥和其他两座较大城邦的工会分会,由那里的负责人前去知会当地城主,请求他们派遣出军队协助。

  可以预见贝尼托在后面得知了这件事情的时候会有多暴跳如雷,但既然无法说服他,他们也只好出此下策。

  他有他的考量,做出了他该做的事情。而亨利他们也以自己的身份奔走,做出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而在这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在佣兵工会发信的同时,玛格丽特也寄出了一封亲笔信前往帕文齐奥。这封信件的收件人是位于帕尔尼拉的城主府邸,而在其中所请求的,是足量的补给物资。

  作为东海岸最大的商业交易港口,玛格丽特的家族拿出这等份量,几乎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只是考虑到各种信件的转交、人员和装备的调运安排,这个庞大帝国的一部分能否及时地运转起来做好准备应对威胁,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在亨利他们到达司考提的第五天时间,北至帕尔尼拉南至帕文齐奥,这一整个范围内各方人马四处奔走着。

  而由于书信来往的延迟,又过了两天时间,佣兵工会经过高层人员紧急磋商。在长达半个多世纪之后,罕见地发出了一次含金量极高的工会挂牌任务。

  普通任务是由委托人在工会发布,而工会挂牌任务,则是由工会自己发布。

  这种任务不收取那惯例高达一半的手续费,而是全部发给佣兵,并且报酬高昂。且参与任务的佣兵还可以获得在工会内部较高的评价,可以说是想要在这一行混下去的人都会努力参与、但可遇不可求的任务类型。

  而工会之所以如此大手笔,一方面与玛格丽特表明自己的身份并且告知会尽力支援不无关系。但归根结底,还是工会这边的人希望用高昂的报酬来吸引足够多的勇夫。

  毕竟。

  头脑正常的人看到任务的推荐等级是红牌,而所要讨伐的对象是食尸鬼以及地龙这种存在的时候,都会选择敬而远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当这一切在进行的时候,我们的贤者先生和小米拉已经再度离开了司考提回归至巴奥森林之中。

  这条古道就只有一个方向,而康斯坦丁他们一行人过了这么多天还没能到达,这显然是哪里有鬼。

  小镇那边请求援军和安排物资的事情并不一定要他们二人在场,因而他们也就重新打点了物资,骑着两匹马并且携带了额外的给养回归森林,试图前去寻找自己的伙伴了。

  雪花缓缓飘落。

  寒潮到来的一周后,巴格纳托-奥金森奈森林附近,降到了零下十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