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92章 选择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39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神历1330年,克兰特历176年4月4日门罗的天气,与往常不同地,并不是艳阳高照。

  对于靠近莫比加斯内海的海岸国家居民们来说,热带风暴这种东西是非常常见的存在。广阔的内海虽不及外海之无垠,但也依然足以形成破坏力惊人的风暴。

  这里的房屋多数采用厚实的砖石结构在某种程度上便是因为如此,但往常的风暴多数要等到五月的中旬靠近六月时分气温上涨到很高的程度才会逐渐出现,这一次却是刚刚才进入四月,远方的天际就已经乌云密布。

  有经验的老人可以判断的出来即将到来风暴并不算是十分大型,加上门罗并不算最为靠近海岸的缘故,这里会有的大约就仅仅只是狂风和暴雨。

  即使如此,它也已经影响到了很多人的生活。

  流离失所的门罗领省内的居民,半座城邦的人口即便是作为首都的锡林也无法完全容纳,只能住在防水麻布和木头临时搭建的帐篷之中的他们若是暴雨来临必然要面临更大的威胁。除此之外这样庞大的人数食物的消耗也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克兰特境内的主要粮食来源是于木薯和稻米,前者一般要等到十月份才能收获,而后者即便是早稻也要到夏季才成熟。

  并非收割季节,运粮的商人也因为紧张的气氛而停止了交通,朝着锡林跑去的居民们满心以为王都就肯定会有粮食供给他们,却没想到运载着粮食前往门罗的军队让这边的供给也是相当地紧张。

  这种情况下慌忙往回赶的王家亲卫部队不单粮食没有拉回来不说,还直接就在逃难的人民当中展开了搜查,连同前面一连串的事情,一直事事不顺的门罗居民们自然是爆发了抵触情绪。

  就好像风雨欲来的天空一样,锡林那边的场景一片混乱不堪,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想必会让赫尔曼头疼不已——但让我们把镜头转回到门罗。

  为了急速赶回锡林浩浩荡荡的大军轻装上阵是遗留下了一大堆的给养和装备,但赫尔曼却也带走了一大堆有使用经验的精兵,遗留在这里的除了治安哨所的众人和亨利米拉以外只有两名法师学徒、中级宫廷法师莱泽曼和一队精兵。

  赫尔曼显然想要以最佳的兵力去应付严峻的挑战,但由此产生的结果就是五百多名下级士兵并没有足够数量的老兵来领导。所幸不论是亨利还是维嘉对此都颇有经验,他们直接任命那一队精兵成为各个大队的队长,然后询问了一下挑下级士兵当中的老手直接提格为副队。

  不仅如此,在贤者的提议下他们在装备上还做出了莫大的改变。首先就是抓紧时间收集了大量的铅,从各种饰品到那些门罗家精兵遗留下来的铅沙全部聚集在一起,然后放入铁勺之中直接烧熔,最后将其浇筑在了盾牌的表面形成了临时的魔力抵御。

  这一手法让有眼光看明白的众人都眼前一亮,未经专业处理只是浇筑在表面的铅虽然很容易被各种物理攻击给破除,但假如可以组成盾墙的话却可以用来迎击那种冲上来释放法术的自杀性攻击。

  亨利将这一支队伍布置在了第三列的位置,第一列是一组普通的士兵而第二列则是弓箭手。理论上来说他们会首先阻挠一下对手而弓箭手则趁机发起袭击,然后在对方有掏出圆环的迹象的时候立马散开跑到旁边让第三列的盾墙顶上去。但说实话,以这些下级士兵的低劣素养,虽然计划是这样的,实际上的情况很可能是会将他们作为炮灰舍弃掉,趁此机会让持有覆铅盾牌的士兵上去使魔力无效化,进而杀死对方。

  并列拥有指挥权的亨利和维嘉心底都知道这一点,但他们没有明说,只是迅速地组成了队伍然后警惕地向着公爵府的方向推去。

  五百人的队伍就算集结成密集的阵型也跨越出了相当漫长的距离,维嘉和亨利处于稍微靠前的位置,他们一行人都骑着战马,连同三位法师一起比旁边步行的士兵高出了不少。

  ——这并不是什么的指挥官要展现霸气威严之类的无聊理论,仅仅只是单纯的形势需要。

  若是有在人潮涌动中试图去看前方景象的经验的话,你也肯定能够明白。假如身为指挥官的众人也是采取的步行,那么他们必然无法对情况拥有明确的概念——因为除了密密麻麻的前面的人的脑袋和肩膀以外,他们什么都看不见。

  时常有对战争一无所知的笨蛋们会觉得乘坐高头大马走在队伍前列的指挥官是愚蠢而又自大的,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样很容易招来敌人弓手的袭击。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如果指挥官不冒着这个险而只能借由旁边的士兵传达战场情形的话,战斗一开始连胜利的机会都不会有。

  一位优秀的指挥官不一定有什么天才般的计谋,但他必然能够洞察先机,并且让军队在正确的时机到达正确的地方。指挥官阵亡的情况下群龙无首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士兵通常只有在混乱之中陷入失败——话归原处,浩浩荡荡的队伍从北城区的大道一路走向公爵府,但在去到那边之前,道路的中间却有人拦在了那里。

  这里已经是荒凉的贫民窟所在,士兵们小心地端着盾牌和长矛指着各种七歪八扭的小巷,生怕里头有埋伏的部队忽然就从侧翼绕了过来。

  “左右侧翼分散。”维嘉大声地喊道,负责那边的由精兵担任的大队长立马各自率领着数十人散了开来,他们朝着小巷当中散了出去,为主队警惕着侧面的袭击。

  “盾墙,起!”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再度高声喊道,宽阔的大道上第一列的士兵们立刻展开了阵型,他们显得十分生疏,而这一点说到底还是和五国境内多年的战乱有关。

  数年的连续征战确实可以让一个最为生疏的士兵变成熟练的老兵,但前提是他得活到战争结束的时候。对于克兰特这样的战乱地区而言,死人是常有的事情,即便是熟练的老兵也不例外,至于残存下来的部分,一些成为了精兵一些成为了骑士侍从另一些成为了佣兵,身经百战成为熟练老兵却依然停留在普通下级士兵层次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加上把人力财力都花费在战争上导致的基础设置无法好好建设,没有人教导,没有学习过任何基础知识,装备也是简陋不已——这一大堆的条件加在了一起,虽说克兰特就像任何其他这片区域的王国一样穷兵黩武,这边的普通士兵的战斗力却也并没有高上多少。

  乱糟糟七歪八扭的盾墙就这样在前进之中被组合了起来,再三调试这些人才成功地把盾墙抬到了相同的高度——所有人的手都在颤抖,因为随着距离的拉近他们终于是看清楚对手是什么样的存在。

  最后一抹阳光从银亮板甲的表面上反射出去,之后整片的天空都被乌云所覆盖。

  雨要来了。

  许多人都紧了紧自己盾牌木制的把手,咽了一口口水。

  横在前方拦在他们和公爵府中间首当其冲的敌人是一整支的重装骑兵,尽管只有十余骑,但数百公斤重的战马搭配全身板甲的骑士再加上两米多长的骑枪,奔跑起来的冲击力足以冲破三四层的盾墙。。

  “不准再前进!一分一毫!”声音来自梅德洛,天色已经越来越暗了。亨利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叹息,他转过头,维嘉扶着自己的额头。

  之前对装备作了改进的不仅仅是亨利,贤者毕竟是异乡客,对于这里的兵力部署都只知其一。在门罗生活了一辈子的治安官对这边各种情况的了解远在他之上,而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公爵府上的那几名从属的骑士。

  “天气啊……”维嘉摇了摇头,他让手下准备的武器是用陶罐装着的熬制油脂,用软木塞着外头还套着麻绳制成的套子,套子的末端是一条长长的绳索,用类似于投石索的方式旋转之后借助离心力远远地丢出去,在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就会破碎然后让油脂流出。

  之后再由前排的弓手使用火箭点燃。

  马匹是一种逃跑动物,换句话说在受惊的时候它们会自然地转身逃跑。尽管骑士们的战马都经历过严苛的训练让它们能够听从主人的操控去进行冲刺和攻击并且在战场上也不会轻易就跑掉,但在受到攻击特别是火焰攻击的时候大部分的战马还是会产生惊慌。

  在狭窄地形当中对付小股重骑兵使用火攻是一种相当常见的手法,维嘉知晓这一切,梅德洛自然也是如此。但他依然选择出动是因为天气的转换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虽然下雨的话砖石道路同样会变得湿滑使得战马的冲刺十分危险,但火攻没法使用的话他们的胜算是相当之大的。

  “把油丢出去。”维嘉陷入了迟疑,但是亨利却在一旁下达了命令。

  “用不着火,让他们没法冲锋就行了。”贤者一如既往地一针见血,治安官立马反应了过来,粘稠滑腻的油脂作用和雨水如出一辙但更加强悍,只要把它们甩出去铺在路面上那么马匹假如冲锋必然会摔倒。

  “丢!”他这样喊道,手下的人立马甩出了三十多个瓦罐。

  “哐锵!哐锵!”清脆的碎裂声不住地回荡,另一侧的梅德洛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切,他恼怒地甩了一下手,然后丢掉了骑枪翻身下马。

  “绕路!步行!”除了他和其他十来名骑士以外梅德洛的身后还有着一百多名的精兵,加上之前损失掉的那些显然这就是门罗公爵家全部剩下的了,精兵们听从他的指示一个个穿过狭窄的小巷去到了亨利他们的左侧,那边的士兵们开始慌张了起来,而维嘉则高声地喊道:“侧翼回缩,不要接敌,往主阵方向靠近!”

  他的判断显然是正确的,左侧侧翼的兵力仅仅数十人而且精兵只有少数,碰上了一百多名门罗的精兵加上领头全身板甲的骑士不死才怪。

  “往回撤,撤!”负责那边的精兵大队长大声地喊着,几名长弓手张弓射出了几箭迫使门罗精兵抬起盾牌减缓了步伐。主阵的先锋部队朝着旁边开始移动,维嘉奋力地指挥着士兵们去接应侧翼,但素质低下呆头呆脑的下级士兵们仍旧迟迟未能反应过来。

  “该死的!”治安官大声咆哮着驱马前进,场面十分混乱,人挤着人,这边为了给侧翼让出空间不得不左右移动,而后方的士兵们在这个混乱的过程之中退了太远的距离和先头的部队分隔了来开——

  但说巧也不巧,双方都在运动之中又都隔着房屋无法判断对方的方位,梅德洛就这样率领着一百多名精兵从两边的部队之间冲了出来——

  “见鬼!”骑士总管刚刚追着侧翼跑过来就发现发现自己陷入了包围,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永远都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正打算回撤,但意识到了这一点的维嘉哪能放过这个机会。

  “包围他们!抬起盾墙!”治安官高声大喊着,混乱的阵型因为他的话语产生了变化,虽然依然是毫无配合但乱作一团的士兵们仍旧设法包围了对手。梅德洛面临的处境一下子变得艰难了起来,两侧对手的人数都在两百多以上,即便聚集起兵力专攻一处的话因为这边兵员和装备更为优秀的缘故他们尚且有凿穿对手阵线的机会,但若是转身攻击一边的话背后必然会被另一边所袭击。

  专盯着一方打的话,会被背后的敌人打,这样就不得不发起反击。而一旦反击,分散了兵力凿穿阵线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假使换一种思路一开始就分兵的话,双线迎敌打消耗战显然对于少而精的己方而言也是极其不利。

  骑士总管在战术的选择上陷入了纠结,但下命令却是丝毫没有迟疑。

  “盾墙!”在他的咆哮声下整齐的阵型被列了起来,双方陷入了对峙,陷于包围圈中心点的门罗公爵家余下的所有兵力犹如一头困兽一般张牙舞爪着——维嘉骑着马走了过来。

  “咚咚咚咚……”马蹄声回荡在红色砖石路面上,而治安官高高在上地看着他们。

  “投降吧。”维嘉平淡地开口,骑士和精兵们一并望向了他,虽然戴着头盔但绝大多数人眼神之中都能看到不忿之色。

  “……”治安官扫视了一眼,精兵当中绝大多数都是他熟悉的面孔,穿着板甲的骑士们虽然都盖着面甲,但从上面的贵族纹饰他也能够认出好几个人。

  “你们啊……”他叹了口气,然后忽然在下一秒钟换上了满脸的怒容。

  “真是一群混账!!”

  非常有维嘉特色的咆哮声盖过了其他所有人的声音,不论对手还是己方都将注意力投在了这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身上。

  天空是沉闷的灰色阳光只能透过些许的缝隙洒下来空气显得十分地沉闷大雨就要来临——而这其中本是憔悴老朽的治安官挺直了腰板,刹那间的光景让许多门罗家的精兵甚至骑士都感觉自己回到了十数年前——

  “劳伦斯,死了……”

  “因为那个女人,抓了玛丽和安,逼迫他必须去做。”

  “他死了……而且还背负着骂名!!”

  雨水点点滴滴地落下,维嘉的声音浑厚而中气十足,带着无可避免的颤抖。

  “你们当中所有人都是认识他的。而且不只是他,前几天死掉的那些人,那些人也全都是你们每天在一起吃饭,训练,在生死之战之中托付以后背托付以性命的同伴!”

  “这些同伴的性命,就这样,为了这无聊的,无聊透顶的政治,无聊透顶的阴谋全部都送掉了!”

  “你们还嫌死的人不够多吗!要让这座自己发誓守护的城市沾染更多的鲜血吗!”

  “混账!老子我教出来的士兵可不是这个狗屁德行的!!”

  不需要去讲什么空洞的大道理,也不需要去一件件细数门罗家的黑暗往事来做苍白的控诉。维嘉只是用维嘉的方式痛骂了本应生死相博的对手一顿,极具他个人风格的行动方式十几年间未曾改变,许多人都记起了过去的事情——他们内心当中自然也是存在着纠结存在着疑惑的,为什么这一切会这样,自己和同伴们的牺牲到底有什么意义——精兵和骑士们都不是傻子,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各样的情况他们不可能两眼一抹黑,但对方是自己的雇主,是自己的领主,所以他们只能服从。

  ——但是,就仅仅是这样了吗?

  ——是没有选择,于是只能服从,还是仅仅是提不起那份勇气来去反抗去质问呢?

  “拿起武器,与我为敌。”雨声变得越来越大,滴滴答答击打在砖石的路面上,但比那更响亮的是维嘉一字一句直击心灵的话语。

  “或是询问自己的本心,问问自己你是否真的认同这种行为。”

  “我知道你们都存在着疑惑,疑惑到底从奥布里大公逝去以来这座城邦都发生了一些什么;疑惑自己发誓效忠的领主究竟是在计谋一些什么。“

  “疑惑。”维嘉的最后一句话,是直视着梅德洛说的。

  “到底他(她)们的死,有什么意义。”

  “……”骑士总管咬紧牙关发出的“咯咯”声清晰回荡在周遭的空气之中,他的手不住地颤抖着,这直接导致了穿戴着的板甲都开始发出轻微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荒、荒谬!”前段时间维嘉和梅德洛决斗时声援梅德洛的那名年轻精兵有些颤抖地指着维嘉底气不足地这样说着,但过去曾被他所瞧不起的治安官仅仅瞥了他一眼,就让底气不足的年轻人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

  “这是摆在你们面前的选择……”

  “如果你们仍旧能够做到问心无愧,没有一丝一毫的疑问想要为了那样的主子去死,那就继续把武器指着我们吧。”

  大雨倾盆,而维嘉如是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