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46章 调解与回城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51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尴尬的气氛弥漫在队伍当中。

  出发时二十余人,此刻连同逃走的三名卧底在内,已经减员了超过半数。虽说狩猎这种行为本身就拥有一定的危险性存在,并且犹如山洪这样的天灾突如其来运气不好的情况下能力再强的人也会死去,但一趟行动就折损了十人,之后作为小队领导者的赫罗尼莫又自曝出与巴蒂商团勾结想要私吞货物的事实,显然心胸再宽的人,也没有办法直接就原谅这一切。

  小队当中疏离的情绪开始弥漫,包括那两名蓝牌佣兵和欧菲米奥还有费德罗他们这些年轻佣兵在内的人们都刻意地与这个私通外敌的小队长保持着距离,对于领导者的不信任甚至开始延伸到了旁边的老胡安的身上,连带着他们都像是在猜疑这位山羊胡子眯眯眼的老狩猎专家是否也是跟赫罗尼莫一伙的。

  此刻队伍距离城镇仍旧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虽说已经无需前去执行狩猎任务但谁又知道在这荒郊野外之中还会遇上什么样的危机,不论如何若是开始产生分裂的迹象的话那么势必会使得原本就十分艰难的归途进一步地变得危险——但东边不亮西边亮,对于自己的领导者也是雇主是失去了信任,作为所有其他人的救命恩人,若是亨利和米拉不在的话此刻所有人怕是已经成了刀下亡魂,感激带来的尊敬夹杂着其他的一些情绪一并促使着,自然而然地,这一大一小原本不甚起眼的两人,成为了这一刻队伍当中分量最重的角色。

  贤者与洛安少女第一同样身为是自由佣兵,话句话说他们与其他两名蓝牌佣兵甚至是欧菲米奥还有费德罗这样的新手佣兵是站在相通的处境的;而第二点,两个人在之前面对巴蒂商团的时候出众的表现,果断又直接地杀死击伤了包括克里斯托在内的一堆巴蒂商团的打手的事情,也证明了他们不可能是站在对立的立场。

  深刻明晰此刻队伍当中这种氛围和迹象,我们的贤者先生自然也没打算让这继续下去。通过一些配合以及交谈,现在获得了其他人尊敬的他和米拉也总算是勉强让气氛重新变得平和了起来,虽然尴尬和冷漠依然存在,但至少所有人都默许了在回归到城镇之前还是作为一个完整队伍存在的事实。

  想要在野外生存下去,就必须和其他人互相配合,自己一个人想要存活下来是非常之困难的。在文明地区附近还好,进入了深山之中就算只是暂时性地离开队伍前去狩猎,老胡安和费德罗这样的猎手也依然会结伴前行。未知总是令人恐惧的,虽说善于总结和保存知识的人类已经知晓了许多关于动植物的知识,但比起未被探查过的广袤荒野当中存在的生命总数,这仍旧是一个少得可怜的数字。

  即便是龙类生物这种体型庞大远远的你就能够发现它们动静的家伙,人类耳熟能详的也只不过是几种生活环境和人类较为接近,并且数量较为众多的罢了。类似这一趟失败的狩猎任务所针对的目标阿雅蛇龙这样的大型杂食性杂龙类还有着许多许多,一些不甚了解的猎人把长相相似只是皮肤颜色和身体的大小还有一些肢体有所不同的其他蛇龙也称之为阿雅蛇龙,非要完整地定夺这所有生物的类别的话会是一项艰辛的工作,而只顾着剥它们的皮去卖钱的南境领主们,自然也是不会有这个闲情雅趣的。

  但一码归一码,虽说之前一头年轻雌性蛇龙的冲撞踩踏就造成了大量的物资损失以及四名人员的阵亡。在南境的这些丰富的热带雨林当中所存在的生物当中,它却依然要算得上是温驯的一种。

  蛇龙每年造成的人类伤亡不超过百人,由于生存在深入丛林的黑铁河流域两岸,绝大多数被它们杀死的死者都是自己图谋不轨想要进入领地之中盗取龙蛋或者捕猎幼年个体才会被杀掉,相比之下会选择主动袭击落单人类的狼蜥以及其他一大堆的肉食动物,才是真正要为每年大量人类失踪的事情负上责任的罪魁祸首。

  但尽管如此,正如那句古老的谚语“危险总是藏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一样,这些长相凶恶性情也一样凶猛的中等到大型的肉食生物,仍旧不是这片广袤又神秘的热带雨林之中对人类而言最危险的存在。

  蜘蛛,蝎子,蜈蚣,蛇,甚至是青蛙。

  和庞大的狼蜥比起来身材十分小巧完全没有任何魄力的这些生物在亿万年的进化当中为了自保或者是捕猎而进化出了强大的毒素,虽说绝大多数蜘蛛类的毒牙没有能力咬穿人类的皮肤,但某一些毒性特别强大的个体一旦落在你身上并且受惊张开毒牙扎进血肉之中释放出致死剂量的毒液——

  那迅速发作的剧毒,能够在你获得任何有效的医疗之前,就将你带往另一个世界。

  判断什么地方该走什么地方不该走不是过度紧张而是必须拥有的小心谨慎,南境的森林当中存在着一种体型不大的蝮蛇种类,这种蛇和它们所有的亲戚是蛇类当中绝对的最为危险的存在。大部分的毒蛇遇到人类的第一反应都不会是攻击而是恐吓,草原地带的响尾蛇会颤动尾巴发出“沙沙”的声响,而沙漠当中的眼镜蛇又会直立起上半身张开皮褶试图显示自己的躯体更加地庞大。

  这些被人类所畏惧大部分人谈之色变的有毒生物,也仅仅只是动物,绝大多数毒物的天性注定了它们在遇到比自己体型更大的动物时都不会选择主动攻击——只有蝮蛇,只有蝮蛇这种存在,不论是在南境和索拉丁这样的热带还是在亚文内拉那样的温带,所有的蝮蛇都会在你踏入到它的领地当中的时候,就毫无征兆地突然袭击。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人类漫长的历史时光当中有许多人都是丧生于这种毒蛇之口,从伤痛当中成长起来的后人自然也就总结了它们的习性——喜欢待在水边,喜欢待在林间茂密的落叶和杂物之下。

  明白了它们的习性倾向,惹不起那就努力避开,人类对于许许多多的危险生物都是采取着这样的措施——而这其中当然也就包含了本地人一直用来作为气候变化预兆的旱蚂蝗这种微小生物的存在。

  蚂蝗的威力早在里戴拉湿地地区的沼泽之中米拉就已经见识过了,只是与那种存在于水中的水生蚂蝗不同旱蚂蟥这种热带独有的物种常常都会将自己的身体附着在灌木和小树的枝桠上——没有吸血的时候它们干干瘦瘦的褐色外形很难被与枝桠区别开来,而一个不小心朝着这边钻来的人类或者其他生物,自然也就免不了也遭受一番洗礼。

  回城抄的是近路走的是更加崎岖狭窄的山道,虽然时间上面缩短了不少,但两侧丛生的灌木枝桠也时时地拂过众人的身体,一个不留神在走过了某段道路的时候几名年轻的佣兵身上都是忽然地就吸附了长长的蚂蝗。意识到以后停留下来的他们这些南境的公子哥自然又是免不了一阵手忙脚乱地想要扯下,也真亏的来的时候走的是不同的道路,否则他们这毫无纪律的样子也会更早地就出了洋相。

  吸盘吸附得很紧,硬扯的话就算是蚂蝗本体拉下来了吸盘留在皮肤当中也会使得伤口发炎疼痛。所幸经验老道的胡安他们对此不可能没有准备,老佣兵从残留下来的物资当中翻出了一瓶烈酒,稍微抹上那么一点,就成功地使得蚂蝗主动地掉了下来。

  欧菲米奥气急败坏地疯狂跺脚想要踩死这些坚韧的软体生物,而另一旁的老胡安却是找了两根细枝把它们一个个地捡了起来,碰巧这会儿一行人也这样停下来休息,他直接就用另一口小锅倒了点清水再放点酒进去,然后把蚂蝗冲洗干净,像是打算把它们给煮来吃了。

  “恶——”欧菲米奥朝着另一个方向躲了过去,老胡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而沉默地背着巨剑的赫罗尼莫则是走了过来也在他的旁边坐下。新手佣兵们在另一侧打开了那口大锅开始烧煮相对正常的食物,在那次和巴蒂商团的冲突以后又接连过了好几天的时间,此刻他们距离城镇已经不算太过遥远,再走上那么半天的时间,应该就可以来到有人类活动迹象的郊外狩猎地区了。

  小心翼翼保存到现在的余下的干粮和咸肉总算可以拿出来吃掉,蚂蝗蠕动着在小锅里头翻滚,而老胡安起身前去检查了一下一头从巴蒂商团死掉的人那儿牵来的战马身上背负着的皮包当中被湿润泥土覆盖着的两颗蛇龙蛋,不由得又是一阵摇头叹息。

  “怕成活率不高吗?”不知什么时候又在附近折了一段棕榈芯的亨利伸手丢给了他一半,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赫罗尼莫,又折下来另一段也丢了过去。

  “是啊……毕竟蛇龙是一种群居动物,而且孵化的方法……我们都只知道蛇龙生完蛋就离开了放任它们自行成长,可不知道是环境的因素还是什么的,用相同的方式到现在也没有人成功过。”佣兵小队长愣愣地接过半截棕榈芯然后看了好一会儿在他看来与自己应当也不算相处融洽的亨利,而老胡安这样说着,又是把皮包给盖了回去,然后仔细地检查着下方的位置生怕在震动当中蛇龙蛋裂开破掉。

  “不论怎样,能够回来了就好。”他第三次叹了口气,然后抬头望了一眼周遭,这一句话令周遭的人们都感同身受。这一趟耗时不短的狩猎可谓多灾多难,如今能够安全地接近到城镇的附近,想着就要回到家里或者居住的旅店里头好好地享受文明世界与这该死的蛮荒说再见,他们就不由得都变得安心了起来。

  唯一依然还皱着眉头的,恐怕就只有欧菲米奥和赫罗尼莫,这两个造成这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了吧。

  虽说喜欢插科打诨,但年轻的绿牌佣兵也并不是不懂得自己犯下的罪过的蠢货,他只是习惯性地想要像过去那样耍小聪明来满混过关,前几日再度经历生死关头总算也是明白了一些道理,于是也低沉着头,像是在反思自己的过错。

  “回来是回来了,可是,活路也没了啊。”赫罗尼莫线条刚硬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如同他这样的身体健壮又身居领导位置的壮年佣兵会在手下的面前露出这种软弱的表情是极为稀少的,但在众矢之的的情况下,唯一能够保留的面子,就算强撑着去不给别人好脸色看继续表现威严吧,也依然无法改变他面前的困境。

  因此像是破罐子破摔一样,佣兵小队长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抬头望着天,忽然地就发出了一声颓废意味十足的感叹。

  旁边的老胡安沉默不语,他用小树枝搅拌了一下小锅当中已经被烫死卷曲起来的蚂蝗,然后和亨利对了一个眼神,顿了一会儿,才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这事,还没有这样结束。”

  他这样说着:“要怪的话也该怪巴蒂商会那些敌人,佣兵公会对这些家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太久了,再让他们这样猖狂下去,正常人还有什么生活可以过。”

  老胡安说道,他这句话换来了那两名蓝牌佣兵还有新手们的一致附和,这两位分别名为恩里克和费尔南多的自由佣兵虽不及亨利和米拉但也算得上是个中好手,在防具的帮助下他们在之前的战斗当中虽说狼狈不堪,但也只是受了一些不太重的伤害,经过几天的恢复,已经基本上没什么大碍了。

  “一起回到团里头吧,我会帮你说话的,这一趟出来折损了这么多的人手,我们现在要对付巴蒂商团,需要每一分的力量。”老胡安这样说着,他的语气十分真挚,一点都不想在戏耍赫罗尼莫的样子。高大强壮的佣兵小队长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略带感激地对着老胡安点了点头,但最后又是垂下了头,叹了口气。

  “就算帮我说话,又能怎么样呢,你也只不过是一个狩猎专家……”他这样感叹着,旁边的老胡安停下了动作,不知为何又是望了一眼贤者——后者耸了耸肩一脸平静,而老狩猎专家则是摇摇头叹了口气,然后把木棍在小锅的边缘上面敲了敲甩干水分,之后放在一旁,回过身朝着他的那匹战马走去。

  “我说你们就没有思考过吗,一个训练新人的二线队伍,带队的又是早就与巴蒂商团有过接触的小队长,派出来我这么个年老体衰的家伙,难道不是来监视你们看看是否这些混入佣兵团的新人当中,是否有潜伏的卧底的吗。”“呃——”包括几名新手和赫罗尼莫在内的所有人都愣愣地望向了他,而老胡安再度瞄了一眼旁边的亨利,然后又垂下头瞧了一下他从马背皮包当中拿出来的某件物品:“有的人可是,早就猜到了啊……”

  “真是,‘我的’佣兵团当中,就不能有几个机灵一点的人吗。”他这样说着,然后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物品:“如果一个狩猎专家的话语不足以令你安心,那么这个如何。”

  “副、副团长徽章……”赫罗尼莫愣愣地瞪大了他那双大眼,而老胡安——像是被亨利传染了一般地——耸了耸肩,接着说道:“我的真名是胡安·V·费列克斯,‘幸运’①佣兵团的副团长之一……”

  “现任的团长尤金·V·费列克斯是我的儿子,你觉得这样的话,分量够不够呢。”老佣兵这样说着,而连同赫罗尼莫在内的一行幸存下来的五名佣兵团的佣兵都迅速地单膝跪了下来,以极为恭敬的姿态面对他们的顶头上司。

  “唉……都起来吧。”老胡安叹了口气,然后把佣兵团的徽章收了回去。

  ……

  时间缓缓地流逝,在又一天过去以后亨利他们一行人伤痕累累地总算是回归到了出发时的小镇,如同幸运这样的大型佣兵团边境的卫兵自然也是相当地熟悉,见到他们这样损失惨重地归来,守门的小兵当先就吓得朝着身后跑去想要去找上头的军官来接待去寻找医生之类的人物赶紧地为他们提供一切所需要的支援。

  而在亮出了佣兵团副团长的徽饰以后,老胡安作为一位有头有脸的人物,也自然是少不了要跟他们一番细说的。他刻意地淡化了团队成员犯下的过错,而是严厉地开始谴责巴蒂商团劫匪的存在,并且描述了大量战斗当中的细节,本着真话不全说的念头让旁边听着的人觉得像是因为遇到了那些强盗他们才会如此伤痕累累。

  这其中打着的算盘和讲话的艺术自然不是赫罗尼莫这样区区一介小队长能够理解,总之在之后又是经过了一段不短时间的各种事情,待到回归城镇这天的傍晚时,一行人才终于得以分开,各自前往各自的休息处休息。

  薪酬之类的东西会在之后借由公会发放,而在离别的时候因为之前救人的英姿触动了这些总是靠花言巧语就能够骗得女性欢心的公子哥们内心中不明的角落,米拉也自然是免不了要被费德罗还有欧菲米奥以略显煽情的态度对待。

  所幸女孩经过这一战内心又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成长,对此倒也冷静地处理,在欧菲米奥反常地有些结巴而费德罗则是一如既往地结巴的道别话语和“希望以后还能再见面”的含蓄叙说了心意以后,她只是大方地给予了两人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就此别过。

  回归到旅馆当中的白发少女和黑发的贤者自然又是一阵好好地休息回复体力,这一个月左右的漫长野外时光实在是令人身心疲惫,此刻可以安心地休息,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但休养生息过后,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的米拉,被好奇心驱使着,又爬了起来,朝着亨利提出了她在昨天以及今天的这件事情之后所产生的一些疑问。

  女孩的拉曼语还停留在简单日常交流的程度,但通过动作和一系列的事情她还是能够判断出具体发生了一些什么,而在她把“为什么老胡安还是会选择原谅赫罗尼莫,他明明确实有和巴蒂商团勾结,即便后来有为队员出头,也无法改变之前想置同伴于死地的事实,为什么这样还可以轻易地被重新接纳呢?”的这一疑问朝着亨利提出来以后,果不其然地,我们万能的贤者大人,又是开始用那平静的语调为她娓娓道来。

  “赫罗尼莫本就是在幸运佣兵团当中做了很多年却没有能够获得升职,才会起这样的想法的,他的计谋虽说在执行的阶段还算有过一些考量,但却是漏洞百出并且显然是外行人才会想到的。”贤者简短地把之前未能告诉米拉的他和老胡安谈话的具体内容叙述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

  “如果是一个更加擅长玩弄计谋的人,那么他肯定不会去和自己早就被人发现有过接触的势力勾结,而是会去找一个其他的势力,毕竟这样子就算计划成功了,事后有人起疑被顺藤摸瓜查出来的可能性,也是相当之高。”亨利说着,而米拉认真地点了点头:“所以说这位小队长先生,其实就像他看起来的那样,是一个冲动而又没有什么真正的头脑的人呢。”

  她说道,这一次换贤者点了点头:“对,但再怎么说,他也已经在佣兵团当中呆了很长的时间,假如就这样处罚他,把他从佣兵团当中除名的话,一个知晓佣兵团内部不少讯息的橙牌佣兵在外头不收掌控地四处游走,显然造成的危害,会更大一些。”

  “胡安说的要跟巴蒂商团动手的事情是真的,而在这种紧要的关头,把赫罗尼莫赶出去的话,你觉得心怀恨意的他第一个选择的会是去投奔谁?”

  “……确实是这样。”米拉坐在床沿,若有所思地这样说着。

  “所以倒不如把他控制在佣兵团的内部,这人并没有什么高深的计谋和城府,就连自己的计划也没有办法好好地隐藏,加上这一次导致这么多的手下丧生,也肯定没有人会再去忠心地追随他,换句话说,虽然老胡安宽恕了他,但实际上赫罗尼莫之后的路子也不会很顺畅。”亨利拿起旁边的玻璃杯子喝了口水,富裕的南境城邦联盟这种西海岸极少的易碎品是常见的存在,他接着说道:“虽然说是宽恕了他,也或许之后不责罚反而还会进行一定的升职工作,但他作为狩猎佣兵的前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有名号,无实权,用佣兵团作为软禁的牢笼。”

  “可尽管如此,犯下了这样的大错的赫罗尼莫没有受到处罚,他也会对着促成这一切的老胡安感激流涕,必然是不会再去考虑叛变的事情了。”贤者把杯中的清水一饮而尽,而听完了这一切的米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地呼了口气,用不是很高的语调说道。

  “老谋深算呢……”她说,亨利放下了杯子,然后耸了耸肩:“那个家伙可是相当危险的,掌握了大量知识不说也对于这里的人际关系还有人性了若指掌。”

  “就好像某位糟糕的贤者大人吗。”米拉翻了个白眼,而亨利则再度用耸肩回应。

  “顺带一提,欧菲米奥会是怎么样呢。”

  “没有价值的新人大概还是会被踢走吧,虽然经历过两次生死关头他多少产生了一些变化,但再度回到这物欲横流的城镇之中,很快地就又会原形毕露。”

  “毕竟人这种东西,是很嫩改变的”贤者透过玻璃望向了窗外,到处都是一片通明,仅仅是一座城镇,就几乎要比亚文内拉那边最富有的城市都要繁荣。

  “真是残酷呢,这个地方也好,这个世界也罢。”米拉翻过了身,一把抱住了柔软的枕头。

  “本就是如此,小米拉。”而亨利上前一步打开了窗户,让清凉的夜风吹进房间。

  “本就是如此。”

  ……

  注释:费列克斯的意思就是幸运,所以所谓幸运佣兵团其实读起来就是费列克斯佣兵团,姓氏和佣兵团一模一样的话众人自然一猜就知道了。这里为了区别佣兵团和个人所以采取了不同的词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