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29章 北上之路(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69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北方人高大,南方人矮小。

  这几乎在里加尔世界范围内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有的认知,刻板的印象。尽管北方人当中也曾有矮个子而南方人里头也会出现高个子,但这些都是孤例。从总体上而言,越靠北的民族体格越是高大是不争的事实。

  寒苦的北地古往今来提供了许多人高马大且战斗勇猛的战士,不论是丹拉索的海盗还是苏奥米尔的大剑剑士,亦或者奥托洛帝国北方只有只言片语流传的少数民族,都以稀少但强大的战斗力为世人所铭记。

  但这种体格上的优势,实际上并不仅仅局限于人类身上。

  苏奥米尔是东海岸有名的羊毛产地,从衣物还有斗篷上大量使用羊毛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看得出来。而亨利与米拉来时乘坐的那艘商船在将南方运来的物资放空以后,也会载上整整一船的羊毛,再度起航。

  但有趣的是,如此优越的羊毛产业,苏奥米尔本身其实却是没有绵羊这种生物的。

  如今被命名为欧罗拉绵羊的这种品种,是在数个世纪之前经由交易从帕德罗西帝国引进的。原产地是帕德罗西帝国的中部平原地区,由拉曼人多年选种培育出来的产毛品种。而帝国境内原产地所生产的羊毛,规模远远无法与苏奥米尔王国这边相比。

  明明是在此地培育,却在北方开花结果。归根结底,还在于动物的特性。

  经常狩猎的猎人都明白,狐狸还有兔子和貂这些毛皮厚实的哺乳动物,都会有“夏毛”和“冬毛”之分。如字面意义所示,炎热且植被丰厚的夏季自然是较短并且颜色更深的毛发,而到了白雪皑皑的冬季,为了从掠食者还有严寒之中保护自己,它们则通常会有更淡甚至纯白的毛色,以及长度更长的厚实毛发。

  冬毛和夏毛的收购价格天差地别,因而猎人们常常会在冬季才选择进山。这一概念延伸至绵羊身上也是如此,在冬季更加寒冷的苏奥米尔地区经过一代代选育,绵羊的毛发质量和厚实程度要远远超过帝国中部原产地区。

  ——但还不止如此。

  欧罗拉绵羊所拥有的另一个优势,亦与这天气密切相关。

  那就是它们的体型。

  越大的绵羊可以剪毛的面积也就越大,而与人类一样,苏奥米尔这边的绵羊体格足足比原产地大了两倍。

  恒温动物越靠北体型就越大,因为更大的体积意味着体温流失也更慢①,这是它们为了在冰天雪地之中生存下来而逐渐进化出来的特性。

  引进并且人工选育的欧罗拉绵羊算是快速进化适应这种环境的一个典型,但在自然环境之中,苏奥米尔的同种类生物要比帕德罗西的体格更大也是理所当然。

  同属鹿科,帝国的梅花鹿和苏奥米尔的驼鹿放在一起看几乎是两种生物。前者体型小巧,就算是完全成长也不过1米上下的高度,比起驴子都还要低矮。而后者足足可以长到两米多高,最大的有1吨重,连亨利站在它旁边看起来也会像个小孩子。

  这是其中的一个例子,除了鹿科以外本地的马匹也是如此,道理可共通的还有鼠类、狐类和鸟类以及——

  狼。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个任务值两个金币20个银币了。”在增加了一位同行者以后,两人仍旧没有改变自己的目的地,他们前往了这个米拉终于学会是念作卡-普列呫-涅罗的村庄以后,首要的目的自然是找到当地的村长说明来意,然后调查清楚相关信息。

  在南北欧罗拉这种经常有拉曼人来往的地区,本地居民的拉曼语都相当不错。村长在看到接取任务的佣兵仅仅只有两人,而且其中一人还只是一名少女的时候,明显地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不过在之后瞧见了漂亮的胸针以及橙色佣兵牌以后又是笑开了花。

  只是他各种讲解并且找了一个村里的猎人将三人带往被破坏的羊圈入口处后,看见被打翻的水槽浸湿的泥地上那巨大的爪印,米拉是翻了个白眼,而旁边的咖莱瓦直接就是冷汗淋漓。

  “苏奥米尔的狼,都有这么大的?”洛安少女表情诡异地看向了自己的老师,贤者耸了耸肩:“没。”他蹲了下来,然后仔细看了一眼爪印,用手指伸进去比划了一下深度。

  “很深,是恐狼。”他这样说着,两人这回交谈用的是拉曼语,而亨利这样通过一点细节就判断出来也令旁边的猎人双眼一亮,他立刻从抱着手在一旁站着满脸怀疑的模样变得——以苏奥米尔的标准——热情了许多。

  “是的,如果是寻常的狼的话,我们自己也有办法对付了。但是这种大个头的,就只能请专家来。”他用不是很高的语调这样说道,同时双眼仍旧在打量着两人的装备——普通的衣物、武装衣加上布里艮地板甲衣,马背上也没有捕兽夹,虽然有两把弩,但那个尺寸也就只能对付一下体重不超过50千克的生物。

  “恐狼是?”不但米拉,一直是旅店码头两地跑,这是第一次出远门的咖莱瓦也是一脸好奇。亨利瞥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米拉一下,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多了一个弟子。

  “一种北地特有的品种,比起一般的北方灰狼体型还要更大。”贤者开口解释道:“苏奥米尔灰狼可以长到两米多长,一米左右的高度。恐狼虽然肩高要矮一些,但这是因为腿短,实际上体长更长。和剑齿虎一样,肌肉也要更加发达。”

  “所以脚印也更深,因为体重更重。”米拉点着头接上了话。

  “剑齿虎?啊,是说那种东西啊,就是会捕食驼鹿的那个。”尽管有苏奥米尔血统,但在波鲁萨罗长大的咖莱瓦对于北地的生态并不是十分了解。

  “恐狼的肌肉很发达,但因为腿短,不擅长奔跑。它们通常成群结队捕食驼鹿或者是一些食草杂龙类这样跑不快的大型生物,圈养起来的羊这种对手看起来十分容易得手,但其实健康的恐狼群体不会选择。因为它们足够聪明,知道人类这种睚眦必报的生物不好惹——那这么说来的话......”亨利摸着下巴站起了身。

  “一头独狼,大概是老年的,在群体斗争之中战败被逐出了狼群的吗,不过看脚印来应该没有受到什么重伤。”贤者望向了左侧,尽管人口不比亚文内拉多多少,但其实苏奥米尔王国的总面积相当巨大,光是一个欧罗拉地区就已经有整个亚文内拉王国——当然是在过去——的面积。此时从亨利往下看去的地方整片平原一望无际全都是不高的青草,而在更远地方墨绿色的森林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呼——老年还是独狼吗,松一口气了。”尽管接触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咖莱瓦这个年青人说好听点心直口快,说难听点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特点,已经是为两人所知。

  “那可不一定。”亨利回过了头望着他,用平静的语调说道:“受伤又离群的狼往往是最危险的,因为绝望它更加凶残。相比之下吃饱喝足的狼就不会有太大的敌意。再加上年龄因素,在残酷的自然环境当中能够长大的动物都是狡诈的。就算年老体衰被更加强壮的同类赶跑了,它也仍旧拥有智慧。”

  “这笔钱,可不好赚啊。”亨利看向了那名同样是苏奥米尔人的猎人,对方撇过了头不接触他的视线。

  ————

  ————

  成功的狩猎活动6成靠信息和事前布置,余下的4成才是看实际行动。

  即兴发挥耍小聪明只有极少数情况撞大运了才会实现,指望着好运每次都发生是愚蠢而又怠惰的行为,拉曼人有一则寓言名为“守株待兔”说的便是这样的人,不过在某些情况当中这个词倒也会成为褒义。

  猎狼需要的东西有很多,首先是各种陷阱道具,因为犬科动物嗅觉敏锐的缘故这些都需要用开水烫过再用青草汁涂抹,戴着手套重复数次这个过程,以避免上面留下任何会令它们警觉的味道。

  而在这样之后还需要准备诱饵,然后在自己身上也涂抹除味的青草汁。最后在下风位的地方埋伏好,等待它被诱饵引过来以后为陷阱所困住,上去制住然后杀死。

  为了获取完整的毛皮,通常最后下死手都是用长矛近身做的,因为弓箭和弩失要杀死它更加困难。轻型的难以贯穿头骨,心脏又被肋骨重重包围。加之以被困住的狼还会各种挣扎的缘故,若是要射上好几发来解决它,到头来剥下来的皮就会破破烂烂,只能卖个一半的价格。

  但就算如此,猎人们也还是常常会带上弓弩。毕竟在卖出高价和保住小命之间,除了赌徒以外都会选择后者。

  需要准备的东西有很多很多,不过这一切都还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下——他们必须先找到动物出没的所在。

  追踪在刚开始时并不算难,将近100千克的大型动物叼着一头欧罗拉绵羊,留下的血迹和足迹是个人都能轻易发现。只是最近没有下雨,而在绵羊的伤口血液流干了以后,并不那么软烂的地面也就令人难以再去发现踪迹。

  不过这穿越了一半平原的痕迹明显指着西边,显然这头老狼还没有饥饿到头脑发昏,直接就在羊圈里头开吃。痕迹从东侧村庄羊圈一直跨过辽阔的平原,到达的另一端是墨绿色的北方森林。但虽说是森林,实际上却并不是一个十分理想的藏身之所。

  与南方密密麻麻难以行进的雨林不一样,北部森林地面上几乎没有什么灌木丛和小花小草,仅仅只有一些腐烂的落叶和枯死自然倒下的树木。除此之外全都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从空旷的林间地表可以一直看到很远的地方。

  三人采取了步行——是的,三人。

  说是要跟着亨利还有米拉一起出去,去欧罗拉去海茵茨沃姆看一看的咖莱瓦也加入到了行列之中。尽管那个本地的猎人无声地用表情表达了他的担忧,而即便迟钝如斯,年青人的旅馆家大儿子也知晓自己这种外行只会打草惊蛇。

  但这也正是贤者的目的。

  他们没有时间、工具或者是人力来调查并且设下诱饵陷阱来引诱这头老狼,而且以它的奸诈狡猾,亨利严重怀疑根本不会上钩。

  辛苦布下的陷阱最后只会失败,甚至在察觉到了环境的变化之后它会逃走或者反过来偷袭他们也说不定。

  但在观察了这难以藏匿的森林以后,这头老狼陷入绝望的事实也清晰可见。离群独居的老年掠食者会十分没有安全感,

  尽管狼通常都是自由自在地奔跑的耐力型掠食者,但在这种情况下它却会少见地寻找洞穴来躲藏。

  而基于这一点,考虑到陷入绝境的生物的领地意识,如果直接杀到门前,它显然会发疯地试图攻击侵入领地者。

  这自然是猎人们千方百计地想要避免的失控情节,而咖莱瓦和米拉在听闻了亨利的计划以后也都是冷汗淋漓。只是贤者仍旧气定神闲,并且仿佛能够从空无一物的东西里头看出来花一样,轻而易举地就在杂乱无章的地面上找到了正确的痕迹,追踪了上去。

  徒步行走的三人足足走了相当的时间,但在靠近到一处地形较为复杂的地区时,空气中浓重的腥味却忽然令亨利皱起了眉毛。

  他摆起了手示意身后两人放缓脚步,然后回过头小声地说道:“蹲下。”

  遵守贤者指示的年轻搬运工还有洛安少女紧张地跟着他,继续借着复杂地形的遮掩缓缓前进,而空气中的腥味也越来越浓重,但这闻起来并不像是血腥之类的东西,反而有点像是鱼的腥味再加上人类的体臭。

  “看来已经走了,可以站起来了。”进入森林以后才背上大剑的亨利全程都把手搭在克莱默尔上面,直到此刻才松开。咖莱瓦对于大剑这件事情自然是颇有怨言,只是他在紧张感促使之下也有些不敢开口。

  “呜哇塔麦衣噢(这什么鬼东西)——”一股脑站起来的咖莱瓦吓得爆出了母语,但在下一瞬间他又立刻伸出空着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这是,谁干的?”见多识广脸色明显好上许多的洛安少女仍旧相对镇定,她指着地上的尸体,然后开口问着亨利。

  两米多长的恐狼毛色灰白,从强壮的四肢和爪子看来确实是十分可怕的顶级掠食者,只是它此时已经死得连尸体都发硬。而死因显而易见,与那整个被打得凹陷下巴都歪到了侧脸的头部有关。

  “看那。”亨利指了一样旁边,落叶上有一个巨大的脚印,米拉嗅了嗅鼻子,然后忍住了干呕的冲动。

  “好臭。”

  “是,巨人吗?”咖莱瓦也看了过去,虽然尺寸惊人地大,但那显然是人形生物所留下来的。

  “嗯,一棍子敲死的,这可怜的老狼误闯了巨人的领地。”亨利这样说着,然后在咖莱瓦瞪大了眼睛和米拉的见怪不怪之中一只手提起了100公斤重的恐狼,扛在了左侧的肩膀上,避免和大剑剑柄相互干扰。

  “为什么它不捡走?”米拉指了一眼地上的绵羊,她用的是“它”而非“他”,因为巨人这种亚人种的智力并不算高,人类社会普遍认为是和哥布林一样难成气候的野蛮种族。

  “空气中的鱼腥味,闻到了吗?”亨利点醒了她。“啊——”洛安少女点了点头,然后过去拉了一下绵羊,但没拉动,她望向了咖莱瓦,后者愣了一下然后自觉地走了过来。

  “嘿——”搬运工出身的年轻人搬一只羊并不算难,只是他下意识地就学了亨利扛在肩上,但恐狼是被一击爆头毙命的,而死了半天多已经被开膛破肚的绵羊没被吃干的内脏一下子就落了他一身。

  “呜——呕——”总是动手还有动口比动脑筋更快这一点终于给了他一个教训,浑身粉腻腻内脏的咖莱瓦撑着腰满脸苍白地吐了一地。米拉翻了个白眼,而亨利则是耸了耸肩。

  “做个担架拉出去吧。”他这样说着。

  回去的路途不用走走停停观察足迹,花费的时间短了许多。眼见他们这么快就解决了问题不但牧羊人包括那个村长还有村里的其它牧民也都跑了出来围观,但在看到了狼头的惨状以后他们却都一个个变了脸色。许多人开始小声地交头接耳了起来。

  “啊,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贤者半眯着眼睛环视了他们一圈:“可别说不是我们杀的就要违约不给钱。”

  “那座森林里头有巨人的事,你们都是知道的吧,所以才没有进去探查过。”

  “还有对付的是恐狼也不说明,这些信息都隐藏起来不在任务里说明,这明摆着是想要坑人了吧?”他毫不留情地直接点破,这让很多人都再次移开了目光。身后脸色好转了许多的咖莱瓦看着这一幕有些发愣,而旁边的米拉只是小小地摇了摇头。

  “你这外——”“踏——”贤者向前了一步,活动了一下身体露出右肩上大剑的剑柄。

  “——呜哇呜——”明显是想要讨价还价不付完整的两个金币20银币的那位村民变了脸色,其它人也都是如此。

  “哈、哈哈哈哈,没没没,没有那种事——”之前的那位村长忽然干笑了起来:“您也是苏奥米尔人怎么不早说啊,这边这位小哥一身脏的,来来来,洗个桑拿吧,虽然是夏天但是洗起来也会很舒服哦!”他这样说着,起初用的是拉曼语后面用的则是苏奥米尔语,而其他的村民也反映了过来开始簇拥着让咖莱瓦走向另一侧的浴室。

  年青人有些不知所措地回过头望着两人,米拉对着他摆了摆手示意安心没事,而所有人则是像是逃离死神一样快速地离开了这里。

  “真是糟糕的大人呢。”米拉说着,但双眼望着的是那些村民,而不是亨利。

  “所谓童话的国度,其实也就那样了。”贤者耸了耸肩。

  ————

  ————

  注释:①:这里提及的东西也即是“伯格曼法则”,指同种生物处于寒带体型会变得更大并且更接近球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