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15章 进退两难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38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新月洲大陆山峦繁多,即便是在渔村周围,也往往是依山傍水,缺乏大片的平地。

  复杂地形带来的弊病是交通不便,而由此延伸,文化与商业交流往来这一方面也自然要比平原地区更难。在这种地理环境下,以交通便利地区形成繁华的权力中心,但稍微远离一点进入地形崎岖的山区便会变成三不管的混乱地带,是常有的事。

  事实上,类似的情形在里加尔大陆尤其是西海岸地区比比皆是。而国土面积远超西海岸诸国总和的月之国之所以能够维持数千年的统一,一方面与皇族本身一直牢牢把握在手的权力关系密切,另一方面却也源自他们引以为豪的数千年文明沉淀。

  ——而当我们提及后者时,实际上并不完全是处于一种单方面赞许的立场。

  这种事情总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即便是贵为月之国最高智囊团体一员的博士小姐只怕也意识不到。因而若想要明白这一切,最合适的切入点反而是与他们交流来往上百年的拉曼人书写的文献:

  “有着漫长悠久历史的国家往往有着丰厚的传统文化,这些东西在使人着迷的一方面,也未免会令人想要发问‘它们是否也限制了前进的脚步?’”

  和与帕德罗西帝国接壤的北方王国苏奥米尔相似,“传统”这种东西某种程度上形成了一种禁锢四肢的枷锁,使得整个国家上下通往未来的步伐踉踉跄跄。苏奥米尔的那位女王陛下在舍弃和保留国家传统的问题上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她至少已经迈出了这一步。

  与之相比,四千年文明沉淀的月之国名为“传统”的巨大枷锁,恐怕即便是克莱默尔也难以斩开。

  “月之国没有奴隶制之名,他们唾弃帝国的奴隶制体系,认为是野蛮而不文明的番夷之举。但却从未有任何我交谈过的月之国贵族意识到,自己国家也有奴隶制之实。”拉曼学者在文献当中如是记载着:“这个国家从上到下划分成了无数细致的阶级,尽管包括帝国在内所有国家都有阶级划分存在,但会是如此细致如此严苛的,仅有这个国家而已。”

  “从身上穿的衣物到脚下踩着的东西,从说话的方式一直到可以吃的食材。平民哪怕只是言语顶撞了武士就要被杀头,严苛到深入骨髓的传统文化意识使得这些人动不动就跪拜磕头,哪怕是偏远山区目不识丁的小孩也从懂事开始就被灌输这样的思想。对于神秘的皇族那份敬畏心历经数千年的时光俨然成为了不可撼动的铁律,这是这个国家即便有地理阻隔,却少有叛乱的根本原因。”

  “根深蒂固于他们灵魂当中的不得反抗上层阶级的奴性,比之帝国锁在奴隶手脚上实质存在的镣铐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份署名为马泰奥教士的报告书写于一年半之前,而在报告受到帝国与白色教会高层重视之后,拉曼人也改变了他们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入侵方针。

  不再从人民下手,而是从领导阶级下手。

  思路改变带来的成果出乎了哪怕是计划执行者本人的意料,而它所带来的影响了整个新月洲大陆的冲击,如今身处此地的一行人可谓切身体会。

  被拉曼人挖墙脚行为激化的矛盾使得月之国整体上下都对外国人和少数民族产生了敌意,即便不是作为首当其冲的矛盾中心,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也使得民众本能地就开始排斥起外来者。

  亨利他们解决了怪物,但在解决掉之后下一步该何去何从,却还得从长计议。

  对当下局势多少有些耳闻的绫是愿意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但她身为博士的身份尽管尊贵,却也仅仅只是学者顾问,只有进言的权限而并不掌握实权。

  月之国的学者多是贵族出身,尽管如此,会成为学者的人却多数是家族当中不受重视的成员。

  成为学者这件事情很大程度上意味着自愿放弃属于自己家族的权利,这也是为何博士小姐自我介绍时没有提及姓氏的缘由。在月之国的上流社会当中,称呼学者也往往是以“学士”或是“博士”的阶级冠名再加之以“阁下”敬称,而非正统贵族的“某某大人”。

  这些事情是博士小姐在之后亲自告知他们的——她能做的事情仅有帮他们据理力争,而无法像是一位拥有实权的贵族一样直接颁发某种身份证明,表示“这些外国人是好外国人”,令他们可以在月之国的大地上畅通无阻。

  而这也正是绫为一行人所阐述的愿景:协助她完成了对于这种高威胁生物的调查,又取得了与之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叛乱者相关资料。之后只需前往月之国权力中心所在的本州,上交报告之后,必然可以水到渠成地取得表特殊身份的挂牌,成为拥有特权的外国人。

  她在叙述这一切的时候说得简单明了,但亨利在听完之后,却不得不泼了绫一盆冷水。

  “没这么简单,叛乱的武士们不是不会动弹的木偶。”贤者重新提及了两日之前的遭遇:“在神社那一次遇到的小规模部队轻装上阵而且目的明确,很显然是来收掉细枝末节的。”

  “会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种:为了避免即将进入尾声的重要计划走漏风声胎死腹中,因而要把所有可能节外生枝的因素清理干净。”

  “这背后藏着的某种大规模行动具体如何尚且不得而知,但从那些武士的行动方式来推断,至少有两件事是可以基本确定的。”他顿了一顿,然后接着说道:“一个是这样高效又精准的小规模精锐部队,离不开有力的情报支援和庞大的势力网。这意味着他们还会有后援,有要报告的上级。”

  “而由此延伸出来,与我们的安危密切相关的第二件事,则是——”

  “会有追兵。”亨利用简短干练的语言解释了一番之后,一针见血地点出了主题。

  “那些武士假如错过了预定的回归时间,没有进行报告,那么上面势必会派出后续部队。而我们在上面留下的痕迹,可是明显到不行。”贤者耸了耸肩如是说着:“光是博士阁下在小屋当中的生活痕迹,以及残留在上面的生活物资。还有在那之前与武士们战斗的痕迹。尽管我们花了时间进行了简单的清理,但留下的痕迹仍旧足以让他们进行大致的推论。”

  他说道,而传教士与博士小姐几人这才明白在解决了怪物之后亨利仍旧抽空返回神社那边是为了什么。

  “而且为了长途跋涉,我们也又在小村当中搜集了必要的物资。只要他们当中有稍有经验的人存在,就可以从痕迹上推论出大概有多少人活着离开了这里。”

  “这些人不会放过我们,这也是为什么在解决了那个东西之后,我要大家立刻打包上路的原因。我们是可以花时间做更充足的准备,也可以把那些痕迹清理得更干净。但别忘记,武士有马,而我们是步行。”贤者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出发为众人讲解着:“所以对我们来说,哪怕是一分一秒的领先时间也十分紧要。”

  “我不认为那些叛军会冒险闯入正经贵族的领地,但这也正是麻烦的地点。”亨利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博士小姐,后者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用拉曼语接着说道:“是啊。我们不明白谁是叛军谁是忠于皇室的贵族,这是最要命的点。”

  “但那之前不是有一份名单么?”洛安少女记起了在神社之中见到过的文献记载,但话刚说出口就立刻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是啊,但是,只有名字。”绫苦笑着说:“我是星咏博士,不是国土博士。我的专长是生物与气候,而不是国家社稷。那些名字我也只能从姓氏推论个大概领地。”

  她这样说道,月之国的平民阶级是没有姓氏的,只有贵族才有皇族赐予或是由领地得名的姓氏。这一点与里加尔大陆的领主将领地名冠为自己家族名如出一辙。但千百年时间的演变加上月之国上下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国士乡士,能记清楚谁是谁的,也就只有专精于此的国土博士了。

  “而且还有本家和分家之论。也许会有姓氏一样的贵族,但领地却分隔遥远的。要想完全避开所有列在名单上的疑似叛乱者的领地,对我们来说困难程度实在太高了。”这一次开口补充的人是对月之国了解也颇多的阿方索教士,尽管一开始他有在迟疑是要站在哪一边的立场,但现在明白了叛军对他们是宁杀错不放过之后,也基本上和一行人踏上了同一条船。

  “所以只能低调行事,不被人注意地通过领地,迅速地前往忠于皇家的贵族所在领地,然而。”绫看了一眼自己,又看了一眼队伍里的其他人。

  “星咏博士;夷族;腊墨传教士;外国佣兵,还有传说的幻兽。”博士小姐满脸哭笑不得:“哪怕是乔装打扮了,也依然是会被一眼认出来的组合,实在无法低调行事。”她如是说着,而米拉通过绫的言语学会了一个新词,转过头瞥了一眼小独角兽,后者打了个响鼻。

  “若是往常的话,我应该会提议从山道前行,走人烟稀少的地方,但。”贤者这样说着瞥了一眼周遭,自与武士还有怪物遭遇的那天下午的吹雪起,这三天断断续续地又开始下起了雪,在这种天气下绕远路走山道,对于缺乏代步座驾的一行人而言实在风险过大。

  莫说是因为疲劳而被武士追上,光是在这种天气下翻山越岭可能遇难全灭的可能性,就足以令对冬季山道稍有所知的人望而却步。

  与夷地接壤的月之国领土地广人稀,冬天大雪封山的情况下哪怕有弓在手也很难获取足够的给养。

  前去寻找璐璐的族人这件事情他们也并非没有考虑过,但别的时候也就算了,现在身后十有八九有追兵的情况下,把这些人带去夷族世代躲藏的山里的避难所?这种事情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否决。

  出于这方面的原因,不想给自己的族人添麻烦,璐璐也最终决定短期内仍旧和众人待在一起。

  “普天虽大,却无我等容身之所。”博士小姐苦笑着用月之国的语言说了一句谚语,她旺盛的好奇心虽得到了解答,但眼下面临的情况却更为窘迫。

  “留也不是,前进却也困难重重。”洛安少女蹲了下来,叹了口气。

  “不论如何,吃完这餐还是继续上路吧。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而贤者拨弄着火苗,轻声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