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84章 前路与迷惘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58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新月洲大陆的本土信仰——或者说如今存在的本土信仰一共有两种:一是与国家历史一样漫长的原始多神教信仰。那些遍布大地且与各种祭祀活动有紧密联系的神社便属于这种本土信仰,这也是如今社会上的主流。

  原始的多神教信仰接近于万物有灵的理念,是融入进生活乃至于社会阶级中的一部分的。当今的新京皇室乃是月神之子嗣的说法几乎所有和人坚信不疑,而那些从发色上就与平民阶级有所不同的贵族也大多宣称自己祖上与某某神灵是有血脉相连。

  现代拉曼学者认为月之国的这种沿袭了里加尔世界大多数国家已经不复存在的多神教概念的传统,是在四千年和平统一的时光中一再由统治阶级所巩固才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吾等与彼等有着根本上的不同,自出身乃至体内所流淌的血液都有着决定性的差距。”——本质上,这是一种将里加尔人如今已经风雨飘摇的君权神授概念扩展至整个贵族阶级,并且以长时间的国家教育与宣传刻入所有人血液之中的洗脑。

  类似的说法当然是不为月之国的人所接受的,提出这种说法的学者甚至在帕德罗西帝国境内也惹得宗教人士满怀愤慨,但不得不说就好像其它许多惹人生厌的拉曼观点一样,他会激起这样的反抗,正是因为尖锐又直至要害。

  传统的多神教信仰相当于神灵走入了人间,他们是世俗权力的一部分,是统治者用以强化自身阶级的说辞——平民们不可以成为贵族,是因为贵族是天生的。这权柄是上天赋予的,他们是走在人间的神的后裔,与平民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但月之国也并非只有这一种宗教。

  远在拉曼人的白色教会传入之前,据信来自阿布塞拉大草原较为和平地带讲究吃素与剃度,在一定程度上与白色教会拥有共通点但更为平和的另一个宗教就也已经传入有漫长的历史。

  起源于什么地方如今已经没人记得了,人们所知道的就只有它和另一个宗教也几乎一样古老。

  这似乎是一个古怪的宗教,它与白色教会有着一些共通点——例如要求修行者与世俗社会隔绝,不受世俗繁华所诱惑而进行苦修;又例如讲究来生论,只是不像白色教会那么强调责罚,动辄诅咒信徒会下地狱无法获得拯救,而是改为一种轮回的概念,认为人所得到的结果多数是自己过去的行为所导致。

  很大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缺乏对于影响力的渴望的宗教。它不像教会那样强势又渴望影响到掌权者,因此不至于引起强烈抵触。也或许是这样的原因,这个宗教才终于一步一步地在月之国扎根,以至于如今几乎哪里都有他们的寺庙,规模之大,几乎堪比原生的信仰。

  但就好像任何宗教实际上都是社会情感所催生,又与社会进步所绑定一样。即便是这样看似人畜无害的宗教,实际上也仍旧有面向信徒的一些本质上是“只要相信我并供奉金钱便可获得好处”类的说法。

  这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多半就是和白色教会忏悔概念所相似的赎罪观。

  不出意外地,这是武士和贵族们最喜欢的一种做法。

  当你已经几乎凌驾于法律之上,又有着丰厚的财力不需为日常所担心时,唯一能够克制你的除了更高位者,就只有自己内心的愧疚之情。

  白色教会以“神的宽恕”作为卖点令无数杀人如麻的贵族骑士坚定不移地追随着他们,而在月之国,大部分武士阶级会信仰本地的这一宗教,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历经食尸鬼袭击与目睹巫女和鬼神部队一事,并未对队伍的目的和路程有任何太大的影响。在补充屋子修补装备并且修养到弥次郎伤势大致痊愈之后,他们一行人便准备继续南下前往新京。

  但在那之前,鸣海带队在到达泰州之后第三次拜访安尚附近那占地规模庞大的寺庙。

  杀戮之罪价值千金,祈求弥次郎的康复相较之下便宜上许多——或许是寺庙的人也知道这种祈愿的效果内含的水份——而这次祈愿接下去的一路和平,也并不需要捐赠太多的香火钱。

  寺庙接待的人对他们的态度中肯,不冷不热。用斗笠面纱遮住脸庞的洛安少女等异邦人得以大摇大摆地观察。但米拉不清楚这是一种要维持自身宗教形象的矜持,还是只是青田家的乡下武人捐赠的香火钱不至于令他笑颜以待。

  正邪只在一念之间,杀人是罪孽,但只要自己内心的心结解脱放下了屠刀,就可以成为大彻大悟的至善圣人。

  ——当然,你还得付得起解开心结的香火钱。

  这到底是有多相似。

  分明应该算是里加尔和新月洲两地社会精英的骑士和武士阶级,却不约而同地都相信这种冷静下来会觉得根本是胡扯的赎罪论,只能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内心那关总得过去,花点钱能找点外力帮忙对于富裕的武士来说不是什么大麻烦。至于效果?

  信则有不信则无。

  信仰相关的东西总是这么玄乎,不论语言、人种、文化和大陆有什么隔阂与区别,到头来人依旧总是共通点多于这些差别。

  作为非信徒,我们的洛安少女多半是很难理解他们的心理了。

  亨利在遥远过去曾经是教会最坚定的剑,但时间流逝,很多的事情也都改变了。他的名字和过去的事迹或许至今在教会的内部都有人铭记,但这些事情随着时代发展一代一代人传承又进行了各种解读和添油加醋,很多也早就与原本的真相相差甚远。

  人们总倾向于把事情分成黑与白好与坏,但是历史更多时候会像是一锅亚文内拉农民爱吃的大乱炖——熬得越久,东西越是烂糊在一起,难以区分。

  只是有的事情仍旧还是确信的。

  尽管大多数人都相信某一事物作为契机能够改变一切,追捧那些小概率的突发奇迹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但大多数时候,即便突发事件真的改变了人的一生,也往往是向着不幸的方向。

  在西海岸那些突然暴富的人往往活不了三五年,因为他们的心态与消费观仍旧和以前一穷二白时没有区别。

  财不露白的道理很多人懂,但真的一夜暴富了又有几个能忍得住不因虚荣而出去花天酒地。惹来盗贼还算轻巧,在混乱的西海岸更多是直接被割了喉咙夺去财宝丢在某个冰冷的垃圾堆里等死。

  即便是成功守住了这笔横财,多半也会在之后的日子里因为理财不当而迅速花掉。最终会到以前一穷二白的生活,却因体会过奢侈的味道而无从适应,最终落得更加凄惨的处境。

  正面例子是有的,我们的小米拉就是。

  与贤者的相遇改变了她的一生,但这只是契机而不是真正的过程。

  倘若她没有主动要求跟随,仅仅一次遭遇之后便返回村庄,那么这个小插曲对她的影响也许顶多维持几天、几周,或者几个月,之后便会在日常的生活环境之中消磨殆尽,最终该怎样依然是怎样。

  不论你所经历的生死关头到底有多强烈,只要你原来的生活习惯依然没有改变,那么这影响只会是暂时的,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磨殆尽。

  到头来,人依然是原来的人。

  只有那些因为契机而下定决心从里到外改变自己生活习惯,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人才能走上一条新的道路。但这种人所具有的高超行动力和本身坚韧不拔的性格才是改变的真正推动力。

  所以契机到底重不重要,那些一两个举动可以改变人生的说法到底可不可信。

  只能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弥次郎也许改变了,但之后他会走什么样的路还不清楚。鸣海等人在祈求了关于杀戮的宽恕之后,又带着对于接下去前路平安的祈愿准备出行。

  思绪是纠结万分的,很多事情需要理清,需要思考,但是即便得出了答案也不一定真的有用。

  假如说在里加尔的时候米拉所瞧见的一直都是我们的贤者先生有多强悍有多万能的话,在到达了新月洲这一系列的体验下来,她才终于感觉到了亨利哪怕贵为贤者也到底有多无力。

  一个人,一把剑。

  再强,也只是一个人一把剑。

  他仍是孤独的。

  哪怕拥有再多的知识——不,正因为拥有这些知识,他也才更加孤独。

  眼界已然不在一个层面上,他能看得比其他人更远,明白更多,也正因如此他不可能与其他人是处于交谈的状态。

  尊敬与亲近的关系一直都是略有相斥的,越是值得敬畏的人,你越难以去亲近。而不论你的能力多高,倘若没人愿意亲近你接受你,倘若没人愿意倾听,那么这一切又有多大的意义?

  亨利是怎么解决这一切的,她不明白。

  仍旧稚嫩的白发女孩在感觉到自认正确的事情被人所拒绝甚至嘲笑的时候,内心有很纠结很难过的情感。但亨利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一如既往地平静,看不出波动。

  也许就算置身于此地,被弟子与同伴所包围,他也依然是孤独的吧。

  在两百余年之前打算踏上这条永生又孤独的道路时,他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觉悟吗。

  还是这是在漫长的光阴和数不尽的无可奈何之中,最终选择了去适应的习惯使然。

  此时此刻的米拉不可能懂得,她隐藏在斗笠之下的小脑袋绞尽脑汁,以至于身后的咖莱瓦看着米拉的斗笠开始小幅度有些烦躁地晃荡着,一直到贤者伸出手去,敲了一下才停下。

  “好想喝茶。”灿烂的阳光之下,这个男人耸了耸肩,用平稳的语调这样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