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59章 双打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40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作为月之国传说级神秘种族的奥尼会出现在这里还与山贼为伍,他们也没有这个空闲去想,因为山贼们立刻张弓搭箭朝着这边射了过来。而将近三米高度穿着甲胄的奥尼也拿着和人称之为“金棒”的巨大镶钉粗木棍走了过来。

  这是破甲用的强力钝器,与里加尔人的长柄战锤或是页锤是一个思路。和人武士手中所用的版本就已经足够粗壮,而奥尼拿着的更是大了足足有五号仿佛一棵小树一般的重型版本。

  佐以那有正常成年男性胸围大小的肱二头肌发挥力量,这堪比攻城锤的每一次挥舞,哪怕是连人带马数百千克重的武士多半也能一击毙命。

  “后退,后退!!”耳闻目染终于也开始开窍的愣头青咖莱瓦知晓自己派不上用场,因为米拉上前的缘故他开始指挥着队伍往后撤退令前方的亨利与洛安少女得以心无旁骛地进行战斗。

  但他自己并未撤离,璐璐、樱还有绫等人也并没有就此离去。

  “虽然多年未用,大抵是生疏了,但弓术方面——”花魁这样念着,手指有些发抖地开始拉弓。三名女性站成了一排,除此之外作为星咏博士对月之国大地万物生态了解比亨利更多的绫还开始开口提醒:

  “那只奥尼是产生了‘返祖现象’的,赤红的体表皮肤与更加壮硕庞大的身形都是其证明。”

  “我们把这种奥尼称作山鬼,它们比起亚人种更像是怪物。”

  “山鬼比一般的奥尼更加强壮凶残,但是却失去了智慧。没有思考能力因而才会被山贼利用,打它不要硬拼,要智取!”张口以飞快语速提醒的博士小姐在说话的同时还顺带射出了一箭逼得后面探头的山贼躲避,而亨利和米拉在听闻之后互相对了一眼,紧接着便心有灵犀地同时点了点头。

  “锵——”贤者有意用克莱默尔刮擦地面并且用剑面反光投向那只山鬼,而果不其然缺乏智慧的大块头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来。

  “走!”洛安少女抓住了它转身的这一个契机驱使小独角兽一跃而出。

  “嘶——!”状态尽数发挥的小家伙没有维持头上独角的隐藏,它仿佛之前看到过的山羊一样一跃而起居然从断崖边缘狭窄的落脚点直接冲了过去。

  “哈!!”“当!!呼呼呼——!”但用尽全力借助小独角兽冲锋挥舞手中长刀想要杀伤山鬼腿部的米拉只砍中了厚重的腿甲,虎口被震得发麻的她只得直接松手让长刀因为反震力道打着旋儿飞到了万丈断崖之下。

  “啧——!老师,腿甲很硬。”她开口提醒的同时没有麻掉的左手掏出了出发前上弦好并且挂着的轻弩对着一名拿弓的山贼就扣动了扳机。

  “啪——!”虽未命中但山贼躲闪的一瞬间也给了米拉冲过山鬼身畔的机会。

  “那套护甲虽然是旧式的,但完全是鬼族专用的上等品。这些家伙很懂得保护己方的贵重战力啊!”也尝试射出一箭但果不其然也被弹开的绫语气急促又有些懊恼,而从山鬼身旁冲过去的洛安少女因为攻击了它一下的缘故山鬼也开始朝着她的方向转身,只是这愚蠢的蛮物万万不该做的就是把注意力从贤者的身上挪开。

  “踏——”双目亮起蓝光的一瞬间,身上的符文也接连亮起。

  以惊人速度冲上去的亨利对着山鬼踏在前方的左脚双手握持克莱默尔就是一记经典的斜撩。

  “咻——当——!!”3毫米厚的重型护甲尽力地阻拦了大剑的锋芒,因为它的存在缘由这一击只划开了表皮。

  “嗷!!”赤红皮肤的山鬼怒吼着拉回了注意力直接就朝着贤者甩下了手中的金棒。

  “咚轰!!!”坚固的厚重乌木制成的木杆上实心的铜制铆钉在地面上砸出了深坑碎石横飞以至于另一侧的三名女性不得不停下弓箭支援。

  “啧——”这边不甚顺利,而另一侧冲过去的米拉也因为山鬼的动作而被和身后的人隔离。但这本就是洛安少女的目的之一,她直接带着小独角兽冲向了后面那几个躲藏起来打算用弓箭骚扰的山贼。

  “南蛮女人!”山贼弓兵们怒斥着试图用弓箭阻拦洛安少女的冲锋,但小独角兽不光身体能力极其优异,它还有着不输给人类的智慧。

  “这什么鬼马!”无需白发的女孩儿指挥,小家伙就灵巧地避开了攻击,这令她可以专心于攻击和观察敌情。

  “哈——”“啊啊——”遗失了长刀的米拉再度拔出单手刀,她并且劈砍仅仅只是刀刃在前平举着借助独角兽冲锋的力量就直接劈死了一名山贼。

  “可恶,先解决那个女的。”山贼们不得不调转箭头转移注意力到米拉的身上——而这也正是她直接冲过来的缘由。

  与亨利的结伴旅行,迄今为止所见识过的所参与过的战斗。

  我们的白发女孩儿手上磨出的茧子不光是挥剑带来的,还有握笔书写,总结经验。

  一个眼神,二人就已经心意相通。

  山贼乍看之下难以与魄力十足的山鬼相比,可是面对一个强而有力到能够一击必杀的对手时,哪怕是亨利也只能选择躲闪。

  那么假如他在躲闪的时候,被周围埋伏的敌手暗箭攻击会如何?

  哪怕没有被直接命中,光是干扰了闪避的动作,就已经足以导致落败身死。

  所以先把这些辅助的山贼弓手清理掉,或者最少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便是我们的洛安少女所负责的工作。

  心意相通又极其灵活高速的小独角兽与她的组合是不二人选,全速发挥像是一阵雪白疾风一般的小家伙就连平射也难以命中。而只要有可乘之机米拉就会利用单手刀与轻弩进行进攻,不求命中,只为了骚扰打断他们射箭。

  “呼————”

  烟尘散尽,滚落的小石子消失在断崖的下方。

  得以心无旁骛地战斗的贤者少有地以抬头动作看着这个比他高出一米左右,体重更是要翻好几倍的对手。

  这是连克莱默尔都难以一击必杀的对手,尽管坚固而又锋利的大剑可以砍断那有着粗壮肌肉的手臂,但对方显然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配备了护甲。

  在德鲁伊魔法的全力加持下,克莱默尔可以击穿月之国这种铁制的护甲。但也仅仅只是击穿。

  达不成有效杀伤。

  而如此强力的大剑都这么困难,其它的攻击方式更是毫无作用。璐璐几人的射击已经停了下来,一来是都被甲胄给弹开,二来是怕误伤到亨利。

  下半身的防护坚固到米拉刚刚的冲锋劈砍都只磕掉了漆。

  胯下也是毫无漏洞的,这显然是特异化的甲胄,因为鬼族更加高大的身形缘由,会面对的大部分攻击自然是从下往上的。

  所以重点加强下半身的防御。

  “换句话说。”

  “只要从上面攻击不就。”

  “行——”

  “了——”

  “咻——!!”一个假动作朝着刚刚伤过一次的左腿攻击过去,哪怕不如正常鬼族聪明,山鬼也拥有动物的本能。被砍破过一次护甲知晓这种痛楚的它为了阻挡亨利的进攻咆哮着直接就用金棒再次捶了下来——但贤者显然对此早有预料——

  他直接干净利落地后退,就让正对着自己的山鬼这一记挥击砸在了亨利的右侧也即是山崖的边缘。

  “嘭!!”“咔嚓!!”强力到如同地龙攻击一般的挥舞,在令山崖地面裂开的同时碎石和尘土也乱飞。

  “啪!”而在一瞬之前退开的亨利向前一跃而起,稳稳地踩在了小树干一般的巨型钝器上。

  “嗷——!!”赤红的山鬼双瞳转过,与蔚蓝的贤者双眼隔着烟尘对上。

  “嘭呼——!!”而在下一秒,在阳光下散发着夺目光辉的克莱默尔破尘而出。

  “嗷——!!”本能地抬起左手护在脸前的山鬼四根手指连根被斩断,炽热的鲜血喷涌而出而丝毫没有变慢的克莱默尔准确无误地命中了它的额头。

  “嘭——锵!!”可以抵御箭矢的厚脑壳却抵挡不住亨利大剑的挥舞,半边的额头带着一支角就这样飞到了一侧。

  “嗷——呜——”声音变得无力双眼也开始失去神采的山鬼,轰然倒地。

  而抓着它胸甲的亨利则是借助它作为落脚点稳稳当当地着地。

  “嘭——!!”“咔——呼呼呼——”巨大的金棒在失去了主人握持之后也发出呼啸声落入了山崖之下。

  “啪——!!”被砍飞的半边厚脑壳带着鲜血落在了山贼们藏身的树林面前的空地上。

  “不可能吧——”作为最终兵器的山鬼还没登场多久就身死,疲于躲闪的山贼们一时间感觉呼吸变得更加地困难。

  “哈——”亨利从山鬼的身上走了下来,开始朝着米拉这边跑来。

  “跑吧,我们都跑吧,喂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打得过!”惊慌失措的山贼们丢下了碍事的大弓转身就朝着密林深处逃窜,而松了口气额头满是汗水一头白发都紧贴着的米拉指挥着小独角兽转过身来朝着亨利这边奔跑,但却也正是在这个瞬间远处的博士小姐发出了一声惊呼。

  “哈————”已经半个脑壳都没有了的山鬼,以不知是何等强悍的执念,抠着山崖爬了起来。

  “呜哇——”它已经瞎掉了,被自己的鲜血和遭受大剑重创影响,失去了视力,但却仍旧保有听力。

  博士小姐的声音为它指明了方向。

  “啪嗒——”花魁双腿一软就坐了下去,璐璐也拉了好几下都没有拉开弓。

  咖莱瓦浑身发抖着但是还是拿着武器拦在了三人前面。

  亨利把克莱默尔滑到了握着配重球的方向,正打算回过身把它丢出。

  “踏踏踏踏——”

  “听吾。”

  “号令——”

  “嘶吁吁吁——”

  独角兽是魔兽。

  所以会用魔法也是理所当然的。

  “咻————”

  “嘭!!!!!”

  双重加成下的强力风魔法,直接命中了脑壳被劈开的山鬼裸露的大脑。

  柔软的大脑爆裂开来,腥臭的体液四溅,而脖子歪掉整个身体也都失去掌控的山鬼左脚踏出的一瞬间便斜着向前方歪倒去。

  “嘭——!!”重重撞在了地上的鬼怪因为惯性的缘故翻了个身就直接像个破布偶一样向着断崖的下方落去。

  地面上就只遗留着严重的破坏痕迹以及腥臭炽热的体液。

  “啊——”而面色惨白的米拉发光的双眼瞬间黯淡之后连保持身姿都做不到直接就从小独角兽身上滑落了下去,亨利一个箭步冲过来接住了她,而小家伙也立刻停下脚步转回过了身。

  “咳咳——”

  “老师,魔法,好难用。”又一次消耗完魔力的白发女孩儿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嗯。”亨利点了点头。

  “但是我好强。”米拉挑了挑眉毛。

  “嗯。”亨利又点了点头。

  “啊——”然后她又啊了一声,贤者皱起了眉毛,正思考是不是这次的后遗症比之前还要严重时。

  “我想到给小家伙的名字了。”洛安少女笑开了花。

  “米提雅。”她这样说着,而小独角兽像是兔子一样忽然立起了双耳,像是十分中意。

  “白色的疾风。”她说道。

  “洛安语的,暴风雪。”

  “嘶吁吁吁。”显得很是兴奋的雪白马驹不停地踏着蹄子。

  “哦?不错。”而亨利挑了挑眉毛,扶着她站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