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88章 道沃夫博格战役(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4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对于任何想要打胜仗的指挥官而言,在战略层面上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注意到敌我双方当中的一切细节问题,是优先级极高的一件事情。

  士兵们是否对于衣食住行满意,是否有什么流言蜚语在军营之内不受控制地传播。人总是需要吃饭的,不论多么优雅崇高的口号和热血沸腾的激情都无法用来填饱肚子——他们的临界点在哪里,经历过许多代的贵族严格军事思想教育的骑士和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军士这些人与下级佣兵还有民兵们评定标准必然不同。

  一直过着贫苦生活习惯了饥饿的民兵在面对发硬的面包时可以默默地忍受,而养尊处优吃着更好的食物的骑士们或许就会皱起眉头;习惯了战斗场景的骑士和军士还有经历过战争的佣兵们在瞧见厮杀场面的时候还能较好地保持冷静,而那些农民或者难民出身的人就会开始慌张得手足无措——人从来就不是生而平等的,来自不同阶级过着不同生活的人面对不同的事物会产生的反应各不相同,试图以同样的标准要求并没有经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民兵们维持秩序在通常的战场之中就已经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了——

  当这一切到了最难熬的守城战役时,面对这些平日里虽然也有前来狼堡当中站岗,但从未真正见过大场面的残酷战役的农民出身的弓兵的士气开始不受掌控地变低时,经验不足的骑士和军士们试图改变情形的举措,错的离谱。

  “软弱无能的废物!撑下去,我们都没有要求你要上去城墙上战斗,只是在这里撑下去而已,你连这都做不到吗!”大声的叫骂在黑色城堡的一角响起,作为结实坚固的城堡外围墙壁强大防御力的代价,狼堡内部除了伯爵宅邸以及骑士居住的地方以外其余通道之类都显得十分狭窄。

  只纯粹是为了防守战而生的城堡无法与舒适的宅邸相比拟,加之以进入春天的艾卡斯塔逐渐回潮的天气,阴冷潮湿角落里头还有很多虫子和老鼠,对待在这里头的守军民兵长弓手们心理上面的影响相当之大——但这一切都还比不过那些用草席和破布包裹但臭味仍旧阵阵袭来的死人尸体。

  几天之前,他们都还是能够发出欢声笑语活生生的人类,此刻就只是躺在那儿被虫子和老鼠啃食发出阵阵让人头晕目眩的恶臭。

  艾卡斯塔平原四季如春的温暖潮湿气候在这个时候显得不那么美妙了,温度加速了尸体的腐化过程并且使得各种蛇虫鼠蚁都相当活跃。民兵们起初是想要把尸体丢出城外的,裹上厚厚的草席先丢弃到外面避免疾病和恶臭。但来自爱德华一方的攻势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在好几个人试图抛弃尸体却导致尸体增加以后,狼堡的军士们严令禁止了他们再继续做这样的事——哪怕是趁着夜色。

  “别那么软弱,不就是尸体吗!”回荡在城堡中间的由住在城堡高层远离尸体放置区域的军士口中咆哮出来的话语,更加加深了他们和民兵弓手之间的隔阂。

  除了少数射术较好的弓箭手还被吩咐驻扎在二楼的箭缝附近警戒,带着刻意保留下来的残余箭矢等待对方再度靠近时得以袭击以外,余下的占据到六成人数的其他弓手们,都只能够蜗居在城堡里头的各个角落,与蛇虫鼠蚁和阴冷潮湿的地面为伴,努力地拉紧破破烂烂的披风,试图在夜里以各种可能的姿势获得一点卑微的睡眠。

  同伴尸体的恶臭袭扰着他们,起初还有人会努力去赶跑那些前来啃食尸体的老鼠和虫子,但后来在连续两三天都没法好好地睡着以后,每一天每一个蜗居在下面的人都只是像行尸走肉一样麻木地活着。

  有一次某个民兵半夜惊醒然后开始尖叫,他因为身上衣物沾染的腐臭味而被老鼠当成死尸给咬了,民兵怒骂着诅咒着这一切的人又吵醒了其他好不容易睡着的人,双方都是一肚子气斗殴起来又把上头的军士也给吵醒了,以暴力介入的军士抽出皮鞭用身份地位压制体罚的行为进一步地导致一切恶化——

  这是一场准备不足的战争。

  时年四十一岁的狼堡伯爵阿道夫?冯?道沃夫博格站在城堡最高端的窗户向着下方望去,如是思考着。马米的贵族擅长战略防守,他的父亲和祖父都曾面临过数次王国境内的流寇劫匪,即便是他自己也在二十岁到三十岁的年龄段之中曾经数次与洛安盗匪的劫掠集团以及叛乱的贵族战斗过。

  狼堡伯爵善于防守的名号正是在这数年的征战当中打下来的,搭配以黑色城堡那强大的攻守一体的能力,这座黑色的地标性建筑只是存在于此就是对任何心有不轨之徒的一大震慑——但这场战争,他们确确实实是准备不足了。

  “咚咚。”“伯爵。”大门是敞开着的,麾下没有随同之前的骑兵队一起冲出去,仍旧健在的一位可信任的同样是马米人出身的金发骑士象征性地敲了敲门就走了进来对阿道夫进行战况汇报。伯爵从他的表情已经猜到了大概,而随着骑士的话语,城堡内部仅仅数天时间就急转直下的士气情况也再次被提及。

  诚然,这种规模的敌军他们从未遇到过。因此初期阶段为了抵挡那过分猛烈的攻势,库存的弓箭消耗殆尽,若不是紧急叫停,怕是现在不止百分之六十的弓手都会变成饭桶。这是他们犯的第一个准备不足的错误,其他的攻城器械也是如此,但考虑到各种人为和心理因素,假如再有一次机会的话,面对那样猛烈的攻势,他们可能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但在其他的事情上面,就真的只是人为的错误了。

  在战斗的前三天那猛烈箭雨当中死伤的民兵留在城堡的内部散发出来的恶臭到了现在甚至就连伯爵自己的宅邸打开窗户都能够闻到,加之以可能带来的疾病和水源污染,迅速地处理掉尸体是极为重要的事情,可那些军士为了防止因为丢尸体的事情死太多人到时候城门被攻破无人防守禁止了这一切,现在尸体开始腐烂发臭充满蛇虫鼠蚁了更加没有人愿意扛着它们去丢弃。

  恶臭味带来的休息不足和影响食欲进一步地导致下方的很多人都变得神情恍惚,但比起这一切更加严重的还是军心的涣散——感觉自己派不上用场的弓手们整天只能坐在那儿,下级的军士有很多管不住自己的嘴对他们言行粗暴地骂道是“吃白饭的”,诚然城堡当中为了守城做准备的话粮食和水方面的消耗也是必须斤斤计较的,但说出这种话语显然会令本来就有这种感觉的民兵更加偏向本就拥有好名声的爱德华一方。

  已经有数次有人试图逃离城堡了,军士们不得不在城门的地方亲自驻守以防止有人在夜里偷偷打开城门投降之类的事情。这形同监狱看守一般明摆着的不信任,加上对那些试图逃向爱德华一方的人他们处以体罚与唾骂的行为进一步地打击了士气——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首先假如城堡被攻破的话他们需要更多的人手来协助防御,再者,假如开了先例让那些觉得自己派不上用场的弓兵们逃出城门的话,势必会有更多的人想要追随他们。

  “为什么他们可以而我们不行!”

  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整个战局就会在一天之内彻底崩盘——但——

  但这一切,本应是至少在被围城一个半月以后才会出现的。

  不论是处理尸体的事情,还是鼓舞士气,又或者让军士们控制自己的言论。这些所有的东西阿道夫伯爵都是十分熟悉的,可他自战役开始以来就一直沉默不语,失去了上头英明领导的准确而又有效的指挥,懵懂的民兵弓箭手们和一心一意觉得他们和自己一样必须死守城堡的军士骑士们之间产生的冲突日渐剧烈。

  这是一场准备不足的战争——阿道夫?冯?道沃夫博格伯爵从未准备过,因此对此严重准备不足的战争。

  他试想过很多次,很多很多次。道沃夫博格家族是舒尔法加的坚定支持者,是国王陛下稳定的捍卫者,不论任何敌人来袭,他们都会像是这座世代传承的坚实的黑色城堡一样成为最坚定的堡垒捍卫。

  “即便身死于此,亦不可有一丝一毫的疑虑,因为优柔寡断,会使你失去一切。”自曾祖父那辈就流传下来的祖训阿道夫伯爵以身心铭记,若是此刻面对的敌人是西瓦利耶或者哪怕是帕德罗西这样可怕的敌人的话,阿道夫的表现都会远胜于此,他会身先士卒,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率领所有的士兵们一同壮烈殉国。

  可这不是。

  他也曾想象过,也曾询问过那如今已不在人世的父亲先代伯爵假如一个舒尔法加的人对着另一个舒尔法加的人发起进攻,他到底要帮谁。

  “道沃夫博格家族是国王的捍卫者,所以假如有大逆不道的王子企图篡位,我们自然是要捍卫国王。”这样的回答他如今仍旧记得可——

  假如那位王子所代表的,是亚文内拉这个国家的未来呢?

  自己所应当做的,是站在他的身边,与那位了不起的或许是舒尔法加家这么多年以来最为优秀的王子共同去开辟这个国家的未来,看着这个自己生养长大的王国一步步变得繁荣起来,看着自己心爱的领地上面的子民们过着富足的生活脸上充满笑容。

  抑或者坚守自己的岗位和责任,像是新生之前必然会迎来的痛苦那般作为旧时代的证明,与注定了要失败的亚希伯恩二世一并归入历史的余烬呢?

  希望、与责任。

  正因为背负了身为贵族的骄傲,这个选择对于阿道夫而言,才是如此的困难。

  正因为他难以抉择,才会像是故意在放任一切变得恶化一样,坐视着狼堡内部的情况变糟。

  “……情况大体就是这样了,伯爵大人,就连水井里头的水这两天也有些浑浊,简直就像是一切都在针对我们一样。”骑士默默地报告着,而一直都没有回过身的伯爵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像是惊醒过来一样回过了身。

  “你说水井?”阿道夫瞪大了双眼表情严肃地这样说着,骑士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住地点着头,而伯爵阁下摸着自己花白胡子的下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佯攻!”

  “对手的真正动作在地下——”他这样说着转过了身试图朝着下方走去,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城堡大门右侧的城墙忽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响。

  ……

  时间回归到约莫一个小时之前。

  早在昨日上午就将这漫长的通道挖到了城墙地基部分的我们贤者先生,并没有让队伍进一步地前进,而是开始扩大起了这片区域。

  更多的爱德华麾下的民兵们搬着砍伐下来的大块原木支撑艰难地进入了通道,魔法师学徒们精准地控制好一整段的土地缓慢地使它们松动然后卸下,马不停蹄的队伍错肩而过将无法压入周围的泥土用袋子装起来带到外面,空间一步步地扩大着,每有一部分的泥土被挖出民兵们就在亨利的指挥下小心翼翼地架上支撑用的木桩。

  待到将一整个空间的内部都替换成了木桩以后,他们又在地面上堆砌了很多柴火淋上易燃的黑油,一路铺着开始往外退去。

  等到所有的人都撤离以后,他们赶了一群野猪进去。

  然后。

  点燃了柴火堆。

  迅速扩散开来的火焰烧灼到了支撑物上面使得城墙下方的泥土地面地基变得干裂发脆,而被火焰所灼烧的野猪发出尖叫声横冲直撞将支撑物给撞倒并且不停地刨着泥土的地面。

  之前用来给人们呼吸的通气口散发出阵阵黑烟为燃烧提供氧气,但上方已经撤离了弓手的狼堡守军并没有能够及时地发现到这一点。

  当大火烧灼到那些大型的支柱使得它们的结构也终于变得脆弱起来,最终在因为缺氧和高温濒死的野猪最后的撞击下轰然倒塌的时候。

  结实又沉重可以抵御一切正面攻击的道沃夫博格城堡大门附近十余米长的城墙。

  在发出一声响彻天际的“咔擦——”声之后。

  随着地面塌陷而化成一地废墟。

  “锵——”早就预备好的查尔斯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回身高喊:“全军——”

  “突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