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33章 一千米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39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哪怕是最为明媚的魔力之月,其光辉也依然难以与太阳相媲美。因为角度等一系列的关系,三人一直到走出了相当的一端距离,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不在平地之上。

  “呜啊。”米拉抖了一抖,小心翼翼地抓住自己老师探出头去瞥了一眼。“咔——”脚边被她不小心踢了一下的碎石子从褐色泥土地边缘掉落了下去,直直落入到月光也无法照耀到的黑暗深渊之中。

  “我连试着去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放弃了。”樱扶着自己的额头如是说着。这里明显不属于沼泽村周遭,哪怕出来以后的那片有树与灌木的小坡在一开始造成了一些错觉,在探索到边缘发现这只不过是山顶的一片平地之后,莫大的冲击开始令人不由自主地放弃思考。

  离原来所在的地方到底有多远,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怕万能如亨利也没办法给出。

  但根据周围稀疏的植被,参照这么靠北的地方常有的情况进行推断,他们只怕最少是在千米以上的高山之中。

  倘若绫此时此刻也在这儿的话,作为星咏博士出身的她必然会是头头是道地给众人说起“林线”这种存在,解释为何月之国的北部高山千米之上通常没有树林存在。

  亨利也有能力说明,只是他不喜欢罢了。

  裂隙的危险之处,说是后知后觉也罢,但米拉和旁边的樱思考起来都是一身冷汗。

  出口的方向根本不符合真实世界当中理论上的所在地,这次算是运气尚佳,哪怕是在千米高峰之上好歹他们也还算安全。想象一下如果出口是位于半空之中,或者是在更高的终年积雪难化的山峰之上,在那种高度哪怕不提寒冷的问题,光是因为高度带来的空气稀薄也足以让人头晕目眩直接倒毙。

  “这到底该算幸运还是不幸呢?”米拉的感叹并没有想要得到真正答案的意思,她自己也明白,这已经该算是幸运了,因为事情还有可能变得更糟。尽管如此,卷入自己无法理解的事件之中,却仍旧是一件使人颇为无奈的事情。

  总而言之,在贤者已经判断出这里大约是千米以上的山峰,并且周围也确实符合缺少树木这一特征的情况下,他们要做的事情也就变得相对简单了起来。

  不论身在西海岸还是东海岸;在冰天雪地的苏奥米尔还是一望无际的阿布塞拉大草原,甚至于已经到了新月洲大陆,很多东西都仍旧遵循着相同的原理。

  缺乏植物的地方是不会有多少生机的,哪怕有人会与你辩驳在沙漠之中也依然有小虫与爬行生物存在,它们也大多仍旧必须在某种程度上依托当地的植物生存。

  茂密的植物不光提供食物和水分来源,还稳固了当地的土壤环境并且给了小型生物藏匿的地方。而有了这些小生物,捕食它们的鸟儿和老鼠也相继出现,接着是以这些后来者为食的更大一级的掠食生物,由此往复,便形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

  植物是一切的基础,这一点不论是哪一种环境哪一个地区都是一样的。动物必须依赖于环境中丰富的植物资源才能生存,哪怕是自诩为文明物种比其他生物更加高贵聪明的人形种族也是如此。

  在其它四族看来颇有讽刺意味的一点或许是:作为五大种族当中实际上最为落后的一族,人类反而是最为骄傲,并且最迫不及待地想要证明自己乃万物之灵长的。

  人类社会当然也有智者看出这些。

  “满瓶子不晃半瓶子晃荡”之类的俗语在各个文明当中都能找到类似的版本,这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这种越无能的人越喜欢表现的现象,是人类这一种族普遍存在的——但让我们话归原处。

  循着山路往下去找植被更多一些的地方——这听起来似乎十分简单,但倘若考虑到现在是夜里很多地方都无法看清,一切就变得困难了许多。

  贤者的夜视能力是有局限性的,这类人类魔法师尚未掌握的高等身体强化类魔法中的夜视并非一般人所想的“任何时候都一片光明”,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亨利眼中的世界反而会因为过于明亮而失去了色彩。

  这世界上充满了许多种的“光”,而人类的双眼所能够捕捉到的仅有少数。在自然界的许多动物眼里,哪怕是黑夜也仍旧不会完全黑暗,便是因为它们的眼睛可以捕捉得另一种用以照明的光。

  而德鲁伊在亨利身上永久性刻画的强化法术,除了令他的夜间视觉能力在通常情况下就强于普通人以外,还可以在激活魔力的情况下,使得他自己就同时变成了“照明源”和“接受者”。

  简单概括——在激活的情况下,贤者可以通过自身散发出魔力这种一般情况下不可见的能量,之后又令自己的双眼变成可以看见魔力的形态,通过自身的魔力视物。

  这种做法对精灵还有其它三族而言理所当然,但人类之中只有少数天赋异禀者可以拥有。它在使用时双眼散发出来的光辉与魔力高度凝聚时的表现形式相似,这也是为何出身于月之国高层精英圈子的博士小姐在之前看了贤者一眼就脱口而出说了“灵视”这个词汇的原因。

  更为广大的人类魔法师,大部分还是使用更加“低端”的方式,通过魔法释放出肉眼可见的光源来进行照明。

  “灵视”这种夜视法术的好处之一是持续时间远比可见光源照明更长,消耗更低,因为它是一种被动法术。并且不仅仅只拥有看见自身散发出的魔力这一种选择,在收放自如的人身上,他们也可以通过环境中黯淡的星光之类的获得视觉。

  而另一个好处,则是其隐蔽性。

  谁都知道在黑暗之中忽然亮起的火把有多醒目,魔法师释放出来的肉眼可见光源也是如此,若是有谁在试着搜寻你,那么你的照明手段也会成为别人的信标。

  但尽管有着诸如此类的无数优点,它却也仍旧不是那种“魔法开启世界一片通明魔法关闭世界一片黑暗”式的过于简化的想象成果。因为灵视能力只不过是令自己的双眼可以看得见平常看不见的光源缘故,在这些光照不到的地方,自然也是难以看清事物了。

  尽管亨利可以用自己体内庞大的魔力散发出来,魔力的辐射范围却也仍旧是有限的,并且他们现在身处的地方,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它的使用。

  因为缺少时间所以贤者尚未为米拉与樱进行解释,但总而言之他们所误入的裂隙,整体与魔力之间的关系是剪不断理还乱。

  而正因如此,从出口离开之后,最少在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山头附近,一旦试图利用魔力作为照明,眼花缭乱杂乱不堪的魔力乱流很可能反而会使得一切更难看清。

  “低端”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就变得更加可靠了起来。

  只要拥有足够的知识能够辨认树种,自然界当中可以利用的东西其实数不胜数。用退换下来的旧衣物卷曲在树枝的另一端制成的火把只能烧出来黯淡的火光并且很快燃尽,但新月洲有一种特有的树种,名为油松,成为了三人改变这一局势的凭依。

  耐寒又能在高山生长的这种松树与里加尔大陆存在的远亲相似,能分泌出粘稠的松脂。尽管因为缺少工具的缘故,用树皮做成碗收集下来并浸染花费了不少的时间,但由此增加的火把明亮程度与持续时间,却是值得这些付出的。

  松脂燃烧起来会有黑烟挥发算是一件令人有些不快的事情,但天空之中云朵又再度飘浮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西芬克的魔力之月也即将离他们远去。

  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比起信心满满想趁着月色仍在就急匆匆地赶路,久经旅途考验的贤者与洛安少女更是明白准备的重要性。

  手持的火把他们一共做了10支,此外还用细树皮卷起以细绳捆绑,做了简单的圆柱体模具,将余下的松脂倒了进去做成了长条,并且放入麻绳充当烛芯,待到松脂凝固就变成了简易的蜡烛。

  和动物油脂或是蜂蜡做成的蜡烛相比,它不堪大用。但现在并不是挑剔的好时候。而且松脂用途多多带上也不嫌太重,它不光可以充当燃烧辅助用品,还可以涂抹在皮具上进行防水与强化处理。

  在丢掉了所有补给的现在,又要一边探索一边下山,他们得需要所有能够派的上用场的东西。

  整顿与搜集又花了不少的时间,等到这一切完成时,洛安少女在松了一口气的一瞬间肚子忽然咕咕叫了起来。傍晚时分她和樱两人吃的松鼠到现在已经消耗殆尽了,因为过高魔力浓度的影响洛安少女在极短时间内——单论法力池的规模——正式迈入了魔法师学徒的级别,而这一系列身体内在的改变也是需要有大量消耗的。

  只是林线以上确实谈不上生机盎然,哪怕他们在制作火把的时候顺带搜寻了一下,也仍旧难以找到一些什么可以充饥的野果或是动物。

  要求生,就只能往下。

  在解决了照明的问题之后,因为队伍规模仅有三人的缘故,他们非常节省地只由站在最后面的洛安少女手持火把,而不是人手一支。

  缺乏户外活动经验的樱站在了两人的中间,而前方由本就夜间视物能力更好的贤者打头,这样一来哪怕火把是在末尾,他也仍旧可以借着火光看清。

  下山的路不如想象的好找,因为大山这种存在本就没考虑过要方便人类攀登。很多地方都是忽然突出来一块,让你以为有顺着可以下去的路,最终却发现无法通过。

  哪怕是在白天,要找一条全新的下山路也非常困难。但他们不能再在这里硬扛着过上一夜了,这个高度本来就有些凉飕飕的,万一要是再下一场雨,那么生病的可能性也会大大提高。

  然而即便心急,他们却也不能冒险加快速度。步步为营在这里不是过分谨慎而是基本常识,因为在平地上你要是摔了一跤顶多疼一下,在这种地方摔一跤,指不定就直接“啊——————”地拉着长长的尾音消失于深渊之中。

  由最健壮有力的贤者作为下山打头的人,除了探索经验方面的优势以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在这个缺乏高大树木的高度,实际上要用“全无绿意”来形容却也是不甚恰当的,因为地面上很多地方会生有薄薄的一层苔藓。

  环境无法支撑大树生长,但是这些生存所需远低于树木的绿意,却是依然存在的。

  苔藓的存在使得不光缺乏食物,水分也有些稀少的一行人获得了一些补给。尽管因为之前下雨的缘故地面上也有一些积水,但浑浊的泥水清理干净需要太多的时间。

  相较之下,鲜嫩的苔藓直接抓起积压,带有一丝酸涩但却十分干净的水份,便可非常快捷地滋润三人干瘪的嘴唇。

  这种善于吸水的苔藓不光有作为褚水源的好处,还能用作止血的敷料。在听闻贤者讲解之后,樱果断地将一部分苔藓塞到了自己的腰袋之中,预防不测。

  但绿意盎然在给予了他们方便的同时,也造成了不小的麻烦。长满苔藓的山道上很多地方都有些湿滑,而这便是贤者在前面打头的另一个原因——人高马大身强体壮的他,就像是一堵墙,哪怕后面的米拉和樱一不小心脚滑了,也会被贤者给拦下来。

  至于他犯错摔倒,洛安少女是根本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的。

  斗转星移,当夜空中不辞辛劳地照亮了许久大地的西芬克魔力之月终于隐去,更为黯淡的双月浮现于夜空中之时,洛安少女的火把总算照到了他们想要的景色——连成一片的墨绿色森林。

  左右前后折返了好几次的试探过后,他们找到的这条终于是正确的道路,离开了那片贫瘠的高坡。

  藏匿于其中的武士尸身是否会在之后被谁给发现,这种事情眼下没人有精力去管,他们只是向充满郁郁生机的森林走去。

  想着能否在其中找到些东西果腹,以度过仍旧十分漫长的夜晚罢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