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46章 飘飘白翼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72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女王将与大剑士们会面的地点,是位于北欧罗拉东南方向的一处湖畔小镇。

  这里并不和主要的河流相连接,与海茵茨沃姆陨星湖一般,属于陨石造成的独立湖泊。

  学者们推测水源是来自于湖底的暗河,但总而言之,由水路前往这边是不可能的。

  即便是走陆路,因为被茂密的森林所阻碍的缘故,从海茵茨沃姆陨星湖也无法直接南下。需要绕过整片森林,走类似C字型的弯曲路线。而女王一行人正是在这途中的地方遭遇到了巨人,匆忙逃亡蹿进小道,才误入了塔尔瓦-苏塔。

  与威马·麦尼斯多龙翼大团长的队伍合流以后,女王仍旧没有打算改变自己的目标。

  本人的话语是“正因经历了磨难,才更加希冀和平”——但实话来说,没有太多其它人怀抱有与她一致的乐观主义。

  准备充足的龙翼大团长考虑到了方方面面。不仅预备了医药,队伍当中还有女性骑士携带了简易的营帐和替换的衣物,让包括大主教在内的一行三人总算可以把亨利还有米拉他们的衣物还回去。

  说是上位者的余裕也罢,说是关注点不同也好。在历经了这一切而又总算回归到计划之后,女王陛下所在意的东西,却是自己的穿着是否得体,而这意外多拖了几天是否会让对方感到不满意。

  平民出身的我们的洛安少女还有咖莱瓦也许很难理解这一切。当然,后者在后面得知了自己一行人遭遇的三人身份时吓呆了很久——或者以他的标准而言,是变得更呆了一些。

  来自国外并且又在亚文内拉那边与爱德华熟识的米拉虽无自觉,但她对于高层贵族的接触要远比一般平民更多。当初尚且年幼之时就去到过奥托洛见过那边帝国级的排场,而在之后的旅行当中各种公主王子大公伯爵也是层出不穷。来到了东海岸之后的第一个任务也是我们的贵族小姐。高层贵族的身影在她的身边似乎从不缺少,习惯成自然,见的上位者多了,洛安少女也就不再会像普通人那样轻易怯场。

  这种自信和寻常看在龙翼骑士团成员的眼里显得极其不可思议,而相比之她与亨利,咖莱瓦的做法才是骑士们更加常见的。

  年青人在通过衣物辩认出大主教罗曼的身份以后就显得很是紧张,但他之前只以为其它两人只是结伴旅行的富商。在龙翼骑士到达揭穿身份以后,咖莱瓦愈发感觉难以呼吸。他浑身不自在,觉得就连自己身上的衣服都穿得不妥当,隔三差五都在摆弄着衣服,一个不合时宜的褶皱看在这时的他眼里都像是天大的冒犯。

  他终归是个苏奥米尔人,就算是在波鲁萨罗出生长大,咖莱瓦却也有苏奥米尔人传统的严格上下级观念。

  巨大的阶级和生活方式差距导致整支队伍当中的空气令他感觉极其不自在。

  视野和所接触世界的不同在这里显现通透。作为平民阶级的咖莱瓦若是遭遇到女王所遇到的事情,除了悼念同伴以外多半是受到惊吓回归到自己原来生活的地方,闭门不出。

  而女王在历经了这一切以后,最在意的东西却是自己的衣物是否得体。

  在心怀愤懑的平民看来这也许又是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真和自我中心,但若对各国贵族阶级上流社会的社交方式有所了解,你就会明白这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贵族讲究颜面和排场,这不仅仅是爱慕虚荣,也是一种自身实力的展示。高级贵族武官上阵杀敌的盔甲会上黄铜乃至黄金装饰,又加上费时费力的边缘镂空与铭文工艺,这都是在向对手展现自己的财富,防止落败之时被杀害。

  能担负得起这样华贵盔甲的人必然是很有钱的,抓住他们以后勒索赎金要比起杀掉更加划算。

  盔甲和武器都破破烂烂脏兮兮的佣兵相比之下就没有这种待遇。所以从保全性命方面的意义来说,外观上的华丽确实是相当重要。

  而除此之外在社交阶级上也是如此,贵族都好攀比和展示。在这无血的战场上发生的比拼有时候比起刀兵相见都要重要——如此的前提条件之下,我们便可以转换概念代入女王的思考。

  愤懑的平民会觉得是没心眼自我中心,在死了这么多人以后仍旧只在乎自己打扮的行为——是因为她无比重视这些归乡的大剑士。

  她担忧自己换上的服装不足以展现出国主的尊容,令对方感觉自己被轻视。

  因为遭遇了巨人加上迷路而延缓了的数天时间也会造成同样的效果。作为国家的至高领导人她确实有资格让对方等待,但这些人本就怀抱不满,若是还放了他们鸽子让这些人晾在那儿,只怕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会越来越生气。

  她必须体现出足够的重视,因而排场和仪表是十分重要的,并且时间点也需要掌握好。

  如今计划已经几乎全盘乱掉了。为了防止大剑士们积压的不满爆发,女王竭尽全力想要让一切回归正途,与龙翼骑士合流以后也立刻上路。这都并非冷血无情忽视了那些牺牲的人,而是在她心中有更重要的问题必须亲自解决。

  天真、或许有一些。做事冲动,也不是过分的评价。但这位女王陛下并不愚昧,她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也希冀于由此能达成某些目的。

  ——但这或许只是女王一厢情愿的希冀。在她手下,即便是对她最为忠诚的威马·麦尼斯多龙翼大团长,也无法做到如此乐观。

  缺乏军事知识的女王陛下无法理解,但大剑士们选择的地点很是可疑。

  水路不通,湖泊是独立存在的陨石形成的湖,只有湖底有暗河。而陆路周围又基本上全都是森林,尽管有小道四通八达,但这反而是一件坏事,因为小股规模的军队可以轻易地摸到背后来。

  临近的公爵领因为之前的事件产生了矛盾,眼下虽然女王救回来了但公爵的军队全副武装做好战备,而龙翼骑士团仅有两个大队。尽管麦尼斯多觉得他们不可能会直接对着女王下手,但为了避免危险,他还是选择了带队从小道绕开前往。

  缺乏可以信赖的贵族军队就近支援,这些悄悄潜入国内的大剑士聚集起来的人数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他们所选的地点偏远孤立,背后靠着湖泊前方又是各种密集森林。虽说可以用避嫌、秘密会面和谈之类的说法说过去。

  但大团长没有那么天真。

  军事术语上,管这种地点叫做口袋地形。

  只能进不能出,对于伏击方而言是绝佳的场地。

  麦尼斯多不会开口阻拦自己君主的意见,作为苏奥米尔阶级关系最典型的杰出贵族代表,龙翼骑士团就是神明与王室的剑。

  他是专业的,也会布置方法警戒,但那并不像是我们的贤者先生会做的那种佣兵式的直接出手阻挠。哪怕明知道君主的观念过于天真乐观可能会导致杀身之祸,他也只有竭尽全力用鲜血铺平道路,直到君主决定撤回。

  部分兵力被分了出去,走到了其它的小道。他们携带着号角和一些远程武器。

  这是麦尼斯多为了防止单一的大部队被包抄的做法,有额外的警戒和探路斥候,会使得他们反应更快对于袭击也更具备对抗能力。

  他思考了许许多多应对那些大剑士的做法,因为大剑士善步战的缘故,这一行全数都是骑兵的队伍最少仍旧拥有机动性上的优势。

  若是事态恶化,麦尼斯多脑海中有无数的作战方法可以运用。

  ——但这还不是他所有做的事情。

  在前方的龙翼大团长回过了头,看向了在中间被包围起来的那一群人。

  不会骑马的女王三人与女性的龙翼骑士共骑,而在她们的身边,则是亨利、米拉还有咖莱瓦。

  名义上是自愿加入护卫,也确实从麦尼斯多的手中接过了10枚金币的高昂报酬。但是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给贤者等人拒绝的机会。

  契机是女王出于感激而邀请,但促成这个想法的人显然是麦尼斯多。

  尊贵的女王陛下和大主教还有公主注意不到,邀请他们的时候龙翼骑士们隐隐形成了某种包围圈的阵型。而在这之后不论是扎营还是行进,亨利等人都被与女王三人一并安排在了队列的中心。

  美其名曰女王的恩人也要放在安全的范围护卫,实际上这护卫的队伍却也成为了防止他们逃离的牢笼。

  敏锐的洛安少女注意到了这一切,亨利更是不必提。而咖莱瓦,他一如既往地呆头呆脑,对于这一切都意识不到,仍旧只在意自己是否在上位者面前表现得足够得体。

  “与我朋友保持亲近,但与我的敌人更加亲近。”贤者在接过那一袋金币的时候用拉曼古语说出了这句军事名言,而从麦尼斯多挑了挑眉毛的模样看来他显然确实知道这句话。

  拉曼语当中的亲近这个单词不仅是社交关系上的,也可以作为现实距离上的靠近理解。

  贤者隐晦地嘲讽了一下龙翼大团长把他们限制在身边是当成了敌人——他就在之前才说过哪一边都不站,但显然麦尼斯多并不真正买账。

  留在自己看得到的地方,由自己手下的骑士团团包围,在这种紧要关头他要这样才放心。

  身不由己是确实,但所幸他们也没有过多为难,一并旅行算得上是相安无事。

  “知道吗,这些羽毛是龙的羽毛哦!”兴许是因为年龄差距没有特别大,兴许是因为在骑士们的护卫下安心了起来。小公主罗拉偏过头对着我们的洛安少女用炫耀性质的语调这样说着:“不是亚龙,是真正的龙的羽毛哦!”

  “这些羽毛是有魔法的,能让盔甲减轻一半,冲锋速度更快!”

  “龙有长羽毛的吗?”米拉显得有些好奇,但这个话题显然超出了小公主能够解答的范围。她皱起了眉开始绞劲脑汁地思考,而这时反倒是旁边的罗曼大主教接上了话:“有的哦,根据H·H·塞克西尤图阁下的记载,龙是温血生物,北地的龙会覆盖着柔软洁白的羽毛。”

  “一般人印象当中全身龙鳞仿佛蜥蜴一样的概念,大多数是来自于龙蜥和各种亚龙。真正的龙看起来的感觉要更像哺乳动物。”

  “明明有着庞大的身体,却可以轻松飞上天空。”

  “很厉害吧。”大主教对着我们的洛安少女这样说着,同时却又在打量着贤者:“这些羽毛都有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了,但却始终像是新的一样,并且在阳光下还会闪闪发光。”

  “龙真是一种有魔力的生物啊。”

  “200多年?但我在翠湖镇的那边听说的话,龙翼骑士团的成立也就是50多年而已啊?”米拉显得有些困惑,而这会儿开腔回答这个问题的则是载着小公主罗拉的那名女性骑士。

  她是个典型的苏奥米尔人,身高在180以上。相较起娇小的女王更像是苏奥米尔人种,不过苏奥米尔的王室本就有混血血统,所以这倒是难免的——总之这位穿着与男性骑士几乎没什么两样的女骑士用清冷有些僵硬的拉曼语说道:“那是指龙死掉的时间。”

  她的语法结构有些问题,这句话说得有些没头没尾。米拉正疑惑着,旁边的罗曼大主教适时地开口补充:“是护国神龙。”

  “苏奥米尔的白龙-鲁密祁,这个词在苏奥米尔语里头是白雪的意思。”

  “在本地的传说当中,它是为暴风雪中迷失的旅人指引方向,也会为国君指引方向的贤明之龙。”

  “据说苏奥米尔人最初就是追寻着白龙的足印来到了海茵茨沃姆陨星湖,并在此定居的。”罗曼大主教这样说着,而米拉点了点头,显得若有所思。

  “在白龙过世以后,洁白的羽翼洒落在了它陨落的地点周围。过去那边是由大剑士们守卫的禁地,地位与我耶缇纳宗的湖畔教会圣地差不多重要,后来大剑士地位开始受到动摇,人手不足守不住禁地了,才有魔法师偷偷跑进去盗取龙的羽毛。”

  “他们发现它历经一个多世纪却完全不会腐坏闪亮如新,并且具有很强的空气系魔法能力。”

  “是的,之后就到了大剑士被陛下勒令放弃并且离开苏奥米尔的时候。从那以后,接手的就是我们,龙翼骑士团。”女骑士接过了大主教的话接着说道:“我们看守了禁地,封住了出入口,然后收集了外面羽毛。”

  “龙羽制成的白翼是我们骑士团骄傲,虽然禁止进入禁地导致只有这些可以传承,但它们比甲还有剑更重要。”

  “损坏的甲和剑可以更换,白翼不可行。”虽然拉曼语的语法和用词都有些毛病,但可以深深地感觉出这位女骑士语气之中隐隐的自豪。

  但她们都仍旧没有提及一个关键的问题。

  “那么它是怎么死的?”米拉开口问道,体型庞大的龙总是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印象。遭遇过亚龙的她更是了解这一点,而光是这些有两百年历史的羽毛蕴含的魔力就已经能够让龙翼骑士重达28千克的盔甲轻上一半,可以想象这头龙还活着的时候到底得有多强。

  “......”罗曼大主教答不出来了,其它人也是如此。

  “老死的。”

  一片寂静之中,只有沉默了许久的我们的贤者先生开口说道。

  “龙也是生物,寿命会有尽头。”

  “怎么了。”亨利耸了耸肩:“我也看过点书的啊。”

  “真的只是这样么......”罗曼大主教用她漂亮的眼睛盯着这边,久久没有移开。

  “真的,只是,这样。”贤者再度耸了耸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