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58章 幼蛇与顽疾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31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满怀愤慨的武士们,在跟随亨利与璐璐指引下追击到流寇营地亲眼看到那些犯下了滔天罪行的劫匪时,有好几人当场愣住了。

  因为这是一群年纪和米拉还有弥次郎相近的少年少女。

  他们正在煮着夺来的口粮,当浩浩荡荡全副武装的武士一行出现时,这些衣着破烂的少年少女先是愣了一会,紧接着便抓起了掉漆生锈的打刀与斧子,对着他们摆出了恶狠狠的模样。

  那些明显是武士所用的刀不知是偷来的还是捡来,缺乏保养加上胡乱使用尽是缺口。而他们握刀的姿势与站姿也歪歪扭扭,但上面因为沾血而生锈的模样却表明它仍旧是一把致命的凶器。

  4男2女,从模样上来看最年长的一个恐怕也没有超过15岁。

  但这些孩子到底杀过多少人了呢。

  武士们的犹豫很快被打消,因为对面也意识到来者不善。本着年青气盛的凶狠劲,他们用章州方言嚷嚷着,从篝火旁边站了起来摆起了架势。

  “下马拔刀,别浪费箭矢。”鸣海即便看到了这些流寇的年龄也仍旧冷静,他一声令下,武士们齐刷刷地下马抽刀。阿勇和另一名武士把马匹牵到了另一侧避免受到影响。亨利打量了一下周遭的地形,这是一片常见的林间空地,这些年幼的流寇把捡来的物资全都堆积在这里,用破烂的东西搭建起了几处脏兮兮又十分阴暗的帐篷——里面或许还有其他人。

  “不要冒进,等他们过来。”

  空地前方有一棵很大的榕树,它的两侧是能攻入的通道,而其它地方长了较为密集的灌木,人进去的话行动会受到很大的阻碍。

  鸣海的决策是正确的,但对方尽管不识兵道似乎也潜意识里意识到在自家地盘战斗会有主场优势——一开始气势汹汹打算冲上来的几名少年,在最年长的那个流寇说了些什么以后便没有从榕树后面出来,只是紧握着武器恶狠狠地盯着这边。

  最年长者发号施令,他们往后又退了一些,而且一部分人还似乎打算转移到大榕树的另一侧去把那边也给堵住。

  体格和力量上无法与大部分已经成年的武士相比,这些少年少女们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他们打算以打一场防守战。

  这种敏锐的直觉表面,或许这些人的实战经验要比当今月之国的大部分武士都更丰富——最少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有清楚的认知。

  但外行终归是外行。

  “射杀。”鸣海直接对着负责指挥的少年下达了指令,身后的武士从马上取下了半弓,在幼年流寇们还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箭便射穿了他们领队的胸口。

  鲜血溢出,从未遭受过这种攻击的流寇头目瞪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击穿了自己胸口的箭羽仰头倒下。旁边的少女叫了起来丢下武器跑过来扶着他,而其它少年则是瞬间目眦欲裂咆哮着冲了过来——正如他所料。

  关系紧密的小团体备受爱戴的领队同时也是这些凶狠的少年的约束力,他们就像是尚且年幼不知保存实力的幼蛇,每次咬中猎物都会一口气释放所有的毒液。

  从之前被胡乱砍杀的平民尸首上的伤痕便可看出这点。

  但那些平民是被伏击的,或许还许下了某种不讨他们性命的承诺才乖乖被反绑双手,所以这之中必然有一个如同智囊一样管控全局,制订计划的存在。

  擒贼先擒王,这是兵法家的常识。

  倒地的少年伸出手试图阻止,但气血上涌的其他幼蛇已经一口气全都冲了上来。

  他们进入了开阔地带,从什么方向进攻一目了然。

  于是这立刻成为了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这些少年少女尽管凶狠且手上有过人命,但他们不过是面对毫无抵抗的平民方才能有战果。

  外行人的剑总是很好预判,因为他们总爱把武器用很大的角度挥舞,自以为这样便能砍得更深。

  鸣海摆出了中段持剑的姿势,一马当先的少年单手握着刀把它整个甩到身后然后奔跑着用力地试图挥舞——但正因为他想象中“更有力”的挥舞姿态,他正面空门大开毫无防护。

  平平无奇的一击竖劈。

  脚跟转动向前冲步的同时准确地劈下,重达1公斤的背部加厚的长刀带着迅猛的力道命中了他的前额,在打击之下当场毙命的少年膝盖一软手中锈迹斑斑的刀掉落在地上直接以跪姿死在了鸣海的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其他人的愤怒更甚,但这只是让他们死得更快。

  不需要任何花样。

  只需要从十几乃至几十年如一日的杀人技艺当中择选出面对当下环境的最优解,然后发挥出来。

  亨利和米拉甚至没有上场,武士们仅用30秒就解决了发狂冲上来的少年少女们。

  只剩下挨了一箭一息尚存的领头流寇和他旁边瘸腿的少女。

  这两人已无反抗的力气或是心思,但鸣海仍旧没有姑息。

  “斩草除根。”

  最后两人咽气的一瞬间,里面堆满杂物的帐篷有声音响动,紧接着一个脏兮兮干枯又苍老的女人钻了出来。她满头灰白的头发,在看见这一切的时候“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接着抓起一把剪刀就笔直地朝着鸣海冲了过来。

  她用章州方言叫着如同“恶鬼偿命”之类的词汇,但武士领队一个错身就躲开,接着反手一刀击中了后颈。

  倒地的女人出乎意料地并没有死,她以惊人的意志拖着一路的血迹爬到了死掉的流寇少年身边,呢喃着一些什么用手抓住了破烂的衣物才咽下了气。

  “是母亲。”一同过来的璐璐忽然这样说道。

  “年纪差有些大,看着应该有50多了。”洛安少女看着死不瞑目的这对流寇母子,武士们在鸣海的指挥下进入了营地警戒着搜捕,而站在原地的几人则这样讨论着。

  武士们执行了自己的正义。

  他们没有错,这些人姑息不得。

  鸣海的冷静果决是必须的。

  就像亨利过去在夷地对付过的熊一样,倘若因为看起来仍旧年幼就想着怀柔尽可能不下杀手,那只会留下更多的隐患。

  妇人之仁在这种情况下会导致己方的伤亡,即便未经训练,即便锈迹斑斑,那些刀捅一下也仍旧能致人死地。

  但尽管客观上没有错,却正如当初与巫女部队的鬼族交战一般,他们仍旧。

  内心中都有些五味杂陈。

  和人社会长年太平,武士的信条又是守护君主与无力之人的。

  这正是矛盾产生的地方——这些少年少女本该是处于被保护的地位,可他们又罪无可赦。

  武士领队或许已然看清这些,但其他人——尤其是动手斩杀了冲过来的那名身高不过140公分的少女的阿勇,却很明显地惆怅了起来。

  “别陷进去。”亨利对着他们这样说。

  人生难免会遇到这样的事,这种时候的大忌就是过度思考。

  “忽略,用其它事情覆盖,继续前进。”

  人生两百余载,若是每一件大大小小的悔事与矛盾都堆集在心头,他怕也早已选择隐居避人。

  遗忘是一种赐福。

  活得没心没肺一点或许才是正解,可谁又知道人生的正解。

  这便是旅行的意义,邂逅与离别,遭遇的所有事情都可以化为精神上的食粮——只是是否走对了方向,却也又因人而异。

  地上死去的流寇之母口中喊着的“恶鬼”大概是真心实意的,不论自家孩子犯了些什么罪,在她看来都只有杀了他的鸣海是罪恶滔天之人。

  这是她心中的“正道”。

  面对矛盾的考验,要么选择遗忘,要么选择忽视,忠实与某种信条。

  这是黑白分明的“善恶论”不论在什么国家什么文化当中都会诞生的原因,一旦你坚定了自己的立场并把所有有悖这个立场的人以“敌人”和“恶”划分,那你最少不会再迷惘。

  所谓的自由思想与独立思考,听起来很美好,但其实并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

  选择它,所需要承担的东西太过于沉重了。

  信奉某种信条,遵循某种生活方式,按照规矩行事而非自行判断。那样的话即便出问题了,也可以将责任推脱到“陈旧的规矩”上去。

  这样生存下去大抵是会变得轻松许多的吧。

  话归原处。

  流寇的营地搜出来许多上了年份的东西,包括这些在内,从被烟火熏黑的帐篷支柱还有缝缝补补的遮蔽来看,这似乎是一个传承了很久的地方,旁边还有简易的墓地。

  好几代以打劫为生的人以此为家,那6名少年少女或许都是兄弟姐妹。

  “宛如难以治愈的顽疾,真庆幸我等将其斩草除根。”上士中的大神在检查完了营地以后如是说着。

  “庆幸”

  这是他们唯一能想到的正面词汇。

  迄今为止有多少的家庭因为路过这附近而家破人亡,有多少人遭遇了血光之灾。

  他们来得太晚了。

  多愁善感一些,或许还会想着若是这些少年少女们在更年幼尚未沾血的时候被领走的话,是否可以过上别样的人生。

  可人生便没有如果。

  所以只能庆幸这一切在当下结束了。

  又一场谈不上辉煌的胜利。

  与当初作为理想武士的愿景越发背道而驰的同时,青田家一行却也以整个新月洲几乎不可能有其它武士拥有的速度飞快地成熟着。

  他们或许不再能成为过去所憧憬的《武勇录》里书写的力挽狂澜拯救万人的大英雄。

  但这种成熟的特性,却会在危机来临时使他们能生存下来。

  “后悔等到一切结束时再做,战斗的时候所需要的是果断。”

  舍弃了天真与理想化的武士才是真正的新月之刀。

  剥开了被赋予的神圣化崇高化的社会地位,剥开了那些被千年累积的教养与文化内涵培养出来的高雅举止与言谈。

  武士。

  从来都是杀人者。

  尸体被堆积了起来,连带着那些陈年旧物。一行人直至这个时候细看,才发现这株榕树早已枯死。

  虽说是在较为人烟罕见的地方,但为了避免瘟疫,武士们还是选择了用火焚烧尸体。

  火焰碰到了榕树下垂的树须,顺着烧了上去,在触碰到干枯树叶的一瞬间快速地扩散了开来。

  大火使得一行人都急忙退散,好在因为可燃物都被集中过来的缘故,应当是不会扩大到周围的。

  风雨已至,乱世的迹象像潜藏于黑夜的野兽一般伺机而动虎视眈眈。

  新月的剑不能有犹豫,大意与天真会带来杀身之祸。即便胜果苦涩也需要咽下,像是久未进食之人一样将所有东西嚼碎吞咽化为己身继续前进的能量。

  四千年的月之国的一切即将面临考验。

  陈旧腐朽的许多事物都会像是枯木一样在暴风雨中折断,但在那之后却也必然还会焕发新生。

  就像这株已经枯死却仍旧遮蔽了阳光的榕树一样。

  庞然大物的轰然倒塌。

  除了衰亡,或许还意味着生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