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79章 往昔魅影(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79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自知之明,是一种对于武者而言十分重要,但大部分人却都没有的东西。

  诚然,我们在过往曾数次提及“士气”这种东西能够对于战斗起到的作用,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心理层面上的自我激励和心智,与实际战斗的关系是十分复杂,且并非绝对而是更多地以相对性呈现的。

  当战斗双方的实力相差无几的时候,士气可以改变战局。甚至在一些极为偶然的情况下,处于不利位置的一方也能够依靠惊人的士气和战斗意志,反转战局。

  但这种精神层面、心理层面上的高歌猛进,与实际实力之间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用通俗点的话来说,能够激发出如此坚定战斗意志的武者,自身的素养通常也并不会差。

  不论如何,只是喊得比较大声增加一些气势就好像能够提升战斗力这样的错觉。

  永远。

  只会是错觉。

  “这些......蠢货!”米拉从他那抽动着的眉毛判断出来,自己的老师现在十分地不愉快。

  于战场血肉阴霾,屠杀与死亡之中进化出来的巨型食尸鬼,在亨利的计谋之下被吸引了过来。

  贤者的盘算是为中央战场至少靠近他们的这一部分人减低一些压力,但在见到这些巨型食尸鬼转身跑向外围以后,却有不少普通士兵判断失误地认为这是一个可乘之机。

  他们勇气可嘉,高喊着为自己呐喊助威朝着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冲去。

  从背后偷袭,却只有少数如斧枪这类破甲武器成功贯穿。

  他们伤到了它,但没能彻底杀死它。

  而受伤的野兽往往是最为危险的。

  并非懦弱逃窜或者给自己人下绊子的主动恶意,可这种对自己实力以及对手实力都皆然不知,只凭一腔热血怒吼咆哮的莽夫之勇,同样令贤者的努力白费一场。

  腥风血雨,混乱的战场当中人类难以抽身,但肌肉强壮的巨型食尸鬼却得以通过跳跃的方式移动。它的每一次落下都能造成相当的伤亡,而即便是反应过来的士兵们聪明地在它跃起的时候就迅速把长矛立起,尾部顶在泥土之中,这被矛尖贯穿了腹部最终死亡的食尸鬼,也会将下方的士兵压得死死的。

  作为击杀的代价而言,实在太高。而这还不算上死亡的士兵被食尸鬼的黑色体液所浸染,等下又会变成比普通亡灵更危险的家伙,从那下面钻出来疯狂杀戮。

  无可救药。

  这是唯一适合形容这一片混乱战场的词汇。

  数千名士兵,仅仅是他们面前所处的这一小片区域就有好几百人在和各种亡灵生物缠斗。这些人的思想和性格都截然不同,所以会在什么时间段做出什么样的行动,没有任何人可以预料。

  变数,实在是太多了。

  亨利继续以行动拉开了距离,他再次尝试将那些巨型食尸鬼引诱出来以避免它们造成更大的伤害。奥尔诺用魔法掩护着他,而我们的洛安少女呆立在她的身侧,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这是和佣兵们常见的巷战、小规模战斗甚至一对一之类的对决,从根本上就有极大区别的场面。

  女孩是头一次参与到其中。

  尽管之前在亚文内拉也曾遭遇过数次,但那个时候不论是她还是贤者都是属于指挥层的人员,并不亲身投入战场之中。

  只有当你靠近到这个距离能够感受到所有感官信息,感受到这庞大战场上交织着的无数想法、选择和决定,你才能够切切实实地意识到它与至今以来经历过的所有战斗的不同。

  预测对手的行动,判断对手的选择,这些在小规模战斗和一对一决斗当中很是重要的讯息,在混乱的主战战场上,完全没有发挥余地。

  你没有花样可玩,也没有想法可用。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反应。

  不停地反应。

  遭受袭击了就格挡,格挡之后反击,反击之后再次遭受袭击。

  直到你哪一次反应不过来被命中要害倒在泥泞污浊的地面上,或者幸存下来,变得精于此道。

  普通士兵不懂剑术的缘由,除了主战武器多为长杆而刀剑相对昂贵以外,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手在。

  颤抖。

  不同于那些思想相对简单的士兵,米拉是有自知之明的。

  亨利教导给她的不仅仅是剑术和其他各种战斗技巧,他传授的是一整套优良的战斗体系。而女孩至今所经历过的实战,若是细数起来,只怕也要比在场这些平均年纪比她还要大上五六岁青年男性都要更多。

  但她看不到未来。

  不论怎么绞劲脑汁去思考,洛安少女能够得出来的结论都是自己一旦被卷入这个漩涡之中,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感到了恐惧。

  但双眼之中看到的亨利的背影,却在这阴霾重重之中,如鱼得水。

  “嘶——!!”

  贤者的计谋成功了,两头巨型食尸鬼舍弃了那些普通士兵朝着他冲了过来。他并不是打算以一己之力杀光所有的这些怪物,三人一边战斗实际上一边在朝着司考提城墙的方向靠近,亨利的行为实际上算是在主动防卫。

  比起被偷袭措手不及,倒不如面向敌人一边横向移动,主动吸引主动解决。

  这是稳妥的方法,一如我们的贤者先生其他任何方案一般。

  但这只能建立在实行者是他的前提条件之下。

  ——他认识那些东西。

  在第一头巨型食尸鬼被亨利一剑斩杀以后,米拉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尽管他们在之前的旅途当中也没少受到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侵扰,但除了在密林之中远远相望的那一头被奥尔诺一箭秒杀的以外,实际上近战与这种巨型食尸鬼战斗的情况根本没有。

  但亨利却对它的习性和各种方面驾轻就熟。

  他完全知道这个东西会怎么反应,总是能够以一个轻微的动作来达成自己想要的目的。

  “嚓——锵——”贤者用一个突如其来的矮身往左冲刺的假动作,骗得那头食尸鬼伏地用爪子刨着泥土突击了过来。它张大了嘴整个身体压得低低的,若是亨利刚刚真的向左冲刺试图绕到侧翼袭击它的话,此刻就必然会被这个速度更快的大家伙截击并且杀死。

  但他就好像是预见到了这一切一样,假动作过后瞬间回收然后重踏在地以大角度回转来了一记从左往右从下往上的斜撩。

  双方的动作之快,在旁人看来就好像是那头食尸鬼自己撞到了克莱默尔上面一样。

  锋锐的剑刃在高速之下无坚不摧,以平稳的倾斜角度它从上颚的末端切入然后从后脑勺之中切出。

  尽管身披沉重且累赘的披风,而且踩在雪地之中,亨利却健步如飞完美地避开了被切开的半个头颅溅出的黑色体液。

  他认识那些东西。

  认识,并且熟悉。

  所以才能够在跟这些令普通士兵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的“未知”怪物战斗时。

  把战斗,打得像一场舞蹈。

  他是主导舞会的一方,而对手是不情愿地跟着他的节奏跳这场死亡之舞的舞伴。

  身形庞大,长相丑陋。张牙舞爪,性格凶残。

  健壮的肌肉带来的庞大力量足以把一个无防护的普通人撕成两半,而表皮厚达数毫米的角质层又足以挡住除了重型主战武器之外的大部分人类兵器。

  融合了一切恶劣要素,稍微有一点经验的人来判断的话都能明白,各方各面都是为了高效杀戮而生的巨型食尸鬼。

  再加上强烈的攻击倾向和根据一丁点细微的动作就能过迅速做出判断的反应能力。

  这简直是人类士兵在战场上能够想象得到的最糟糕的敌人,最可怕的噩梦但——

  “与欧罗拉的噩梦相比,它们不值一提。”精灵如是说着,米拉和奥尔诺结伴两人一并继续朝着南面前进。令女孩松一口气的是之前把她甩下来的那匹战马停在了前方不远的地方,由于战场的激烈程度它被遗忘在了一旁,数十米之隔喊杀声咆哮声哀嚎声金属碰撞砍杀声热火朝天,而仅仅少许距离之外,这匹战马却孤零零地站在雪地之中无人问津。

  诡异的光景一瞬间令奥尔诺和米拉都愣在了原地,不过今天她们见到的怪事也已经足够多了,因此女孩迅速地抓住缰绳控制住了马匹,之后再令奥尔诺也一并骑乘上来,增加移动的能力。

  因为资源紧缺,精灵魔法师自身所骑乘的马匹让给了其他的骑士们。而自进入战场之初就不见踪影的巴罗,则是被一个人留在了森林的边缘。

  他是被袭击但没有完全转化成食尸鬼的人类,血管里头流着的这种黑色液体令他同样具有和食尸鬼一样进化转变的能力。因此这种血肉模糊的最佳食尸鬼进化食料场,若是让他靠近了,很可能奥尔诺就会无法继续压制,他会彻底转化,然后开始对着己方进行攻击。

  精灵还留着这个人,除了利用他作为自己的护卫以外,多多少少也有一分赎罪的意思。

  “——大型魔法?”米拉回过头看了一眼亨利,贤者在斩杀了食尸鬼以后也注意到了她们两人找到马匹的事实,他朝着这边点了点头然后就单手提着大剑跑步跟了过来。而洛安少女迎着冷风,对着奥尔诺一句反问。

  “嗯,你就不觉得很奇怪吗。”

  “原先只不过几十千克重的人类或是精灵,为何可以变成这种数百千克甚至一吨重的大型怪物,体积增加十倍以上但却是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中。”

  “明明没有体温,却能够在冰天雪地之中灵活自如地活动而不被冻住。”

  “并且才刚刚完成了转化,却立马拥有像是身经百战的才能拥有的判断能力,和反应速度——当然这些对他都不起效就是了。”奥尔诺回过头瞄了一眼,亨利一个矮身避开袭击之后再度一剑劈开了一头食尸鬼。

  “说起来确实——”被奥尔诺这样提醒,米拉也反映了过来。

  “以自然规律而言,这样的生物是不可能存在的。将以数百万年为单位的进化周期缩短到短短一个月,从小巧的身形一下子增加了十倍以上的体积,这些能量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

  “所以是,人为的吗——驾!”米拉一拽缰绳朝着右边拉开了距离,一头巨型食尸鬼被行动迅速的她们两人一马所吸引,但女孩紧接着忽然意识到它之所以更多地袭击骑兵,是在重点排除战斗力更高的目标。

  “是的。”

  “魔法这种东西,虽然在你们人类看来是凭空造物,但实际上我们都必须遵循原则。”

  “支出、规划、安排,无法逃脱物理法则,最为常见的元素魔法实际上是‘人为重现物理现象’。”

  “空气、火、水、甚至是难以掌握的雷电,都需要遵循物理法则,尽力以魔力去诱导重现出这种物理现象,并以其击打敌人。”

  “而逃脱、甚至可以说是违背了物理法则,独树一格,随心所欲地‘创造’一切的,我们称之为——”

  “黑魔法。”她淡淡吐出这个词汇,而米拉有些呆滞。

  “这就是,魔女所掌控的东西吗......”洛安少女喃喃说道,而奥尔诺则是一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随手一挥射出了一道小巧但迅猛的风刃。

  “她是违背了我们所认知的世界的东西,或者说是超越了现如今世界上所有种族的知识统合。”

  “因为我们无力理解,所以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天方夜谭。”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所说的‘违背自然规律的产物’的意思吗.......啊——”女孩说着,但她紧接着记起魔女和奥尔诺之间复杂的关系,于是张口就想要道歉。

  “我都说了,不必为这种事情同情我。”

  “我和那个人的结合是错误的,诞下的结果也是错误的。”

  “但是,我并不为此后悔。”她一字一句地说着,而米拉直到这时才明白奥尔诺的意思。

  “是他教会了我,你们人类的爱这种情感,所以尽管这结果是错误的并且带来了苦痛引来了憎恶。”

  “但我不会否定爱本身。”

  “我很感谢他教会了我这一切。”

  “是这样吗......”米拉垂下了头,她因为自己之前对对方的一些稚嫩和浅薄的想法而有些羞愧。

  奥尔诺远比自己所想的更加成熟,也更加坚强。

  “总之——”精灵似乎注意到了她的态度,她放轻了语调:“我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知道接下去会面临的敌人到底有多强大,并且给予你对于未来的选择思路。”

  “我和你的老师的世界,对现在的你而言遥不可及,但总有一天你也会步入这个行列。”

  “嚓嚓嚓——”她话音刚落就翻身下马,而另一侧的亨利以连续的斩击一次性杀死了两头食尸鬼。

  奥尔诺撩起侧发,金色的长发随风飘舞,在白色雪地之中显示出淡淡的光晕轮廓。她第一次从随身的口袋当中掏出了一根小小的细枝——那是她的法杖,精灵打算动真格了。

  “他们的,世界吗——”

  魔法光辉闪烁,银色大剑挥舞。

  以压倒性的战斗力,两人将亨利一路奔跑引过来的十来头巨型食尸鬼在数分钟之内屠杀殆尽。

  风吹过,积雪轻轻飘舞,贤者把剑插在了雪地之中,而黑色的披风也晃荡摆动。

  “作为开胃菜来说,勉强合格。”奥尔诺收起了法杖,他们三人已经来到了指挥营帐的门前,在忙碌乱窜和被这惊人一幕吓呆的众人之中,康斯坦丁走了过来。

  “......”他沉默地扫视了这极富震撼力的尸体堆,然后对着亨利挑了挑眉毛。

  “我觉得还是红色适合你。”

  贤者回应地耸了耸肩,紧接着一挥甩干了克莱默尔上的体液,收剑回鞘。

  米拉也翻身下马,四人一并朝着胡里昂德公爵所在的营帐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