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13章 空壳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18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自人类诞生了所谓文明与国度以来,精神信仰一类的东西就不曾绝迹过。

  大多数时候这个词直接与宗教挂钩,几乎任何足够大的人类文明都会有自己信仰的宗教。它是一种身份认同,也在某种程度上起到统一国家或是民族的作用。

  而往更暧昧含糊一点的概念去理解,精神信仰其实并不一定必须与宗教挂钩。个人生活的教条,对于某种事业的坚持都可以划归到这个概念之中。

  它是什么,很难用一言两语来概括。

  “有形之物易损”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永恒存在的,也没有什么人是可以永生不死的。

  但精神不同,民族气概,家族传统,一群人代代相传的信仰、思想、精神这种内在的力量,即便身死也仍会长存。

  而在物质不充足条件艰辛的时候,正是这种精神往往能让人越过困境生存下来。

  若你手握千万资产,那谁都能掏出自身汪洋大海般财富中的一滴水珠去施舍穷人。但当自身难保之时,又有多少人能舍得分出自己手中的物资馈赠他人。

  在看似绝境的情境中力挽狂澜,在其他人都转身逃离的时候面向敌军。万夫莫开的英雄抑或千古绝代的贤君,那些优于凡人的个体总是拥有自己的高于物质高于当下的信条。

  人类这一寿命短暂的种族之于其它种族,正是这一点独树一帜。

  ——那么。

  假使所谓的信仰与精神,只是变成了某种教条某种刻板的规矩,而做的人只是依样画葫芦并未真正从前人手中继承过真正的精髓呢;

  假使精神力量早已荡然无存,剩下的仅有表面的空壳。

  就好像体积太大的船舶在风停了掌舵者也故去划桨的水手都已经化为累累白骨,只是顺着过去的惯性继续前进。

  所有人如此做,并不因“应当如此”,而是“过去便是如此”。

  那它应当前进的方向还是对的吗。

  话归原处。

  托米提雅的福,出发的小分队得以带回来足够所有人使用两天以上的水。

  山路难行,这一来一回足足花了将近两个小时。尤其是锅具在装好水以后变得沉重不堪,并非密闭容器的它们在陡峭崎岖的山路上容易扬洒。为了固定好它们,贤者就地取材用木头削了一些框架配合绳索进行加固,然而这在回归以后竟成为了病倒躺在地上只剩声音还很响亮的阿勇等人指责他的理由。

  “凭什么拖那么久?没看到我们正在受苦吗。”

  一路小心翼翼地照料水具担心洒掉的这一行人回来以后,阿勇直接蹦出来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如同冷水浇头。

  就连弥次郎都快憋不住了,他对这个原本亲如兄长的人如今愈发感到厌恶,但内心深处他又分不清这是否是将自我厌恶投射到了阿勇的身上。

  ——因为在这之前他们的人生轨迹几乎是一样的。

  在传统的和人武家之中长大,学习武艺与武士应当学习的书本知识。满脑子只有如何战斗;如何侍奉自己的主上;如何尽忠职守。

  他满心想着自己将来长大会找到一位贤明的华族,成为其手下名扬千里的过人武者;而在之前弥次郎的想象之中,他的每一场战斗自然也都是符合武士精神的,是光荣而又干练的正面对决,绝对不会有任何不完美之处。

  完美,严谨,宛如上好工匠手里的巧木器,当盖子合上时严丝合缝宛如一体。

  完美遵从一名武人应有的人生,尽忠职守,严格自律,每场战斗都堂堂正正,并在最后如月之国的樱花一般迎来绚烂的死亡。

  这便是所谓的“武士之道”。

  不能容忍不完美,不能容忍“尽力了”。要么得到最完美的结果,要么意味着失败。而失败则应当以自杀谢罪,这样才能将自己受到的耻辱一下划清。

  这种严格的律条并不仅仅针对自身,还进而会扩散到周边的其他人。

  足轻们向来在高级武士的面前抬不起头便是这个原因,不论他们做什么怎么做,在武士的眼里这些粗鄙的下级总是有数不尽的“不完美”。

  所以阿勇开口指责,尖酸刻薄地挖苦嘲讽,因为在他眼里还花了时间去做这个什么框架的亨利等人就是在有意刁难他。

  他对待亨利一行的态度就如之前对待足轻一样,过去他不这么做并非因为他有多礼貌,只是因为贤者一行作为青田家主贵客的身份以及领队的鸣海等人对他的敬重。

  但这阵子敌意愈发严重,尽管亨利并没有对他做些什么,但所谓的贵族子弟终归就是这么一回事。

  人在生病时随着身体难受负面情绪也往往变本加厉,原本和人武士便大多数是觉得自己乃天之骄子其他人服侍自己理所应当的家伙,会变成这样把其他人当仆人大声呵斥也只是水到渠成。

  尚且年幼的洛安少女眉头紧皱,而弥次郎和老乔也在夏日的一路奔波归来以后碰见这种事心情变得愈发烦躁。

  连一向乐呵的老乔都失去了笑容,但亨利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莫去计较,因为眼下并不是个人情绪最为紧要的关头。

  他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过了那种会因为个人情绪波动作出冲动行为的年纪了,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破罐子破摔一时情绪发泄到头来收拾烂摊子的仍是自己。

  这或许正是所谓贤者的悲哀之处。

  当你成为人们敬仰的那个存在,获得的尊重与光荣诚然令人心感自豪,但这种瞩目却也同时意味着责任,意味着有许多人会对你怀抱或许高于你能力的期待。

  当“英勇之举”变成了“理所当然”,那么感谢的声音也会越来越微小,直到最后做这些事情变成理所当然而不做这些事情抑或做得不完美变成一种罪孽。

  人类最重要的情感便是感恩,但人类最容易淡薄的情感也是感恩。

  讽刺的是在武士文化当中感恩正是重要的构成环节,与忠诚捆绑在一起写入教条之中。但这种感恩只能是由下往上的,只有武士们对自己侍奉的君主献上,而不可能出现武士对于他们认为地位在自己之下的人行为的感恩。

  夏日炎炎若是有平民献上一碗水给武士大人解渴,那是不值得感恩的,那只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换到眼下也是如此,尽管阿勇等人现如今的处境皆是因为自身的冲动与无知,他们却又觉得别人照料自己也是理所应当,稍有不满就破口大骂。

  在已然僵化固化的阶级之中,美德也是有触发条件的。他们并未真正学会所谓的品德,因为教条当中只告诉了他们要对自己未来的主上献上忠诚,将主上的知遇之恩时刻怀抱心中。

  初见之时,米拉曾以为和人的武士们是优于里加尔骑士的存在。

  因为他们的谈吐,穿着与日常修养着实配得上精英之名,不像很多骑士只是穿着鲜亮盔甲的匪徒强盗。

  但随着这长达数个月时间的旅行与期间的见闻,她愈发察觉这些人与远在大洋彼岸的同一社会阶级也并无太大区别。他们精心于谈吐,专注于如何用标准的动作去养护自己的刀剑,一举一动充满仪式感,做足了表面功夫。

  可内里却早已空荡荡。

  临战脱逃,推卸责任。

  将莽撞视为英勇,全无大局观,连冲动的代价牵连了他人都不知悔改,反而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和人的武士格局是很小的,因为他们的存在意义仅仅是追求个人的荣誉。

  而为什么追求个人荣誉,则是因为他们所学习的教条上如此告知。

  阿勇这几人就像是没长大叛逆的青少年,吃着父母花着父母的,然后自认自己已经独立拿了家里的东西便出去闯荡,却因为缺乏经验与知识被揍得头破血流。

  然后受了伤就回到家寻求帮助,并且还将责任推卸,认为都是父母没有教好自己或是没有予以自己足够的支持才会迎来失败。

  他们不是健全的大人,只是一群在严苛阶级教育下,只有武术和关乎如何尽忠职守这等武者阶级的知识造诣成长,却永远都心智不成熟的青少年。

  假以时日,历经风吹雨打大浪淘沙,或许这其中会有人得以蜕变成为不同的存在吧。

  对于已经历经漫长人生的贤者而言,耐心大抵是最不缺少的东西。

  所以亨利没有理睬阿勇等人的叫嚣与咒骂,他只是沉默地用烧水剩下的木炭和其它一些物品制成对腹泻有些效果的临时药水。

  服下暖和的药水,稍微舒适一些的阿勇几人也终于相对安静了下来。

  腹泻带来的脱水使得他们乏力而头脑昏沉,之前还因为亢奋加上不满而有力气闹腾,现在就只是跟死鱼一样半死不活地趴在那儿。

  亨利只是负责调配药水,照料的工作最终还是落到了足轻们的头上。这些一直都负责服侍武士的下级人员们任劳任怨,即便有不满也压制在内心之中不会说出。

  在见证了荒废的田地与紫云那边宛如废物的年青武士而心境产生变化之后,弥次郎眼中的这一幕开始有了微妙的不同。

  足轻服侍武士,百姓耕种以赡养武士,此等种种都乃理所应当。

  但这真的是理所应当吗?

  荒废了田地民不聊生,足轻每日睡眠不足4个小时在战斗之余仍旧要做这么多的杂活,只是为了什么?

  为了年轻的武家子弟们可以饮酒作乐荒废人生吗——不,即便不提那些武人之耻,就自己所追求的个人作为武者的荣誉。

  也重要到,需要以田地荒废而许多平民难以为生作为代价吗?

  他过去曾是无比坚信这一点的,认为天底下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但现在弥次郎越来越难以肯定了。

  曾经的坚信源于无知,而在接触了更多以后开悟所带来的并非明晰的前路,而是迷惘。

  但这仍是好事。

  尽情苦恼,尽情迷惘,尽情思索,尽情渴求。

  只有如此,才能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光明的道路。

  封闭于狭小环境之中,守着仅剩下空壳的信条以此视为人生的全部,因为闭塞单一所以目标明晰,这从来不是一件好事。

  两耳不闻窗外事,对天下大众所遭受的疾苦一无所知,只是一心追逐作为武者的荣誉,那种生活当然是清晰而又专一的,有着明确的目标,甚至是轻松的。

  但眼下祸起北方,而大洋彼岸的帕德罗西帝国亦是虎视眈眈,四千余年的江山社稷已不如他们情愿相信的那么安稳。

  醒来眼见的乃是摇摇欲坠的江山,仿佛被困于起火的房屋之中无处逃生满目迷惘。

  那么不如在睡梦之中死去,这样尚且少些痛苦。

  多数人大抵仍会选择后者吧。

  但他迈出了这一步,开始直面过去所忽视的事物了。

  这或许才是数千年前开辟了月之国的初代武士们所想要强调的,但已经在漫长时间当中遗失变质的东西。

  “有动静。”贤者忽然开口,以一如既往平淡没有起伏的语调打破了弥次郎等人的思绪。

  聚集起来的人数有二三十,只需看一眼,便可以明白是之前水井旁边那帮人的同伙。

  同样破烂的装备,同样消瘦的身形。

  不同的,只有这一次他们带上了锈迹斑斑但闪着寒光的铁器。

  “还能留手吗,我不太想.......”弥次郎欲言又止,现阶段的心境变化使得他有些对这些一副饥民模样的人下不去手。

  “尽量。”但亨利也只是这样说,并没有给予肯定的答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