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09章 一小时(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08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善于发明且在应用工程上有卓越历史的东海岸人,民间孩童喜好玩一种叫做叠叠高的游戏。

  这种小游戏规则相当简单,用一些长方形的小木条每层三条交叉摆放做成一座高塔,然后参与游戏者轮流抽出构成高塔的木条,以某一人尝试抽出时高塔倒塌作为失败。

  它在刚开始的时候不是那么难,稍有经验的人都明白只要小心翼翼地抽出位于中间的那一根,留下两侧支撑的框架,就能保证整体的相对稳定性。

  但当支撑的结构,整座塔每一层的接触面越来越少的时候,它也开始变得不那么稳固起来。想要将游戏进行下去,你就得全神贯注,不仅抽出木条的时候要小心翼翼再三甄选,就连呼吸和动作力道等等一切都要谨慎再三,因为已经摇摇欲坠的积木塔可能你轻轻吹一口气就会倒下。

  那种全神贯注,整个世界当中仅仅只剩下面前这个积木塔的感觉,如若再加上时间限制,旁边摆放的沙漏在细微的“沙沙”声中不停地减少着。

  你可以思考的时间极为有限,必须全神贯注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并且做出的决定必须是正确的,否则就会引来失败。

  对于锻炼你在高度紧张的环境下冷静又迅速地做出正确决定的能力,效果非常充分。

  这也难怪,大多数有所成就的东海岸战斗职业者也相当喜欢这种游戏。

  “砰——呲呲呲——”命中一瞬间的手感就让阿道佛斯明白,这一击基本无效。长矛折断盾牌遗失的他仅有的那把剑经历过一路上的使用已经磨损了许多,此刻面对高强度的战斗显得有些不堪大用。不够锋利的剑刃已经无法斩开食尸鬼坚韧的角质层,前几次他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那种锋利武器高效命中的爽快切开的手感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像用木棍击打厚实棉被一般的沉闷打击感。

  锐器无法发挥出锋刃的话,就变成了钝器一般依赖打击造成伤害,可锐器为了灵活轻便重量注定是不会高的。

  低效率的战斗方式,无法对敌人造成有效的杀伤,换做常人的话这个时候怕是只能钻牛角尖拼命用无意义的攻击击打或是开始大喊大叫转身就跑。

  但阿道佛斯不是常人。

  他是圣骑士。

  自幼进入教会历经许多磨练,以剿灭异端为己任,身经百战的圣骑士。

  “嘭——”他抬起了脚,直接一记鞭腿,以强而有力的腿部加上坚固的小腿护甲甩中了食尸鬼的头部。这堪比战锤的攻击直接就把它似人非人的脸庞打得粉碎,溢出来的黑色体液迅速地在空气当中蒸发,就连沾在圣骑士腿甲上的部分也是如此。

  而他没有对此投入太多的注意,紧接着一个矮身就将整个右臂蜷缩并且抬了起来“咔锵——”右侧食尸鬼的抓挠被肩甲和臂甲所挡下来,几乎同一时间阿道佛斯左手以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抽出匕首然后直直捅进了它的下巴。

  顽强的食尸鬼即便受此重创仍未彻底停止活动,深知这一点的阿道佛斯单手持剑狠狠地落下将配重球整个都砸进了它的天灵盖,并且看都不看拔出插在食尸鬼下巴的匕首顺带就一个肘击又打碎了左侧扑来的另一头食尸鬼的脸庞。

  他的盔甲上充满了划痕,伤痕累累气喘吁吁,但整个人却如捕猎的狼一样,气息内敛,眼神逼人。

  【纵使吾矛折断,吾剑不再锋锐,吾之盾牌碎裂难以防卫。】

  【吾仍奋战】

  这是骑士的战斗方式。

  古老又正统的。

  骑士的战斗方式。

  长矛折断了就用战锤,战锤遗失了就用长剑,长剑折断了就用匕首,匕首折断了也还有拳头。

  盾牌碎裂也不会停下,因为身上这套盔甲的每一个部分都是盾牌——是盾牌,同时又还是武器。

  攻防皆备,致命,又难以杀死。

  这是一骑当先不屈不挠的古典骑士,白色教会或许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这种精神却是从古早年间就一直流传至今的。

  “咔嚓——”配重球上带有圣徽的剑从食尸鬼的下腹柔软处捅了进去,然后在对方仍旧四肢乱舞地挣扎时阿道佛斯把它整个举了起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紧接着用脚重重地踩断了食尸鬼的颈椎。

  “嘭——!!”而在他解决这头食尸鬼的一瞬间,史蒂芬使用双手大锤直接把另一头食尸鬼整个给打得飞了起来。

  划出一道弧线的食尸鬼从阿道佛斯的面前落下,在半空之中那些四溢的体液就开始蒸发而到了落地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干尸。

  “嘭——!!”

  一头接着一头,两头接着三头,仿佛有一巨兽在面前横冲直撞,食尸鬼坚硬的骨骼和厚实的表皮在对付大型生物用的重型双手锤面前显得异常无力。

  不握着领导权,而是作为一名战士一位佣兵的史蒂夫,发挥出来的实力相当惊人。

  “......”但这霸气十足的战斗方式却让阿道佛斯皱起了眉,他拉近了距离靠近到史蒂芬的旁边,不是为了借助对方的气力而是为了掩护他。

  “哈啊——哈啊——”他显然是对的,霸气十足的战斗方式不一会儿就令史蒂芬几乎耗尽了体力,圣骑士果断地冲上前去与一头扑过来的食尸鬼进行交战,掩护大口喘息着恢复体力的史蒂芬。

  佣兵团长的心理憋着一股火。

  这种怒气也展现在了他的战斗之中,许多地方都显然像是在泄愤。

  其实莫说是他,就连阿道佛斯还有魔法导师卡米洛也都是如此。

  他们自认是各自业界当中的佼佼者,而平心而论,他们也确实是。

  年龄都已经不小的这几个人见过的大风大浪也已有不少,面对魔女这件事情他们尽管有所担忧,但还不至于像那些被留下的其他人那般紧张。

  “顶破天也就那样了。”

  尽管奥尔诺再三强调了魔女是超乎常理的存在不能用常识去认知,尽管他们也亲眼见过那铺天盖地的食尸鬼和甚至遮天蔽日的魔力反应。

  但以人形并且还是女性形态出现的魔女,仍旧令包括卡米洛这个本该睿智的魔法导师在内的这几人,潜意识内都多多少少有一些轻视。

  这是人类固有的劣根性。

  妄自尊大。

  自认掌握一切,即便再不济也仍有一搏之力。

  这种想法引致的心灵弱点,直接导致在真正到达她面前的时候他们被上了毕生难忘的一课。

  毫无反抗能力,没有任何手段可以抵御。

  那是直击心灵的软肋,自认坚强自认冷静的他们内心当中被掀起的是波澜万丈。或是耳畔的轻声细语不停地念叨着关于他们最珍重的事物,告诉他们放下这一切回归到自己梦中的温柔乡。或是挑拨离间,让本就不是完美团结的队伍之间出现裂隙。

  人因为有想要守护的事物因此才会坚韧不拔,可当你想要守护的事物当你所珍爱的东西越多了,你的弱点也就会越多。

  孑然一身的杀手是最强的,因为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女儿脖子上架着一把匕首就放下手中的剑。但除却了这些美好,丧失了所有的追求,忘却了爱的人类,还是人类吗?

  人性本就是矛盾螺旋。

  正因为有爱所以才有弱点,正因为有想要守护之物所以内心才有迷茫。

  你毕生处于这之中虔心信仰着的宗教判定为恶的东西,判定为必须歼灭的东西为何可以纯洁至此有如盛典上记载的神明?阿道佛斯的信仰不可谓不坚定,可他亦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人不然也无法爬到这种地位。

  所以他动摇了。

  你远离家乡在万里之外为了所爱之人战斗,可你又可曾想过假若自己无法回归到她们的身旁会是怎样的光景?你的妻子将为了生活不得不劳累最后早死,你的女儿出嫁之时为娘家人预留的位置空无一人。你为他们而战,可你又不会在他们的身边。

  史蒂芬在佣兵和圣骑士们责怪奥尔诺的那个晚上一言不发,他既没有赞同,也没有阻止。

  因为他比起大多数人更加明白亲情是什么,若是为了自己的孩子的话,他可以做到许多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所以他动摇了。

  你毕生所学之物,取得非凡成就。你认定自己已然知晓许多事物,可事实并非如此。你耗费的半辈子光阴所学到的知识不过是皮毛,你渺小而又盲目自大。而这世上所有的浩瀚之物远超你贫瘠又苍白的想象力,莫说是知根知底,就连尝试去理解对你来说都几乎是一种不可能。

  要说卡米洛没有一丝自信,那是基本不可能的。即便在奥尔诺的面前他的魔法确实弱得像个学徒,可是奥尔诺又是精灵又是千年一遇的天才,比她弱是理所当然的。并且在卡米洛的心中,他好歹也是个处于高位的帝国魔法导师,藏着一两手的技巧真要跟奥尔诺比试起来,他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可是在魔女的面前,他弱得像个初生的婴儿。

  那所学的知识没有一样派得上作用。

  所以他动摇了。

  身体的疲惫,内心的弱点。

  在魔女的圣域之中,就连空气也都充斥着毒素。稍微一不留神卸下了心防,他们就将身体的控制权彻底交出,沦为失去灵魂仅剩潜意识和本能的傀儡。

  万幸是在亨利和艾莉卡顶尖的战斗力之下他们没有出现杀害己方队友的情况,但在恢复了意识以后,所有人的内心都憋着一团巨大的火焰。

  “嘭轰!!”强大的火焰魔法将食尸鬼点燃,卡米洛紧紧地抿着嘴唇接连施法攻击。而前方的史蒂芬和阿道佛斯在互相配合下顶住了有如狂潮一般的食尸鬼,另一侧的亨利和艾莉卡接连杀伤,偶有漏网之鱼则由我们的米拉还有菲利波迅速解决。

  解除了魔法影响人数变多的队伍更加稳固,不但维持住了这最后直径9米的空地,甚至还隐隐有要反推回去的迹象。

  但也正在此时,处于后方相对安宁的米拉注意到了一些什么不对的地方。

  食尸鬼的行动变得统一了。

  “后撤!”亨利忽然一声大喊,所有人都按照他的指示迅速地回缩了相当的距离,整个圈子迅速地缩小了下来。尚且剩余的一百多头食尸鬼忽然一拥而上。

  “呃啊——”防御盔甲为了活动范围良好,腋下通常都是弱点。行动相对迟缓的佣兵团长挨了一记,尽管他立刻反应过来副手拔出随身带的猎刀砍断,但食尸鬼的爪子依然深深地插了进去,让史蒂芬这个彪形大汉都咬紧了牙关。

  “当——吱呜——”上前掩护的菲利波刺中了一头食尸鬼,但紧接着又有另一头扑了上来,他手中的长剑被压弯然后遗失在了这些怪物的肉山之中。

  “嘭——”卡米洛酝酿出的巨大火球发射了出去,但面对一头叠着一头的食尸鬼它效果卑微。

  “它们,呃,为什么没有追上——”菲利波愣愣地说着。

  “到最终阶段了。”

  “哈?”

  亨利开口,而旁边的人都是一脸疑惑。

  “原先她只能指挥,就像猎人指挥猎犬进行攻击那样。虽说食尸鬼是绝对无条件服从的,但终归因为各种个体差异以及其它因素,集群战斗的时候会互相影响到,就跟人类一样。”

  “我们也是利用这一点,才能战胜它们。”

  “统一意识你们听说过吗?”接着亨利话语解释的是艾莉卡。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所有人的意识都是一致,看到的是一致的,听到的是一致的,就连动作也都是一致的。”

  “结果会是怎样?”

  “答案是。”

  “完美协调。”

  “唰——”所有的食尸鬼都停了下来,整整齐齐地围成了一个圈,距离准确得就像是阅兵仪式上久经训练的士兵方阵。

  “天——”

  “好恶心。”

  “......攻击无法错开时间段的意思?”战斗经验仅次于亨利还有艾莉卡的阿道佛斯,是最先察觉他们所指事物以及亨利为何立刻提示撤退的那一个人。

  “是的。”亨利点了点头。

  “.......那还真是无解。”

  “怎么个无解法?”眼见食尸鬼尚且没有攻过来,说是为了缓解紧张感也好,米拉开口问道。

  “一打多的时候,一般要如何取胜?”

  “分清楚要点,安排先后顺序,再利用周围环境,确保自己每次面对的敌人都不会太多——啊!”女孩发出了恍然大悟的声音。

  “是的,敌人因为个体还有所处方位以及本身的一些些微差异的缘故,即便是三个围攻你一个,也往往难以做到绝对的协调同步。换句话说你可以根据哪一个敌人离你更近之类的关系,选择和计划攻击与躲避,确保自己不同时被太多对手围攻。”

  “但是假如它们是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东西一般,在身体能力上毫无差距的怪物,并且还能做到完美协调呢?”

  “.......”

  “会死吗?”米拉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望了亨利一眼。

  “十——”贤者吐出了一个数词。

  “十?”

  “九——”

  “八——”

  “七——”

  “六——”

  “......”站在他们身后的奥尔诺缓缓地站起了身,因为处于危险僵局的缘故极度敏锐的所有人都回过头看向了她。

  “......这是。”阿道佛斯皱紧了眉毛。

  “奥尔诺你......”米拉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精灵的脸上血管所在的位置鼓动着黑色的体液。

  “五——”她迈出了一步,而众人这才注意到不知为何那些食尸鬼都往后整齐地退了一步。

  “四——”奥尔诺握紧了法杖。

  “三——”

  “二——”

  “一。”

  她睁开了双眼,原先应当散发着蓝色魔力光辉的双眼,此刻却有着异样的神采。

  那是一双金色的眼睛,冰裂的虹膜一丝一丝闪耀着,而中间的瞳孔也不再是过去的圆形,而是尖锐的竖瞳。

  “辛苦了,接下来交给我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