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85章 暗无天日(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09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若你未曾坚信过某物,那么你或许永远无法明白虔信者的一些想法和冲动。

  信仰这种存在于精神层面的东西,可以令人做出许许多多破天荒的事情。

  不论这份信仰是个人、民族、国家还是宗教,拥有信仰的人往往会做出许多在无信仰者看来十分难以理解的事情。

  这其中有一些是好的,例如在使人安宁和专注的方面上。有信仰者也往往比起其他人更不容易迷茫,因为他们内心当中有着自己的方向存在,所以一些普通人无法克服无法提起勇气去做的事情,他们也能够义无反顾。

  狂信徒,总是义无反顾的。

  高喊着神的名号的话,即便对面是体积几十倍于己的巨龙,他们也敢提枪跨马咆哮着冲锋。

  亨利熟知这一切。

  民族主义者可以因为他们所信仰的己身血统更为高贵这一说法就迫害其实没有多大不同的其他人类,国家主义者们高喊着一切都是爱国对着他们认为是敌人的家伙挥下屠刀哪怕那是自己的亲人。

  而宗教狂热者更甚。

  以教典当中的内容作为行动基准,甚至不需要面见其人,只因为教典上曾如此记载,那么这人即便只是初见,对于信徒们来说也是应当杀之而后快的罪大恶极的仇人。

  如此的行为,一般人甚至是浅信徒都是难以去理解的。

  亨利熟知这一切。

  白色教会的教典诞生至今已有千年历史,而在流传至今当中的时光当中,宗教人员们也仍旧不停地在攥写修改着。

  这并非神明所创而是由人之手写出来的书籍,自然不免夹杂了书写者的主观与偏见。

  但只因沾染了墨汁而写在了这本具有巨大意义的书籍上,它就变成了不容反驳的事实。

  书中若记载那是你的敌人,那你便应舍弃一切思考,只是挥动手中的武器,为了铲除神的敌人而战斗。

  亨利熟知这一切。

  这种实际上建立在真假未知的故事上的仇恨如此强烈能够令人毫不犹豫地就挥动武器,归根结底也只能理解为狂信徒的脑子和正常人已经不太一致。

  亨利熟知这一切。

  所以当这个人拔剑朝着他袭来时,贤者并没有试图辩解。

  在掺合到魔女这件事情当中——不,在踏上东海岸,踏上帕尔尼拉港口栈桥木板的那一天,那一刻,他就预见到了现在这种光景的到来。

  这个神圣骑士算是有些自知之明,他的攻击看起来没有违背骑士精神的“不可偷袭”这一项守则,但实则出声向亨利公开宣战的时候已经靠近到极近距离并且一剑刺来。

  这种狡猾的做法是打算以此取得先机,然而。

  他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教会骑士。

  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教会。

  教会。

  神圣的白色教会。

  普度世人的神明的教会。

  只要是以神的名义的话,那么过程完全不重要,只要结果好,一切就都没有问题。

  亨利没有拔剑,他以一个简单的侧步避开了对方这出其不意的一剑,周围的人们都停了下来,看着这两个全身着甲的骑士忽然地就打了起来。

  火光忽明忽暗,而在反应过来以后人们迅速地让开了一段距离。

  圣骑士显然不打算收手,备战状态的贤者身上穿着康斯坦丁的备用盔甲只有鞋子和手为了灵活度没穿,而除此之外还有咽喉和头部裸露在外。

  对手的第一击毫无保留地直接就朝着亨利的脖子刺去,而在贤者避开了以后他抓着配重球就把整把双手剑单手甩了出去靠这种延长打击距离的技巧斩向亨利的脚掌。

  “啪——”但剑尖落在了雪地之中,而像是预见到了这一切一般,骑士迅速地把它抽了回去,重新恢复到正常的持剑姿势。

  “......”接连的两个动作,亨利就多少猜测到了一些什么。

  “穿着尽可能白净和耀眼,名词里头也动不动就带着圣和光明,下手却是怎么阴险怎么来吗——”宛如闲庭信步,对手接连的迅速出招却一再落空。亨利语带嘲讽,而骑士的面容则因此有些闪烁。

  “住嘴,对你,我犯不着守规矩!”他忽然大声地这样说着,声音大到后面的那一批教会骑士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然后忽然收回了长剑——这并非放弃继续战斗,因为这位神圣骑士转过身立马从同伴的手中接过了一柄木竿子涂成白色两米多长的长矛。

  看起来,他意识到了实力的差距,因而不再打算用长剑这种具有技巧炫耀性的武器,而是选用了更强大的武器。

  “拔出你的剑!你是在瞧不起我吗!”圣骑士接着大声喊着,因为他更换了更长武器的缘故周围所有人都努力地避让到更远的地方,瞬间少了许多人影遮拦的巨大篝火光芒得以大量投入。不少站在对面的围观群众都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而在这一暗一明的转换之间,骑士抓准了机会端平长枪一个弓步就朝着贤者刺了过来。

  他这次没再瞄准头颈而是朝着胸甲刺来,毫无保留的模样任何人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两米长的矛枪冲击力远超长剑,因此选择目标更大的躯干部分命中即便有盔甲保护也足以令亨利被击退,而一旦掌握了这个节奏那么他就还有机会胜利。

  更长更大的武器,决计没有打算小瞧对方的心理,抓住每一个机会可以发起攻击就果断地进行进攻。

  ——各方各面,都显示出来这是个老手。

  不拘泥于骑士精神,不拘泥于那些细节守则,即便在表面上仍旧遵从了它们,其实只不过是找到一个令人无法反驳的漏洞罢了。

  优秀的武者不但需要可靠的训练,还得有丰富的经验才行,否则打起来就只会呆板而又僵硬,被更加熟练者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击败。

  从这各方面来说,这个圣骑士都是值得肯定的战斗职业者。

  但这依然。

  改变不了事实。

  在场两人都知根知底的事实。

  “嗬啊!!”接连的突刺再三落空,骑士的攻击甚至连把贤者逼退都没有办法做到。他看起来开始有些心急了,因而在一次突刺以后忽然再度变招打算使用甩枪的方式攻击。

  “哎!”后方骑乘在马匹上围观着这一切的其他圣骑士们发出了惋惜的感叹,但这一切已然太迟太迟。

  “啪!!”

  宛如铁钳。

  贤者轻松地避开了这一用杆身抽击的攻击以后,单手抓住了它。

  不论怎么用力拉扯,都纹丝不动。

  “试探够了吧?”而他平视着对方的双眼,在火光摇曳之间,小声地说出了这一句话。

  声音并不大,因为周围的人让出来很大距离令他们能够搏斗的缘故,人们并没有能够听清楚亨利的发言。

  “......我可没打算只是试探,但全力出手在你的面前看来也没什么用。”圣骑士的态度忽然有些转变了,就仿佛之前那一幕都是在演戏一般——也或许确实是的。

  “这么多年了,教会和你的恩恩怨怨,说他们没有派遣部队试图解决这桩事我是不信的,但你却仍然还活着。”

  “欧罗拉的噩梦。”他再度吐出这个已经有不少人说过的词汇,同时身体却还在做出一副努力抽回长枪的样子。

  “我无法战胜你,这一点我是清楚的,但我必须让手下的人也搞清楚。”

  “以避免有任何蠢货在接触到真正的敌人之前就把自己弄伤。”

  “所以这次来的人全是十三号部门的咯?”亨利耸了耸肩,而骑士也点了点头:“是的,全是知情者,至少他们都知道你曾做过的事情。”

  “我想让你知道一件事情。”神圣骑士忽然这样说道:“阁下。”

  这个久违地没有带讽刺意味的敬称,却反而令贤者感到浑身难受——他皱起了眉。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称呼,但这是我出于尊敬如此,请谅解——”

  “总之——”“咔——”圣骑士这样说着然后忽然整个人用力地往后退了一步,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借助小腿发力却仍旧无法从亨利手中夺回武器的举动,而他接着小声说道。

  “尽管就连教典上都把你宣称成是叛徒,是所有耶缇纳宗的教廷武装人员面见就必须就地处决的对象。但在教会的内部,仍旧有许多认同你做法的人存在。”

  “如今的教会就像这个国家一样,已经变得过分软弱了。”

  “他们不懂牺牲这个词汇的涵义,沉浸于享乐主义之中,以至于就连神的光辉被世人遗忘了也认为‘不过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骑士说着转过了头望向了司考提小镇中央昏暗渺小的神像,面容之间显得有些气愤。

  而亨利只是沉默。

  “我们早已忘却了过去那种杀伐果决,忘却了你们做出——”“够了”“啪——”亨利松开了手中的长矛,而骑士倒退了好几步,稳住了身形并没有摔倒在地。

  “锵锵锵锵——”盔甲和武器碰撞的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伴随着一整列火把照亮的光芒,接到讯息的康斯坦丁、明娜、玛格丽特和米拉等人率领着军队迅速地赶了过来。

  “......继续布防,热闹就到此为止了。”贤者转过了身朝着那些围在周遭的军人和士兵们这样喊着,对于不明事实甚至都不知道亨利真实身份只当他是一个路过骑士的他们而言,这场战斗虽说精彩但却又有一些迷茫。

  所幸那位和亨利切磋的圣骑士也不是等闲之辈,他适时地开口:“啊!抱歉了,鄙人只是看到这位骑士身材高大,就突发好胜之心,给各位添麻烦了,还请多多担待!”

  这一解释显然能令他们接受,加之以康斯坦丁他们这些军官阶级人员的到来,路人们一边继续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一遍朝周围走去重新回归到工作之中。

  而至于这场具有表演性质的“对决”所最想要展现的对象,那些多多少少知道些什么的教会骑士,则是面面相视,彼此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吧。”与亨利交手的那名圣骑士呼出一口气,然后这样说着。

  “搞清楚优先级,搞清楚我们来这里做的事情。”

  “为了神的荣光。”

  “是,为了神的荣光。”圣骑士们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样说着。

  后知后觉地到来的康斯坦丁等人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景象,加之以之前的紧急报告也多少猜出了发生了什么。米拉迅速地跑到了自己老师的身旁。玛格丽特的注意力则是被后面庞大的运输队伍所吸引,这位黑色卷发的贵族小姐在长长地出了口气以后,与康斯坦丁说了一声就跑过去跟商队的人员进行交流,紧接着以一副十分熟练的模样指引着他们将各类物资运向指定地点。

  而这位与亨利短暂交手过的圣骑士领队,则是在对自己人训话完毕以后,转过身瞧了两眼,然后朝着一头黑色卷发的骑士长点了点头。

  “多有失礼,想必你就是这里的指挥官吧。”

  “是的,欢迎你们的到来。我是驻军司令,帝国骑士康斯坦丁。”骑士长这样说着伸出了手,他自我介绍的身份令圣骑士皱了皱眉,但紧接着康斯坦丁又接着说道:“我相信,在迎击魔女这件事情上,所有人都是站在共同阵线上的,对吧。”

  他显然话中有话,‘这人不简单’圣骑士露出了些许微笑,然后握住了他的手:“是的,确实如此。”

  “我是耶缇纳宗教廷武装,第十三分部的执行圣骑士部长。”

  “请叫我阿道佛斯。”一身白金盔甲的骑士这样自我介绍着,而康斯坦丁皱了皱眉。

  “魔女歼灭部队吗......”

  “这可真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火光摇曳,在城墙不甚明亮的角落里,望着忙碌工兵们的背影,亨利一言不发。

  “总有一天。”短暂的沉默过后,洛安少女忽然这样说着。

  “嗯?”贤者用一个简短的语气词作为回应。

  “总有一天,你会把你所有的过去都告诉我。”米拉这样说着,亨利愣了一下,然后回过了头,看向了米拉的脸。

  她那双蓝色的眼睛在火光摇曳之中亮晶晶的,充斥着的决意就跟一开始说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一样坚定。

  数年的时光已经足以让贤者明白了。

  当这个女孩这样说的时候,她就一定会做到。

  “好啊。”他忽然笑了。

  米拉第一次看亨利笑得这样温柔。

  “总有一天。”贤者伸出大手揉乱了她的头发。

  “总有一天会告诉你的。”

  “小姑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