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贤者与少女第412章 专家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81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人们喜欢故事。

  不论是小孩还是大人,不论是未曾受过教育的下级农民还是可自由获取知识的贵族。

  形态或许会是诗歌,或许会是文字,也或许还会佐以图画。但它们的本质都是相同的——通过讲述故事的方式,传达某种价值观,普及某些知识。

  而在里加尔与新月洲两地数千年的历史当中流传下来的故事里,人类与某些凶险的庞然大物搏斗的话题,一直经久不衰。

  帕德罗西帝国上流社会喜欢这种故事,喜欢英勇无畏的骑士与龙搏斗的故事;而新月洲的农民们也喜欢这种故事,喜欢聪明的猎户与食人恶虎搏斗的故事。

  这两者看似同质,但核心思想却有极大不同。帝国贵族所钟情的故事里骑士往往英勇无畏靠一腔热血以勇气战胜恶龙,而这种故事里常常还会有卑微猥琐的平民或是贪财的佣兵冒险者出现。作为对立,骑士的角色则总是正直又高贵的。

  相较之下,月之国的农民们所喜好的故事与里加尔的下层阶级类似。往往都是人民以某种小聪明小智慧,取巧战胜这个邪恶的食人巨兽。

  人们喜欢故事,故事也因而必然是为了喜欢它们的人而写的。所以帝国骑士英勇无畏单凭一腔热血就能战胜对手,正应了自认是天选之人比可悲的贱民们天然地就要高贵很多的上流社会人士所需;而农民所喜好的耍小聪明,则又满足了每个人内心当中都会拥有的不甘于平凡自认独特的心理。

  但故事终究只是故事。

  与怪物搏斗的不会是骑士或是猎户,依靠来击败它们的也不会是一腔热血与高贵品德或是急中生智的小聪明。

  而是丰富的经验、确凿无疑的计划、以及充沛的准备。

  ——换而言之。

  你需要一位专家。

  “麻绳。”亨利伸出了手,而咖莱瓦把一大捆从村里搜集来的绳索递给了他。天色已经逐渐开始黯淡下来,但在有序的指挥下,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近乎大半。

  “不能这样,要打渔夫结,不然会散开。”洛安少女也在旁边指挥着绫进行着工作:“像这样,我教你。”本着人多力量大的原则,所有人都没闲着。尽管传教士尤其是艾吉对此有些反感想要立刻逃离而非留下背水一战,但贤者冷冷地反问了一句“你跑得过那东西吗?”他就识相地闭上了嘴。

  村庄当中搜集的材料加之以合适的地形,在贤者的专业指导以及洛安少女和璐璐的辅助下,他们在山林之中规划了一整片区域,马不停蹄地做着准备。

  村民们堆积的现成材料省去了许多时间,尽管让高贵的独角兽架上雪橇拉货这种事情显得暴殄天物,但所幸通人性的小家伙并没有什么架子。“不成,再加点。”亨利摇着头,而气喘吁吁的咖莱瓦瞄了一眼旁边,拖着疲惫的身体又靠了过去。原本应当是储备用作房梁支柱的数根巨大木头经过好几次拉车都运到了这边,而贤者正指挥着苦力咖莱瓦制作的,便是最经典又简单的一种陷阱——落木。

  “重量型陷阱的基本原则是必须是目标生物的3倍重。”亨利自己说着就耸了耸肩:“但鉴于这里根本没有足够重的东西以及能够承受得住这种重量的树木,就只能尽量为止,并且以量取胜了。”

  对人类而言相当沉重的木头被打了紧固的绳结固定,之后长绳的另一端被绑上了重物接着拿在手里旋转加速,最后掌握好了一个契机亨利准确地松开了手把它抛过了高处目标的那处枝干。

  其它几个人也有样学样,但包括洛安少女在内,因为粗绳索相当笨重的缘故,都是在好几次尝试之后才成功。

  落木陷阱一共准备了3处,皆是固定在了最粗壮的老树上方。合力将它们拉上去以后,最重要的触发设置环节贤者便必须亲自动手了。

  因为其他人对此经验一般,哪怕是作为猎民出身的璐璐,实际上也没有太多对付超大体型生物的经验。

  猎人狩猎是为了自身的生存,而遇到对自己有威胁的体型过大的生物,他们往往会选择退却。再者,新月洲本身就没有太大的生物,不光是大象一类常见的大型哺乳类,就连龙类生物在此地都几乎绝迹。或许是由于广阔的黎伽罗海与大东海隔阂缘故,这里的生物形态与里加尔有着很大区分。

  关键的触发环节尽数由贤者亲自动手。考虑到那个巨大生物的身高与体积,粗大的麻绳触发结构被设置在了两棵大树的中间,并且有一米五左右的高度,差不多相当于队伍内一些男性成员锁骨的位置。

  身材较高的几人在跑过去的时候需要弯腰,但因为贤者精准地控制好了释放所需的力道,所以即便一不小心撞上去也不会因此释放陷阱,在真正对付怪物之前就造成友军伤亡。

  慢则稳、稳则快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即便很快就将要天黑,他却仍旧仔细地花时间做好了这份保险措施。

  由几十名村民融合成的大娃娃鱼从头到尾有十几米的长度,而且因为身体宽大的缘故,总的来说体型几乎可堪比地龙。但要对付起来,却有可能会比地龙还要麻烦。

  亚龙是一种拥有不俗智慧的生物,与人类相似,它们会思考、评估面前的威胁。打退一头亚龙,类似于面对一个全副武装信心爆棚的骑士。你只需要知道盔甲的弱点并且有了得的身手与合适的武器,不停地对他的关节缝隙还有观察口——对龙来说则是腋下与肚子——之类的弱点造成威胁,让对手意识到这是不是鲜美的肥肉而是会磕掉牙的钢板,它就会识相地离开去寻找更容易得手的目标。

  打退和杀死是两个概念,对于生命力顽强的龙种而言,受伤其实是家常便饭。离开的缘由往往是它们认为不值得继续战斗,而非你真的拥有碾压级的战斗力。

  这是贤者过去与它们遭遇时能够取胜的原因之一,让这聪明的生物意识到自己是有刺有毒不好下手的目标,它就会放弃选择其它。

  而假若一头地龙全心全意想要杀了你,那么只要它不是因为某种情况而失去了理智,你会面对的是无穷无尽的噩梦。

  它会装死,会以令你感觉不可思议的方式隐藏起那巨大身体的动静在你失去警惕的时候接近你。它会通过骚扰与咆哮使得你难以入眠从而判断力低下。龙是寿命很长的生物,所以它们耐心十足,它会像是一个狡诈的人类一样戏弄你。当你觉得自己历经血战已经赢得胜利而放松那刻,往往就是你丧命之时。

  这一点与人类之间的斗争也相当类似。

  最强壮的、跑的最快的那个人不一定会在战斗当中取胜。取胜的往往是那个最能坚持,最聪明的人。

  所以这次对付这一头怪物,亨利没有像是以前遭遇地龙那样英勇地单枪匹马冲上去,而是选择了花时间最大限度利用团队的力量,做好准备。

  体型庞大的怪物自重也相当,所以陷阱大可放大尺寸,确保人类的力气无法轻易触发。由此一来就能避免在突发情况无比混乱之际,队伍当中那些并非冒险者出身的人因为慌乱而触发陷阱导致友军伤亡。

  除了落木之外他们还准备了不少落穴陷阱,但紧迫的时间当中要做这么多事,自然也不可能挖出来一个足够大的坑。因而这些陷阱起到的更多是阻挠作用,避免将该生物引入陷阱的人因为脚力不足而被追上。

  尽管已然分工明确并且快马加鞭,这一切完成了十之八九的时候,冬日短暂的日照时间还是迎来了结束。

  准备工作的最后一部分是将作为杀手锏的那个陷阱布置好,再把火把固定在山林当中的各处。

  照明的重要性极高,尽管我们的贤者先生自身凭借以秘银墨水刺青于皮下的德鲁伊符文得以拥有夜间视觉,但其他人包括洛安少女在内却都是会受黑夜所影响的。亨利再强也没有在脑袋周边长一整圈的眼睛,一双眼睛怎样都是没有八双能观察到的东西多。把人员布置到各个方位隐藏起来,随时注意着各个方面的动静,如此一来才能确保及时发现目标。

  吹雪一直到夜里也没有停下,这种天气当中蜡烛是肯定派不上用场了,只有浸油足够并且尺寸巨大的火把才能在凌冽的寒风之中不至于被吹熄。

  尽管如此,在夹着雪花的风吹之中阵阵摇曳的火光忽明忽暗,结合夜里寂静的森林和冰冷的空气,仍旧使得许多人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了起来。

  他们瞪大着干涩的双眼,感受着被风刮得干裂的嘴唇,把身上的斗篷或者袍子尽力地捂得严实一些,却仍旧觉得四肢末端开始发凉。

  而一丁点的也许是同伴也许是风儿弄出来的动静,就会使得这些人神经质的“咻”地一声回头望去。

  高度亢奋的精神状态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的情况维持不了太久,兴奋劲过了以后,无尽的疲惫就会袭来。

  晚餐只有他们携带的随身干粮,武士的袭击加上怪物的出现有些突然,口味更丰富的东西都被遗留在了山上小屋之中。他们用篝火烹饪了一下这淡而无味的谷物糊糊,但除了亨利、米拉、咖莱瓦和璐璐以外,其它四人都不是很有胃口。

  文员出身的传教士三人组以及博士小姐都很明显到这会儿还没缓过劲来,他们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头经历了太多。精神上的压力使得文员出身的四人有些呆若木鸡。之前在帮忙干活的时候也是时常停下来发呆,像是扯线木偶一样,亨利或者米拉喊一句,才动一下。

  这种情况对没经历过太多大场面的人而言很是常见,他们对应当如何应对眼下的情况感到茫然失措,因而变得更加依赖那些有主见冷静的人。甚至有时候会演变成没有他人的命令就发呆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情况。

  绫算是相对好的一个,因为她最少还懂得使用月之国的大弓,并且迎击怪物的战术也是基于她提出的生态周期思路的。但理论是理论,真的临近实战了,感受到了那股无形的压力,她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亨利拨弄着篝火中的碳块,之后又检查了一下小弩还有璐璐和绫所带的弓矢。

  “咔——”他忽然想起一些什么,于是拿起一支弓矢,然后抽出来腰上的小刀,借着火光在刀尖上划了一下,立刻出现了一道划痕,而刀尖则是毫无损伤。

  “忘了这茬。”贤者皱起了眉头:“这箭头不够硬。”

  “应该是钢的,但含碳量不知道怎样。”

  “老师在担心可能射不穿?”洛安少女敏锐地察觉到了贤者所担心的事物,而他点了点头:“拉力不够,硬度来凑。两把都只是猎弓不是战弓,它的皮挺厚的,没有好的箭头估计连让它疼痛都做不到。”

  “把水拿来,临时凑合一下。”贤者说着用手拔下了箭头然后丢到了营火碳堆之中,又用木棍拨弄了一下木炭盖住箭头。

  “这样做可能会有一些报废吧。”米拉有些担心,而咖莱瓦则是听话地跑到了旁边把装着水的木桶提来。

  “一支能击穿的好过十支射上去会被弹开的。”亨利迅速地把大部分的箭头都丢了进去,之后又在旁边捡了两根小树枝夹起来。夜色成为了判断火候的好帮手,在看见箭头被烧得足够亮了以后,他果断地用树枝夹了起来,然后丢进了木桶之中。

  “滋滋——”的声音响起,而在重复这一做法好几次之后,亨利等到木桶当中的水冷却下来,用手把箭头捞了出来。

  “锵——锵——呲——”用小刀充当硬度测试摩擦发出了不同的声响,证明这些箭头所用钢材性能还算不错。但因为是临时批量淬火的缘故,硬度增加到足够程度的仅有四成左右。

  “总比没有好,把高硬度的穿甲箭做下标记。”亨利回头这样说着。

  时间缓慢地流逝,在所有准备都做好以后,他们又等了相当漫长的时间。

  “你怎么确定它会来。”也许是有些按捺不住,也许是不安促使着,博士小姐对着贤者问出了这句话。

  “除了我们,这里还有什么别的可以吃的吗?”贤者耸耸肩,而话音刚落,一行人就听到不远处响起了一声巨大的咆哮。

  “咖莱瓦。”贤者站了起来。

  “点燃前面的篝火,把这家伙引过来。”他大声地喊着。

  吹了许久的风。

  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