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62章 残留在春日的雪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92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倾盆而下的雨夹着缓缓飘落的雪,在持续了半个小时有余的时间后暂且停歇。

  但仅仅只是这样一场骤雨夹杂落雪,顷刻间便使本来尚算温暖的盛春午间变得尽是凉意。

  新月洲北部的农民有句俗语是“冬雪丰年,春雪讨嫌”,趁着早春回暖到田里播种下苗的时间点突如其来的大雪,冻死冻伤的幼苗会让他们很长时间的劳动成果报销,只得重来。

  尽管只是一场刚到小腿脖子深的小雪,但在它的波及范围之内,多半也会有许多农民是苦着脸唉声叹气的吧。

  赏雪、赏雨是贵族才能做的行为。

  哪怕身处的地方是相同的,看着的天空与大地是相同的,两个不同阶级的人所能看到的事物依然有所区分。

  劳动人民往往只能看到阻碍,雨天泥泞的大地寸步难行,泡水会把庄稼泡烂,让自家的屋子发霉,东西浸水坏掉。

  哪里都是这样。

  不论是自然灾害还是人为的战争到来,会陷入困境的往往是本就已经身处困境的弱者。强者掌握资源,有的是办法脱身或者自保。因此他们大可讴歌灾难之美,写诗赋词描绘景物。

  但弱者光是生存下去就已经竭尽全力,哪有这份余裕。

  哪怕是对异邦人出身的米拉和咖莱瓦等人来说,这也并不难以想象。在任何国度都存在上下阶级,而限制下层阶级往上爬的,便是这令他们光是饱腹已需竭尽全力,根本无空学习上进的生存压力。

  严苛的月之国在这一基础上又套了一层心灵枷锁,使得农民不光是抽出时间来学习奋进都无法做到,更是在内心深处卑微地认为自己已然待在应当一辈子待着的地方,任何想要改变现状的念头都是大逆不道的。

  一段时间的共同前行加之以并肩作战,已经多少与这些和人武士队友们熟悉起来的米拉和咖莱瓦,大抵是明白了如何与他们相处,也大抵是明白了为什么传教士在这个国家的布教会如此艰难了。

  和人是通情达理之人。

  尤以和人贵族为其中佼佼者。

  “贵族者,当不应以血统之高贵立之,而应以其谈吐言行,仪表体态彰显自身之优越。如此方得民心之所向,万众之臣服。”

  自小就被要求文武双全的他们,不光礼节会到位,自身的理解能力与沟通能力也丝毫不会差。

  只要搞对了方式,那么他们在通情达理这点上不会输给你所知的任何优秀的人才。双方可以高效地交流,又都拿出专业的精神来互相合作,甚至于成为朋友也不是什么难题——看看这支队伍如今其乐融融的模样便知道了。

  但这是建立在【搞对了方式】的前提下。

  和人的逆鳞,是批评他们国家的不足。

  只要不涉及对于他们现如今生存方式,对于月之国的阶级社会各种东西的探讨,那么大家就可以是好朋友。

  这是一种礼貌而又拘谨的奇妙关系,也许是同为历史悠久的大国缘由,与帕德罗西人类似,会给人一种有距离感,难以真正交心的感受。

  除却那些不可谈不可触碰的东西,谈天说地都无妨。但一旦开口提及,气氛就会瞬间变得僵硬。

  这是一种糅杂了对于自己国家悠久历史的坚定自信和身为其中一员的自豪,以及里加尔与新月洲文化之间不同所产生的隔阂,而诞生的奇异景象。

  在拉曼文明西迁洒落的火花成长起来的里加尔,哪怕是西海岸也依然在许多地方有着文化共通性。因此教会的传教也许会遇到语言和开明程度之类的阻拦,却从未有像在新月洲这样庞大到令人棘手以至于不得不出下策煽动战争作赌博的困局。

  不碰这点就没问题,但传教士的工作又不可能不碰这点。

  唯一神教信仰要求信徒全身心奉献给神明,倘若武士们内心仍旧信奉着月之国的传统,遵循月之国的生活方式,那么对于白色教会而言也是不可接受的。

  矛盾并不只是表层上的利益,而是内心深处,他们这些外来者与新月洲迥异的文化土壤所产生的水土不服。

  “还好我只是个佣兵。”大致知晓了传教士们的目的和他们会遇到的阻碍之后,洛安少女略微有些算没心没肺地这样感叹着。

  在经历过一次并肩作战以后,藉由建立起来的信赖关系,双方之后的各种合作多半也会更加稳固一些。

  亨利的战术、夷人们的配合以及随后帮助武士们熟练处理伤口之类的互动,不仅化解了隔阂,还证明了他们这些人的价值。

  正如我们之前所提,一支队伍当中长期保持不平等的关系是十分不健康的,因为总有人会变得心理不平衡。

  和人武士虽然隐藏得很好,但仍旧心高气傲。吃住和保护全都是由他们提供,这些人难免会对亨利他们这些南蛮还有特木伦等夷人一行有所轻视。

  但与山贼之间的战争以及之后处理伤口的事情,一方面挫了挫武士们的锐气,让他们明白自己虽然强大却也并非无敌,面对会反击的敌人还是会受伤的;另一方面也让他们认知到自己以外也是有着懂得兵法能够发挥出实力去战斗的人,而自己所小瞧的边境夷人,在面对流血受伤时所表现出来的坚韧也令人刮目相看。

  如此的诸多细节,通过行动来打动别人,正是我们的贤者先生一贯的作风。

  育儿者尚且知道“言传身教”,倘若光是有一张会说漂亮话的嘴无法身体力行干实事,这些心高气傲自认武艺高强的武士们,又怎么会服气。

  他们接纳了夷人还有亨利等人这些南蛮外乡客,虽然还是有少部分武士比如弥次郎小少爷有时候会摆一张臭脸,而传教士们也因为时不时仍旧职业病发作的缘故会让气氛尴尬,但总体而言。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武士们已经是接纳了自己的旅伴,并且把他们视为同等的存在。

  这直接表现出来,或许许多不谙世事的年轻人仍旧注意不到的改变——便是鸣海在雪停之后打算进行下一步计划时,主动邀请了特木伦和亨利加入他们的讨论行列。

  尽管武士领队并非自大之人,之前也两次见识过亨利作为个人的武力强大,但他前几日制订计划时都是直接决定好了再告知亨利与夷人领袖特木伦。

  诚然,贤者个人武力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但战斗职业者作为个人的武艺高强与作为指挥官的能力并没有直接的联系,所以在亨利证明了他在这方面的才能之前,在特木伦证明了他可以统御夷人部族按照亨利的计划准确无误地行事之前,哪怕他们表现得再强大,鸣海也绝对不会咨询他们的意见。

  哪怕这里仍旧是他的主场,对于附近道路的了解亨利和特木伦都不如他,这种主动咨询和邀请加入,透露出的却是一份平等,一份尊重。

  这些是弥次郎小少爷仍旧没能学会的技巧。

  这也是上层阶级的武士领队,和下级武士之间会有的区分。

  自己是否有受到重视、付出有得到感恩、有被人尊重,鸣海在这些方面作出的积极回应,亨利和特木伦作为成熟的大人,自然也不会就这样变得飘飘然真的开始对计划指手画脚。

  二人安静地听闻武士领队阐述完下一步的计划之后,基本也就都赞同了大体的行进方案,夷人领袖还有贤者依托自身对于野地行军和天气变化更为丰富一些的了解提出了些许的建议,而鸣海在确认了它们确实有价值之后,也加入了作为变量的考量。

  而在亨利与特木伦分别归队并且把下一步的计划传达给自己人以后,这支百人大队又花了好一些时间把之前战斗的各种需要缝缝补补的东西都弄好,又吃了一顿热餐,望着外面的天色又逐渐变得明亮起来,也终于重新整理起行装准备再次上路。

  因为天气变冷的缘故,大部分人都拿出了自己保暖的衣物。武士们在鲜亮的盔甲外面穿上了名为“阵羽织”的衣裳——也即是鸣海一开始就穿着的,只不过大部分普通武士身上的并不那么华丽。

  “羽织”乃是和人的一种外套,而在这个名词前面加上“阵”便代表是要“上阵杀敌”穿着的,也即是着甲服饰,武装服饰的一环。

  普通的羽织带有袖子,但盔甲外边不可以包裹太多的东西否则会阻碍行动,因此阵羽织多是无袖背心。

  以丝绸作表,羊毛或是棉布作里制成的阵羽织可以拥有一定抵御天气变化的能力,因为降温缘由,很多人便也把这个取出拿来增加保暖性能。

  而夷人们则是在和人的服饰外面又加上了自己原有的服饰作为保暖,因为是步行,要轻装上阵的他们也就带了这两套衣物,倒是没有太多额外替换用的。

  天气转寒,米拉、亨利还有咖莱瓦一行则是把原本也已经收起来的里加尔式牛皮靴子重新翻了出来。

  厚皮底加上相对更薄一些的皮靴身,里加尔人的这种装备比起月之国的草鞋要更加舒适。缝线处来回擦蜂蜡再藉由火烤融进去的话,哪怕是踩到积水因为蜂蜡也能有一定的抵御能力,寒气不容易侵蚀。

  但因为有雪的缘故,我们的洛安少女还跑过去跟足轻那边要了一些干的稻草,折叠起来之后塞到了皮靴里头,跺跺脚踩实了就是隔湿的鞋垫。

  异邦人的行头让和人乃至夷人都是看得目不转睛,不过他们自己也并非没有足部御寒的手段。

  脚底稻草编的厚系带鞋是不会替换,但却从赤脚或是穿着轻的短袜改成了所谓的“长足袋”。

  这是一种用布帛缝制的厚两趾袜,和人将“足袋”用以称呼袜子,这个词汇十分简单易懂:足指的是脚,而袋则是袋子,套在脚上的袋子,足袋;触类旁通,和人称呼“手套”自然用的也是“手袋”这样的词汇。

  由此延伸,所谓长足袋自然是普通袜子的加长版本。有的到小腿长有的甚至到大腿往上的这种以厚棉布制成的腿部装备,角度还会加厚一层布,相当于多穿了一条棉裤子一般,御寒能力自然也十分不错。

  再在上面套上耐走的草鞋,面对寒冷天气的足部装备便完成。

  阳光不甚明媚,给人感觉之后兴许还会继续下雨或是下雪。

  地面上湿软的积雪走起来不会很是方便,但他们到底还是没有完全脱离山贼的领地,因此在紧急休整了过后,就立刻重新上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