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15章 麻烦的大小姐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66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和西海岸一样,尽管更加地繁华发达,东海岸的夜间和野外却也是充斥着各种可怕怪谈的地方。

  身为佣兵、冒险者,常年行走于各地的人们能够多少明白,尽管魔物是切实存在的,但它们极少会招惹人类。连同龙蜥这样的野兽在内,大部分掠食类生物稍微有一点智商的都会明白人类的可怕之处,以血的教训明白这些体型小巧皮肤柔软又没有爪子跟尖牙的生物若是有一个个体被害就会引来成群结队的报复,令你苦不堪言。

  从人类社会扩张以来已经有无数可怕的野兽和魔物在火把和刀剑下丧命绝迹,攻击性太强生活范围又跟人类过于接近的结果就只有灭亡。能够幸存下来的少部分懂得趋利避害的个体,也将这份可怖深深地刻入到了基因之中,令它们的后代懂得如何避开这些残酷的生物,在远离人类的地方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这也正是为何佣兵当中专职对付人类以外生物的分类是叫做“狩猎佣兵”而不是所谓的“除魔佣兵”或者“除怪佣兵”的原因——相比起这些只是为了生存下去而捕猎的生物,人类是唯一一种会因其口角之类的琐事就将同类置于死地的动物。

  要论可怕的程度,这些稀少而又罕见且远离人类生存领域的生物远远不能与我们相比——但却也正因为这种稀少,它们在文学领域成为了备受关注的热门话题。

  真正混乱的西海岸,确确实实在森林边缘生存的农民们唯恐避之不及的各种凶残猛兽嗜血魔物,在这边却拥有着极高的人气。这种现象也仅繁荣的东海岸帕德罗西帝国,独此一家。

  归根结底,这一切可以总结为“距离产生美”——正因为繁荣平和治安良好,那些可怖的杀人魔物与这些人生活的领域十分遥远,人们并不切实地遭受到这些生物的威胁,所以才反而对它们提起了兴趣,想要去了解阅读与其相关的故事。

  帕德罗西文学界以“震撼美”“惊惧美”作为此类绘画与小说作品的统称,得益于远比西海岸更加发达的印刷和造纸业带有绘图的书本流通量非常之大,而这些涉及到怪物和魔物的小说和图画,也因此大行其道。

  人们观赏阅读着文字和图画当中主人翁的冒险,沉浸于那种被可怖的生物紧追其后的刺激感不能自拔,但却并不会真的陷入到那种危险之中。

  这种在安全环境当中阅读冒险小说由于刺激而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令人着迷,因而类似的怪谈不论在民间口头相传还是在上流社会的书本当中都拥有着大量的受众群体——

  有道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当这些身处上流社会的人士当中有一位因为阅读了太多的冒险小说想要进行一次货真价实的冒险,去体会去见证那些可怖的杀人魔物以后,这件相当麻烦的委托自然就落在了佣兵公会这种专业机构的头上。

  ——但这和我们的贤者先生以及小米拉又有一些什么关系呢?

  嗯,这是因为,这个任务就是他们“接”下来的。

  之所以打了引号,是因为这并非他们主动接取,而是分配到他们的头上的。

  正如我们以前所说过的,进入蓝牌阶级以后在本地的佣兵公会登记,有符合他们情况的任务时前台的工作人员会优先分配给等级更高的人。

  而这个已经挂在木板上长达两个月时间的任务为何落到了亨利和米拉的头上,归根结底,还在于任务发布人身份的特殊性。

  “一位憧憬冒险的贵族小姐。”

  “希望接下任务的佣兵拥有不错的身手,并且是可爱的女性。”

  望着前台小姐塔妮娅依旧亲和力满满的笑容,米拉扶着额头长叹连连,只想一个人找个地方坐着静一静。

  女性冒险者本就稀少,饶是繁华如帕尔尼拉也是如此。而像我们的白发少女这样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蓝牌的更是万中无一,因而当他们二人在本地报道,进而记录在案以后,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这个已经在木板上挂了太久的任务的不二人选。

  任务挂太久没有人能够完成,对于佣兵公会而言是一种名誉损失。再加上发布者显然拥有一定的身份,一来二去,这个麻烦就落在了他们二人的头上。

  普通地护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贵族大小姐从一处地方前往另一处地方已经足够困难,而眼下这个任务的麻烦之处就在于委托人还是主动地“想要去冒险”的——这个完成条件到底有多麻烦无需细说,接受这样一个任务陪着一位大小姐前去作死除了那些年轻的毛头小伙子觉得能够依靠吊桥效应跟人家擦碰出爱情火花以外,绝大多数稍微带点脑子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

  ——但这件事情还不是所有。

  由于这位大小姐的家人是智商正常的人,所以他们肯定不会允许她去进行这种破天荒的冒险行为。

  因而在确认接收了任务以后,我们的贤者先生和小米拉还需要做另一件事情。

  他们要。

  绑架委托人。

  米拉这一天叹气的次数,比她往常一整个月加起来都多。

  ......

  月黑风高,除了少数酒馆依然灯火通明,街道上就只剩下穿着半身甲手持长矛的巡逻队。

  亨利和米拉仅仅穿着轻便的衣物带着小刀,朝着事先踩点完毕的大宅走去。

  这位委托人大小姐在之后的接洽当中给予了详细的示意图,关于自家宅邸的结构蓝图以及守卫大致位置的详细说明展现出了她细腻又冷静的思考方式,但轻易地给予陌生人这种与自宅相关的重要讯息却又让人觉得她未免有些天真。

  上流社会出身经受过严格教育,但年纪尚浅因而在一些问题上的判断还是偏向于理想化——尽管面还没有见过,这位委托人大概是什么样却也能够想象得出来了。但话又说回来了,若不是一位这样的大小姐,也怕是从一开始就不会提出这样的委托吧。

  ——并且。

  当亨利和米拉真正来到这栋紧邻着商业区上街的巨大宅邸时,即便贤者不加以解释,米拉也能够轻易地判断出来对方不担心这份图纸和守卫说明会被别有用心者用以加害他们的原因。

  因为就算是有着“内应”,他们要潜入进去也依然是困难重重。

  三班倒的庄园守卫几乎没有多少死角,而因为紧邻着宽阔的商业街这里巡逻队的强度和密度也要翻倍。若是想聚集起人数去进攻他们的话只会被庄园守卫跟城市巡逻队来一个里应外合夹在中间动弹不能,唯一能够真正行动起来的就只有精简的少数,但仅以半打不到的人数要在5组15人规模全副武装的巡逻中队和多达40余名庄园护卫的眼皮底下“绑架”出他们的小姐,万一出了篓子,怕是连反抗的机会都不会拥有。

  “怪不得这个任务的报酬那么高。”米拉第不知道几次长叹一声然后这样说着,而她旁边的亨利耸了耸肩,对此不置可否。

  这个任务是他们到达东海岸之后的第一个任务,如今距离最初被分配到已经过去了一周左右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当中借由佣兵公会的中间人他们获取了不少的讯息,同时还实际去到了庄园附近踩点进行现场调查。摸清楚了这一切以后和委托人约定好时间,准备充足,这才真正进入了行动。

  但即便已经事先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待到真正行动起来时米拉的心情仍旧十分忐忑。

  “走。”亨利轻声说道,他们二人藏身的这处小巷位于上街末尾两间甜品店的中间。帕德罗西人只会在白天吃甜食因此甜品店总是在傍晚时分早早地就关门,所以二人在傍晚的时候就预先来到这儿潜伏着,静待夜幕的降临。

  大道上的5组巡逻队呈T字型交接,其中3组负责的是上下街广阔商业区的巡逻,这段路途很长覆盖面积很广从一端走到另一端会消耗不少的时间。而余下的2组则是T字形的横向部分,从主干道那边一直走到这里的贵族住宅区,再直直走到中心广场那边原路折返。

  尽管覆盖的面积和巡逻间隔已经算得上高,但仔细观察的话还是得以摸清楚规律,找到一个空缺的窗口抓紧时间跑过空旷无人的大街。

  真正的麻烦在于庄园内部固定不动的守卫,但这些的话那位大小姐已经事先帮忙解决了。

  她随便找一些理由就令这一侧的守卫从外头能够瞧见围墙的阳台处走到了室内,因此亨利和米拉在逃过了治安巡逻队以后,就堂而皇之地走到了宅院的围墙外围。

  “沙沙——”夜深人静,一丁点的声音就能传的遥远,因而两人轻手轻脚。贤者下蹲手掌交叉作为平台,而米拉就踩在了他的双手上,借由亨利用力托起身体直直向上。

  庄园的围墙仅两米半高,但上方有着铁质的矛头保护,虽然没有开锋,但也相当尖锐刺人。白发的洛安少女在贤者的帮助下爬到了围墙上面,但在翻越过去之前,她先把一件事先准备好的和皮甲等级的厚牛皮缝制在一块儿的毛毯铺在了围栏上头,以避免被矛尖刺伤划伤。

  “呼——”米拉竖起了两根手指对着亨利轻轻挥舞,之后当先抓着护栏翻越了过去。

  而亨利在翻越了过来以后为了避免巡逻队注意到,将毛毯取了下来放在庄园的墙角边上。

  尽管已经十分小心,围墙周遭花园中细微的虫鸣还是因为他们二人的动作而安静了一下。为了稳妥起见他们在原地又停留了一下,确保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这一异样才接着轻手轻脚地靠近。

  他们蹲在了灌木丛的阴影之中。

  “哒”

  委托人的房间位于这一侧二楼,按照约定,亨利捡起一块小石头丢到了那处空闲的阳台上。

  他们静候了一小会儿,阳台的玻璃木门被蹑手蹑脚地打开,一位留着黑色卷发穿着轻薄睡衣的少女走了出来,她在看到下方的二人时双眼一亮,脸上兴奋喜悦的表情藏都藏不住,显然对此已经期待许久。

  “‘稍等一下,我这就来’”她用口型对着两人这样说着,然后就光着小脚丫“哒哒哒”地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半响过去,就好像一些爱情小说里头会描写的那样,阳台上垂下来了一条用绑在一起的被单做成的绳子。

  “‘我来了!’”黑色卷发的委托人更换了一身轻便的服饰,背着一个看起来鼓鼓囊囊的小皮包这样说着,但下方的亨利却皱起了眉毛。他身旁的米拉扶着额头再次叹息,然后紧接着拼命地摆手。

  “‘你的绳子!绳子!’”白发的洛安少女用力地挥着手要提醒对方,但由于她和亨利藏身于暗处的缘故对方看不清楚米拉的口型,这位年轻的贵族大小姐只看到了挥手的动作。一时间还以为白发少女也与她有着相同的心情,因而望着米拉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然后双手抓住绳子,用力地蹬了一下。

  于是乎,这场本来计划详细,到了这一步为止都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冒险”,就在一声外行临时拼凑的绳子断掉的“啪——”的声音,和短促却又尖锐的“啊——”之中,早早地结束了。

  “啪——”灰沉轻轻扬起,被一个箭步冲出去的贤者接在怀中的卷发的委托人愣愣地眨了好几下她反射着明媚月光的大眼睛,但她还没来得及从眼下的情况当中反应过来,因为这一声尖叫,另一侧就传来了一阵骚动。

  “快点。”亨利放下了还在呆滞中的委托人,而他身后的米拉过来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臂就朝着围墙那边拉去。

  “那、那个——”卷发的贵族小姐依然一脸呆愣,尽管她已经为此计划了许久甚至期待到一夜未眠,此刻真正行动起来时却感觉笨手笨脚茫然无措。

  “巡逻队还有7分钟左右返回,快点!”持续地踩点,女孩心中已经默默地记下了大致的时间,她干净利落地重新把毛毯铺在了围栏上,然后就学着亨利之前所做的那样背靠着墙壁下蹲并且双手交叉作为一个踩踏的平台。

  “好、好的——”贵族小姐反应了过来,她穿着小皮靴的脚踩在了米拉的双手上,紧接着在白发少女的帮助下向上抓住了围墙的栏杆。

  “呜——帮、帮我一下!”但双手柔弱无力的委托人拼命地蹬着墙壁也没能够成功爬上去,白发少女再度一声长叹然后直起了身体托着对方的脚底用力地往上一顶帮着她爬了上去,而与此同时从宅邸的一角一名手持长矛的庄园护卫举着火把跑了过来。

  “什么——”“咚啪——”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气流狂涌,紧接着就双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嚓——”亨利用脚踩着火把在泥地上来回滚熄灭了它让周遭重新回归黑暗,但更多的人已经跑到了这边。

  他转过身跑回到了围墙,而米拉也已经爬了上去。白发的洛安少女当先跳了下来,而紧抓着毛毯的委托人直到贤者也动作麻利地爬了上去一个飞跃跳下来,也依然双腿发软不敢跳下去。

  “快点!”米拉出声催促,身后嘈杂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火把的光亮令宅邸的墙壁都变成了金黄色。黑色卷发的委托人回头望了好一会儿,左右迟疑着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双目紧闭小小地“呀”了一声然后跳了下来。

  “啪——”亨利再度接住了她。

  “你想把自己摔死吗,要看路啊。”米拉小声地说了她一句,而委托人小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那边!”毛毯被庄园的守卫给看见了,其中一人这样喊道,已经没有时间迟疑了,三人迅速朝着安静的下街方向跑去。

  “呼......呼......”

  逃跑的路线一早就已经计划好了,直直朝着地形更加复杂巡逻队也不会深入的下街走去就行。

  说来讽刺,这种地方正是贵族不会到来平常也被告诫不要靠近的地方,而巡逻队在经过这里的时候也总是加快了脚步,此时却成为了他们极佳的掩护。

  像来时那般,亨利和米拉带着委托人迅速地在空无一人的角落当中穿行。那些藏身在下街里巷的乞丐和流浪汉识相地与他们互不打扰。而在终于进入到了灯火通明的旅店区域后,三人减缓了步伐,朝着下榻的旅馆慢慢走去。

  “你、你们还真的是,好像,书里头描写的冒险者一样,好厉害!!”白皙的双手紧握成拳,气喘吁吁的贵族大小姐小脸通红雀跃不已,兴奋的神色溢于言表。

  “安静一些,别引起不必要的注意。”米拉回过了头跟她这样说着,委托人用力地点了点头,但依然显得干劲满满。

  “你们叫什么呢,之前都没有自我介绍。”她开口这样说道:“妾身名为玛格丽特。”

  尽管用的是通俗拉曼语,但这位小姐的修辞方式仍旧透露出一股浓浓的上流社会气息,因此米拉迟疑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自我介绍。

  “我叫米拉,这是我的老师亨利。”

  白发的少女对着对方伸出了手。

  “请多指教。”

  “好的!”

  而对方回以一个热情洋溢的笑脸。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骚乱结束以后,穿着修身服饰,一头白发梳成大背头,一眼看上去就像个管家,实际上也确实是一位管家的某一人物,望着周遭场景的痕迹,拿着手中玛格丽特以娟秀字迹留下来的信件,仰望着明媚的星空。

  一声长叹。

  “真是个,麻烦的大小姐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