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6章 短期的目的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83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目的地是普罗斯佩尔,西瓦利耶的首都。前往那里的理由很简单,去注册佣兵。

  西海岸的佣兵工会总部设立在了最为强大的国家的首都可谓名至实归,即便走的是近道,两个人的旅途也至少需要花上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但亨利并不急,他们不紧不慢地前进,每一天都重复着充实的锻炼和休息。

  贤者希望米拉能够在到达普罗斯佩尔之前拥有足够的能力,他想让她也一并把佣兵资格给注册了。

  这若是被一般的冒险者知道了,肯定会贻笑大方。

  拥有宝石徽章——这通常被人们简称成牌子——的佣兵有相当多的特权,即便只是最为低下的绿牌,也有一些常人所没有的权限存在。

  首当其冲的就是公会任务。

  作为一个几乎遍布所有大小王国的大到中型城市的超大型连锁公会,佣兵公会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和海量的工作人员。

  「大到谋杀国王,小到帮忙收割,只要你付得起钱,佣兵公会什么任务都会颁发。不问客户,不问原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句流传在西海岸民间的话语在相当程度上表明了佣兵公会的性质,属于万金油似的存在让许多稍微有点钱财的人都会选择去委托它来帮忙。

  公会会抽取一半的委托金,而余下的一半则落入接受任务的注册佣兵手中。

  民间通常把拥有牌子的在公会注册的人分成两种,加入ABC这三类战争佣兵团和DEF这三类狩猎佣兵团①的人称之为佣兵,而像亨利还有米拉这样子打算到时候个体行动的则称之为冒险者。

  加入佣兵团有不少的好处,除了公会提供的福利和特权以外佣兵团内部还有自己的奖赏。更多的人数让他们可以接受奖赏更高的任务,并且还有伙伴照应也会相对地更为安全,这些都是独立的冒险者所无法拥有的。

  除此之外两者区别的就只是称呼而已。

  佣兵和冒险者之间的界限非常地模糊,拥有牌子的佣兵和没有牌子的普通人之间的界限也不是特别地明显,事实上很多时候某些拥有牌子的佣兵领取了任务以后还会去雇佣没牌的人协助任务。

  所以一般人称呼他们的时候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也没有人会去刻意地强调自己的不同。

  尽管如此还是每年还是有很多人去成为注册佣兵的缘由,说到底了就还是这些特权在吸引着他们。日常生计来源的任务领取这方面就是重点之一,除去公会发布的是只有挂牌佣兵能够领取的任务以外,各国的城市里头的悬赏任务也通常是挂牌的佣兵拥有优先领取的权力。

  于是、于是,为了两人之后的行动方便以及磨砺白发大萝莉的考虑,亨利就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然而这就又回到了我们上面的那个问题,一个年仅11岁,在此之前从未接触过战斗的小女孩,只用20多天的时间就可以达到能够通过绿牌测试的程度?

  一般人听了只怕会笑掉大牙——你也把佣兵测试看的太简单了吧。

  但亨利不是一般人。

  米拉也不是一般人。

  时光在飞快地流逝着,穿过主干道走过了很长一段距离,在见过了已经被收割一空的因茨尼尔那广阔无垠的田地和几百米就有一座的风车磨坊以后,二人进入了更为僻静的小道。

  亚文内拉战胜西瓦利耶的消息在这几天疯狂地开始传播着,民间和两国高层都是暗流涌动,但不再被西瓦利耶大军阻扰的商道,以利益为最优先的商人们几乎在次日就重新开始了经商。

  这让亨利在佩服西瓦利耶人封锁消息的能力的同时,也对亚文内拉人的反应迟钝有些无奈。

  西瓦利耶对于亚文内拉的军事部署和调遣了若指掌,金枫叶军团无法及时集结的事情他们判断准确,这也就意味着西瓦利耶在亚文内拉国内有着优秀的情报来源。

  而与之相比,西瓦利耶人调动数万大军陈兵边境,即便他们确实封锁了消息甚至不惜屠杀亚文内拉的商人,但这条商道上行走的可不仅仅是亚文内拉人。

  西瓦利耶人自己的商人他们不可能也痛下杀手,因此为了避免他们靠近贵族肯定是早早地就通知了国内的商会,再加上数万大军行动时的动静,竟然就这样陈兵边境超过一周,才经由瓦瓦西卡的斥候无意中发现。

  城邦与城邦之间缺乏有效的联络手段,并且在边境上也没有足够的眼线,比起西瓦利耶,亚文内拉全国上下看起来就是一盘散沙。

  或许经此一役,那位仅仅只是经验不足的王子会意识到这些问题并且开始改正吧。亨利这么想着,两人缓缓地来到了因茨尼尔的边境。

  一路上除了补给以外他们都没有和当地人进行过多的交流,西瓦利耶人现在对于亚文内拉的敌意是显而易见的,即便两人看起来都不是亚文内拉人,但也不好去触这个霉头。

  西瓦利耶的国土面积相当之大。

  不同于紧贴着坦布尔山脚,除了艾卡斯塔平原多是山地的亚文内拉,西瓦利耶整个国家都是处在平原上面的。

  说它是一个放大了几十倍的艾卡斯塔平原也不为过,在这一边人们所能够看到的坦布尔山脉依然高耸壮观,但要到达它的山脚,不同于亚文内拉,却必须穿过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走上相当漫长的时间。

  因茨尼尔行省靠近森林的部分通常都有巡逻的部队,一些地方甚至还有城墙保护居民免遭魔兽与野兽的袭击。

  但在它西部的边境人烟稀少的地区,就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西瓦利耶人管这一带全然没有被开拓过的森林叫做拉普若,这在当地的语言当中意为“令人恐惧的。”。而刚好就在亨利他们进入拉普若森林的这个下午,黑发的贤者和白发的洛安大萝莉就荣幸地面见了它被命名的缘由。

  “吼呜————”

  悠长的带着一些颤音的鸣叫回响天际,健壮又强大的战马双腿一软就差点没跪了下来,亨利迅速地翻身下马,然后用力地拽着两匹马躲到了树林之中。

  “呼——呼——”

  巨大的呼啸声响起,米拉有些发抖地蜷缩在贤者的怀中,吼声响起的瞬间她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手脚都失去了力气,整个身体都变得冰冷了起来。

  阴影掠过大地。

  翼展达到十几米的硕大绿色飞龙脚爪上抓着一头已经死去的小牛,牛脖子上系着的铃铛随着晃动叮当叮当地响,显然这是属于本地居民的财产。

  “呜噫——”米拉就好像炸毛的猫咪一样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咬紧了自己的牙关,她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失去知觉似的脊柱无法再支撑起身体只能整个人赖在亨利的怀里,身后的战马被吓得连跑动和不安都不敢发出,假若那头飞龙发现了它们的话要过来掠走它们也只能任人宰割。

  “林栖飞龙。”亨利念出了它的名字,而米拉望向了他:“它……它危险吗。”她有些结巴,第一次碰到真正的龙让女孩心灵之中的震荡久久不能平静——尽管他们只是隔着老远的距离从树林间的缝隙望见罢了。

  声音渐渐平复,飞龙远去了。

  “不算特别的危险。”亨利摇了摇头:“这种飞龙是没有喷吐能力的,而且它的爪子和牙齿也不是非常有力。”

  “哈?”米拉白了他一眼:“它刚刚可是抓着一头小牛飞了过去呢!”

  “是的。”亨利耸了耸肩:“只是一头小牛而已,如果是它的远亲,生活在草原地带的岩栖飞龙的话,那么它爪子上抓着的会是成年的牛马。”

  “而且还是一只爪子抓一头。”贤者补充道,而米拉再次白了他一眼。

  ……

  遇见飞龙的事情没有给两人造成过大的影响,顶多是增加了一些见闻罢了。

  事实上在西海岸飞龙之类相当常见,甚至地龙袭击某个村落的消息也时常有之。

  在莫比加斯内海和北黎加罗海的交汇处,水手们还常常碰到从外海跑进这儿来的青年水龙。这些性情远比成年体更加凶猛的海龙类每年都至少要为一百艘舰船的沉没和数千人的丧命负责。

  有危险又强大的龙类出没,自然就会有决心对抗它们,以此获取财富或者是名声的人。

  在拉普若森林的边缘处选择了一块被大树包围较为安全的区域作为过夜的地方,刚刚用铁锅开始煮起晚餐来的亨利和米拉就遇到了这样的一个人。

  超过两米的身高令亨利都只能仰视对方,而那一身在鳞甲和锁甲的包裹下扎实的肌肉更是让这名蓝牌佣兵看起来远比他牌子上显示的更强。

  吸引他过来的是火光和食物的香气,而这个有着罗德尼式大嗓门的男人刚一坐下来就毫不客气地对着铁锅伸出了手。米拉自然而然地显示出了她的不满,毕竟这是他们的食物,这个不速之客凭什么也要吃一口。

  “别这样嘛,小小的女士。”他从宽阔的胸膛里头发出了粗豪的笑声然后说道:“大家都是身为旅行者,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单方面从亨利他们这里索取帮助的男人似有示威意味地将那把两只手掌宽的巨型大剑靠在了旁边,沉重的巨剑刚刚放下就陷入了森林地表的泥土之中,他又瞥了一眼亨利同样靠在树干旁边的大剑,与这等体积的巨剑相比贤者的克莱默尔看起来就像是一根豆芽菜。

  “哼。”两米高的大汉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轻蔑,米拉忿忿不平地瞪着他,而亨利摆了摆手,示意稍安勿躁。

  贤者平和的表现被对方看成是对自己实力的畏惧,他的胸膛挺得更高了。在吃掉了锅子里头三分之二的食物以至于亨利不得不再煮一锅以后,似乎是对食物的味道很满意,男人开始自顾自地对着这两个他瞧不起的外行菜鸟自我介绍了起来。

  “我是布尼尔,是要狩猎龙的男人。”人高马大的布尼尔拍着他的铁制巨剑说道:“这把剑厉害吧!这可是有15千克,它耗费了我足足一个西瓦利耶金币才做出来,要知道这可是2350丹诺了!这还是铁匠看中了我的前途才去掉了零头的价钱。”

  布尼尔对着手中巨剑爱不释手,然后不知为何又挑了亨利一眼:“小哥你看起来是北方人吧,我告诉你,我也有二分之一的北方血统。我很喜欢北方的文化。”

  “北方人,就应该用又大又沉的武器,去征服巨大的怪兽。”他说着,然后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嘲讽似的微笑:“不过小哥你这身板,怕是挥不动我这样的武器的吧,哈哈哈哈!”

  他发出粗豪的笑声侧过了身体用手掌用力地拍着亨利的肩膀,而贤者坐在原地只是微微一笑。布尼尔见对方巍然不动产生了些许的疑惑,不过他没有细想,而是又自夸了起来。

  “你们从这个方向过来的话,应该看到了一头绿色的龙吧。”

  “……”亨利点了点头,然后从铁锅里头舀了一木碗的肉汤递给米拉,女孩抿了一口,有些烫,她停下来吹气但同时不忘用敌视的眼神看着布尼尔。

  “嗯,那就是我在追的龙!”布尼尔似乎不用这种能够把整片树林的生物都吓跑的音量讲话就不行似的,接着大声讲到:“我从瓦沙出发,然后在伊莎贝尔边境的森林遇上了这个好家伙!”

  “今天白天我在前面的农场差点就能逮着它了,但这个好家伙会飞,我刚刚把剑拔出来它就一把抓起小牛然后跑了!”布尼尔叹了一声:“没吃饱啊,否则我肯定能够追上去一剑砍死它。”

  “噗——”亨利循声撇过了头,米拉忍不住一口肉汤喷到了旁边的地上。

  “所以,小哥儿,还有这边的小小女士,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当我的厨师啊!”布尼尔再次眉笑颜开地用粗豪的声音这样说道:“反正你们也没有多少战斗力,跟着我一起,让我能够吃饱,到时候我的财富和名声也算你们一份!”

  布尼尔这样说着,而亨利微微一笑。

  “谢谢,不了。”然后果断拒绝。

  “哈哈哈,你还真是有眼光——呃——那、那还真是遗憾啊,那你们两个人在外要小心啊,我告诉你们,不单单这些野兽和魔兽,很多人也会盯上你们这样的外行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友善!”布尼尔最后这样说着,然后顺手拿走了三个面包和一块咸肉,起了身就朝着另一侧走去。

  粗重的好像熊在走路一样的脚步声缓缓远去,而终于把碗里头肉汤喝完的米拉白了亨利一眼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真亏你能忍受那个野人。”女孩用亚文内拉式的形容词将布尼尔描述成了一个粗鲁的食人魔,而亨利只是笑笑:“年轻人罢了。”

  他这样说道,米拉再次白了他一眼。

  ……

  一夜无话,这之后就再没发生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在间并锻炼和休息的第17天,两人穿过了西瓦利耶的腹地,来到了王都普罗斯佩尔的郊外。

  ……

  注释:佣兵团分类及分级:A=战争甲等佣兵团;B=战争乙等佣兵团;C=战争丙等佣兵团。D=狩猎甲等佣兵团;E=狩猎乙等佣兵团;F=狩猎丙等佣兵团。

  在佣兵公会内部,狩猎佣兵的地位相对来说要比战争佣兵更低,因此被使用字母表排在了后三位。但具体何种佣兵团更为强大,是没有定论的。判定一个佣兵团等级的因素是人数跟规模,其中最低级的C跟F是5人就可以注册,而最高等的则需要有一千五百名成员才可以成为。

  狩猎佣兵多以采集素材,狩猎魔兽之类的作为谋生手段。而战争佣兵则承接各类护卫、剿匪,乃至于训练军队新兵甚至承包战争的任务。

  可以简单粗暴地理解为一个是针对魔兽野兽的,而另一个是针对人类和其他文明种族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