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08章 剑与弓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45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躲在盾后面别出来。”一瞬间把16名骑马武士方位全都看在眼里的亨利让包括米拉在内的所有人都缩在咖莱瓦手中大盾后面,紧接着他抬手指挥着他们转动方位背靠着神社的墙壁以达成防御射击的夹角。

  “啪咻——!”“咚!!呜哇!”抖动着飞来的巨大弓矢以极强的力道打击在了临时制成的木板巨盾上,愣头青咖莱瓦因为不懂得如何保持正确迟钝姿势的缘故被一箭吓得整面盾都歪斜。不远处的武士们立刻抓住了这个契机接连两发弓矢瞄着年青搬运工因为倾斜巨盾而露出的双腿袭来。

  “锵——!”所幸贤者一剑劈飞了两箭,而米拉不满地瞪了一眼咖莱瓦:“用肩膀抵住啊呆子!”她大声地喊着,但年青人刚刚准备把肩膀靠过去,就被一旁的绫用手推了一下。

  “小心点。”星咏博士这样说着,咖莱瓦回头一看,才发现这临时制成但也足够厚重的盾牌居然已经被刚刚那发弓矢击穿。

  “这威力、比得上破甲弩。”米拉吸了口凉气,然后对着亨利喊了一句:“老师!撑不了多久的。”

  她这样说着,而贤者站在外头垂着克莱默尔:“我知道。”

  “叁开苏路(散开)——!”为首那个头盔上有水牛角的武士挥了一下手,而他手底下那些武士双手拿着弓,缰绳都不用只是以双腿夹着身下的战马就灵活地指挥着它们跑了起来。米拉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在最初遭遇之后就被她叫着躲到了远处山林当中的小独角兽,幸又不幸地是,他们这些人完全没有对它投去任何关注。

  他们迅速地围绕着神社分成三支队伍,一支在正面而另外两支则分别从两侧呈半圆型队列绕出。

  这些人没有对站在正面毫无畏惧,体格高大健壮并且显示出非凡技艺轻松砍下两枚弓矢的贤者发起攻击——但这可不是什么狗眼看人低的轻视。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贤者展现出来足够的威胁,这些人才没有靠近,打算用弓解决。

  而且他们瞄准的对象也是更弱的其他人而不是贤者,这种做法很明显是打算一网打尽。

  如果被最强的那个人吸引了全部火力的话,其他人就能趁机逃跑了。

  而选择先对弱者下手,解决了他们再回来对付亨利,变成孤身一人的话再强也只是拉开距离几箭的事。

  ——这些人是行家。

  训练有素行动快捷,而且分得清主次。

  他们没有贸然靠近,尽管拥有一个月之国式的中队全副武装16名骑兵的压倒性战斗力优势,但却仍旧谨慎地采取远程攻击。

  而且在意识到无法正面击破大盾的防御以后,那为首的人立刻下达了分散的指令。兵分三路的这些人皆以侧面对敌,手中足有两米以上的大弓搭着近一米的巨大弓矢,在错开了友军的同时形成了多面的夹角。

  ——经典的战术。

  在人数上具有绝对优势而且以机动性远程投射火力作为主要兵种构成的情况下,面对仅有一面大盾作为防护的近战型对手,不必选择冒然突进冒着己方伤亡的风险,而是采用夹角火力投射,令对方同时遭受多个方向的攻击,应接不暇。

  反应迅速,手到擒来,稳妥而又保险。

  这些人的战斗力和经验,某种程度上甚至在亨利和米拉面对过的许多里加尔战士之上。

  这是和人的精锐,月之国与里加尔世界精英骑士阶级等同的贵族阶级。

  迅猛又有力,倘若将里加尔世界流行的重装骑士阶级形容成攻防具备的帝皇蝎的话——和人的武士就是螳螂,尽管防御力与攻击力相较骑士而言要更低一些,却多了几分灵敏与迅捷。

  与阿布塞拉等流行马背文化的地区一样诞生出骑射文化,但不同于大部分地区所采用的骑射弓都为了方便马上使用而尺寸小巧,月之国的大弓甚至比亚文内拉的长弓都还要巨大。

  大,意味着威力更强。不论是面对盔甲盾牌的穿透能力还是对于有生目标的杀伤力,都不是轻型小弓能比拟的。

  但大,也意味着。

  射速更慢。

  “呼——咚!!”抬起一脚的贤者直接把神社的墙壁给踹出了一个大洞。

  烟尘飞舞,以泥土混合粗纤维制成的神社外墙塌落下来好大一块。

  “进去。”他言简意赅,而第一次见到贤者这一身蛮力的绫双眼几乎都瞪了出来。米拉和璐璐两人拉着她迅速地钻了进去,紧接着是咖莱瓦,而最后的贤者自己倒着退进来的时候外头那些武士才上弦完毕。他随手捡起了咖莱瓦丢下的大盾顺势就拉起来遮盖在了被踹穿的墙壁上面。

  没给武士们完成包围圈的机会,气急败坏的对手有几人松开了手中的大弓试图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在一片灰尘之中命中他们。

  “夺!夺咔!”接连射来的弓矢都被大盾给裆下,有一发命中了之前就被击穿的部分直接破坏了脆弱的结构穿进了30多公分的长度。但顶着这险些命中自己喉咙的弓矢,贤者却依然一脸淡定。

  “脚?”米拉瞥了一眼贤者用来踹门的那只脚,显然这种粗暴的行为对他来说也不是如吃饭喝水一样轻松的。亨利的靴子上坚韧的过蜡亚麻线在强大的力量之下都撑不住断掉,现在鞋底的部分就好像是鳄鱼的嘴巴一样张开和鞋身分离。

  “没事,会好。”贤者简短地答复,但洛安少女还是蹲了下来抽出腰上皮包中的纱布给自己的老师打包了一下,避免开裂的鞋底影响之后的行动。

  亨利看也不看地任由米拉帮他处理着靴子,双手则是用旁边璐璐和咖莱瓦递过来的神社内布匹捆扎在盾牌的上面,又固定在了两侧以确保它紧紧遮盖在缺口的部分。

  “正门怎么办?”旁边躲在角落里的绫这样说着,她语气颤抖嘴唇泛白,显然是被吓到了。和民居不同,为了承受华丽而沉重的装饰性屋檐,神社周围三面墙壁都是混杂了稻杆的厚实土墙。足以抵御武器攻击。但正门却是月之国风格的木框架纸糊门,若是对方采用弓矢射击,会毫无阻拦地就直接射入内部。

  “门口捐赠用的赛钱箱把正门挡了很大一部分,保持身体低下别起来,他们带的箭也是有限的,不会浪费。”亨利依然沉着冷静,换位思考是战斗职业者的最基本要求,知道敌人会想些什么会怎样行动,才有个应对的方法。

  “踏踏踏——”的马蹄声来回响动挑拨着一行人的神经,而如贤者所料,他们在聚集到了神社的正门之后却也没有立刻行动起来。

  正因为都是行家,所以行动模式才更好预测。他们不会像是山贼流寇一样“哇哇”怪叫着闯过来——尽管后者会更容易杀死,但因为这种混乱和不可预测性,意外也更容易发生。

  沉默维持了几分钟的时间。贤者看穿他们包抄形成多面火力的计划,瞬间带人闯入神社内部躲避的做法出乎了这些武士的预料,毕竟即便不是石块制成,厚实还混有稻杆作为纤维增强的土墙,也是需要用镐子敲上老半天才能凿穿的。

  但这种突发情况展现出的强大力量,若是二流子也许还会被吓跑,面对一心意欲置他们于死地的专业对手,引来的只会是更进一步的重视。

  所以要亨利和米拉二人来说的话,这做法却是下下之举了。

  ——答案很快被给出来了,对方果不其然地采取了更加稳妥保守但也更加决绝的做法。

  “.......不妙啊。”贤者嗅了嗅鼻子,紧接着皱起了眉头。烟熏味和焦味紧接着也被其他人所感知,所有人立刻都明白了这些武士的盘算,脸色都变了。

  “怎可能,这些家伙以下克上也就算了,居然还打算把神社——”绫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尽管没有一神教信仰的里加尔世界那种严苛而狂热的服从,与四千年文化紧密联系的月之国神灵却也是具有极为尊贵地位的存在。

  它们是这个国家的历史,甚至比起月之国的皇上还要更加尊贵。像亨利那样踹穿了墙壁之类的尚且属于可修复的范围,但要这样一把火烧下去,烧掉的可就不只是这一座神社和他们一行人,还有这片地区数千年累积的文化。

  “不行,我得阻止他们,怎可以烧神社。”绫急得爆出了母语用月之国的语言这样念叨着,显然比起她自己的生命她更在乎知识的传承。但米拉和咖莱瓦拉住了她,因为这正是那些武士想要看到的,一旦他们冲出去就必然会被乱箭射死。

  “估计周围所有地方都被包围了,怎么办,老师。”尽管口头上安慰着要绫冷静下来,但身处这种情况就连米拉自己也有些焦急了起来。

  在这场战斗当中他们处于劣势,这是弓箭这种远程武器面对近战武器优势显露无疑的战局——与里加尔世界的战场上如出一辙,弓在正面战场上双方都是小队到军团规模对战的情况下,并不是作为精确武器使用追求一击制敌。而是作为一种战略战术上的威慑和覆盖面武器使用。

  它在面对身着重甲的目标时效果很差,全身覆盖盔甲的重装精锐级别不论是里加尔的骑士还是新月洲的武士都完全有能力顶着箭雨冲上去斩杀弓兵。但亨利和米拉都只是轻装的佣兵冒险者,只着躯干防具,而其他人更是连最基本的防具都不具备。

  即便和人的大弓射速较慢,他们身下的战马却也很好地弥补了这一点。使得步行的剑士们难以靠近,为开弓射箭争取时间。

  而一行人的那些轻弩都挂在小独角兽身上,此刻被分隔开来无法入手。虽然也有璐璐手中的弓,但对面的武士不光骑马还全身着甲,处于活动之中本就难以瞄准,狩猎用的轻型远程武器也不足以击穿他们的防具。

  明媚的火焰逐渐在门口烧了起来,可供思考的时间不多了。

  “.......”贤者沉默地瞥了一眼从四角开始烧起来的纸门,又看了一下外边在火焰的光芒下开始出现轮廓的赛钱箱,回头看了米拉一眼。

  “你们都蹲好,做好准备。”

  “等下机会来了,就从后面刚刚的破洞跑出去。”

  “......老师。”

  “嗯。”米拉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凝重地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帮不上忙。虽然有些不甘,但也明白这是最正确的做法。咖莱瓦在旁边一脸呆样,洛安少女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又分别给其他三人解释了一下。

  而她话音刚落,一行人就忽然看见亨利按在地上的粗糙大手手背上青筋暴起。

  “咳。”贤者身上的符文一个个接连亮起,他把克莱默尔收回到了背后的鞘里。

  “呼——”然后呼出一口气。

  直接一脚踩穿了木质的地板。

  “嘭——”带起的狂风使得所有人都不自觉地闭上了双眼,门口的火焰甚至都被吹得熄灭。

  “嘭!!——啪!!”脆弱的纸门被直接撞穿,亨利的双手握在了厚重红木制成足有数百千克重的巨大赛钱箱两侧,然后“咔——”的一声像是拿一个空板箱一样轻松地整个抬了起来。

  “锵当当——”箱子当中人们祈祷投下的铜币从缝隙漏了出来洒了一地,而贤者踏出的每一步都在地面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奥尼咖扣诺牙咯!!”一直沉着冷静的武士们此刻也终于慌乱了起来,因为人数稀少为了完成封锁圈确保杀死所有人他们包围在了小屋十几米的距离,此刻贤者突然冲出这些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身下的战马因为突然的巨大动静而受惊慌乱,其中几人下意识地就张弓搭箭将强而有力的弓矢射来,但贤者注意到之后立刻调整了巨大木箱的角度。

  “夺——夺——夺!”厚实的木箱挡住了大部分的箭矢,唯一一枚从侧面射来的也在击中了坚固的板甲衣之后被弹开。虽然巨大的冲击力使得护甲之下亨利的身体也出现了一些淤青,但这对他来说并不碍事。

  “纳咔诺萨奇(里面的先解决)!”为首的水牛角武士不愧是领导者,他立刻反应了过来这个高大的异邦人是以自身作为诱饵,此刻没有了大柜子的掩护他们可以轻松射杀内部的人员。但贤者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

  久违地发动强化魔法把一切逼到临界值的亨利换成单手抓着赛钱箱一角直接就朝着武士领导的方向丢去,反应机敏的水牛角武士瞬间驱马躲开,但在他身边的一名手下却慢了一拍。

  “哇啊——”数百千克重的木柜直接把那名武士从马上砸了下去当场压死,饶是穿着盔甲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毫无意义。并且还不仅如此,因为这堪比攻城锤的投掷攻击其他人也都驱马躲闪了开来,失去了攻击的机会。

  混乱开始在战场当中产生,包围网被打破武士们挤在了一起,而这正是亨利的目的所在。

  “......”因为副作用短暂无力的左手垂在身旁,贤者一边奔跑一边用右手抽出了克莱默尔单手提着大剑紧接着一个踏步冲到了最靠近他的那个武士身前,自下而上地挥出了一剑。

  “锵——!”战马的头颅、武士手里的大弓依次被斩开,紧接着拦在剑锋前的是着甲的手臂。迅猛而有力的克莱默尔剑刃命中了月之国样式的条状护甲,尽管它们尽力地阻拦却仍旧被碾压级别的硬度和锋利度砍开了一半,其余的部分也在冲击力之下扭曲变形。

  武士的惯用持械右手直接被切开肌腱击碎了小臂骨像破布一样甩在空中,他强忍着痛楚正打算用左手抽出腰间的短刀攻击贤者却一个变换姿势已经一剑从面甲下方的空隙刺进了喉咙。

  “咳呃——”“嚓——”带着鲜血抽出克莱默尔之后亨利依然单手持剑,他果断地一个冲步来到了即将倒下的战马另一侧,用战马身体挡住左侧其它武士射击的同时用终于恢复知觉的左手抓住了落马的死去武士,直接单手把他连人带甲提起来就挡在了另一侧。

  “夺咔咔——!”又是两枚弓矢射来,但只命中了他们死去同伴的身体。

  “哈——!”亨利瞥了一眼之后提着那名武士作为盾牌对着人更多的那一边然后朝着人更少的部分跑去。

  “拉开距离!!”牛角武士首领大声喊着提醒那边的两人,但为时已晚,亨利直接把克莱默尔抬起然后松手滑到了剑刃的部分,紧接着握着剑刃就把手里的大剑整把甩了出去。

  “咻!!咚!!”沉重又锋利的大剑成功地击穿了武士的铠甲,而另一人对他的反击射来的弓矢却再度被布里艮地板甲衣给弹开。

  “咳呃——”从马背上落下的武士摔在地上失去了声息,另一名武士面对高速接近的贤者意识到距离已经不足以让他再度开弓,于是丢掉了手里的大弓拔出了长刀就驱马冲了过来。

  “受死吧!南蛮混蛋!”高声喊着助威的话语他用有着很弯刀刃的长双手刀对着贤者的头部砍来,亨利依然以死去武士的尸身作盾,而随手就拔出了腰间的匕首轻而易举地单手格挡住了这自上而下借助马匹冲击势大力沉的攻击。

  “当!”“锵——!”匕首挡住了攻击之后亨利有意地偏转了刀刃使得武士整个人被自己的力气带着朝着这边偏移了过来,而他另一只手松开了拿来当盾牌的死亡武士,直接从战马的肚子下钻了过去。跑到了另一侧之后抓着慌乱的武士一条腿就把他整个人从马上扯了下来。

  “牙咯!”咆哮着依然打算反击的武士被贤者直接摔在地上之后一脚裁碎了脖子,紧接着他捡起了对手的长刀,把他丢回到马背上之后用力拍了一下马的屁股。

  “嘶吁吁吁!”受惊的马开始朝着其它那些武士的所在狂奔,而贤者就利用战马作为移动的盾牌开始朝着那些人靠近。

  “踏踏踏——”后方听到骚乱的武士们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朝着前面包围过去,而米拉在仔细倾听到声响之后拔出了短剑切开了捆绑的布条小心翼翼地举着大盾往外看,确认他们已经离开去支援队友以后才招呼其他人快点跑出来。

  “哈——哈——”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四人偷偷摸摸地与小独角兽汇合,咖莱瓦丢掉了手里的大盾,而米拉则是从小独角兽身上取下了轻弩开始上弦。

  “回去通知那三人,我们该撤离了。”她对着此刻唯一的青年男性咖莱瓦说着。

  “你呢?”而年青的搬运工显得有些担忧。

  “我得回去帮老师。”米拉头也不抬地说着,麻利地上好了两台弩机,又把备用的弩矢插在了自己剑挂皮带的内侧。

  “可他,看起来好像能应付。”咖莱瓦仍旧在迟疑。

  “你忘了魔力波动会引来什么了么?”米拉白了他一眼。“啊!”咖莱瓦恍然大悟,但洛安少女已经不打算再跟他啰嗦,毫不留情地踹了他一脚要他护送着绫和璐璐返回山上小屋。

  “做绳子,撤离?”璐璐在走之前对着洛安少女这样说着,小屋那边用作弓弦和多用储备的绳索以及他们自己携带的都有颇多。尽管这里的地形陡峭,但躲到树林之中利用绳索还是可以从别的路撤离的。

  “嗯。”洛安少女点了点头,然后抓着两台轻弩就朝着神社的方向重新跑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