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16章 出发之前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24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玛格丽特的委托,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

  以任务的接取限定等级,以及并没有什么硬性的例如要去猎捕某一生物或者获得某物的完成条件这两点而言,它并不算难。

  但却也正因为没有确凿无疑的任务完成条件,它也变得不那么简单起来。

  带给委托人玛格丽特一场卓越非凡的冒险,维持半个月时间,每天支付一枚帕德罗西金币,食宿全包。

  条件十分美好,但要如何完成,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与佣兵公会负责他们的前台小姐塔妮娅交流确认了消息过后,他们决定带着这位卷发露额头的大小姐一同前往帕尔尼拉附近的乡下。

  去到郊外接取一些任务体验一下佣兵的生活,这样对她而言或许就已是了不得的冒险。

  到底是有着一定身份的贵族小姐,亨利他们的前行方向是必须时刻向着佣兵公会报道的。并且实际上在接取这个任务之前,两人也已经经受过一定的背景调查以及本身实力的考验。

  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是她自己委托的,若是出了什么事,家人第一个找上的仍旧是佣兵公会。

  话归原处,在这些繁琐的条规和报告方面的事情处理完毕以后,三人开始进行的是物质上的准备工作。

  从连夜逃出来的玛格丽特身上那套行头来判断她确实是读过不少冒险类小说:这位身高仅1米55的娇小委托人身上穿着一套纯黑色的修身衣物,下方是小皮裤搭配短皮靴,而腰间还带着一条交叉的武装带,上头挂着一把护手繁杂很有东海岸风格,仅60公分长度的小型刺剑。

  再加之以黑色的羊皮手套和一个沉甸甸的黑色皮包,单论外观的话打开一本东海岸流传于上流社会贵族小姐圈子当中的冒险小说,怕是会跟里头风雅而又聪慧的剑士一模一样。

  但这种装束真正的冒险者并不会穿,原因是什么呢?

  首当其冲的是——在这种天气下它太热了。

  玛格丽特显然在之前除了试穿一下照照镜子以外从来没有真的使用过这套服装,而昨晚出行时又是凉爽的夜晚,此刻到了早晨,一身黑的服装迎着热烈的太阳,不一会儿露额头的大小姐一头卷发就湿哒哒了起来。

  而她穿着的小皮裤更是如此,皮肤冒汗了以后跟皮裤之间形成了一层怪异的润滑剂。加之以修身的设计,一走起路来裤腿就上下磨蹭,像是每走一步都有什么东西在拉着你的脚一样,非常地不方便与不舒适。

  而皮料本就不透气再加上漆黑吸热的颜色,一样是走路,亨利和米拉两人闲庭信步,而玛格丽特不到15分钟的时间却已经是小脸通红甚至隐约可以看到头顶上还冒出来蒸汽。

  “请、请允许妾身休息一下喘一下气。”不过她到底是经受过上流社会熏陶的人,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仍旧维持了得体的姿态,即便已经不得不扶着旅馆街房屋石质的墙壁喘着气儿,她也仍然站直了身体丝毫没有随便地就变得软趴趴懒散起来。

  可打击这位大小姐“冒险热情”的事情还在后头。

  就好像我们前面提到过的,帕尔尼拉这座繁华的城市地面都是漂亮的石板路。而人们通行,虽然规模不及市中心主干道那边,实际上很多地方也有着更为廉价简陋的马车。

  这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呢?

  ——尽管帕尔尼拉已经是一座十分繁华的城市;尽管帕德罗西人关于卫生方面的思想领先了西海岸差不多得有300年的程度;尽管他们以这种概念作为基础在各地都设立了拥有流水的公共厕所。

  但你总不能要求马儿也学着人类那样遵守纪律控制自己的排泄欲望吧?

  在平整又阳光灿烂的大街上,那一摊摊褐色的马粪以及无时不刻不散发出来的可怖味道。对于平民阶级而言已经是熟悉到视若无睹,出行往往都乘坐马车远离肮脏地面的贵族小姐却是难以忍受。

  “呜恶——”倚靠着的墙壁前方就有一团散发着恶臭的不明物体,这令本就因为燥热而几乎要中暑的玛格丽特一瞬间小脸从通红变成了煞白,所幸我们白发的洛安少女适时地跑了过来扶住了她,而前方的贤者耸了耸肩,带着一丝无奈意味地感叹道:“冒险小说,真是害人不浅。”

  眼看着这场“冒险”就要早早夭折,他们不得不改为从阴凉的小巷穿行,在前方一处饭馆的长椅上休息并且点了一些冰凉的柠檬水,用以恢复精力。

  而拉曼人千年传承的文明精髓在这种时候又一次令米拉大开眼界,也再一度明白了那句“拉曼文化的精髓都在于地下暗河”所指的方面到底有多广泛。

  流淌不停的供水系统和排水系统互相分开,干净的山泉水从遥远的高处一直流下来。而诸多的饭馆都在吧台附近的暗处有着一块四方形带着铁环把手可掀开的木板,打开之后里头就是不被阳光直射而沁人心脾的冰冷人工暗河河水。

  一个个巨大的玻璃瓶当中装着预先准备好的各式酒类和果汁饮品,打上软木塞子之后用麻绳细在瓶颈处,之后把一打的饮品一并放到暗河之中降温,等到要喝的时候再提出来,在炎热的夏季简直能给予人至高的治愈。

  “呼——啊——”带着些微酸味的冰凉柠檬水入喉,这位大小姐总算是缓过了气,她捧着陶杯坐在长椅上眯着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显得是一副精疲力尽的模样。

  此时距离玛格丽特逃离自家宅邸仅仅12小时不到,莫说是城市了,他们连旅馆区域也还没有走出去,而这位露额头的委托人大小姐已经是连路都走不稳了。

  但显然她冒险的热情并不就此退却,坐下来休息才几分钟,核心体温因为冷饮而降下来以后玛格丽特又重新变回了那副兴致满满的模样,赶在亨利和米拉之前就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小脸。

  “快快起行吧!”她这样说着,不论措辞和衣物仍旧给予人一种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印象。而我们的贤者先生和洛安少女对视了一眼,之后转过头,语调平静地对着这位大小姐说道:“在那之前,能请您换一身行头吗?”

  “呃,那个。”玛格丽特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衣着的不妥之处,但她长期阅读冒险小说形成的认知并不是三两下就能够轻易改变的,大小姐接着辩驳道:“可这,书本上所言就是冒险者常规衣物呀?”

  “作者宣言乃是‘本人亲历’呢......”她说着,但在亨利和米拉二人直直盯着的目光压力下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只有自己能够听得到。

  “那个啊,玛格丽特。”兴许是由于年龄和性别的缘故,米拉对着她并没有去在乎什么身份地位的事情,洛安少女直呼名讳的细节让贵族大小姐愣了一下,不过紧接着她的注意力又被前者口中的话语给吸引了过去。

  米拉直视着玛格丽特的双眼,两双颜色相近的眼眸一个坚定一个茫然:“你觉得,写给上流阶级阅读的小说作者,本身有可能真的明白底层佣兵冒险者的生活日常吗?”

  “呃——”卷发的大小姐愣了一下,而一旁的贤者接着补充道:“带有紧身长袖的服装和皮衣,是宫廷贵族的穿着,出行乘坐带有遮阳棚的马车,平素行动也多在不受太阳直射的室内。因而更讲究其外观上符合潮流,华贵。而无需注重太多的性能。”

  “就算是冒险小说的作者拥有些许常识明白那种五颜六色充满装饰花饰的服装不适合野外行动,他们的认知也依然停留在自己长大的圈子之中,所以他们描述中的服装只会是减少了那些装饰并且颜色更为低调的服饰。”

  “就好像拉曼谚语当中‘按图索骥’的典故一般,他们并没有真实体会过这一切,只是按照自己的认知想当然地就觉得是这样。”

  “真正的冒险者和佣兵会穿着的都是以透气布料制成,相对宽松的衣物。”亨利这样说着,而玛格丽特立马就开始观察起他和米拉的衣服来。

  “麻布的吗.......”她这样自言自语着,而旁边我们的白发少女点了点头接着补充道:“还有你的武器,迅捷剑,刺剑是贵族用以自卫的华丽武器。单一的刺击方式在一对一的决斗当中十分华丽好看,但对于佣兵而言却是不实在的。”

  “佣兵手中的武器,是吃饭的家伙,只限定于一种攻击方式的话遇到了其他情况就会变得手足无措。”米拉接着说道:“总之,如果你真的想要体会一下冒险的话,我们先去一趟服饰跟武器店,把这一身故事当中的服饰给更换一下吧。”

  她说,而玛格丽特呆愣了好一会儿,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三人在之后又花了数个小时的时间进行了准备工作,在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全部更换为相对宽松的亚麻制冒险者衣物,并把腰间有华丽花饰护手的小型刺剑换成了一把更加简约的短剑以后,他们接着在这家之前曾去过一次的武器店当中购买了一些相应的防具。

  由于盔甲的尺寸和面积,在海上运输的时候要防止被海风腐蚀远比武器更加困难,加之以西海岸的制作工艺跟设计思路远远落后于帕德罗西的缘故,亨利和米拉出行的时候并没有携带他们的胸甲,仅仅带着一些如同皮手套和皮靴之类的轻型防具。

  不过即使是这些,到了帕尔尼拉以后也决定要和护甲一并替换成当地的样式。

  成熟的帕德罗西式半身甲以一件收腰的胸甲搭配防御大腿的灵活多层甲片组成,其内衬并非闷热的棉甲而是一件仔细硝制过的皮甲。在平日里不穿着钢甲的时候皮甲也能够起到不错的防护作用,尽管缺乏厚重的缓冲内衬它们面对钝器和如同大剑和大斧长矛之类的主战武器时表现差强人意,但佣兵与骑士的所行道路并不相同,多数打的都是步战与巷战的他们,与骑士相反更加注重轻便灵活而非全方面的防护。

  位于帕尔尼拉上街的这间武器店有着根据大致身材制作的大中小号现成护甲,但这种并不量身制作的防具只是卖给外行的,因此早在一周多以前亨利和米拉就在这里花费了他们存款的相当一部分,定做了符合身形的防具和一系列配套工具。

  只是一件带护腿的胸甲,一周的时间也足以完成。到了今天刚好前去取得的同时,他们拿回来的还有一把总长度130公分左右的长剑。

  这是亨利的新武器。

  他的大剑在到达东海岸以后至今没有解封,但贤者不愿意明说原因,米拉也就不会去询问。

  亨利的新长剑跟米拉一周前买的那把120公分的大型一手半剑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由于身高的缘故贤者趁手的武器要大一号,所以跟二人的护甲一并,都是需要定做的。

  相较之下,玛格丽特新购买的防身短剑只是一把常见的量产产品,总长度48公分,刃长33公分的它被这位委托人小姐拿着显得相当合适。而她原先的小号刺剑也仍旧带着,只是在外头的护手罩上了一个褐色的麻布布套,避免这显然是贵族才能够用的起的华丽武器吸引来太多不必要的注意。

  由于体力和时间的缘故,玛格丽特并没有穿着钢甲,她只是买了一件有部分锁甲和铁片作为增强的短摆皮甲。由于是现成,尺码显得稍大了一些,由此再加上把那一头卷发梳起来在脑后扎成马尾,原先贵气逼人显得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那位大小姐已经是全无踪影,现在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穿着二手护甲的贫穷小佣兵跟班,更加地符合三人任务的低调需求。

  有道是人靠衣装,换上了宽松又显得廉价的服饰,玛格丽特也变得不起眼了许多。但贵族小姐本人却对此意见全无,倒不如说总算是穿上了舒适的“真正冒险者的装束”,她开心还来不及。

  个人的装备准备完毕,接下来需要解决的还有出行的问题。

  帕尔尼拉十分庞大,光靠步行的话他们需要花大半天的时间才能从上街走到郊外。而广袤无人的荒野更是如此,因而若是不打算把这半个月的冒险时间九成花在赶路上的话,代步的工具是十分有必要的。

  由于乘坐的那艘南境商船只是小号的缘故,亨利和米拉不得不放弃了自己陪伴许多时日的优秀亚文内拉骏马。而在到达了帕尔尼拉本地以后,他们在这一周的时间当中也便开始物色起了马场来。

  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帕德罗西人对于卫生的观念十分注重,因而为了保持城市相对地干净——毕竟大量拉车和骑乘战马的马粪已经够影响市容了——马场这种会生产大量气味和污物的建筑物也被设置在了城市的郊外。

  因此在更换了装备并且把替换下来的部分放回到旅馆之中存放,同时取回了包括亨利的大剑和米拉的书本在内一系列要随身携带的个人物品以后,由于需要携带胸甲和一些补给物资,他们花了半个银币的价钱雇了一辆平板马车,坐在舒适性远远不能与天鹅绒座椅相比的木板上面朝着郊区赶去。

  而在这之后,在全程因为恶臭而皱着眉毛但仍然坚持站在原地的玛格丽特热情洋溢的注视下,亨利和米拉讨价还价用余下的积蓄购买了三匹马和相应的马鞍,以及一辆简陋的平板马车。

  尽管玛格丽特本身是贵族出身,但女性学习骑马这样的事情在帕德罗西帝国还是十分稀少的。加上他们可能会要在野外过夜的考虑,两匹马搭配一辆马车,加上各种各样的补给物资,就这样匆匆忙忙地花了一整天的时间。

  在总算做好准备以后,一行三人混迹到寻找工作的各式佣兵和旅行商人的队伍之中,朝着帕尔尼拉高大的东门方向,在南面帕洛希亚高原末端高山的阴影下,缓缓地朝着郊外走去。

  期待已久的冒险,正式开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