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7章 结实的后盾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36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亚文内拉的法律就好像任何一个西海岸国家一样简单明了。

  它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的方式是非常“可靠”的询问其他人认为他是否有罪的方式。通常用来充当指标的数字是三,只要有三个人指责你犯了这件事,那么你肯定就是犯了这件事。

  比这标准更高一些的是涉及生死的事情,死刑一般需要五个人证明你犯了这件事才会被下达。

  当然除此之外也有相当一部分特别的情况,假使宣称你有罪的是某个具有公信力的人物,例如一位主教或者一位地方守备队的队长的话,那么无需任何其他的证言你就可以被判处死刑。

  处刑的方式有很多种,一般的小偷小摸多是绑在大街上公开示众——意在告诉大家这家伙长这个样子,如果他在你家附近游荡的话你最好当心一点。

  而对于惯犯和较大宗数的盗窃甚至抢劫的处罚则要远比前者更为严厉,它们通常是割掉一只耳朵或者是砍掉一只手掌。这种方式不仅仅是对于犯罪的惩罚,还是一种身份的证明。

  一个本地人也许可以从你的衣着还有口音上判断出你是来自附近的哪一座大城市,一个时常接触外国人的人也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判断出你是来自于哪个国家——但永远没有人可以光看你一眼就明白你是个罪犯,这也导致了在此之前盗贼和抢匪们通常只需要跑到另一个城市就可以继续作案。

  人为地令你变得身体缺残的处罚方式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解决方案”,毕竟一个少了一只手或者是一只耳朵的人还是很容易就能被人认出来的。

  亨利他们被判的是死刑。

  被关进来两个小时以后就有人过来告知了这件事,然后又过了一个小时负责处刑的士兵带着金属碰撞的声音走了过来。米拉终于有些慌了起来,她转过头看向了亨利,亮晶晶双眼之中蕴含的意味显然是在催促着贤者如果要做些什么的话现在该是时候了。

  但亨利只是对她微微一笑,什么都不说。

  “站起来。”穿着胸甲、护肩和护腿,其他部分全都是方便行动的链甲的正规军精锐显得极为警惕地对待二人,伯尼大概跟他们提及过亨利的战斗力所以他们才会如此严阵以待,若是一般罪犯的话会来的只是普通士兵。

  “双手放在一起,不要试图有任何地抵抗,接下来你们将会被公开处刑。”领头的士兵在头盔下面的双眼冷静地注视着亨利这样说道,而贤者耸了耸肩。

  “公开处刑,用不着这样吧?”他话语之中轻佻的味道让士兵的面色一寒,旁边几人立即放平了长矛正对着亨利。

  “那么我也可以现在就地处决你。”他冷冷地说道,而亨利再次耸了耸肩:“嗯,我挺喜欢公开处刑的。”

  米拉白了他一眼,然后两人被戴上了镣铐朝着外头走去。

  “……”女孩开始不知所措了起来,尽管之前亨利告诉过她没什么关系,此刻面对这些拿着寒光闪闪的武器的士兵时她依然感到止不住的担忧和害怕。

  “老……”

  “不准说话。”职业的士兵不会因为对方是一个年幼的小女孩就有一丝一毫的心软,他厉声呵斥让米拉吓得整个人一缩,然后士兵用力地拽了一下铁链把她又拉了回来。

  他抬起了手想要把手中的鞭子往米拉身上抽,但来自右上方的一股冰冷视线又让他停下了举动。

  “……”士兵转过了身体对上了亨利平静的双眸,身高占据优势的贤者冷冷俯视着的样子让他如坠冰窖,他打了个寒颤,然后甩甩脑袋“怯”了一声。

  “反正是要死的人了,不跟你们计较。”士兵小声地像是要说服自己一样念叨了几句,而后押送着两人来到了外头。

  阳光十分明媚,但愈是靠近外面米拉就愈是感到心慌。

  她的双腿几乎都软了起来,而等到两人被按在了断头台上面时,女孩的小脸皱在了一起,她忍不住就快要哭了出来,但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唇强行忍住。

  “骗子……你不是说没有问题的吗。”白发的洛安大萝莉带着哭音对着亨利说道,她吓坏了,而另一侧的亨利头上木制的固定装置也被扣住,他对着米拉露出了一丝抱歉的笑容。

  米拉彻底地崩溃了,她觉得这是亨利也已经没有办法了的证明,但仅仅一会儿的抽泣这个倔强的女孩儿却又生生地止住了它。

  “嘶——”她重重地吸了一下鼻子,然后用十分认真的表情看着亨利,带着些许的鼻音这样说道。

  “不论如何……”

  “谢谢你了,老师。”

  “锵——”壮硕的处刑人在砂轮上打磨完了斧子,然后高高地举了起来。

  阴影笼罩了两人的上方,下面并没有太多的人在围观,米拉闭上了眼睛,但那把斧子却从等了半天都没有落下。

  “……”她重新睁开了双眼,看到所有的士兵包括处刑人在内都恭敬地站在了两侧。

  发生了什么?

  女孩愣住了,然后她顺着那个方向看去,远处的道路似乎正有什么人在走来。

  这应该是个大人物吧,他们这些人停下来是为了向他致敬,得等到他到达下面的广场时才继续处刑。紧绷着的神经瞬间松垮了,米拉一翻白眼几乎就是要晕了过去。

  几秒的喘息时间之后自己还是得死么——她这样想着,而下方跟周围士兵打着招呼的那个大人物终于是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他侧脸对着这一边,轮廓让女孩看着有些眼熟,金黄相间的华丽板甲和镶着金色绒毛的红色披风,还有那一头在阳光下跟盔甲一样闪闪发光的金发——

  他对着士兵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转过了脸看向这边——紧接着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你无法想象一个人满面笑容忽然凝固然后呆愣地瞪大了眼睛的瞬间有多好笑,因为我们的白发大萝莉就是在这样的自己要被砍头了的压力之下还是“噗嗤——”一声地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而与此同时旁边的亨利再次用波澜不惊的语调开口说道。

  “唷,爱德华,好久不见——”

  一阵风吹过街道,对方胸口挂着的切斯特城常春藤绿色的标志微微摆动。

  ……

  “嘿嘿,所以说,十个艾拉银币,成交?”罗德尼那张胖胖的脸上满脸堆笑地对着这名铁匠说道,对方身高和他相差无几,身形并不算十分强壮但古铜色的皮肤和被熏黑的脸庞还有脏兮兮的花白大胡子都似乎在说明他经验的老道和丰富——而这也正是事实。

  委托铁匠们打造过武器的人都知道铁匠铺里头用来锻造的锤子通常有两种,一种大型的双手锤,和一种小型的单手锤。

  前者由铁匠学徒使用,是单纯的体力活用来将武器锻造出形状,而后者则是真正的精华所在。玩小锤子的才是老师傅,夜以继日年复一年的敲打让他们在下锤子的时候就已经对自己这一锤会造成什么效果心知肚明,这可不是单纯的蛮力能够比拟的东西。

  老人没有搭话,他看着脏黑的桌子上放着的那两把剑刃有着美妙花纹的一长一短的两把剑,但只是瞥了罗德尼一眼,没有说些什么。

  “……”矮胖佣兵收起了笑容开始习惯性地咬着自己右手大拇指的指甲,他脸上肉痛的表情清晰可见。

  那两把剑的主人自然不用解释,在二人被逮捕了以后它们就被放在了守卫的小房间里头。而本着反正他们也不需要了,罗德尼在其他人复杂的表情之中开心地抱走了这些。

  他本来想着自己已经有一把西瓦利耶式的单手剑了所以把这些给卖掉就好,但忽然心血来潮拿着短剑和自己那把单手剑对碰的结果却让罗德尼几乎掉了下巴。

  明明只是一把防身用的短剑,在没有用全力——因为舍不得——碰撞的情况下,竟然就把坚固的西瓦利耶军士单手剑碰出了一个缺口。

  好家伙!这钢材可是前所未见的。

  那个家伙带着的还真的是一把天杀的好剑啊——兴致冲冲的罗德尼当下也不再迟疑就立马抱着剑跑去找到瓦瓦西卡城内最好的铁匠想要把它们重铸成自己所需的武器了。

  而之所以现在还没能谈成最根本的原因显然是价格——

  他之前的那把剑是在亚文内拉的首都伊尼茨堡锻造的,连同材料费和打磨费用也一共才不过8个艾拉银币。而这一次已经提供了材料的情况下仅仅重铸的手工费就一再提升抬到了十个银币还没有被拿下。

  “费西老爷子,您就通融一下吧,你知道我也没有多少钱的,王都卫队的薪水少的可怜啊!十三个艾拉银币!十三个总够了吧!”罗德尼在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显得肉痛不已,但老铁匠只是淡淡地瞄了他一眼。

  “我还不了解你吗,罗德尼,这两把剑准儿又是你在哪里摸来的吧。”他这样说着:“你要让我重铸它们,事后失主若要找上门来了,麻烦不都全是老头儿我的。”

  “但真心想要,我也会做,而且是免费给你做——”免费这两个词让罗德尼的双眼放光了起来,但老爷子的下一句话立马又让矮胖佣兵整个人都焉了下去。

  “只要你把铸剑剩下的钢材全部给我就可以了。”

  “……唉。”罗德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些从没有人见过的钢材所拥有的锻造工艺如此强大老铁匠不可能看不出它们的价值所在,他原先还指望着十几个艾拉银币能够拿下的,但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能下血本了。

  罗德尼咬了咬牙关,在心底里头努力地说服着自己,但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背后的阳光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

  “请问……”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对这个声音熟悉不已,但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难道是自己的良心在拷问着自己,导致自己幻听了?罗德尼把手捂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它跳的十分欢快,紧接着他转过了头。

  “能把我们的武器,还回来吗。”亨利对着他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他的身后站着一整排全身板甲的士兵,从他们胸甲上的标示可以看得出来,是第一王家近卫步兵团的成员。

  “咕————”矮胖的佣兵打了一个寒颤,然后转身就想要逃跑,但是亨利单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别急着走嘛。”用一只手轻易地按住罗德尼的贤者微笑着的模样看起来像是一头大恶魔,罗德尼冷汗淋漓,然后勉为其难地挤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亨利没再为难他,他径直走向了铁匠铺的木桌那里,然后一把拿起了自己的大剑。

  “……”老铁匠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然后看向了他。

  “那把剑。”老爷子开口说道:“是谁做的。”

  “拥有这种技巧的铁匠不可能默默无名,但我却从没听过有这么一个人横空出世。”他如是问道,而亨利回之以微微一笑。

  “那或许只是你知道的东西还不够多罢了,年轻人。”

  贤者的话语让年过花甲的老铁匠愣了一愣,他呆呆地看着转身离去的高大黑发男人,半晌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现在的年轻人啊。”老人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又重新打算工作,但眼角一瞥看到某人依然站在门口。

  “所以你还在这里干嘛,罗德尼……”

  “嘿嘿……老爷子,我跟您商量一下,您能不能免费帮我修理一下一把单手剑,是西瓦利耶军士式的,只是有一个小小的、小小的缺口而已,对您这样技术高超的——”

  “免费等于免谈,给我滚蛋!”

  ……

  二人在王家近卫的护卫下缓缓地往回走着,十几分钟前爱德华的出现把一切都救了回来,而在证实第一王子是亨利他们结实的后盾以后包括处刑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差点双腿一软就给两人跪了下来。

  但被救之后的我们的小米拉却是气鼓鼓地冷着一张小脸。

  她显然注意到了爱德华胸口的那个城主徽章,一模一样的常青藤标志表明之前逮捕他们的那名骑士实际上就是爱德华的手下——这也是为什么亨利会有恃无恐的原因。

  而洛安大萝莉生气就在于贤者明明知道这一切却始终都不跟她说清楚,搞得她因为害怕痛哭流涕还说了煽情得想要捂脸找条地缝钻进去的发自肺腑的“谢谢”这样的词汇。

  让这一切更进一步恶化的是两人在被从处刑台上解救起来以后亨利竟然还看着她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看到好东西了呢。”

  “贤者先生真是最糟糕的大人了!”女孩忍不住这样大叫着用力地踢了一下亨利的小腿,然后在走路的过程中都离他远远的,似乎是要划清界限。

  但待到心情平复起来以后她又忍不住地开始担心了起来。刚刚一气之下她踢的很是用力,连自己的脚在现在都隐隐作痛,更不要提被踢的一方了。

  担忧和关心间并其他的复杂情感让米拉左右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又整个人冲了上来,她一把抱住了亨利的后腰用小脑袋狠狠地撞了他一下。

  “……”贤者停下了脚步,他转过了头,微微一笑摸了摸洛安大萝莉的小脑袋。

  “抱歉啦,是我不好,不该欺负你的。”

  “哼。”

  米拉在他的身上蹭了蹭小脸,然后走到了一旁,又是瞪了亨利一眼。接着上前牵着他的手,两人缓缓地向着爱德华的所在走去。

  “先生都处理完了吗。”站在瓦瓦西卡城主府大门门口的爱德华见到亨利过来点了点头,之前那一出闹得也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但此刻身为王子的爱德华再次摆上了严肃的表情——他们面前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要解决,其他的事情都得放到后面才行。

  城主府的一层大厅现在显然是用作会议室使用,还没有进去,三人就可以听得到巨大的争吵的声音,犹如“西瓦利耶”“劣势”“不可能的”之类的词汇被重复地提及。“唉——”爱德华叹了口气,然后郑重其事地看向了亨利。

  “如你所见,先生,我需要你的帮助。”

  亨利点了点头,三人一并走进了会议室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