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90章 血光四起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95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络绎不绝的两队人马,从泥土的道路上擦肩而过,向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进着。

  往西走的是携家带口的平民,他们多数都是采用步行,也有一些人拥有马车;而往东前进去向门罗的,则是整整齐齐的士兵,戴着头盔穿着皮甲链甲扛着长矛和盾牌。与他们一起的还有运送各种粮草物资的马车牛车。

  浩浩荡荡的士兵人数约莫有一千来人,拉出了长长的队伍和他们擦肩而过的居民们都用复杂的神情望着这些人。

  一方面,出动了如此军势前往门罗想必“魔术师”这次也肯定在劫难逃。但另一方面,门罗是他们的家,这样的一支大军朝着那里前进,人们总觉得会有些什么不放心。加上更多更复杂的情况,到底自己还能不能回家,回家了以后一切又会不会变得物是人非,谁都没有办法给出一个简单明了的答案。

  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不住地回响,因为心情复杂,居民当中只有极为少数的人注意到了混迹在士兵当中的魔法师的存在,但也仅仅只是一眼略过。

  随军的法师人数稀少不说还都仅仅只是学徒,贫穷的克兰特即便是王室供奉的宫廷法师人数也是少得可怜,此时不单首席法师连余下的人也几乎全都派遣出来,足可见锡林那边对于门罗大公要造反这件事情是有多么地重视。

  时间已经到了三月的月底。

  随着证据的发掘向上头申请来越来越多兵力的赫尔曼,终于是大肆展开了行动。

  以充当临时指挥所的商队旅馆作为中心点,赫尔曼派遣的部队迅速地扩散到了周遭的每一处地方,巡逻队从一支增加五支,精兵打头普通士兵跟随,每一整个大队的巡逻人员还都配备有一名元素系的法师学徒。

  巡逻的部队重重包围,肯离开门罗的居民都已经走了,余下的那些人依然在自己的家里头待着,赫尔曼以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为由派遣出了巡逻部队守卫在了附近的街道。

  留下来的居民的日常生活一切都被列入了克兰特王家亲卫骑士团的管制之下,到处充斥着的都是各种各样全副武装的士兵,仅仅三天的时间内,这座城市就从根本上地转变为了军事管制的城邦。

  来自克兰特王室的一纸文书直接解散了门罗的普通士兵,丢掉了工作的这些人只能解甲归田重新回到附近的村庄和城镇之中成为普通的农民——普通士兵如此,但门罗大公自己的精兵却是无法被剥夺的。

  他们的人数仅仅只比从锡林赶来的亲卫队所有的成员哨少一些,但门罗公爵家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们让手下的兵力分散于整座城邦的多处地方,像是后知后觉没有反应过来一样,在一切准备就绪以后赫尔曼直接发起了攻击利用局部的优势兵力一举拿下了这些精兵。

  并不需要死战,顶着克兰特的王室名号并且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他们直接把这些分散的公爵家精兵各个击破并且缴械拘捕。

  流血事件只在少数地区有发生,大部分识相的人都选择了直接投降。

  为了防止这些囚犯发起反馈,赫尔曼命令一队士兵直接把他们给押送到了锡林。在亲卫骑士团总部所在并且有王室自己军队掌控的城市,他们的控制力要更强一些。

  并且最重要的,他想把余下的兵力全部用于即将到来的撕破脸皮决战之中。

  门罗公爵府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对他的这些行为毫无反应,被削减掉了六成的精兵仅仅只余下少部分力量,稳打稳扎的赫尔曼率领着军队,终于是来到了公爵府的范围。

  已经将对方的有生力量削减到了这个层次,然而赫尔曼仍旧不肯放心。他一边朝着锡林的方向请求更多兵力的支援,一边则是一步一个脚印将兵力从所有方向围成了一个圆圈,一步步地警惕着对方的袭击同时缩小着自己的包围圈。

  大团长的推进速度非常之慢,他命令手下的士兵随时警惕着对方的攻击,但在巫师的干涉法术这种致命杀器的面前,即便是这样的警惕仍旧是杯水车薪。

  篝火在缓缓地摇曳着,驻扎在北城区大道上的这数十名士兵有说有笑地享用着自己的晚餐。

  附近已经空掉的房屋二楼露台上手持长弓的哨兵站在上头警戒着,在石质的道路中间挖坑架起锅炉显然是行不通的,所幸附近的房屋内也拥有灶台,自带餐具的士兵们直接就在居民的家里煮起了伙食。大路上四处点起的篝火照亮了附近的一整片区域,装备就这样随便放在旁边,因为天气愈来愈热的缘故,他们连护甲和头盔都没有穿戴。

  袭击者来到的时间他们正好在吃晚饭,木制和陶制的锅碗瓢盆就这样直接地丢弃在了地上。

  首先响起的是上方哨兵口中铜质哨子尖锐的声响,一行十几名穿着半身甲的门罗精兵直直地从大道之中跑了过来,他们手里头拿着长矛和盾牌,以密集的方阵结合在一起。

  门罗城内七歪八扭的道路给他们提供了便利,但也正因如此赫尔曼才配备了哨兵在高处的地方进行警戒,哨兵们第一时间拉开了手中的长弓但装备有防具的精兵们抬高了盾牌立刻就令他们手中的弓箭失去了作用。

  “叮——锵——”即便是手速最快的弓手在这种情况下也最多只能射出个两三箭就会被对方冲过,所幸训练有素的哨兵事先吹向了哨子才张开长弓,因此下方的士兵们立马反应过来丢下还装着热腾腾饭菜的餐具然后捡起了装备就迎击了上去。

  ——赫尔曼犯了一个错误。

  他操之过急地把手下的士兵铺开。

  锡林那边的普通士兵和门罗这边别无二样,他们也仅仅只是被征召来的平民,这些士兵多数都是没什么文化的年轻人,想要通过在这种由领主组建的薪水微薄的军队里头历练从而成为精兵或者是骑士侍从。

  他们仅仅到来这边几天的时间就被派遣围攻,即便赫尔曼有为每一个大队都配备了魔法师和经验老道的精兵,但他没有意识到的是,这些下级士兵和精兵还有魔法师们也并不是一路人。

  就好像门罗公爵家将手下精兵的性命视为无物一般,地位比和农民一般无二的低级士兵更高的这些法师学徒和精兵也是瞧不起他们。虽然一部分原因是这些下级士兵懒散而又毫无纪律,但归根结底,或许还是优越感作祟。

  因为人数过于庞大的缘故赫尔曼并没有亲自告诉每一个人,他只是指望着那些知道这些问题的精兵还有宫廷法师学徒会主动去说明,但深深刻在骨子里头的阶级观念让这些人连和他们并肩作战都觉得厌烦,更不要提是去套近乎了。

  所以当这些士兵拿起武器慌忙地迎击上去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在对付的,仅仅只是普通的精兵。

  “喝——啊!”长矛从圆盾上方的边缘准确地刺了进来,这名下级士兵用力地想要抬起盾牌格挡开来但这一个动作却使得对手的长矛攻击轨迹提升起来刺中了他没有任何防护的额头。

  “哇啊啊!”尽管力道不足没有直接击穿颅骨,疼痛感和流出来干扰了视线的鲜血也还是让他变得慌张了起来,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另一名精兵又果断地一记突刺击穿了他的喉咙。

  “咕呃——”松开了盾牌第一名倒下的士兵没有迎来任何人的瞩目,知晓己方人数占据了优势的锡林士兵们松松散散地拿起了盾牌吼着七歪八扭的口号冲了上来,门罗的精兵们注意到了这一切,他们立马以极高的速度组成了盾墙。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清一色黑色油漆的盾牌组成了一面结实的墙壁同时所有人重心放低,两侧的锡林哨兵朝着他们张弓射箭,但穿着半身甲的门罗精兵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黑色尾羽的长箭扎在盾牌的表面上,十几名门罗精兵当中有四人抬起长矛对着两侧高处的弓手投了出去。“噗嗤——哇啊。”一名弓手躲开了它们,另一人则是被命中了下腹然后整个人尖叫着摔到了地面上没了生息。

  “锵——!”失去长矛的门罗精兵拔出了腰间的武装剑四散到了旁边组成了侧翼,这一切都在行进的过程同时完成,而最前方组成盾墙平举长矛的门罗精兵们则狠狠地与对手撞在了一起。

  “哇啊!”下级士兵低劣的素质和不足的经验在这个情况下造成了致命的伤害,许多人因为明晃晃的长矛朝着自己刺来就下意识地把整个身体往回缩去,有的人甚至直接就把盾牌举过了头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整齐而有力的精兵的盾墙冲击——

  他们直接就垮了。

  “噗哈——”

  “咔擦——当锵——”狠狠刺出的长矛让许多人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热腾腾的鲜血和逐渐降温的晚饭混杂在了一起翻着白眼的好几名士兵就这样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但人数占据了优势的他们终究反应了过来,不少人试着发出了有力的还击,从四面八方刺过来的长矛直接就杀死了两名精兵,侧翼的门罗精兵丢掉了手中沉重的盾牌开始单手持剑杀了进去,鲜血四溅,而后方听到了声响的王都亲卫精兵以及法师学徒这时候才姗姗来迟。

  “火球!”从身后闪现的巨大火球直接命中了门罗精兵们的盾墙,火焰遇到木头产生的结果不言而喻,门罗的精兵们被迫抛弃了自己的盾牌,这个时候他们手中的长矛也基本上折的折断的断了。

  “咻——咚!”少数长矛没有损坏的门罗精兵朝着前方赶来的法师学徒甩出了它们,混乱之下这些训练有素的老兵仍旧发挥出了应有的水平,两支落在旁边一支眼看就要命中但所幸王都亲卫这边的精兵上前拦住了它。

  比箭矢重好几倍的长矛重重地扎穿了木制的盾牌,结构损坏以及多余的重量让这块盾也就此失效,这名精兵丢开了它,然后大步向前也将手中的长矛投了出去。

  “啪嚓锵——”尽管力道十足,但命中了铁质胸甲的这支长矛仅仅把它打了个凹陷,被打了一个踉跄的对手转了个身就想跑过来的精兵和法师学徒想要往前冲过去加入战场,但却因为混乱始终无法做到。

  “杀啊!他们快不行了!!”士兵们挤得越来越近,很多人都丢掉了盾牌,地面上全是杂物,虽然付出了两倍以上的代价但是人数占据压倒性优势的锡林士兵直接干掉了门罗的精兵一半以上的人数,他们试图乘胜追击,为了能够获得功劳进而提升自己。

  要拔出长剑,但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运气不好这样也已经足够让他丧命。

  “噗啊——”喉咙被捅穿的精兵喷溅着鲜血倒了下去,下级士兵低劣的素质在这个时候再一次产生了副作用。身后刚刚

  但对方却停了下来,残存的几名精兵对视了一眼然后都从口袋当中掏出来一个黑色的袋子。

  “沙沙——”火光摇曳下他们打开了袋子的封口倒出了里头黑色的沙状物,紧接着一个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黑色手环被取了出来,然后戴在了手腕上。

  “唔呃——”强大的吸力立马从接触皮肤的地方产生,这些精兵都感觉像是有谁在拼命地抽取着自己的血一样。

  身后没能看到这一切的法师学徒和王家亲卫的精兵们还在努力地往前挤,前方的下级士兵们举起手中的武器朝着这些站立不动的精兵们砍来——他们并不知道对方的行为有什么意义,这在这些人看来是绝佳的机会,于是他们果断地采取了进攻。

  “咻——呜——”长刀、长剑、长矛,多数都是熟铁制成,只有少数才是钢制的武器胡乱地朝着对方砍去,有不少人的攻击轨迹甚至还涵盖了身边的同伴。

  乱作一团,所有人的脸上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表情,口水和食物残渣在空气之中飞舞——紧接着。

  “砰轰——!!”

  肢体扭曲,鲜血四溅。

  撕裂的皮肤破碎的血管折断的骨骼一并挤压着体内所有的液体喷溅出来,挤得太近的这些所有的士兵都在一瞬间死去,包括后方的法师学徒和精兵在内。

  他们的死状凄惨而又可怖,数十人肢体扭曲表情狰狞鲜血粪尿横溢混合地面上残留的食物的味道显得极其地恶心。

  “恶呕——”街边房屋二楼露台上的弓手捂着胸口开始了呕吐。

  “啪嗒啪嗒——”呕吐物落到砖石的地面之上,他惊恐地看着几名门罗的精兵,其中一人回过了头看向了他。

  “不、不要!不要杀我!!”弓手大声地喊叫着朝着内部跑去。

  “呃——啊”但街道中央的几名门罗精兵却在他转过身的那个瞬间就倒在了地上。

  死不瞑目的他们瞳孔瞪得大大的并且有严重充血的迹象,眼角、鼻孔、耳朵流出来的鲜血都好像被圆环吸引过去了一般向着戴着手环的左手流去。

  火光摇曳,而这仅仅是一处受袭的地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