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20章 短暂同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04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解决了主要事务确认双方并无利益冲突以后,由于短期内目的地相同,次日一行人便决定与龙之介的部队一同前行。

  跟随浩浩荡荡的浪人部队一起前进这种事原本有悖低调初衷,但结合新取得的相关讯息,稍作思考便可明白其实是利大于弊的。

  十来年前龙之介下台时发生的坪山县暴动,某种意义上其实直至今日都未结束。当年人望颇高的三郎诈死只有少数心腹知道,大部分对他十分爱戴的平民都认为是华族杀害了他。尽管乌合之众的大规模暴动很快被官方镇压了下去,但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转入地下潜伏起来的人有一部分至今都还在进行各种小打小闹的活动。

  但这还不是全部。

  新上任的华族知道这些平民暗地里搞的小动作,因此惩戒愈发严厉并且颁布宵禁又经常派武士巡逻,稍微有点可疑的举动便打入大牢。但这种做法只是逼得更多人产生不满。而被逮捕处决加上逃亡或落草为寇导致人口流失后,他们又从其他领地调度来了移民恢复人口,并且试图让这些好控制的新来移民逐步影响坪山县使之安定。

  新来的移民没有经受过三郎时代所以对新上任的华族更具信赖,在日常生活中自然就免不了与原来的坪山县民产生矛盾冲突。平民与平民之间,平民与贵族之间的矛盾诸多,导致章州南部实际上盗匪丛生暴力事件也不断。而且除了坪山县县城有华族一个大势力掌控,其它地区是各种中小势力纠葛,外来者很难分辨对方是有敌意还是友善。

  贵族所掌控的县城以及周边比较靠近县城的核心地带算是相对较为安稳的,但这种安稳建立在高压统治之上。各种关口里外盘查,甚至入城还需缴纳税金获得身份牌,一旦丢失或者借予他人直接关押棒打体罚。

  身份敏感的龙之介一行人自然要规避县城这样的地方,而对于亨利一行来说,走看起来比较安全在贵族治理下的县城其实也是个微妙的选择。

  理论上同为贵族拥有特权,小少爷等人可以免去不少盘查,可实际操作起来会有很多解释空间。藩地的贵族本不可与直辖州的相提并论,走县城附近是属于那种不出事的话没问题但一出事他们处于对方势力核心范围跑都跑不掉的。

  所以最终得出的结论便是与龙之介等人同行,走较为混乱的地带。根据前任县令的解释,这些地方虽说势力盘根错节敌我难辨,但其实并不完全是那种永远处于斗争状态的。

  这里的规则很简单,弱肉强食。你掌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那么可以和平通过所有人都会对你客客气气,只要予以对方足够多的尊重,交易物资获得工匠协助也是可行的。但若是无力自保,那些满面微笑点头哈腰的村民便会立刻展露爪牙把你分食。

  鸣海和大神等青田家武士在听闻这一段时面面相觑。藩地尚且只有部分地段是如此,处于新京直属势力内的直辖州有一大段区域都变成村民自恃武力不服管教的,这种事在皇恩浩荡的月之国简直是不可理喻的。

  统一且祥和是这个国家四千年的象征,民众就应当服从于贵族,然而却以村落规模抱团起来行这种野蛮流寇之事。而且已经有10年以上的持续时间,未得平叛——这自然使得他们不由得脱口而出:“新上任的县长在做些什么?”

  龙之介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最终只是叹了口气:“这里和藩地不同。”

  他没解释太多,但在旁倾听的我们的贤者先生大抵可以知晓原因。

  月之国是一个帝国,很多人分不清帝国和王国的区别,大多只认为是规模的区别,而这也确实是区分标准之一。

  帝国乍看之下只是王国的放大版,但实际上却有好几个决定性的区别——其中第一个自然是权力的分配问题。

  包括我们的贤者先生和洛安少女相遇的原亚文内拉王国现西海岸联合王国在内,大部分的王国制度其实就连常备军都不存在。

  王族虽然是一个国家的象征也是最具实力的贵族,但他们并不会像帝国的皇族那样拥有极强的权力。各地贵族的领地治理与领地内的军事力量,都是由各地贵族自己把控。这通常是以骑士和军士单位作为核心的一小股职业军人,再佐上一些招募较为强壮农民的下级私兵,然后当需要的战争规模足够大时主力便征召民兵入伍,而这批人便作为骨干力量。

  王族倘若要发起战争,需要仰仗其它大贵族的援兵,通过平日里的联姻或者武力威胁使得对方加入自己。贵族拥有相当的话语权,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反驳王族。这也是大部分王国总是内外忧患不断的原因——哪怕作为国王的人不愿意发起战争,底下某某贵族和其它国家交界的地方起冲突了也可能直接违抗王命发动战争。

  而帝国就不同了,军事力量尽管也大部分都是由地方供养,却是直属于皇室向皇室交待的。皇室有权任命或者革职地方官员,他们只是皇室的棋子而并不具有平起平坐的资格。

  ——简而言之,王国的权力在于地方,王室只是相对较强的其中一个地方领主;而帝国的核心权力牢牢把控在皇室之手,中央是最重要的,地方只是作为中央的执行者。

  而基于这些认知再来理解龙之介的这句话,坪山县的混乱迟迟未能停息,自然也就是因为新京不愿意下放权力给新上任的华族了。

  人是一种很矛盾的生物,就像学者的处境。新京十分重视知识的传承,可却又想方设法控制知识的流通禁止学者婚育或是掌权。换成坪山县的混乱也是如此,他们肯定是想控制住这些私成武装不听管教的刁民,但要这样做却得给予坪山县县长相当多的权力。

  这种优柔寡断反复纠结影响到最终,就是这片土地上以老乡或者宗族结成的乡民团小势力根基越来越稳固。

  所幸乡民团再勇猛也不过是业余,拥有150职业武士的龙之介行走在这种地带没人敢主动招惹他。这一来二去,鸣海等人自然也就决定大树好乘凉,跟他们暂且同行了。

  而到这一步之前的一些疑惑也得到了解释——那些在水井旁的饥民并非龙之介等人的核心力量,只是落草为寇被排挤的贫民在受了他们几次恩惠之后就自动跟了上来,想混口饭吃。

  他终究还是有作为贵族的几分责任心在,无法放任这些人活活饿死,但实际上他对这些人也没有太大的掌控能力。

  有饭吃,能得到庇护就跟上来。之前和亨利一行起过冲突的流寇在眼见他们变成了座上客了以后,隔天一早便骂骂咧咧叫着贵族果然都是一样烂的自行离去了——走之前还不忘顺手牵羊拿走了不少龙之介一行人的物资补给。

  连让亨利一行解释或者道歉的机会也不给,或者即便做了,这些人恐怕也并不会买账吧。

  而关于泥石流堵路的事情,在这些饥民愤然离去之前咨询的结果也只是砍柴去烧火做饭的意外。他们没在乎过会导致滑坡堵路这种事情,因为对于自身难保的这群人而言他人的利益并不是值得关心的东西。

  这还尚且是这群人的“无心之过”说辞是真相的情况下,经过一夜修整多少恢复了气力但仍旧身体不适脾气暴躁的阿勇在听闻这一切后显然是一丁点都不买账的。

  “怕不是故意想着这样,要是拦下改道的是好得手的商人就自己吞下。要是打不过了再找武士帮忙,哭诉自己被凶恶歹徒残杀,祸水东引!”他显得满是愤慨,但包括亨利在内却没有人开口反驳,因为阿勇的这种揣测猜中的可能性着实不低。

  衣食无忧的贵族泛滥的同情心,底层人民不一定感恩戴德地接受。现实情况是极有可能把他们当成冤大头宰,甚至想方设法要利用对方的实力尽可能地揩油。

  把平民当成纯洁柔弱的小白花需要自己施舍照顾是一种常见于贵族的心理,这点东边和西边都没什么区别。甚至于生活相对安稳的平民,也会对乞丐一类拥有这样基于优越感的责任心。

  “半吊子的善意。”我们的洛安少女时至今日仍旧深刻铭记着最初与自己老师相遇不久后类似的情景,一时的施舍看似善意温暖但更多是自我满足,但她却也不认为对这些人冷眼旁观就是一种正确的做法。

  到底怎样才是正确的,亨利不会直接告诉她,他一向如此。

  他只是在她做那些错误的,容易伤害到自己的冲动决定时会出手阻止,但更多时候是让她学习更多,吸收更多,思考更多。

  他们帮不了这些饥民。这些人从龙之介营地里顺手拿走的粮食有许多是未脱壳的,若是想做的话其实可以开辟田地作为种子种下。

  但按照周围武士们的感叹,只怕他们是会尽可能一口气吃光,若有剩下便脱壳放进罐子泡水发酵做成米酒吃了。

  不为未来做考虑,不思考明天的事情,当下有东西可吃便尽可能地吃完。没有了便去乞求,去偷,去抢。以此往复。

  这便是身为底层人民被逼上绝路以后的死循环,并非身体无法再劳作,而是已经放弃了对美好生活对未来的向往,变得得过且过沉沦度日。

  在这里分道扬镳也并非坏事,否则这些爱扯大旗的饥民闯出了事情举着他们的旗号,到头来麻烦重重。虽然有不少龙之介麾下的浪人骂那些饥民是吃里扒外不知感恩的狗东西,但前华族本身似乎对此没有太大感触。

  重新整理了队伍,他们一大早便开始弄起行头准备继续南下。不过因为道路被泥石流冲垮的缘故,还得来回绕上好几个弯。

  阿勇等人的马匹恢复的速度比人快一些,催吐把残余的浆果吐完,一晚上照料吃些豆粕和草料并不停喂水补充体能后,凌晨便能够站起来了。只是有一匹被喂的有毒浆果实在众多,最终便没能救过来虚脱至死。

  由于龙之介这边还有不少额外衣物,三名倒地的武士沾有秽物的也被他们自己无比嫌弃,便直接丢弃换上新的。撑着拐杖的阿勇等人勉勉强强可以站立短途行走,但却在旁人的帮助下翻身上马都好几次未能成功。最终他们的马匹改为驮载部分物资,而人则是在龙之介一行的马车上躺下休息。

  由于相遇之时已近黄昏,隔天一早才瞧见马车和拉车马匹的里加尔一行十分惊奇。因为这拉车的马肩高足有1米68,虽不及小独角兽米提雅,却要比1米5不到的月之国马匹高大整整一圈。

  两匹高大的马拉着一辆四轮马车,容量惊人可以运载十来人加上物资的这种马车是里加尔的产物,远比月之国的牛车容量更大。

  驮马相较驮牛而言更为稀少,因为马是尊贵的生物,若要用马驮载货物那车夫也必须武士充当。

  这充满里加尔风情的载具自然不是新月洲本土产物,照龙之介等人的说法,却是从登陆的南蛮商客那边买来的二手了——费了大力气运上船的南蛮商人本以为可以直接通行,满心欢喜地想着从船上下来直接来一趟新月洲大地南北之旅一边旅行一边经商。没想到马匹是贵族骑乘专用,最终只得易手。但因为乐意当车夫的武士万里挑一的缘故,流落着就来到了不拘小节的龙之介一行手中。

  失职武士变成的浪人在如今的和人社会并不少见,但这些人尽管生活困苦很多却还怀抱有武士的气节,清高不愿从事“低贱”行业。到头来也就龙之介这边的团体愿意开拓眼界,而一上手这南蛮马车,他们便发觉到了其中的优越点,之后又尝试令本地木匠仿制并设法又购入了一些里加尔品种的马匹。

  前县令的介绍令一行人大开眼界,显然经过长时间的交流新月洲这边的里加尔产物也是远比一行人预料的更加众多。

  自章州南部开始,南蛮人的存在变得不是那么稀有。新月洲的绸缎、白糖和茶叶是南蛮人的心头好,而里加尔高大的战马和铁矿等素材也逐渐吸引了武士阶级的注意。据说已经有人开始尝试用里加尔的马匹与新月洲的混血,在这边繁育血统更加优良的马匹。

  尽管传教士导致的祸乱才在不久之前,但从龙之介一行的解释来看大部分里加尔人和本地人相处却意外地融洽。

  而这点亦与约书亚来到这么遥远的地方有关。

  重点和新月洲沟通交流的并非帕德罗西帝国,而是南境城邦联盟。

  位于莫比加斯内海南岸位置的南境城邦联盟拥有的领地包括东侧的一小截,从群山矮人势力家门口过去的这部分陆地十分狭窄。帕罗西亚高原南面低处和群山中间的峡谷过去之后即是里加尔大陆远东的海岸线,南境的商人在那边建立起了港口,由陆路运输物资过来再在这里海运往东来到新月洲。

  约书亚正是从索拉丁一路往东最终乘船从南面来到新月洲,与亨利一行人走北黎加尔海上航道相比,这条航道要短得多,唯一的弊病也就是因为需要陆路运输转海运所以运货能力不是很强。

  帝国人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大规模远征收效甚微,但南境的商人小规模却不间断的人员和商品交流往来博取了不少的好感。

  在传教士们试图撬动月之国社会引起混乱的这一段时间,敏锐的南境城邦联盟商人立刻告知了新京自己是不同的阵营撇清干系,并趁此机会大肆发展。

  几家欢喜几家愁,但总而言之,从地头蛇龙之介一行这边得知的消息来看,南方里加尔人众多这件事对亨利等人来说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