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44章 不速之客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64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日复一日的勤奋训练,优秀的导师,良好的武器与装备,都是为了减少在实战当中的流血和牺牲——这样的道理,理应是很早之前就为人所知的。但不知为何随着时光的流逝,却又开始有一些人吹嘘起在实战当中进行“自我感悟”的“天才战士”来。

  我们曾经在之前的章节当中提到过的苏奥米尔名将罗森塔?古斯塔夫?基维尔元帅,据信曾经在训练某一批自认无需像士兵那样每日训练就能够运筹帷幄的军官时说过这样的话语:

  “你以为你自己可以不需要训练,你以为你在训练中做不到只是因为你不够认真,只是因为训练施加了太多的限制,而进入了实战你就会发挥的更好。”

  “但你不是的。”

  “假如无法在训练之中就做到冷静对待发挥出每一丝每一毫的实力的话,那么当你进入实战,你只会陷入无穷的恐慌与手足无措。”

  这位一千多年以前的拥有超越时代的智慧和眼光的伟大元帅如是解释着他创造出来的那种复杂而又缜密的不同于以往的训练方案。这些包含了器械使用、进展肉搏、武器着装、步兵配合、步骑配合、指令发布甚至于拷问与被拷问以及各种语言通讯地理环境等等种种诸如此类的在如今的人看来都是极为复杂的训练,虽然没有为本就国土狭小的苏奥米尔改变命运,却在之后成就了庞大不可一世的拉曼帝国那令人震惊的纪律性极强的精英军团以及将领。

  把一个武装起来的平民丢上去战场,他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会死于敌人的攻击之中,另外百分之九的可能性死于战斗中己方人员的误击或者践踏,而余下的百分之一,也还要有零点九的成分是死于各种其他的如同腹泻中毒火烧水淹甚至是摔倒之类的意外——只有千分之一、甚至就连千分之一也达不到的概率,一个从未受到过良好训练的农民,能够从他的初战当中幸存下来。

  决定了这个概率的很大因素是武器和装备,长矛与盾牌这种东西之所以横行里加尔大陆的任何一块地方并不是因为它们有多强大。一位老铁匠锻造一把长剑或者是长刀算上炼铁的过程至少也需要一周半以上的时间,这还是那些没有经过细致的打磨并且装具也十分简陋的廉价产物。

  但就是这样的一把长剑的所消耗的金属和制作工时也远远超出了长矛。做一把长剑的时间足够做十几二十把长矛,矛尖消耗的铁矿相对少量而木头又是随处可见,不算特别大的尺寸就连新手的铁匠学徒和蹄铁匠们也可以毫不费力地打造,综合起来种种因素,若是自己一个人或者十来个几十个人也就罢了,要武装上百上千乃至于上万的军队,这一个造价、制造要求、工时全部最低的武器,显然才会是最佳的选择。

  这种横行大陆所有地方的武器之所以至今仍在主宰人类的正面战场除了便宜以外还有简单易用这个特点,组成阵型的话你只要懂得往前捅出去就足够不像长剑和长刀还得注意各种挥舞和发力掌握角度——而顺着这个出发点延伸下去,作为这种“廉价”而又是“量产”的组成,西海岸各国那种领主号召得来的民兵,你自然是无法指望上头的贵族老爷们还会为他们配备上什么样的防具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敌的防具,武器的攻击力和护甲的防御力也并不是一个固定而单纯的数值,一件胸甲能够做的是覆盖住你的大部分躯体使得你会受到敌人创伤的身体表面积大幅度地下降,并且凭借优良的外形上的弧度弹开射向你的箭矢,它的防御力来自于外形和设计而非单纯的厚度,因而优秀的全身甲三四十公斤的重量就足以提供近乎无敌的防护。

  虽说在重骑兵和一部分破甲武器的攻击下它仍旧会损坏,但考虑到这类武器的相对稀少,相比起什么都没有的下级佣兵和民兵,一位衣甲鲜亮并且还经受过专业战斗熏陶的贵族骑士在战场上的生存率要高出非常之多。而这也是为什么以贵族骑兵作为主力的西瓦利耶王国,会成为整个莫比加斯西海岸最强国度的主要原因。

  话归原处,拉曼帝国久经训练的军团,消耗大量的时间学习如何与友军配合以及最有效地杀敌方式,职业化起来的常规军队可谓是与西海岸民兵有着云泥之别。而这些一天到晚都在训练的战士们如果不谈指挥不谈天时地利的话单纯以绝对的数值算一个同等人数之间的对拼的话,生存率相比起民兵,是异乎寻常地高的。

  稍微花一些时间,动一动脑子,任何人都会得出训练过的人肯定生存率要比一开始就进入实战的人高出许多。诚然久经战斗并且幸存下来的人当中也会有不少总结出自己的一套经验,但绝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仅仅只是运气比较好或者某一项如同蛮力或者是速度比较过人罢了。

  一代又一代累积下来逐渐改进的战斗技艺不是少数的“天才”就可以一朝一夕超越过去的,毕竟许许多多学习这一门技艺的人本身就是天才,加之以高超的起点和优秀的导师,当他们或者她们刻苦勤奋地学会了这一切以后,碰上了有需要用到的时候,至少比起那些懒洋洋地趴着觉得只要时候到了自己一切都做得出来的人,这些人会多一份冷静和理智,明白自己应当如何去做。

  ……

  马蹄踩踏在依然湿润的山间小路上,眼下最适合用来形容亨利他们这一行人的词汇就只有大败而归,就算是队伍的两位领导者都在已经一个早上的时间一言未发,幸存下来的四名新手佣兵自然也是垂头丧气,连最喜欢插科打诨能言善辩的欧菲米奥,都是很长很长时间地没有再吱一声。

  赫罗尼莫旗下的这支狩猎佣兵小队这一回的损伤不可谓不惨重,虽说知晓这位佣兵小队长心里头打着的小算盘的亨利他们三人感觉他之所以这样消沉很可能与蛇龙皮的关系更大,但不论如何,佣兵团损失掉这些的人手,大概是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补充回来了。

  说来虽然有些残忍,但那些新手绿牌佣兵的死亡并不能算作是一件大事,毕竟南境繁荣如斯,有名有姓的大佣兵团想要招手几个打下手的新人,还是会有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要进来的。真正令老胡安他们的佣兵团元气大伤的还是那三名橙牌佣兵的死去,虽然与赫罗尼莫一样负责控场的那名在前天夜里昏迷过去的佣兵事实上应该算是生死未卜,但在那样的洪水当中他能够幸存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众人昨天尽力地搜寻也未能够在周围发现,因此也只能是作罢。

  老牌的,经历过很长时间很多次任务才得以升级到橙色徽章的佣兵是极为稀少的人才,这种人物不单单只是经验老道做起事来效率更高,在对于后辈新人的培养上,他们的地位也是无可取代的。

  如同老胡安他们这样的许多大型狩猎佣兵团当中,这类按照季节定期狩猎某某特定生物的佣兵小队,事实上都只能算作是二线队伍。一线的狩猎佣兵队是作为佣兵团的脸面在世界上到处闯荡的,他们会接取高昂报酬的具有挑战性的狩猎任务,整个分队都由精锐组成没有任何人是低于蓝牌等级的,闯出名声以后又为佣兵团带来更多的委托如此良性循环。

  像这样的可以借着前人的经验,又有老手带队带着新手的队伍是团队当中用来培养新一代成员的二线支援部队——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可控性极强,只要按照以前的经验来就不会出太大篓子,计划成熟又充分的狩猎行为,因为某单一个体成员的愚蠢,仍旧时不时地就会出现失控的倾向。

  全盘皆输还算好了,年轻一辈的折损也还在承受的范围之内,因为一系列的原因作为精锐成员的元老一下子在任务当中死或者失踪掉了三个人?——就算赫罗尼莫没有和巴蒂商团勾结的那些小九九在吧,这一次回归到了佣兵团之中,身为小队长的他,也肯定是要很长一段时间被冷落没有任务可出了。

  毕竟没有人会想要跟着一位带着经验丰富的狩猎专家,却并不听从对方的意见从而在错误的地方扎营导致最后出事的小队长行动。即便老胡安不想要去打他的小报告,幸存下来的四名年轻佣兵以及其他包括亨利和米拉这些自由佣兵在内的所有人,也都是经历了之前的对话的。

  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虽说已经遗失了作为交易目标的蛇龙皮,赫罗尼莫选择杀人灭口的可能性也依然存在。顾虑到了这一点,老胡安以失去了平板马车只剩下骡子和马,就不需要考虑再马车行进所需的地形因素为由,决定改为沿着更短也更陡峭的路途前进,尽早赶回城镇。

  他提出这一个方案自然还是想要避开可能依旧还在附近埋伏着的巴蒂商团,赫罗尼莫不知道是否是猜到了老胡安识破他密谋的事情,十分颓废地叹了口气,然后也没有对他的决策予以认同或者反对的回应,只是呆在队伍当中一并缓缓地前进着,十分地安静。

  “停下!”赫罗尼莫不再开口,老狩猎专家也就成为了整支队伍实质上的领导人。他举起了手令众人一并在这边半坡的一处有露出白色石头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左右查探了一会儿,从鞍座上拿下了短弓和木质的箭矢。

  携带的食物消耗殆尽,为了填饱肚子众人只能是一边狩猎收集食物一边前行。老胡安虽说箭术了得,但这一趟出门他和其他人携带的箭矢都十分有限。所幸经验丰富的狩猎佣兵个个都是手工的能手,从附近的树林当中取下细长的小树用小刀削尖之后火烤碳化,箭尖就拥有了足以狩猎小型生物的硬度,之后再从取捕猎所得的野稚最长的羽毛撕开截断,用树上的树脂作为粘合剂缠上细绳固定出三片箭羽,简易的箭矢就被这样给做了出来。

  算是未雨绸缪,之前的几次狩猎获得的野稚能够当成箭羽的硬羽都被老胡安和也懂得使用短弓的费德罗给收集到了骡马背上的包裹之中,此刻派上了重要的用场。

  他俩转身离开前去狩猎,这边欧菲米奥和另外一名年轻的佣兵还有亨利米拉他们一行人则是开始挑选起了周边的柴火来。前天夜里的那一场大雨覆盖的地区他们现如今依旧没能走出,虽说太阳热辣,但在被茂密的南境森林层层遮挡住的林间地面上,湿润的水汽依然残留。

  这也因此要找到能够燃烧的干柴显得相当地困难,所幸在场的人们都拥有最基本的野外求生的能力,通过折断的声音是否清脆来判断干燥的程度,包括自由佣兵在内大部分人都行动起来,也还是得以在简短的时间内收集到了足够的木头。

  翻越的是较为崎岖的路线,这边的山泉并不如之前地那么好找。人和马都需要用水,骡马可以从青草当中获得水分,无法也像它们那样做的人类,自然也就只能从热带地区常见的一些水果上面寻求水分了。

  在等待狩猎人员回归的时间里头柴火慢慢地燃烧,耗费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众人在附近收集了一些常见的无毒野果。

  半锅的清水当中被放进了各色的果肉,虽说卖色鲜艳,但到底尝起来是如何,包括米拉在内的几个盯着它们逐渐开始翻滚的人都是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但我们的洛安少女这会儿在这儿迟疑着,贤者先生却是一刻未停,他跑到了附近那些热带常见的棕榈树旁边,在旁人疑惑的眼光下直接手脚麻利地就扒开了它们的外皮。

  亨利选择的都是一些新生的棕榈,块头不大他很快地就可以完全地剥完,棕色的外皮和绿色的叶子层层叠叠地掉了一地,之后露出来的雪白的棕榈芯被贤者果断地徒手折断。他回过头瞧见米拉和锅边的欧菲米奥都愣愣地望着自己,面上的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直接地就折断然后分别朝着他俩一人丢来了一截。

  “吃吃看。”亨利言简意赅,然后就转过头接着去采集。

  “……”年轻的佣兵皱着眉头盯着手中的东西,而另一侧对亨利信任无比的米拉则是直接拿了起来就咬了一口。

  “怎么样……”虽然这几天因为一连串的事情两人之间有些尴尬,但也算是共患难过的人,欧菲米奥好奇地用西海岸语对着米拉这样说着,而女孩也没有把之前的事情放在心头上,皱着她好看的眉毛就转过了头:“有点苦……”

  “但还蛮好吃的。”她这样说着,接着又咬了一口。

  用来简单充饥的棕榈芯富含大量的营养,因此在那一锅已经加入了大量果肉的浓汤当中也就又多了这样的一道菜色。苦味多多少少平和了糖分过高的这一锅汤当中的甜味,而当外出了一个多将近两个小时才完成狩猎的费德罗和老胡安提着野稚和兔子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老狩猎专家的表情十分微妙。他盯着贤者看了好一会儿,仿佛是在用眼光逼问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一道只有资深的猎人才知道的南境美味。

  而亨利当然是用一个耸肩的动作给糊弄过去了。

  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的老狩猎佣兵没打算继续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但下一秒钟朝着这边走来的他却发现贤者把手探向了自己身后大剑的剑柄——已经在这一连串的事情当中跟他建立起信任关系的胡安没有怀疑他是想要攻击自己而是丢下手中的猎物抓着费德罗就开始朝着前方跑来。

  经验丰富的他果断做出来的举动相当地正确,下一个瞬间沉重的马蹄声从前方传来雨林当中钻出了一行骑着草原战马腰间配备着各式长刀长剑穿着皮甲的佣兵。

  亨利和胡安还有米拉不约而同地瞥向了烧煮着的大锅,显然是未干的木柴升起的白烟引起了这些人的注意——但若是他们只是来要得一口食物的也就算了,前面两个从衣着和骑乘的战马看起来都相当有来头并且还佩戴着作为精英的标示的紫色徽章的佣兵领头,刚刚和眯眯眼山羊胡的老佣兵对上了眼,他的表情就变得沉重了起来。

  “巴蒂商团……”

  仅仅一个简单的词汇就已经足以解释一切,亨利仔细地观察着这些人,除了战马和武器以外他们什么东西都没有携带。就算是为了埋伏袭击轻装而行显然也不应是连基本的生存物资都没有的,加上这些人出现在计划以外的地方,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也遭遇到了雷雨天当中的山洪或者其他的灾难,在逃跑的过程中巧合地就发现了这边燃起的白烟。

  正如亨利和胡安等人观察着这些巴蒂商团的人一般,对方也从这边的狼狈和减员轻而易举地判断出了货物遗失的事情,然而为首的那名紫牌的佣兵片刻迟疑之后偏了偏头,身后的几人依然是立马地就握住了腰间的武器。

  “不!我们的货物已经遗失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没有了!”到底算是坏得不够彻底吧,赫罗尼莫爬了起来张口这样大喊道。虽然根本原因是怕自身也被灭口还是真的作为小队长打算捍卫自己残存不多的队员我们暂且不得而知,但总而言之他就这样冲了上去,然后开始试图跟对方理论起来。

  “计划已经失败了!现在就算还要继续,也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了,取消了,取消了,你们明白吗!”他似乎并不打算再隐藏自己的算盘,言下之意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的人都可以推测的出来。站在赫罗尼莫身后的亨利则是趁此机会迅速地用余光打量了一下队伍当中其他人的反应——先前下水救他们的那两名自由佣兵以及包括欧菲米奥和费德罗在内的四名绿牌的新人都是一脸的茫然,而余下的三人——

  “你是当真的还是演的?如果你是演的,那我觉得你可以去艾拉城的大剧院混一个主要的角色了,因为你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彻头彻尾的蠢货。”挂着紫牌,一头红发的佣兵领队用平静的语调这样尖酸刻薄地嘲讽着赫罗尼莫,而终于意识到对方原本打算的就是不论成功与否都要将自己一行人灭口的小队长怒火中烧,直接伸手就抓向了他靠在石头上的大剑——但在此之前,那三名一直沉默寡言的自由佣兵对着他发起了袭击。

  “叮——锵——”狩猎佣兵本就不擅长人与人之间的战斗,赫罗尼莫在惊慌之中只来得及以剑作盾勉强挡下一击,就立马被逼得朝着亨利他们这边退来。

  “呵呵,真是狼狈啊——”这里的地形是一路向下的陡峭斜坡,加之他们也不一定懂得马上战斗。紫牌佣兵和其他的十几名同伴翻身下马一边嘲讽着一边朝着这边走来,那两名自由佣兵看见其他三人反水而带头的又是一名紫牌,对方人多势众他们这会儿也是陷入了惊慌,三名反水的蓝牌佣兵联合着朝着赫罗尼莫袭来,沉重的巨剑在这种情况下被压制得完全无法抬起,缓慢的攻速使得他若是想要攻击就不得不用双手高高举起的方式,但一旦这样做又必然前门大开会被抓住弱点一剑封喉。

  “再见了,可怜的蠢货。”紫牌的佣兵像是卖弄一样抓住赫罗尼莫注意力全都在前方的瞬间从左侧一刀准确地朝着他的脖颈砍来,但预想之中的骨骼和肌肉被切开的手感没有传来——

  “叮——锵当——咻”格挡,之后是顺势用剑贴着自己的刀身使用手腕柔力挽了一个剑花把自己的力道朝着旁边引开——紫牌佣兵在一瞬间就判断出了对方的做法,而在下一秒钟,那三名围殴赫罗尼莫的巴蒂商团蓝牌佣兵都被斜刺里杀出来的一记势大力沉的竖斩给逼得向后退去。

  “背靠背,武器出鞘!”亨利一声惊喝把还在迷茫当中的众人惊醒过来“锵——”米拉还有另外两名佣兵抽出了腰间的长剑与长刀,而盯着自己手腕看了好一会儿的红发佣兵则是默默地又把眼光投向了贤者。

  “你这家伙……有两下,但是你知道我是谁吗。”

  “……”亨利沉默以待,紫牌佣兵眼角抽了抽,然后缓缓地说道:“好吧,那就好好地记住吧,我是巴蒂商团最快的刀手,疾风的克里斯托,在整个南境也算排的上号的战士。”

  “记住这个名字,因为我不想让你连是谁杀死你都不知道——”

  “咻——”银光闪闪,双手长刀直刺而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