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00章 血腥味与火药味(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66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阵亡的3人最终被安置在了山脚岔道的一片无名墓地之中,这里过去曾有寺庙,但不知何时已然荒废。

  靠近寺庙部分的墓地有石质墓碑和小石砖砌的走道,墓碑后面林立的卒塔婆大多已经朽烂,只有一部分看起来较新的也似乎已经历两三年的风吹雨打。

  早已人去楼空的破庙,不再有僧人吃佛诵经,也不再有人清理杂草。似乎就连过去正儿八经埋葬在此地的家族也已经灭亡,因此不见扫墓与养护,石碑只是无声又缓慢地风化。

  林间风吹过时,腐朽坍塌的屋瓦发出像是沉闷笛子一样的“嗡嗡”声,而一片片的卒塔婆又互相磕碰,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

  对于和人而言,这是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但里加尔出身的亨利等人就对此没有太大的感触。

  恐惧有时候源于未知,但在一些需要熟悉特定文化才能感受到的恐惧上面,无知却又使人无惧。

  ——话归原处。

  即便寺中僧侣早已离去,而最初在这里埋下亲人的家族也不复存在,附近的村人们却显然是依旧保留了这里作为墓地的职能的。

  与石板路不同的简陋土制小道两侧林立着的是附近穷山村中故去之人的墓碑,因为没有僧人为其祷告,自然也就没有卒塔婆。而即便是墓碑也是简陋的,一些较好的还有歪歪扭扭凿刻的文字,差的那些就真的仅仅只是几块石头垒上去,免得路人以为不过是个小土坡随意踩踏亵渎。

  包括信胜在内,阵亡的人被埋入墓穴之中并将随身财物与甲胄武器一同埋下。鸣海本想暂且没有墓碑,等去镇上再订正儿八经的墓碑为他们补上,就先用武士们的佩刀与头盔作为墓碑,但亨利阻止了他。

  “和周围其它墓穴区别过大的话,就像是在给人点明这里有财物一样。”贤者如是说着,而武士领队愣了一下:“先生是说会有盗墓贼?”

  “穷山恶水出刁民,连自己亡故亲人墓碑雕刻的钱都出不起,一把太刀节省点可是能顶小半年的生计。”亨利语调平静,但说出的事实却让武士们有不少人都咬紧牙关握紧了拳头。

  “那来时的路上遭遇到的村民......”身后的老乔欲言又止,他们在下山的路上也有遇到一些村人,虽然不似隼人村落那样是少数民族,但也是相对贫穷的和人山民。

  “那些家伙若是敢亵渎武家子弟的尸身!”血气方刚的年青武士阿勇愤怒地握紧刀把一抓缰绳就打算转头。

  “想做什么!”鸣海大声喝止了他。

  “大人,在下想警告那些——”“警告什么,你跑去警告不就坐实了他们这里有利可图的推测吗。”武士领队无愧于其身份,只需亨利稍加提醒他就注意得到这些事情。

  “就这样吧,依先生的说法,和其余的村民墓地保持一副模样,然后就只能。”鸣海沉默地握紧了拳头:“希冀这些村人不至于作出这样下三滥之举。”

  队伍再度陷入了沉默,心绪复杂的武士与足轻们虽然有很多话想说,但却整理半天,终归还是只有林风吹过卒塔婆与屋瓦的声音回荡于周遭。

  简短又沉默的午餐由简单的和式味增汤配合隼人村落赠予的烧饼制成,这算是隼人们对于武士的另一大赠礼。

  烧饼是精磨的粟粉混合夏日林间新摘的坚果果仁制成,耐旱又对土地含水量没有过高需求的栗类是新月洲中北部偏远地区平民的主食——尽管半个月路程内的泰州领地内便有大批的水稻田,但大米对这些穷人家来说依然是不太负担得起的存在。

  泰州的水稻收成后第一是供给当地及附近领地的驻军,4成以上的收成都要用作兵粮。其次则供给附近区域内华族与士族们享用,最后才轮到领省内民众。水稻的种植对土地要求相较栗类更高,因而除了水系充沛平原也较多的南部以外,从中部到北部,八成以上的月之国百姓食用的还是栗类与薯类更多。

  容易获得的低廉谷物口感直接煮成饭吃没有武士们常吃的大米那么好,但不论薯类还是谷类,富含淀粉的主粮总是适合拿来磨成粉发挥创造性思维进行处理的。

  再三拍打又放置过夜自然发酵的面饼并没有极好的卖相,但农家老手对火候的掌控娴熟到位,哪怕没有多少油水,却也有一股舒适的香气。

  用石臼草草捣碎的坚果仁已认不出来是什么品种,考虑地区和季节因素多半是杏仁一类。尽管可以弄得更加细碎,它们却被保留了约莫半个小拇指指甲的大小。这样一来入口时嚼起来在外壳酥脆内里松软的面饼以外又有一层碎果仁的口感,丰富了层次。

  缺糖少油,所有的调味就仅是面团里些许的盐巴。但尽管如此却风味十足,少数民隼人的面饼与和人爱喝的汤汁形成了少见却又意外搭配的简餐,或许是因为风格与里加尔相似的缘故,就连面对武士们视若珍馐的饭菜一直有些胃口缺缺的传教士一行也久违地吃得淋漓畅快。

  面饼是连夜制成并在今早出发前被交予武士一行的,因为材料并不众多的缘故量也就只够今早和中午一餐。早上吃的时候刚刚出炉还热腾腾的,到了这会儿已经没有那种香气,不过仍旧让人食指大开。

  选择这样的简餐很大程度还是为了赶路,埋葬了三位死者但仍有重伤的四名足轻需要照料,他们可没那份闲心停下来慢悠悠地煮饭吃。

  鸣海是个出色的领导者,尽管他同样具有和人武士的美学和理想主义倾向,但大部分时候还是能果断地作出正确决定的。逃亡的8人身体健康,在耗费了一定时间进行搜索却没有找到之后,他就果断地舍弃了这些人。

  “稍稍知耻,也应已转身归来谢罪。既然方圆几里都找不见,那么多半去意已决。”大神说出的这段话也是其他人的共同观点,那些人都不是小孩了,身体健康不需要他们面面照顾。偌大的搜索范围内都找不到,代表他们估计是连逃了几个小时,而跑得越远,就也越鼓不起勇气回来面对被抛下的同伴。

  鸣海的做法某种程度上堪称绝情,他直接将这8人遗留下来的装备和他们分量的口粮全都赠与隼人村民,告知他们可销售给商人兑换资金作为伤者的医药费。

  而腾出来这部分不算少的装备过后,又整理了一下辎重,腾出空间来运载伤员。

  ——对抛弃队友逃亡之人,不作任何留念抑或祈求;而对留下来的,即便是武士们平日里当做奴仆对待的足轻,也百般照料。

  这种合格领导者应有的判断能力在鸣海身上总是能见到,这也是他为何得以服众成为青田武士们领队的缘由。

  然而这样一个本应待在家主身旁的重臣,却被派出来游历。哪怕弥次郎是下一任的家主而游历见闻这种行为又对他的成长至关重要,这个队伍的配置也仍旧豪华得有些过头。

  他们既然未开口,那就不应去探寻。哪怕你已知晓,有些事也仍旧是沉默为妙。

  “可怜天下父母心吗。”贤者看着这些遗留下来忠心耿耿的老臣,又看向那些仍旧众多的辎重,如是在心中感叹着。

  最后一段下山路很快迎来了尽头,为了争取时间一行人没有再走辅道,而是直接走上了热热闹闹的主干道。

  国道的效率远比辅道更高,不过数个小时,在夏日漫长的日照尚未结束之时,一行人就已经来到了目的地的城镇。

  与作为北部重镇的泰州相隔的领省名为章州,相比起有大片水稻田特色鲜明的泰州而言,领土相对狭窄的章州就像是一群人当中最不起眼不常被注意到的小角色。

  并非重要产粮地,也并无北部警戒藩王的功能。处于国道一环的章州就像是路旁旅店一样的存在,有的话会相对方便一些,没有的话问题也并不很大。

  只是来往过客们时间长了在这儿定居下来,而新京又对此赋予了领地划分,并派遣专人管理。水到渠成,却又平凡而没有特点的一块领地。

  因为此地没有粮食、手工等产业,又并非军事驻扎地的缘由,有能力有抱负的章州人大多已外出从商,留下来的也就自然是这些胸无大志,散漫自由的角色。

  月之国民间有言“行商者知章州方言可行天下”,便是指章州人在外从商的有多少,甚至于从南到北只要遇到商贩同行都可用章州方言交谈。

  然而尽管外出经商的人如此众多,章州人在和人社会当中的名声却是十分一般的。士农工商,在月之国社会的分配之中,商人实际上是相当遭受歧视的一个阶层。青田家那样身为华族将领地借由特产商业经营出色的存在都时常被其它华族贬低为“一股铜臭味”,而普通平民从事商业自然更加遭受鄙夷。

  如此地位再加上留存在章州当地的人大多是胸无大志只想浑浑噩噩地度过余生之人,更进一步地强化了“章州人多是卑劣、游手好闲投机取巧、毫无荣誉心满口谎话之徒”的印象——乃至于从藩地而来的青田家武士们都知道这点,而当初博士小姐的北上之旅更是直接跳过了章州。

  地域歧视这种东西哪个国家都有,虽然大多数时候真正有所接触你会发现它们都是扯淡,可这一次一行人刚踏入城镇,就确确实实地见到了这样一幕。

  “噗,长良大人,你看看那些乡下武士,穿得一身甲胄严阵以待像是要去打仗一样。真是,他们以为自己活在《武勇英雄录》里吗。”

  穿着甲胄带着伤员的青田家武士一行直接撞上了穿着华贵服饰正从酒楼中走出的章州武士,此时仍旧不过是下午4时,但这些人都一个两个满脸通红,身上的酒气隔着几米都可以闻到。

  “忍住。”鸣海回过头开口,但已经迟了。这两天的遭遇让人内心剪不断理还乱,莫名其妙的伤亡、背信弃义逃跑的伙伴、加上埋葬阵亡战友还有被盗墓的风险,劳图奔波又撞上这些毫无武士姿态大白天就开始饮酒的家伙,新仇旧怨总得有个出口——因此年青气盛的武士,如弥次郎兄长一样的阿勇便怒气冲冲地开口辩驳:

  “尔等可还记得武家的荣耀,白天就开始饮酒作乐。我等昨日才讨伐了恶鬼付出惨重伤亡,看着我们身后这些重伤的同伴,尔等也好意思自称武士?收起刚刚的嘲笑,向我们致歉!”

  他大声地开口,虽然起了冲突但就措辞而言仍旧算是节制的。鸣海叹了口气,但也看向了面前的那些武士。

  穿着华丽浑身酒气的章州武士们沉默了起来,脸色有些阴沉。周围不少来往的民众都驻足观看,武士之间的冲突对于他们平淡的日常来说也是少有的戏码,更何况其中一方还少见地骑着马戎装待发。

  “噗。”平静最终被一开始开口的年青武士一声嗤笑给打破了,紧接着一整列的章州武士们都开怀大笑了起来。

  “恶鬼?就你们?”

  “噗哈哈哈哈哈,只不过是一帮子乡下武士,我看你们是被山贼给伏击暴打了一顿吧。穿得那么华丽但是连刀都拔不出来就被按着打。”

  醉醺醺的章州上士们大声地嘲讽着,而瞪大了双眼的阿勇咬着牙想要拔刀冲上去,却被旁边的亨利抓住了手腕。

  贤者的大手像是磐石一样坚不可动,阿勇满脸怒容地看向了他,但斗笠之下那双灰蓝色的眼眸却只有平静。

  “别冲动。”亨利如是说着,而鸣海也抑制住了其它同样愤怒的青田武士。

  “呸,终归就是一群丧家之犬。吹什么牛呢,不还得怂。”摇摇晃晃的章州武士们毫无形象地吐了口唾沫就转身离去,看去向似乎还打算再喝一局。而周边围着的平民们见没有冲突打架可看,就也都失望地散去了。

  “我们是来找医者的,哪怕这些人丧失了武家精神,该治他们的也不是我们。”鸣海开口开导其他人,但只有熟悉他的人能听出来武士领队的语调也冷若冰霜。

  愤怒并不总是以激昂的形式展现,正如悲伤之人也不总是痛哭流涕。

  对鸣海与亨利这种人而言,当他们平静稳重的一面出现裂隙之时,也就代表内心中的愤怒已经足以令他们无法维持一如既往的理智。

  “走吧,先去找医师。”贤者开口,而鸣海点了点头,一行人便这样正式进入了章州领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