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36章 骑士与少女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36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尽管帕德罗西帝国的帕尔尼拉地区总是给人以阳光明媚的印象,但这也正是它为何会如此繁荣的一个重要原因。

  远离了帕洛希亚高原的依托,在东海岸南部低地地区刚刚迎来的秋季,实际上远比夏季更加令人困苦。

  这里的热和无遮无拦的阿布塞拉大草原与诺恩施泰因大沙漠那种单纯像是把你放在火上烤的太阳直射不同,宽松的罩袍挡不住它,它无孔不入。

  南部低地国家的热是闷热,这种不适感并非来自太阳的万丈光华,而是如同西海岸的里-戴拉湿地地区一样,源于那高得吓人的湿度。

  浓密雨林和充沛的秋季降水量令这一地区生机勃勃,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存在。由于湿度常年居高不下的缘故,人体最有效的排汗散热系统无法正常地进行,水分蒸发到空气当中的速度相当缓慢,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你感觉自己浑身都闷得不行,像是包裹在密不透风的皮衣当中一样十分地烦躁。

  ——而在这种情况下,倘若你还真的就穿着一件皮衣,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青年骑士里奥·皮尔斯塔对这个问题有着相当独到且深刻的见解——在这位年轻人寄给自己恋人的书信当中他这样写着:“在城镇巡逻的时候我常常能遇到许多当地的小男孩因为向往帅气的皮紧身衣而想要加入帝国边防部队,每当这种时候我就想要对着他们大声喊道:‘孩子,千万别!你倒不如一头去扎进火坑里头还能好受些’。”

  而在他无数倒苦水信件当中的另一封上面,他又是这样写着的:“每天的例行训练结束时我总会羡慕那些普通的步兵,因为他们只需穿着胸甲戴着轻盔,而我得全套穿戴整齐。这沉重又闷热的盔甲和散发着酸臭味的内衬在某些人眼里或许是骑士荣耀的象征,但我却只觉得它是累赘。”

  像这样的话语虽说显得十分不争气,甚至让人有些认同那些老一辈的帝国贵族常常对于他们这些年轻人所拥有的“垮掉的一代”这样的评价。但却也在相当程度上展现出了帕德罗西帝国南部边境的闷热,以及在这种气温下日复一日地穿着盔甲带来的烦躁。

  不过不论如何,里奥在寄给恋人的信件当中仅仅只有这些关于边境如何困苦的牢骚,显然是极度错误的决定。

  这也是年轻的骑士这半个月以来都显得有些颓废的原因——他那亲爱的恋人维多利亚已经三次没有回复他的任何信件了。里奥起初是用距离过长导致信件在中途遗失她并没有收到信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接着是她可能搬家了信件要由熟人转达所以错过了传令官转交信件的时机,最后他总算是接受了自己已经失去对方的事实——通过借酒消愁唉声叹气的方法。

  说来也巧,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反倒开始喜欢起了穿着护甲出去外头的感觉。因为待在自己的营房当中时被这一大堆曾经爱意满满的温言软语所包裹,他这会儿只觉得愈发孤单。

  人总是会出现这种情况,在某件事情过后轻易地改正了之前觉得无法改变的事情,才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行动起来。

  总而言之,尽管目的不纯但变得积极起来的里奥在别人眼里的评价也高出了许多。

  这又是一个巡逻的日子,里奥正在穿戴自己的那套去除了大腿内侧和鞋甲以及其他一些非必要部件因而相对轻便灵活的全身甲。

  帕德罗西样式的盔甲是十分先进的。

  虽然相比起西海岸,东海岸的整体氛围简直可以说是和平安全到可以挂着大金链子在野外晃悠。但拉曼正统那出色的应用工程技术加之以之前的战乱,仍旧足以令他们思考到许多西海岸人所注意不到的事情。

  帝国的板甲拥有率,要远远高于西海岸的任何一个国家。

  ——这显得有些废话,毕竟帕德罗西帝国自己就顶的上索拉丁以北的整个西海岸人口总和了。但我们所指的不单单是保有量,还有普及率。

  西海岸人只有有钱的大贵族可以给自家精兵上一些部分板甲,这在那边已经属于是一种力量夸耀的展示了,而在东海岸常规士兵的标准装备就是一件胸甲和头盔。

  并且不同于那些丑陋又粗制滥造许多地方设计不合理只是为了节省成品简单粗暴地简化了的西海岸样式盔甲,东海岸这边的量产士兵和低级贵族装备,是经过许多深思熟虑的考究和设计的。

  里奥首先穿戴好的是颈甲,在脖颈部分采用了三层式结构的它两侧足以覆盖到肩膀和锁骨。简单的皮带连接固定以后他又从架子上取下了肩甲,然后将皮带扣固定之后再取下最重的胸甲部分——我们为何要特意描述这一切,倘若有一位亚文内拉那边的贵族骑士在这会儿看见的话,他定是能够明白的。

  ——里奥,不需要侍从。

  他是一个人穿戴盔甲的。

  这在西海岸的贵族阶级眼里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就只有少数人能够明白了。

  西海岸样式的盔甲都是由武装衣上面的皮绳穿过盔甲部件上的孔然后系紧来完成穿戴的,在身上穿了厚内衬以及护甲限制了行动以后贵族老爷们要去完成这种穿针引线的精密活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一位骑士需要许多同伴或者侍从的帮助来穿戴好自己的护甲。

  但东海岸不同。

  时至今日仍旧以讽刺文学著称的东海岸拉曼诗人们曾写过打油诗如是嘲讽着:“噢,骑士,骑士,在大街上丢一块砖,都能砸中十个骑士。”

  下级骑士在帕德罗西帝国境内泛滥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但不同于许多人所想象的是战争越是剧烈骑士越受重视因而增加。作为世界三大帝国之一的帕德罗西,骑士如此之多,其实还是源自于和平与繁荣。

  这是世袭身份和家族传承的一个弊端。

  贵族们的后裔是什么?理所当然地,他们当然也是贵族。

  战争年代会有人伤亡会有减员所以尚且能够维持平衡,而在和平年代里头人口只是平稳增长,作为有权有势的阶级贵族们没有什么事情做,生育率自然就提起来了。

  一位爵士有个三四个女儿三四个儿子是正常的事情,女儿可以嫁出去,但儿子是一定必须自己去闯荡事业的。

  这一现象在整个帝国境内都有存在,而骑士增加盔甲的需求量也随之上涨了起来,他们又大部分都没有什么资历,贫穷。买盔甲的一次性投入家里会帮忙但他们却雇不起随从,所以自然而然可以方便独自穿戴的改进盔甲就这样被开发了出来。

  “呼——”里奥呼出了一口气,比起单穿着皮内衬,穿着全身盔甲的时候实际上反而更加地凉爽一些。因为冰凉的钢铁盔甲多少能够起到一些降温作用,在这种只闷不热的天气当中没有了太阳的直射它效果相当可观。

  “重一点,其实也是可以接受的嘛。”

  ——五个小时之前的里奥在穿戴完盔甲之后说出的这句话,不断地在现在的他脑海里回响着。

  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个简短的词汇。

  “蠢货。”

  “哈——呼——”

  “哈——呼——”他长长地喘着粗气儿,包裹至脖颈的头盔面甲被掀了起来,因为运动发热而渗出的汗水无法蒸发最后凝结在了头盔的内侧。若是在往常里奥一定免不了要开始抱怨起盔甲缝隙的锈迹清理是多么地痛苦,但眼下这是他最后该担心的事情了。

  “这些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他用力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斧枪,而那似人似犬浑身缠着破布冒着一股子尸臭气息的生物灵巧地躲开了它。

  “食尸鬼,一定是的,我祖母说过!”旁边一名手持长矛的士兵这样说着——‘魔怪?这要怎么对付?’里奥心里头闪过了这样的念头,但他却没有把这种想法给展露出来,不仅因为这一支被分隔开来的五人巡逻队里头他现在是主心骨,还因为——年轻的骑士回过头望了过去。

  尽管他知道这是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但他只要望一眼,就怎样都没法从那名少女的身上挪开目光。

  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儿啊。

  精致如同最高级人偶一般的端正面容,长长披散的黑发,像是新生儿一样对着整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懵懂的黑色眼眸——以及,那尖尖的耳朵。

  这是一位精灵少女——尽管她的耳朵比起人们印象中的要短许多,并且也是少见的黑色头发,但这绝美的容颜是不会说谎的。

  他们是在巡逻的过程当中从一些南部低地国家村民的手中救下这名少女的,当里奥踏出去拦截那些拿着草叉和锄头准备加害于她的村民时,年轻的骑士感觉这半个月的沉闷全都一扫而空了。

  在那之后他和他的巡逻队尽心尽力,尽管那些讲着带有浓烈口音低地拉曼语的南部王国村民拼命地一边呐喊着一边追赶,里奥他们知道只要能够撤回到帕德罗西帝国的境内,这些家伙就不敢造次。

  可在撤离到一半的过程当中他们忽然遭遇了这些体格强壮满嘴利齿唾液流个不停的肮脏怪物袭击,战马受惊在混乱之下年轻的骑士浪漫精神爆发,率领着熟识的4名士兵,牵起少女的手就一路朝着旁边跑去,想要在同伴争取时间的时候将她送到安全的城镇地区。

  只是这些怪物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们,它们仍旧紧追不舍。所幸不可一世的帕德罗西帝国全副武装的士兵也不是随便砍瓜切菜就能干掉的对象,到头来在付出两人轻伤的代价以后他们成功地杀死了一头怪物,但回过神来却也已经深陷密林之中。

  脱离了马匹脱离了平稳容易行走的道路,在密林之中穿行所消耗的体力成倍地增加。只戴着头盔穿着胸甲的士兵们都已经气喘吁吁了,穿着全套数十公斤重的里奥这会儿更是感觉自己摇摇欲坠。

  但他只需回过头看那少女一眼,就感觉自己身体又生出了无穷无尽的力气。

  ‘这就是,爱的力量吗?’骑士在脑海里头这样描绘着,在心情低沉的他眼里这一场邂逅并不是偶然而是很早就注定的命运。他向前一步,脚像是生了根一样稳稳地扎在了地上,然后双手紧握斧枪朝着那个食尸鬼坚硬的外皮捅去。

  “砰——吱呀!”这些丑陋怪物的外皮坚硬犹如金属,但斧枪这种武器本就是以破甲为目的诞生的。“哈啊啊啊!”骑士嘴里发出一声呐喊,平举武器用力踏步顶着它朝着树干撞去。

  “砰匡!”怪物与树干相撞再度发出了形同金属一般的声响,里奥狠狠地以大角度搅了一下斧枪扩大伤口,才让这个长着尖锐锋利爪子生命力顽强的生物停止了下来。

  ‘她看到了吗!’再度取得一次胜利的骑士尽管筋疲力尽,第一个反应仍旧是回过头去看向那名少女,想知道对方是否注意到了他。

  “——”她微笑了。

  里奥从没见过能美成这样的微笑。

  那双懵懂纯真的眼睛像是透着满满的爱意,而那笑容只怕天上皎白的月儿也无法与之争辉。

  骑士感觉自己浑身又生出了无限的力气,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别的一些什么,一些存在有违和感的地方。

  “咦,他们4个人呢?”

  刚刚上一瞬间还在身边的士兵们消失不见了,一阵脊背发凉的感觉忽然把骑士拉回了现实,他的背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及其微弱的声音。

  “里奥......你......”

  他一点一点地,回过了头。

  被斧枪插在了树干上濒死的丑陋怪物嘴里,吐出了人言。

  那是他熟悉的人的声音,另一位骑士,自己的同乡。

  “这是什么鬼东——”

  “吼啊!”“砰!”其实早就已经精疲力竭的骑士在走神的刹那被巨大力道撞倒在了地上,他摔了个七荤八素,盔甲的防护令他不至于受到重伤,但在莫大的精神冲击和连续连打带跑的高强度战斗下他也无力再去承担这重量。

  他爬不起来了,只能用手撑着勉强支起腰来。

  “可、可恶!”骑士抽出了自己腰间挂着的佩剑,但他正待一剑朝着那个攻击自己的对象刺去,却忽然发现那正是自己思念已久的维多利亚。

  “你、你怎么在这里——”刹那间的迟疑,“维多利亚”徒手拍飞了他手中的剑,紧接着手成爪状狠狠地拍在了他的胸甲上,火花四溅,胸甲上出现了细细的划痕。

  “噗呃——”骑士被这一阵冲击弄得面色发青,他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而在这个时候他瞧见那个精灵少女站了起来。

  “帮——帮我......”已经不是上演男子气概骑士精神的时候了,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里奥对着对方伸出了手。

  而美丽的精灵少女也如他所愿地走了过来,她背着光,像是神明派遣过来的天使一样对着骑士伸出了手。

  “呃——”里奥伸出了戴着手甲的手试图去抓住那只纤细美丽的手掌,但待到他定睛一看,却发现它并不是张开的,而是紧握成拳并且伸出食指。

  精灵少女的手错开了里奥伸出的手,朝着他的下方指去。

  “那太硬了,笨孩子,要咬这里。”

  这是她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正如其人本身一般美丽。

  “咯嚓——”缺乏防护的大腿内侧传来的刺骨疼痛令他在一瞬间脱离了幻想。

  维多利亚没有了,有的只是一头真正的怪物,真正的丑陋的食尸鬼。

  不远处的林间满是落叶的地面上四名士兵死相凄惨,几头食尸鬼正在啃食他们的身躯。而他们之前所费力杀死的“食尸鬼”,则赫然是其他身着板甲的同伴。

  ‘原来不是来攻击,而是来救她的吗。’

  大腿动脉被咬断,血液迅速开始流失的骑士在最后一瞬间忽然记起来自己在出发前来边境任职前曾短暂恶补过低地拉曼语。

  而那些大喊大叫着的低地王国村民所说的话语,其实并非他所想的暴民愤怒,而是惊惧。

  ‘小心!’他们重复着高喊这样的词汇。

  ‘小心,帝国骑士!’

  ‘她是个——’

  “魔女——”

  骑士吐出了最后的两个字节,而有着精致容颜的黑发少女蹲了下来双手撑着下巴,挂着一丝微笑兴致勃勃地看着食尸鬼吞噬他尚有余温的身体。

  “慢慢来,别噎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