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87章 遥远前路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03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就像我们一直在说的,在没有迫切威胁的情况下让队伍保持神经紧绷,是一位领导者所能作出的最蠢的决定。

  尽管让整支队伍过于放松警惕以至于被敌人攻其不备也是十分愚蠢的,但这种结合地图、已知敌方信息等情报判断威胁等级进而制订队伍行动方针,正是一位合格领导者的必修课。

  无法从情报风向当中汲取出有用信息,缺乏敏锐战场直觉只懂得让队员一味放松或者一味紧绷的,到头来要么被手下人给推翻要么就跟着手下一起全军覆没了。

  这也因此,在里加尔世界优秀的佣兵团里,副官的重要性不亚于队长。

  队长负责操心的是大局,结合情报观察周边,敏锐的感官与冷静的判断能力以及充沛的经验都必不可少。而因为队长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方面上,自然就需要一位二把手来分摊承担其它工作。

  负责照看队伍成员的个人身心状态,及时判断出哪一部分人心怀不满或是体力不支,并决定替换成员让他们休息或是安抚开解。甚至于队长本人的精神状态与身体健康状态的判断也是副官的职责之一,因为有的时候压力过大,队长本人可能都注意不到自己已经走入了死胡同。

  这种领导阶层的结构并不是什么新奇又高端的奇思妙想,在任何具备专业性的队伍当中实际上都可以找到类似定位的成员存在。

  因为朴素实用,所以即便在与里加尔隔着一片大洋的新月洲大陆,你也依然可以找到可以对号入座的存在。

  青田家武士的队伍当中担当队长与副官角色的,很明显就是鸣海、大神与老乔等人。

  因为队伍规模比一般的6-12人小队要庞大,所以具有两名副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鸣海与大神都是高级武士出身,熟读兵书,对于许多事情该怎么做也有自己的见解,他们强调纪律。领队的鸣海负责调配指挥,而确保所有人都落实这些工作没有人偷懒的便是副官大神。

  而乡士出身的老乔虽然不具备他们二人的教育环境,在统筹帷幄层面上略逊一筹,这位直来直去的爽朗大叔却具有天然的亲和力。老乔的存在能有效填补足轻阶级和高级武士之间的阶级隔阂,成为一个缓冲区,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

  他具有身份和资历,能在高级武士以及弥次郎这些上层这边说上话,却又与足轻们混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他与足轻们一起冲锋陷阵,因此他们也更相信他,愿意向他表露一些不会跟弥次郎或者鸣海说的话。

  足轻们知道他能说得上话,因此某种程度上也愿意通过他来向不可忤逆的高级武士们表达一些卑微的诉求——如同放缓队伍脚步、或是减少维护保养军备的次数,以至于不让他们这么疲惫。

  一个是纪律,一个是人情。两位副官尽管工作不同,却同样重要。

  道路在继续延伸,因为眼下算是在相对安全的区域,自然而然地,队伍当中也开始探讨闲聊了起来。

  都是从事战斗相关职业的人,会聊的东西是些什么,也自然不怎么出乎意料。

  贤者在青田家的武士们心中如今具有一定的地位。在历经之前的比武以及与山贼的战斗后,亨利关于战场的直觉以及他充沛的战斗经验,已经令他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武士们的军事顾问一样的存在。

  误打误撞地,这倒是里加尔世界高级的个人或是团体冒险者们最经常从事的工作。

  和许多人所认为的不同,实际上当你成为了经验老道的橙牌或者紫牌佣兵之后,真正下场去干活——用冒险者的俚语就是“弄脏你的靴子”——的情况其实少之又少。大部分时候这一等级的佣兵更情愿接受来自贵族或者国家的委托,去训练那些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城防新兵蛋子。

  即便是更擅长对付魔兽的狩猎佣兵也是如此,毕竟城防士兵的工作也包含了围剿附近对村民有威胁的害兽。所以不论是专精于对人战斗的传统战争佣兵,还是专精于狩猎危险生物的狩猎佣兵,只要经验老道盛名在外,都是各地指挥官们乐于请教的对象。

  毕竟在相对和平的年代与地区,佣兵、冒险者们就是战斗经验最为老道的一群人。

  而即便是真的下场了,也是绿牌和蓝牌的新手们干最多的脏活累活,高级佣兵们大多更像是镇场的存在,明晃晃地亮出自己的牌子吓倒心怀不轨之徒——最少他们是这么希望的。

  但让我们话归原处。

  如此对于贤者个人资历的敬重,乍听之下似乎与和人对里加尔人的蔑视以及亨利的沉默有些自相矛盾。

  但这种事情不论亨利还是鸣海等人,其实都是分得很清的。

  个人的战斗经验、战斗直觉以及各方面的能力与见解方面出众而又值得钦佩。

  不代表他就有本钱来对整个和人社会四千年发展累积下来的所有东西指指点点。

  就好像绫是一位星咏博士,在生物、星象,大地生态等许多自然相关的方面上她知识达到了相当的深度。可隔行如隔山,即便同为大书院的博士,要让她去指点国土博士关于城镇规划,那就是越俎代庖了。

  自然,我们的贤者先生所具有的知识面涵盖相当之广,漫长的旅途当中的见闻与一刻未停的学习使得他在诸多领域都有发言权——尽管亨利大多数时候不会把这些挂在嘴边。

  但是就目前阶段来说,他令鸣海等人折服的,也就仅仅只有在战斗方面的相关能力。

  而这,还是基于武士们多年未经实战,内心中本就有存在怀疑的土壤,十分容易松动的情况下。就算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都花了相当一段时间才使得这些人从鄙夷转为认同,再逐步转为尊重。

  就更不要提鸣海等人对于新京、对于皇族、对于整个月之国的强大,那堪比信仰般不可动摇的自信与骄傲。这是他们的逆鳞,即便是在个人与小规模战斗的层面上亨利能获得认同,去触碰这方面也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他们终归是外来者,势单力薄,弱小而又孤独。

  即便是亨利也是如此。要存活,比起对抗而言更合理的选择是谋求合作。

  所以他主动联系到了青田。

  一个人,或者一小拨人能撬得动整个新月洲几千万人四千年的信仰吗。

  时机合适的话,或许能。

  或许这艘船还有能够转舵逃离风暴的机会,但倘若船长与大副以及船上所有乘客都认为风暴不过是天方夜谭,那唯一一个喋喋不休大声嚷嚷着必须逃离风暴的人,多半也会被绑起来丢到海里或者关到船舱最底层。

  时机未对,沉默反而是最佳选择。

  至于你何必管这艘船和船上的人的死活。

  “大概是旧习难改。”

  我们的贤者先生多半会这样回答。

  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独立存在的,所有的东西都联系在一起。月之国这种历史悠久国力强盛的地方,几千万人的命运发生改变的话,所造成的影响绝对不会像是地理位置看起来的那样,仅仅局限于新月洲大地。

  更不要提北方的藩王们为了获胜,还求助了某种他们根本无力掌控的力量。

  一个帕德罗西帝国南方地区内十几万的平民与士兵以及生物被改造成了食尸鬼,那场人类与黑暗力量的斗争已经足够称得上是血流成河了。

  那么。

  一整片大陆几千万人的规模呢?

  即便你用最乐观的精神去猜想,觉得人们终于放下了民族仇恨、宗教信仰、利益冲突等各方面的不合,联合起来建立起了一整支军队。

  联合整个里加尔、整个阿布塞拉、加上新月洲或许能够残存下来的军事力量,也无法凑齐一支足够强大的军队,来正面抗衡这些违反自然规律的产物。

  更别提食尸鬼和将要到来的东西相比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是的,也许在某个遥远而又偏僻,以现如今人类的实力无法踏足的地区有一群人有足够的力量做到这一切。

  但那些曾被奉为神明,却又被排挤,被猜疑被忌惮,最终选择在四千年前断绝了大规模来往隐世独居的其它种族。

  是将如今的人类社会,视为顽疾般存在的。

  人类的灭亡对他们而言,即便不是应当落井下石的对象,也免不了会有拍手叫好者存在。

  那当中当然是有曾有认为这一切都是错误的人存在的。

  至今仍不愿意放弃建立沟通桥梁的人也还在持续努力着。

  他们一直都是孤独的。

  不被理解,甚至不被知晓。

  但火炬传了下来。

  从龙的手中传到了人的手里。

  又伴随着他两百年孤独的旅行,转遍了整个里加尔世界。

  他寻找着答案。

  但即便集结了这足以令王公将校折服程度的知识与智慧,答案却依然是不甚明晰的。

  毕竟就连那些历史远比他这比寻常人超出几倍的人生都要漫长,在久远过去曾被奉为神灵的存在,也因无法得出答案而选择了躲避。

  但也许事情有了不同。

  从一个如今已经不叫这个名字的里加尔西海岸小国,那如今已经舍弃了的旧历191年的某天,某场实际上应该算是平凡无奇的冲突、流血事件与遭遇开始。

  答案还是没有找到。

  但是答案的答案,正在一步步地向前。

  时间还很长,这份足以压垮许多人的重担,这注定漫长的孤独岁月,并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接过的。

  答案仍旧没有找到。

  但希望是有的。

  用现在所在的月之国的语言。

  发音能写成“未来”两个字的希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