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13章 夜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21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人类是一种愚蠢的生物,米拉这样想着。

  板甲衣,是由一片片的熟铁或者钢材制成的。铁匠会在上头打孔,一般是在四个边角的位置,之后将它和一整块的皮甲固定在一起。

  皮甲本身一般采用的都是较软的皮质,覆盖的铁片因为成本和工匠技艺还有需求的缘故有大小的区分,米拉和亨利选择的是手指长度的铁片做成的那种,活动起来相对方便。

  外层的皮甲防止风吹雨打导致铁片生锈,并且本身对于切割类的攻击也拥有一定的防御能力,而后面的铁甲则强化了对于穿刺类攻击的抗性。然而仅仅这两样东西本身,并不能够对通常都在一公斤上下的各类武器强大的冲击力做到有效地防护,因此不论是哪一种护甲,都必须在内里穿上棉麻制成的缓冲内衬。

  大热天,即便是在晚上有风吹过的湖畔,也足足有三十多四十度的天气。

  因为一些些的担忧,而穿着厚实的棉甲再套上包裹着的不透气的铁甲和外层的皮甲——人类真是一种愚蠢的生物,满头大汗半夜被热醒过来然后就再也睡不着的米拉,迷迷糊糊地对着自己翻了个白眼。

  “呜……”她发出了小声的哀鸣,贴身的衣物都因为汗水而黏在了身上,套在外头的护甲带来的闷热的感觉加上浓郁的汗味让女孩感觉愈发难受。旁边的亨利和约书亚他们都已经睡着,贤者在之前又买了一块很大的防水布然后将所有的东西组合在一块儿做成了一个超大的四人帐篷,中间是篝火而两侧分别是亨利和米拉还有约书亚和艾莫妮卡。

  星光和月光透过枝桠投射在布匹的表面上,树枝看起来像是张牙舞爪的鬼怪那干枯的手臂。头发湿哒哒的全部贴在脸侧,半夜热醒的感觉十分不好受,米拉坐了起来,因为不想吵醒亨利所以轻手轻脚。

  “啪——”她轻轻地掀开了帐篷一侧盖着的布匹,然后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把防具撤下,并且还回过身拿起了放在自己床位旁边的一手半剑,小心翼翼地系在了腰间。

  “咔哒——”加长的皮带的末端拍在了剑尾的配重球上发出些微的声响,米拉回过了头,注意了一下有没有吵醒别人,然后将皮带在搭扣附近打了个结收束固定好,就用轻巧的脚步朝着另一侧走去。

  “艾莫妮卡……”她小声地叫了一句,出了帐篷以后米拉立刻感觉到凉爽得多了,然而被夜风一吹因为出汗她裸露的皮肤也立马感觉到了一阵瘙痒。

  “艾莫妮卡……”不想吵醒其他两人,女孩小声地又叫了一句,然后轻轻地掀开了帐篷的一角。

  “不在……哈呜——”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因为是半夜被热醒的,这会儿依然有些睡眼惺忪。

  “她也是去洗澡了么……真是的,叫醒我就好了。”思维不甚明了的米拉小声地念叨了几句,然后迈步朝着前方走去。

  青草和灌木摩擦着轻质皮靴的外围,发出“沙沙”的声响,她摸索着朝着有光亮的地方走去,虽说一行人扎营的地方就在湖畔,但为了避开夜晚觅食的各类野兽的领地,他们选择的是一片不那么容易直接走过来的半坡。

  “嘶吁吁——”瞧见自己的主人走过来的在周围警戒的战马发出了一声像是打招呼一样的呼噜声,米拉走了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它的脸颊:“安静点啦,你这个小家伙。”淡淡的月光洒在女孩的脸上,她睡眼惺忪地带着笑意这样轻声说道,然后越过了马匹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附近的林间地面都没有太多动物行动的痕迹,这里的青草和灌木都只是没过女孩脚踝的程度——这是刻意选择的,现在的她有这个知识和能力判断出这一事实。因为睡眠不足头脑有些迷糊的米拉胡思乱想着:不高的青草和灌木让危险的大型野兽无法潜藏,就算附近有兽道,也仅仅是尺寸很小的田鼠和兔子一类的存在。

  加之以处于背风的下风位置,不怕气味被野兽闻到跑来寻找食物,又和莱易卡湖有着一定的距离,不需要担心被晚上过来喝水的动物们给惊扰到。

  拥有经验和知识的话,就算是这些普普通通的扎营地点选择的细节,也可以从中总结出来一大堆的要点。

  “善于观察……老师说,善于观察……”摇头晃脑睡眼惺忪的米拉小声地念叨着这个,继续摸索着朝着前方的莱卡湖畔走去。

  她现在一心只想找到艾莫妮卡做个伴,然后痛痛快快地洗去一身的不适接着回到帐篷美美地睡上一觉。从扎营的地点向着莱卡湖走过去的道路像是个L字的形状,女孩踩着这边半坡的土地,走了好一会儿才到达了路口的地方。

  “哈呜——”她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伸出手去擦了擦眼角涌出来的泪花。

  米拉并没有带着火把,不过明媚的月光也足以照清楚脚下的道路,她接着朝前走去,同时脑海中胡思乱想个不停。

  ‘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小矮人可能存在,也不会为了安全而穿着防具睡觉了——’迷迷糊糊之中闪过的想法让米拉瞬间睡意全无——‘小矮人?!’她停了下来一改懒散迷糊的模样立马就摆出了标准的警备姿势,一阵风吹过树林和灌木丛发出“沙沙”的声响,月光照射不到的幽暗的地方一下子在她看来好像充满了敌意。

  “呜——”清醒过来以后整个世界的一切细节都被她的感官细致地描绘了下来,前方透过枝桠照射在树干上的苍蓝色的月光下,一只长着十几条长腿的蚰蜒迅速地爬过,不知名的小虫在两侧的灌木当中发出叫声,加上蝉鸣,这是属于夜晚森林的声音。

  “咻——沙沙——”“啪嗒——”枝叶一阵摇晃米拉吓得直接握住了剑柄,她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紧盯着发出摇晃的地方。尽管理智告诉她即便是那些小矮人也不可能是躲在那么低矮的灌木当中的,但是谁知道呢,说不定它们当中也有比较矮小的存在。

  ——矮小的小矮人?那该叫什么,小小矮人?头脑还不甚清楚的米拉用力地甩了甩小脑袋将这个想法给除了出去。灌木丛再度发出“沙沙”的声音,一只灰色的野兔从中跳了出来,嗅动着鼻子转身瞧了一眼女孩,接着朝着另一侧跳了出去。

  “呼……”她长长地出了口气整个人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这样子在夜间的野外自己一个人长时间步行的事情对于米拉而言是第一次。没有别人陪同的情况下心里头多多少少地都要有几分忐忑不安,这会儿她都忘掉了身上防具的闷热,因为有穿着它多多少少地安心了一些。

  “艾莫妮卡……果然去湖边了吗。”因为恐惧而冷静下来的米拉开始发挥她追踪上面的知识,亨利曾许多次提及人类走进自然当中会引起周围环境的变化:踩在青草上面会使得它们折下,踩在泥土上面会留下脚印,穿过灌木丛和树丛会把新鲜的叶子和嫩枝折下,尽管目前的光照并不十分充足,米拉还是能够在地上看到清楚的脚印。

  艾莫妮卡是慢慢走的,尽管这几日白天太阳相当强烈,这一侧处于树林遮盖当中的泥土地面仍旧维持着微微的湿润,米拉可以从裸露的地面上分辨的出来,她的脚印平整并且脚后跟的地方要稍微深一些。

  旁边的石头都是被压下去的,没有飞到四周,如果她是在奔跑的话必然脚尖是会更深一些的,并且周遭的石头都会因为快速而又迅猛的步伐带来的冲击力给掀翻,留下清晰可辨的痕迹。

  “线索就在那儿存在,只是你要懂得去观察……”米拉蹲了下来仔细研究了一下,然后松了口气。

  ‘艾莫妮卡并没有被什么东西给追着,她是普通地走出去的,那么这附近应该没有那么危险吧……’她这样思考着,转过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月光忽然被云朵给挡住,光线变得黯淡起来米拉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还、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她警惕地略微压低了重心做好发力的准备,然后左右观察着周围注意着任何的动静。

  神经紧绷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一点风吹草动就如惊弓之鸟的话只会迅速地消耗体力罢了。米拉谨记亨利的教诲,在保持警惕的同时却也并没有让全身都陷入紧绷的状态,只是用较小的碎步以不紧不慢的速度前进着,这种步法相比起大步迈进能够在发现敌人的时候更加灵活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她每一天、每一刻,都会认真仔细地思索着亨利教导给她的事情。

  ——疑问曾经是存在过的,再有一个多月他俩的相遇就满一年了。当初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因为别无选择,米拉只能信任亨利,这份信任在之后的一些情况下有产生过动摇,不过待到尘埃落定,她总是会发现亨利是对的。

  从无可奈何的依靠,到产生了一些些的疑问,最终演变成发自心底的信赖。

  亨利是否是永远都不会错的,米拉曾经询问过这个问题,而贤者的反应是摇了摇头,果断地就否定了这个观点。

  “世间的一切都是拥有可能性存在的,所谓的百发百中的预言是不存在的,人们能做的只有依靠自己所了解的所掌握的知识来试着推断出发生了什么罢了。因为知道的东西的多与寡,结论有准确的和不准确的两种存在。”

  “但这并非黑白分明的绝对两极分化,不论是对还是错,都是有一个相对性存在的。”

  “依靠多方面全方位的观察,结合已知的知识思考,所获得的可以运用的细节越多,判断出来的事情走向接近事实的几率也就越高,但永远都没有人,永远没有人可以做出正确率百分之百的预言。”

  如同他一贯的作风措辞有些专业化的话语米拉现如今仍旧不能完全理解,她所知道的就仅仅只是,亨利教给自己的各种方法,都是最为有效的。

  她旅途中阅读过的一些文献当中曾经提及有的学徒在出师以后创造了比自己的导师更高的辉煌,但在另一部分的文献当中又看到了相反的描述,有人不知天高地厚地刚刚开始学习就对导师提出了反驳的意见。

  在这一点上面,米拉多多少少地可以理解这些人的心理。

  ‘凭什么他就一定是正确的?’‘只是因为是权威吗?’‘我凭借自己的思考得出的结论肯定比直接获得的答案要好吧?’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的家伙,无法去信任他们的导师,所以反而走了许多他们的导师所想要避免他们去走的弯路。

  要提出反对的意见,总结出自己的门路,那也至少要等到把一切的战斗技艺都学习通透,做到真正意义上的读破万卷书以后才能做到——米拉用这些思考来使得自己冷静下来,同时迈动着步伐,小心翼翼地前进着。

  “沙沙——”更加靠近湖畔的灌木开始变得愈发高大起来,道路的右侧再度传来了一阵声响,这一次远比之前的野兔发出来的更大。

  “……啪嗒。”米拉抓着剑柄满脸警惕,左手握住剑鞘将其倾斜至鞘口对准前方,同时放低了重心,继续用小碎步向前靠近。

  “灌木丛的高度是一米三左右,从动静判断绝对不是兔子大小的目标……”她小声地碎碎念着用亨利教给她的方法判断着局势:“至少会是鹿的等级的生物,但是鹿一般都是群居的而且附近没有发现兽道,独行者的话是小矮人的可能性也有……”她的声音被周遭的虫鸣声所掩盖,米拉悄悄地靠近着。

  这里已经接近湖畔,山间的风吹过,波光粼粼反射的光芒照在了她的左侧。

  “换句话说对方应该是行动敏捷的,所以采用势大力猛的大步斩击并不适合,选择小碎步配合刺击才是正确的方案……”

  “呼——嘶。”“啪嗒——”呼吸的声音伴随有什么东西在拍击地面的声音响了起来,米拉更加地警惕了,因为这听起来十分像是什么在挣扎。

  有挣扎,那么就会有袭击者。

  不论这个袭击者是那些小矮人还是野兽,对于眼下的自己来说都有一定的危险性存在。

  “咕——”她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放低了重心,缓缓地靠近。

  “嘶——”“啪嗒啪嗒——”

  ——那是一个黑影。

  因为存在于光照射不到的灌木丛之中所以看不清楚具体,但米拉可以判断的出来它有着类似于人类的体型,并且按着一只大概是小鹿之类的生物正靠近在对方的脖颈处不知道做一些什么。

  “果然是哥布林吗……”米拉这一次使用的是索拉丁人的说法,她此刻正处于对方的身后,女孩为了不惊动那个目标缓缓地抽出了腰间的一手半剑但也正是这个时候又有一阵风吹过波光粼粼月光反射在了她的剑刃上米拉立刻意识到了不妙。

  “唰——”“恰——”她在匆忙之中加快了速度但比那更快的是那个人形的黑影,对方直接按在了洛安少女的双肩上把她整个人带着就扑到了路的中间。

  “糟糕——”长剑没有能够拔得出来,摔倒在泥土地面上的冲击力被防具所吸收了,她立马反应过来伸手摸向了另一侧的小剑,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那个骑在她身上的人形黑影却开口发出了不能算是陌生的声音——

  “米拉……?”

  清脆的声音,却伴随着主人在月光下泛红的双眼,以及嘴角的鲜血。

  “……”

  “艾莫妮卡?”米拉停下了动作,然后呆愣地望着嘴角露出尖牙的金发少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