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5章 城堡的主人(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56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火把被城堡门口的气流卷得“呼呼”作响,摇曳不定的火光让众人的脸庞还有面前的门扉都变得忽明忽暗。驯服的马匹没有因为这一切而受惊,它们显得相当安静,这让众人都舒了一口气。

  马在感受到野兽气息的时候会显得狂躁不安,之前刚刚踏进城堡的时候它们就表现出了这样的情绪,但包括亨利在内的所有人当时一心只想找个过夜的地方所以也并没有在意。走到这一侧马匹安静了下来大约是一个好兆头“嘶嘶”亨利用力地吸了几下鼻子,确认空气之中没有鼠龙的那种闻着相当恼人的臭味之后点了点头。

  “比约恩、蒂尔”伯尼朝着后面招了招手,被叫道名字的大胡子佣兵和另一名金色短发的佣兵当即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拿着武器就走了过去。

  亨利注意到那个和他身高相近的胡子佣兵的名字,结合他漆黑的发色和使用的武器风格贤者判断出他很可能来自北黎加罗海北方四岛的丹拉索地区——换句话说这是个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人口中常常喊作“诺斯”的北方人。

  当年斯京海盗的四个家乡之一便是丹拉索地区,而直到现在,这种宽刃的大斧仍旧是他们最有代表性的武器之一。

  丹拉索人在整个西海岸乃至于里加尔大陆上都有着强悍战士的美名,在广为人知的常识当中单兵和小队战斗力上面能够与他们齐肩的大约就只有我们的白发萝莉所属的洛安人了。

  但好战成性的种族最终落得的下场是如何也是显而易见的,除却这些一般人都知晓的,亨利和其他一些见世面较广的人知道实际上还存在有一支更为强大甚至于很多人都相信他们不是人类而是半神的种族。

  生活于里加尔大陆的绝对极北之地,越过奥托洛帝国的领土深入无人雪山才能够见到的,遗世独立的卡密西亚人。

  事实上单就外表上看起来的话他们确实很有一些非人的特征,极具透明感的淡紫色头发和血色的瞳孔加上一进入战斗状态就会发狂的天性,这些似乎只在传说当中存在的特点让卡密西亚人听起来不论如何都不像是真实存在——我们扯远了。

  总之由里加尔世界上有名的三大战斗种族之一丹拉索斧战士来打头是显得名至实归,比约恩手中的火把照亮了大半个通道——这一侧看起来和另一边的通道没啥区别,只是盘旋向下的道路看着更加宽敞。

  “安全!”丹拉索战士似乎更喜欢怒吼而非说话,因此就由他旁边那个名字听起来像个亚文内拉人、用的武器是亚文内拉式的、连发色也非常亚文内拉的单手剑士蒂尔开口回答。

  “……”一行人没再多言,包括矮胖佣兵在内的几人牵着缰绳控制着不让马匹太快冲下坡道。

  没有人开声,唯有马蹄铁敲击在白石地面上的声音清澈回荡。

  在一片黑暗中它听起来就好像是死神用那光秃无肉的指关节在敲门的声音。

  “哒、哒”

  一下、两下,探头的那匹马的脚步声孤零零地回响着。米拉又更靠近了亨利一些,尽管附近被其他人包围着,但唯有靠着贤者她才能够感觉到安全。

  这边的通道也并不长,虽然盘旋转弯增加了一些长度,但不消片刻一行人也走完了全程。

  亨利大致估算的话这边的通道大约有五到六米的高度,相当于普通旅馆或者民房的两层楼,这是一座城堡的外墙的标准高度——由此他也可以大致判断出这些通道为什么要做得平整而不是有台阶的了。

  “噢!床弩”心系着那子虚乌有的奥妮娅公主失落的宝藏而再次跑到了最前列的矮胖佣兵当先就发现了道路尽头那些在角落里头堆放着已经朽烂了的物品,而他的话语也正好证明了亨利的推断。

  显然这些盘旋通道之所以建的这么宽就是为了在战时能够方便把安装有木制轮子的床弩和弩炮推上城墙去进行城防,而前面那边的通道比这一侧更加狭小一些大概是为了阻止敌人涌入吧——这么说的话,那边就是城堡的正门没错了,而一行人此刻正在前往的则是城堡的深处。

  火光照亮了那一堆已经只剩个形状的守城武器,过去它们被造出来的时候有着强悍超越任何个人的力量,然而在岁月面前此刻也已经只余下深黑色腐朽布满青苔的木头在诉说着当年的辉煌。

  倚靠在墙壁上充当弩炮和床弩弹药的约莫有150公分左右的一些短矛可能是用防蛀的木材制作又或者是做了一些特殊的处理吧,经历这么多年的时光它们只是变得发黑但并没有完全朽烂,但用来杀伤的矛尖也显然已经不堪重用了。

  “怎么全是一堆破烂!宝藏呢!”矮胖佣兵愤怒地用手中的单手剑挥舞一下子把腐朽的武器架砸了个稀巴烂,而身后的伯尼终于忍受不了他的行为开口大喊。

  “罗德尼!闭嘴”小队领导者不得不大声地这样喝止他,他的声音穿过了这一片看起来像是存放武器的地方,紧接着在空旷的通道之中不停回响。

  “哦,这边看起来好像很大”蒂尔和比约恩拿着火把朝着发出回音的地方走去,床弩和弩炮的体积相当大所以这边存放这些武器的地方实际上并不比之前的大厅小上多少,两人此刻朝着那边走过去才发现有一个宽阔平整而又巨大的走道。

  但亨利却注意到了别的什么东西,他紧皱着眉,察觉到贤者表情变化的只有那位活泼的年轻女士和小小的洛安萝莉。

  “怎么了?”一头金发的女士朝着亨利这样问道,米拉不知为何对她的靠近显得有些敌意,而亨利只是摇了摇头:“我只是以为我听到了些什么。”

  他不再接着说下去,对方也没有询问。面前只有这么一条道路,众人显然也只能朝着这个方向前进了。

  没有作过多停留,检查了一下大致的环境确认没有其他人或者生物来过以后众人就又一次开始了缓步前行。道路十分宽敞,两侧似乎以往也是用来存放武器的,但此刻上面的长矛长斧也已经是腐朽不堪。

  这一点让亨利小小地留意了一下,因为照他之前的分析的话这座城堡恐怕是经历过一场战役,可是眼前所见不论是守城兵器还是士兵的武器皆是整齐有序,就好像它们的主人从未来得及拿上便已经战死一般。

  ‘难道真的是被龙给袭击了?’贤者立马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西海岸是有龙存在,但多数龙都更加喜欢盘踞在山地环境而非平原,虽然大海之中同样可能有龙类生活,但那些体型庞大的海龙早就在以世纪为单位的演变之中褪去了用来奔跑的爪子变成鳍了,偶尔爬上沙滩还行,深入平原的话它们甚至会成为卑劣的郊狼的口中餐。

  亨利摇了摇头甩掉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眼下应该着重的还是如何找到可以度过一个安全夜晚的地方。他已经记下这座城堡的方位,若是有需求的话以后再回来这里调查也不迟。

  火光摇曳,人和马的脚步声交织回荡。宽阔的两侧道路让站在中间的人手中的火把都难以照亮附近的墙壁,所幸众人采取了方形阵列,这才拥有了足够的光明。

  “喔喔!板甲!”被伯尼叫做罗德尼的那名矮胖佣兵再一次发出了大惊小怪似的呼声,他抛下身旁的伙伴就跑上了前去,依然存在的闪烁金属表面反射着罗德尼手中的火把光芒,其他人也接着走了过来。

  这一段墙壁前面摆放着着好几副锈迹斑斑但依旧没有损坏的板甲。冰冷的金属构筑出人的形状只在头盔的观察口处是黑压压的一片,城堡昔日的居住者已经不知身在何处而它们依旧矗立于此仿佛仍在守护已经空空如也的家园。

  “嗯,这些看着好像还可以用”伯尼摸着他留着一些胡茬的下巴这样判断着,一副好的板甲通常都价格不菲,它们可不仅仅是一些铁块敲敲打打就能够形成,铁匠们在下锤的时候若是用力不均匀了很容易就会使得板甲厚薄不一。而这一点又以用整块金属敲打成弧形的胸甲为首当其冲,如果是没有经验的铁匠的话在捶打出形状的过程中很可能最终会把整个胸甲造得中间薄而两边厚,这样出来的东西自然是没有人会要的。

  技术要求高加上耗费的金属也多,即便是在现代能够承担得起一套板甲的也仅仅只有那些骑士和有名的佣兵。

  而在这座城堡的那个年代,它很可能是高级军官将领以及城主等贵族才得以拥有的。

  经历这么多年的时光其他武器都已经腐朽生锈只有它们看起来还大致完好就证明了这份价值,四套完整的板甲——或许还加上其中的历史价值——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即便是身为小队领导人的伯尼都是有些心动。

  但心动归心动,不同于热衷于变得富有的罗德尼,伯尼却是小小地思索了一番。

  他们现在仍旧处于逃亡过程之中,一套少说也得有35公斤的板甲,四套加起来给马匹增加的负担可不是个小数目。

  若要说是穿到身上的话,一来也是个负担。二来这些板甲也不一定符合他们的身材——小队领导者正这么想着,像是发觉了他的心思一般,矮胖的罗德尼立马就跑了上去拆开了一副板甲就想要往自个儿身上套。

  他不动还好,这么一动,就捅了大篓子。这些板甲本身虽然没有过分损坏,但里头拿来悬挂的木架子却已经摇摇欲坠。

  于是——

  “叮!——哐当!——哐当!——锵!——当啷!——哐当!——啪!哐!!”

  一连串刺耳的噪音让好几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呤——喨——嚓。”伯尼一脚踩住了那个在地上滚动着的头盔,然后面色不善地看向了罗德尼。

  “不,老大,我并不是故意的……”矮胖佣兵双腿下意识地就软了,他抬起了双手像是想要护住自己的脑袋,但忘记了一只手上还拿着火把一下子就燎到了自己的头发。

  “噢!噢!噢!杂碎!”立刻就又大叫了起来的矮胖佣兵手舞足蹈地甩掉了火把,散发着明媚橘黄色光芒的火把这样朝着后方的通道画出了美妙的抛物线然后落了下来——

  “该死又捅娄子了,抱歉啊老大——”呲牙咧嘴地捂着额头的罗德尼这样看向了伯尼和亨利他们,却发现众人都并没有看向自己。

  “仁慈的众神啊……”伯尼闭上眼睛点着自己的额头和胸口做了一个祈祷的手势,而其他人也是一片安静,没有人看向罗德尼,矮胖的佣兵回过了头,这才发现他的火把照亮了一些什么。

  骸骨。

  数不尽的骸骨。

  倚靠在墙壁上的,爬在地上,临死之前把手像是朝着这边伸过来的。

  “踏、踏”亨利带着米拉,和伯尼还有蒂尔、比约恩走了上去。

  “是士兵,我想应该是在睡梦中受袭了,这解释了他们为什么没有来得及拿着武器。”亨利看着那些许多都是背朝上倒下的骸骨这样说着,他们之中只有极小部分穿着已经发黑锈烂的锁甲,而其他大部分都穿的是麻布制成的宽松衣物。

  衣物在岁月之中也已经变得破烂不堪,其他人也走了过来,只留下罗德尼站在那堆破板甲旁边,他见没人理会自己此刻又是蹲了下去摆弄着那些东西。

  “……他们被偷袭了吗。”米拉用不算很高的声音这样说着,之前被鼠龙吓到的她现在还是有一些阴影,女孩小心翼翼仿佛声音大一点就会吸引到那些怪物。亨利点了点头,这让米拉疑惑更甚。

  “可、可是,偷袭不是算作不宣而战的吗,你之前说袭击这里的应该是骑士之国的人……”白发的洛安大萝莉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亨利大约能够理解她此刻内心的混乱,洛安人灭国以后她这一代的人在社会上感觉到都是不公和冷漠,而在这种情况下时常听人说一个不远的邻国之中人民奉行骑士精神尊重他人扶助弱者,多少也会成为辗转难眠夜晚之中的一丝慰藉。

  安慰着自己说,这个世界上依旧有一个地方,是像自己这样的人,也能够获得别人温柔对待的——可这终究只是幻梦。

  “小姑娘啊,这是战争,不是骑士比武。”回答他的不是亨利而是伯尼,小队领导者摇头叹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想要摸摸米拉的头,但女孩只是躲开了他。

  这让伯尼愣了一愣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而一旁那名活泼的年轻女士则在这时上前一步,这一次米拉并没有抗拒她的靠近。

  少女和大萝莉手牵着手站在了一起,而蹲下了身去检查那些尸骸的亨利却在此刻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

  他额头好像渗出了一丝冷汗,然后“唰——”的一声突然起身左右迅速查看。

  “梅尔,你怎么了?”伯尼被亨利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而贤者顾不上回答,他迅速地从左侧又跑到右侧细细检查着,看来看去最终目光锁定在了低矮的天花板上。

  “呼——呼——”高举起来的火把被通风管道口吹进来的气息吹得一晃一晃的,而遍布管道口那些硕大爪印让所有看到这一切的人都冒出了冷汗。

  “……”亨利眼角抽搐地回过了头,然后缓慢地说道。

  “抱歉……刚刚那些鼠龙似乎是青少年体的,所以才会在靠近入口的地方,因为鼠龙是一种领地意识极强的生物,小鼠龙长大以后就会被赶离家园。”

  “然后我们好像……闯入了成年体的老巢”

  他这么说着,而身后发出了一声哐当的声响,众人迅速地转过了头。

  “吱呀——吱呀——”

  半块胸甲面朝下地轻轻摇晃着,伯尼皱起了眉。

  “罗德尼哪去了?”

  他这样问道,下一秒钟亨利背后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密密麻麻的噪音。

  像是千百只老鼠在奔跑一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