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42章 炎阳与蝉鸣(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35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龙之介一行的浪人部队规模足有一百余人,而且几乎尽数都是重装单位。除了30名骑马武士以外余下的人也大多都是着重甲使用步战大弓和薙刀、大枪的存在。这样的部队行动起来的速度不会太快,即便有马匹代步大型里加尔四轮马车运载辎重,老乔去那边通知他们再回来也得花上一天半的时间。

  在外战斗经验较为丰富的这样一支精英武士部队,单论正面作战的话面对数倍于己的布衣流寇都能稳操胜券,但地形并非平原而是沼泽的话,问题就要变得相对复杂起来了。

  温泉村附近的沼泽地形经过多年的人类活动和一部分有意开垦,实际上是存在能容许最低程度步行通过的陆路的。只是这些单纯靠芦苇混合泥土压实了的路面在大晴天走少数几人也就算了,百余人规模的重装部队通行实在是很有可能会因为路况过烂而陷于其中。

  村人之间的流言说是那一伙流寇盘踞在走陆路大约一天路程的深处,但这所谓的一天路程是以什么人的脚程计算,又是朝哪个方向走出一天路程他们也说不明白。

  因为存在的最小尺寸最细致的地图都是以章州整个地方作为概念的州级地图,并且已经有50年未曾更新的缘故,哪怕拿出地图想要在上面找出来让农民们指出流寇具体窝藏在那个地方也行不得通。

  没有明确的方向会导致搜索范围变大,比人还高到处都是的恼人芦苇遮挡视野加重了这一问题——实际上这也正是许多村人说不出方位的重要原因。他们或许能顺着踩平的路深入进去寻找资源再根据一些地标走出来,但却没有一个过于明确的东南西北的印象。

  两眼一抹黑,只能凭直觉等龙之介一行大部队再过来一起进去碰运气找那帮流寇的话就未免太过于不专业了。

  亨利和米拉、璐璐还有村里的一位老猎人在老乔出发的同时便深入了沼泽,在大部队到来之前便轻装上阵进行侦查。

  多年的经验和总结出来的规律是他们的仰仗,在正式发起进军产生冲突之前必要的情报有许多,他们需要一个不落地掌握。

  就好像上山的猎人不会漫无目的地闲逛单纯碰运气等着猎物撞上门来一样,找寻某个目标,你首先需要做的是代入对方的思路。

  猎物是野猪的话,就放低视野去观察植物的根茎部分——野猪喜欢拱那些生长在低处的食物,像是薯类根茎和各种蘑菇都是它们的心头好。泥土翻起来的痕迹和上方较为完好根部却被挖起来啃食过的植被代表有野猪在这附近进食,根据缺口新鲜程度又可以从中推测出进食是在什么时候。

  察觉了这点便可尝试寻找兽道和足迹,蹑手蹑脚地处于下风处小心跟踪。

  相较之下,鹿类则更偏好浆果、树芽与草本植物一类生长于较高处的存在——若是你发现一株灌木鲜嫩多汁的嫩芽都被啃食干净唯独剩下老而涩的深绿色叶子,那多半是一头鹿干的好活。

  生物的喜好也是辨识追踪的重点知识——野猪喜欢在泥潭里打滚让全身覆盖上淤泥从而有一层硬壳抵御蚊虫叮咬,而鹿类则很喜欢用身体在粗糙的树干上来回磨蹭止痒。

  从树皮被磨蹭掉的高度可以看出鹿群的规模和个体大小,而泥潭附近的痕迹也总能为你提供附近野猪的一些重要讯息。

  那么猎物是人类的话呢?

  人类拥有储存器具和各种工具、露营用品等等,有组织有规模的人类具备有一定程度上脱离当地环境进行自给自足的能力。他们可以从别的地方运来口粮和淡水,在短期内不需要在环境中进行过多的活动低调行事。单纯由这一点来看的话,人类显然是相对而言更不易被追踪察觉的目标——可这前提是对方有意隐藏且意志力高昂。

  猫咪懂得掩埋自己的粪便,而狗则往往随地排泄。换在人身上也是如此——匿踪的高手可以做到来无影去无踪,但缺乏纪律的流寇又哪里能做到这些。

  饮酒作乐,被啃了一半的鱼干随意地丢弃爬满了蚂蚁,喝空了的酒瓶掉在地上甚至被踩得有半个底部陷进了淤泥之中。

  “臭死了。”不知哪个家伙在附近解手,留下的尿骚味让洛安少女小眉毛都皱到了一块儿。这群家伙显然并不知道隐藏自己,他们带来的物资在使用过后没有经过妥善的隐藏和掩埋处理,这些人造物在自然环境之中格格不入,成为了最明显的地标。

  “绕过这边之后大约行进500米距离。”贤者从随身的腰包里掏出空白的草纸笔记本——这是在紫云那边购入的物资其中之一,造纸术发达的月之国不必像里加尔那么依赖羊皮因此纸张价格十分低廉。甚至于都是按本卖而非一张张,这种小尺寸的本子一般是作为账本使用,亨利自己用刀具裁得更小然后用抹了蜂蜡和动物油的防水牛皮缝线装订起来,而此时此刻它便派上了用场。

  没有地图就自己绘制一份简易的,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而且考虑到接下来共同行动的人数之多,单纯只有他一个人认得路的话遇到一些什么情况会缺乏变通性和容错率。

  以简单又醒目的地标作为标记点:温泉村出发的地方亨利以一个圆形上面又有如雾气升腾的曲线标注,而行进了一段路途瞧见的是一棵长得歪歪扭扭的柳树,简笔画把握其特征之后更进一步又是一片密密麻麻的芦苇丛等等。依次递进,醒目的地标佐以简易的地形左拐右拐小字标注,随着步伐的进展简陋的地图也一点点完善。

  而待到邻近傍晚时分,他们便成功地靠近到这处有遗弃的酒樽酒瓶与吃了一半的鱼干所在——这显然便是流寇们营帐的外围了。

  “观察一阵再回去。”几近黄昏能见度开始大幅度降低,但亨利却决定利用好夜色再进行一次观察。包括村里猎户在内一共四人的小组观察了一下后便尝试在附近一处芦苇浓密的地方隐藏起来。一行四人轻装上阵,璐璐和猎户带着简陋的猎弓——以武士的概念称作四半弓的一种较短的弓,虽然也有160公分之长。

  这种弓相较两米以上的步战大弓小上很多,却又比骑射用的130公分长半弓稍大一些。是一种民间使用相比武士运用更多的弓类型,常见于农夫猎户手中,一些足轻也因其较小的体积带来的密林便携性会选择。

  猎弓水平的四半弓以里加尔概念拉力仅有30公斤左右,狩猎100千克上下的成年野鹿都有些勉强,作为战弓只能说是刚刚好到达及格线。

  比这还糟的是亨利和米拉新购入的简易和制弩机,因为和人较少用弩的缘故这边的弩机结构非常原始简陋。全木制成的弩机体积比里加尔钢制小弩要大但威力却不足三分之一,唯一的用途也就只是在逃跑的过程中骚扰一下对手或者射击试图在近战开始前造成一些轻微伤害罢了。

  尽管如此,有远程武器可以依赖也要多多少少使人安心一些。

  以粗磨谷物混水和盐烤制的干粮配上淡水成为了四人今夜的晚餐,在盯梢的情况下也没法追求太多。他们设法在地面上用芦苇铺了一层隔绝湿气,耐心等候了一个多小时在入夜之后借着黑暗的掩护又进一步地摸得更加靠近。

  “像个湖心岛,只有一处出入口。外围有巡逻人员。”周边的芦苇似乎经过了人为清理,从酒瓶被遗弃的地点过来以后一行人完全地暴露在了湖心那些流寇的视野之中,而这段距离仍有百米之远。

  “幸亏那些人不拘小节。”洛安少女如是感叹着,之前的地方芦苇密密麻麻,但稍微往前跑动一阵便会直接暴露在毫无阻拦的空地之中。好在那些巡逻人员随意丢弃了食物和酒瓶并且在那边解手引起了他们的警惕,知晓已经到了流寇附近便有意隐藏起来等待夜色降临,这下借助黑暗掩护而处于沼泽中间的那些人又点起了火把篝火,敌明我暗,他们匍匐在地上得以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

  “啊——哇——”争吵声在远方的营地里传来,因为很是嘈杂的缘故没法听清内容,但在明媚的火光下很明显有两个男人推搡了起来。

  “噗通——”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湖心岛一样结构的地方推搡的两人似乎是在醉酒状态下直接掉入了水中,而四人仔细地观察,他们推搡着扑腾着,一会儿竟是直接从水里站了起来。

  “哦?水似乎很浅,不到大腿。”这个小细节没有逃过亨利一行人的注意——有这样的优点他们就不必全都集中在直接通往流寇营地的地面通道。

  “人员数量在60到80人之间,他们带了营帐而且似乎补给充足。可以看到有长矛之类的武器,但没有立起拒马或者栅栏。”贤者做笔记的同时洛安少女和璐璐还有另一位猎人分别统计了营地左侧、中央和右侧的人员。因为他们在走动并且火光和障碍物遮掩的缘故这个数字有一定的水份,但根据一共11顶营帐来推断似乎也确实差不多是这个人数。

  “他们有很多辎重,但没有牛马。”洛安少女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80人规模的部队所需要的补给很多,这些人可以随意遗弃鱼干酒瓶证明他们生活很是充裕。

  “水路?”璐璐也显然很是机敏,她反应了过来。

  “但没看到大船。”洛安少女显得有些疑惑,营地的另一侧对着比较宽广的水域,虽说有被营帐遮盖住这个可能性,但能一次性承载近百人的大型帆船高耸入云,即便是在夜色下也仍然是很容易辨识的。

  “多半是分兵,乘小船过来的。因为沼泽地带可以扎营的干硬地有限,容不下太多人。或者干脆就是派出来作为先头部队驻扎的。”贤者如是推断着,小股步兵有着远超自己运载能力的辎重后勤通常意味着他们只是一支分离出来的支队。考虑到水力运输的承载能力较强,营地之间也许距离相对较远。

  “进一步深入找找主力吗,老师?”米拉看向了贤者,不知对方主力在何处的风险是他们在攻打这个营地时可能会被出其不意的援军侧袭,但贤者摇了摇头。

  “继续深入风险太大。”

  从早晨开始进入沼泽足足走了一个白天的时间才到达这个湖心岛流寇营地,夜里行进起来更不方便,再贸然深入只会增加被发现的风险。

  “不让他们报信应该就可以了。”侦查的情报给予了贤者制定一个作战方案所需的足够信息,剩下的就只需要回归到村子然后等待龙之介一行的到来了。

  “回去吧。”醉醺醺的巡逻流寇三五成群举着火把一边饮酒吹嘘一边慢悠悠地走着,四人伏低了身体先是慢慢地摸着前进了一段路途,在进入芦苇的掩护之后又加快了速度小跑着离开。

  托连日以来艳阳高照的福,干硬的地面不容易留下脚印。尽管如此贤者还是以从芦苇丛深处折下的叶子捆扎一边往回跑一边来回地清扫着地面。

  容易掉落的芦苇是沼泽地区泥地上常见的光景因而也不至于引起疑心,人的奔跑脚印是纵向的,而以芦苇叶来回横扫地面杂物掩盖扰乱了足迹的垂直轮廓。不需要完全消除,只要不至于一眼便能看到一排脚印即可。

  路途遥远,尽管因为已经知道路并加快了速度返回,回归温泉村的时候也已经是凌晨3时左右。若是老乔成功说服的话,龙之介一行大约还有半天左右能够到达,所以又喝了些热汤泡了一回温泉过后,将笔记转交给在傍晚时分先行入睡此刻醒来正在等候的鸣海和大神,洛安少女和璐璐便抓紧时间先行去休息了。

  贤者详细的笔记以和人语言记载,为的便是武士领队可以看懂。而尚未休息的亨利本人也在之后与他们商讨制定了方案,并以更大尺寸的纸张又绘制了几幅地图副本,等待明日交予龙之介让他分发给手下的浪人迅速熟悉地形。

  详尽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在他们这边作为斥候外出侦查的这一天余下的人也没有闲着。能修复的装备都被简单地修好,断掉的枪头被装在了新的杆子上,加上雅之店长尝试动员了一些村里的少壮也拿上农具作为战斗力补充,所有人都做足了准备。只待明日龙之介那边的援军到来,便尝试把盘踞的盗匪解决。

  虽说原本店长的提案是解决盗匪和恶蛟,但在侦查归来后一行人也不得不承认鳄鱼的问题可能反而是次要的。

  “野兽之流,终归是不如人类危险啊。”武士领队如是感叹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