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44章 雾村迷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001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睡眠对于人类而言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因工作或者其他缘由偶尔无法睡眠而十分疲劳的体验,很多人在生命当中的某一时间段都曾有过。

  大部分精神压力过大导致失眠的情况也只需要像这样有一次极端疲劳的体验就可以解决,虽然能维持多久是另一个问题,但在十分劳累以至于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睡眠质量通常都会比平时更好。

  那么。

  如果你在已经极端疲劳的情况下,却还无法得到足够的睡眠呢?

  首先会出现影响的,是你的集中力。

  在精神饱满休息充足的状态下可以轻松使用,乃至于玩“绕指而行”之类花式的小刀,睡眠极度缺乏时却就连抓在手上普通地切个菜,都有可能会把自己给割伤。

  需要聚精会神进行操作的微小细节也就算了,甚至就连走路都会产生踉跄,仿佛身体不再是自己的一般。

  接着是你的记忆力。

  你开始重复地做一些事情,并且忘记自己在之前就已经做过好几次的事实。

  很多事情都变得很恍惚,它们像是本能,你做事失去了判断能力甚至因为忘却而不再拥有能力分辨敌我。你变得像是只刺猬对着无害的兔子和有害的狼一并竖起尖刺,你开始伤到自己身边的人,而你又甚至连伤害过他们的事情都忘掉。

  紧随其后的是语言表达的能力。

  某一件事情刻在你的记忆之中,甚至刚刚就在你眼前发生过。它的前因后果你一清二楚,但在从大脑当中转换到喉舌之间的过程时,思维就像是变成了无数细小的碎片,整个流程无法被有效地拼凑起来以通畅的语言表达。

  动作像是僵硬木偶,语言像是十年未曾使用过还患有结巴的乡巴佬。

  拉曼人对此以成语精辟地总结为“行尸走肉”——而这也正是我们的小米拉眼下觉得最适合称呼自己的词汇。

  她已经快握不住手中的剑了。

  这把全重一点七千克平衡感良好的长剑在状态全佳时她能轻易地连续挥舞甚至单手握持,但眼下却连摆出一个起手式都觉得剑尖像是垂着一块巨大的铅一样,稍稍不注意就要落到了地上去,空门大开。

  一样垂了铅的还有那长着又长又卷睫毛的眼皮,由于长时间未能得到充分的休息米拉两只眼皮都在跳个不停。洛安文化当中认为眼皮跳是有大事要发生而拉曼人则认为“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也许他们都是对的,谁知道呢,在疲惫不堪的情况下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令人意外。

  “呼——”她呼出了一口气,皮肤也不知道是因为过度劳累失去知觉了还是被寒风给刮的,汗水从上面滑过她却只有极度细微的感觉。

  “嘶——”布满划痕的胸甲之下胸膛起伏,肺部再度被空气所充满。但就连呼吸,似乎也变得艰难了起来。

  好想,放下一切。

  “呃——”这个想法冒出来的第一时间,米拉就果断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以痛苦驱散它。

  在极端疲劳的情况下她用力得有些过分,被咬破的嘴唇血腥味开始在嘴里弥漫,但就连疼痛也仅仅只能短暂驱散浓郁的疲劳感,刹那间过后它再度卷土重来。

  就像有一个恶魔在你的耳畔轻声细语一样。

  “放弃吧,放弃吧,放下剑,躺下去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吧”

  “闭嘴——”女孩开始分不清楚现实了,她小声地说着,同时试图调整姿势改变重心令带着瘀伤的右腿休息放松一下。

  “嚓——”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她忽略了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能自如操控身体的事实,米拉迈出的这一步导致自己差点摔倒。

  “啪——”

  “撑着点。”菲利波拉住了她,然后这样叫了一声。年青人的状态同样没好上多少,他一只手拿着一面破损的盾牌护着大半个身子,而另一只手则抓着已经伤痕累累的劈刺剑。

  “——”站在对面的四名村民手持有着厚重头部的柴刀,地面上两把简易长矛已经被砍断,这是米拉和菲利波配合的结果,他们拦下了第一波的攻击,但是否能够令双方就此和解换来一个对话的机会,却仍旧不能肯定。

  “都说了,魔女,知道吗,那些袭击你们的怪物也和魔女有关!”因为不着甲,年青人的精力要比起洛安少女保留得多上一些,但他已经三番五次强调的这句话仍旧无法彻底地说服对面那些村民。

  因为他们。

  来自之前那个混居民村庄。

  “贵族的狗嘴里哪里吐得出象牙,那些食尸鬼指不定是你们玩的黑魔法呢。”为首的村民正是那日玛格丽特想要帮助的一家之主,他一头乱糟糟的黑发在左边绑了一条高地民常见的小辫子十分具有特色。

  “我要有这个本事我还会被你们包围在这里吗蠢蛋!”菲利波怒气蓬勃地爆了粗口,但紧接着外头又出现了一些骚动。

  “大哥,又有东西来了!”穿破破烂的茅草屋,一个声音这样高喊着。

  “还是没甩掉吗!”“大哥,怎么办。”乱糟糟的声音熙熙攘攘,为首的那个村民咬了咬牙不知道要先对付哪边是好。而终于是支撑不住精神开始恍惚的米拉,在闭上眼睛昏倒之前冒出来的最后一个想法是——

  这一切是怎么演变成这样的?

  ————

  它们的第一次出现,是在傍晚时分。

  尽管这些......“东西”应该算得上是十分出色的伏击者,在队伍当中有亨利和奥尔诺这两个经验丰富的斥候在内时,它们也没能给一行人一次真正的出其不意。

  就像奥尔诺那一次,亨利在很远的地方就注意到了它们的存在,而在意识到它们明摆着是要来攻击自己一行人之后,贤者以及其严肃的态度要求所有人立马拿起武器做好应对的准备。

  但即便是他,这也是仅能做到了。

  它们的行动速度实在太快,已经准备扎营的队伍来不及重新上路就被包围,因而亨利果断地放弃了那个想法要众人做好就地防守的准备。

  快。

  这是米拉对于它们的第一印象。

  自然界在奔跑速度上面能够超过人类的生物并不在少数,即便是看似迟钝憨厚的棕熊,实际上也能轻易追上人类。

  四足动物在这方面上天生就拥有优势,平心而论这些东西跑起来比熊还要慢上不少,因而女孩本不该对此感到惊奇。可她却仍旧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这一点,与她对它们产生的第二个印象分不开关系。

  这到底是一种如何可憎的怪物?

  米拉在这虽然不算漫长但也已经见过许多的十数年生命内瞧过的凶残猛兽也已然不再少数,但不论是体格庞大的碧龙蜥还是恐鳄,给予她的更多是震撼和紧张甚至于有一种欣赏高山大海般的独特美感。

  矫健而又强大的掠食动物,作为自然界那瑰丽又残酷的一环,与周遭环境相映成辉。

  可眼前在火把和傍晚光辉下出现的东西,决然与它们是不同的。

  它有着人的外形,人的五官,甚至口中发出的呜咽声也与人类一般无异。却披头散发,四足而行。

  即便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作为生者,一股恶心的感觉也油然而生。

  然后他们对上了它的视线。

  那是一双如动物那般,充斥着瞳孔而完全没有眼白的眼睛。

  诡异。

  像是把动物的行为安放在了一副人类的躯壳之中,在自然界当中它没有自己的一环,它无法融入环境的自然循环之中只能令所到之处全部变成死地。

  这既不是自然所创造的,也定不是从任何母亲的子宫当中孕育出来的。

  它的所有一切像是被刻意扭曲起来只是为向创造人类的神明阐述自己的嘲讽一般,全都是扭曲而怪异的。

  这种感觉无以言明,就像内脏翻腾倒胃,令生灵本能地就产生了厌恶的情感。

  所有人都不再多问,而这还是在亨利说出它们的名称之前。

  听闻“低等食尸鬼”的名号以后,不知因恐惧还是厌恶,人们挥动了自己的剑和其他拿得到手的武器,一下又一下地,拼命地,将这四头怪异的东西重新变成了无法动弹的状态。

  直到它们的手脚和脖颈部位彻底变成了一滩散发着恶臭的灰黑色脏污,好几名佣兵泄愤的击打动作都仍然没有停下。

  “用清水清理掉武器和防具上的脏污,别让它们的体液沾身!”

  连血液对生灵来说都是猛毒,被砍死的食尸鬼流出的黑血令附近的青草垂了下去,片刻之后再看,从底部的地方已经开始发黑,显然是彻底坏死了。

  “这到底是什么渎神的存在啊,果然魔女就在附近吗!该死的东西,给我滚出来!”佣兵高声大喊着,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惊惧。

  战斗过后,米拉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

  而亨利则一脸严肃地告诉众人,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一如既往。

  “咚咚咚咚咚——”马蹄声重重地踩踏在石板上,狂风从耳畔呼啸而过。

  “唰——唰——”侧面的丛林当中黑影接连闪过。

  “奥尔诺,左边!”米拉唰地一下回过了头,一头白发随着动作飞舞,她单手抓着缰绳,而另一只手抓着长剑。

  “呼——”行驶中的狂风吹得精灵少女一头金发肆意乱舞,高速前进的马车上下颠簸但却似乎对于她的动作没有任何影响。她拉开了弓,而在箭矢离弦而去的一瞬间,大白天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青色光芒四散开来。

  “碰啪——咔嚓——”昨夜临时取木材削制的弓无法承受魔力的加持,在射出去的一瞬间炸成两截。飞舞的弓弦划破了精灵少女的侧脸,鲜血流下但她不为所动,那双散发着浅蓝**力光辉的眼眸全神贯注地紧盯箭矢。

  “咻——”飞行的声响尖锐刺耳,在风魔法的辅助下,奥尔诺射出的这一箭俨然已经超越了音速。

  “咚——咔!”划出一道青蓝色的轨迹,箭矢命中了这头体格远比之前的食尸鬼更加巨大的怪物。

  它厚实的角质层上已经有过些许创伤的痕迹,从划痕的长度判断应该是大型刀剑类武器造成的,显然防御力并不会输给一般的皮甲,但在如此高速的箭矢冲击之下,表皮依然像一张薄纸一样被射了个对穿。

  “轰!!”“哐当——”脊柱被截断的巨型食尸鬼摔倒在地滚了几圈把后面好几只低等食尸鬼压得就像是拧干的毛巾一样体液四溅,而过度消耗魔力的精灵少女双眼蓝光一闪就直接整个人软倒在了平板马车上。

  巴罗沉默地接住了她。

  “冲过来了!”而另一侧菲利波一声大喊,余下的食尸鬼从树林之中扑了出来,朝着行驶缓慢的马车冲去。

  “回防!”亨利一声大喊,但第一个出手的却并不是他。老管家费鲁乔的战场经验到底从何而来总算有了个答案,他抓着一根甚至都不算笔直的小轻木做成的临时骑枪,马蹄重重踏下枪尖一捅一挑就将最为靠近马车的那头食尸鬼给摔得死死。

  “咔——轰!”与之相比贤者的战斗方式显得野蛮了许多,他拿着巴罗的长柄斧单手抡了起来一砸就是一只。

  “米拉,你右侧!”菲利波的喊声再度响起,女孩急急回头,然后险之又险地一剑砍中了这只朝她扑来的食尸鬼。

  但她终究尚且年幼气力不足,单手挥舞的这一剑砍得太轻了,带着浅浅的伤口那头食尸鬼一不留神又消失在了附近。

  “跑哪去了!”队伍仍旧在继续前进,米拉气喘吁吁地抓住缰绳调转马头。莫罗在马车上这样高喊着,这并不是他们的视力有什么问题,精灵族会选择在巴奥森林定居以及为何这条道路被荒废的原因,联系它被称作“湿原”的事实我们也不难猜出几分。

  林外有雾,林内亦有雾;林外无雾,林内亦有雾。

  前些日子落下的冬雨洗刷了一整个世界,而待到深入森林之后,这里浓重的湿气开始显现出自己的原本样貌了。

  “继续前——”“砰——轰!”商人们不愿意放弃自己商品的弊端总算显现了出来,莫罗的话音刚落,又忽然出现的一头巨型食尸鬼就以如同蛮牛一般的姿态,撞翻了他和一名商人所在的那辆马车。

  “哈啊啊!”接下去发生的事情,米拉记不太清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疲劳造成的判断失误还是什么,她单手抓着剑就操控战马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结果一剑砍下去连表皮都没能劈开不说,还因为反震令自己的右手一阵酸楚差点就没有松开手中武器。

  但她争取时间的行为算是帮了佣兵和商人,喊了一声“我们没事,你们也快撤离”以后莫罗就抓着总算认清事实的商人砍断缰绳翻身上马逃离了侧翻的马车。然后在菲利波过来帮忙以后,两人又砍倒了几头食尸鬼,就抓紧时间撤离。

  迷雾之中无法断定方向,加之以这些诡异又富有攻击性的食尸鬼存在,急着与亨利他们一行人汇流的米拉和菲利波一路奔波,最后不知道怎么地,就逃到了这座早已破败荒废的村庄之中。

  村落里许多古典拉曼风格的建筑物证明它显然是人类的造物,而被荒废的原因也与魔女并没有什么关系的样子。因而已经疲惫不堪的二人决定短暂休息,但他们刚下了马准备让战马也休息一下,步行朝着村内走去,就发现自己并不孤独。

  十余名全副武装同样风尘仆仆的盗匪正在检查村中的古井是否还能使用,而定睛一看,这些人竟然是他们的老熟人,一开始拼命逃离的那些混居民。

  显然他们确实是走上了成为盗匪的道路。

  之后的事情,就没有什么意外了。

  虽然双方都同样是因为食尸鬼的袭扰而落难至此,本就不存在信任的他们,也显然比起开口更愿意用武器交流。

  “......醒醒——”

  “快醒醒——”

  “啪——!”脸颊传来了火辣辣的感觉,米拉一个激灵爬了起来。“抱歉,但是你睡得太沉了。”菲利波合掌道了个歉,而洛安少女摇了摇头,她也明白眼下是什么情况。

  短短数分钟的休息虽然完全不够但却也让她恢复了一点点的精神,女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手就往自己的佩剑摸去,但却注意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

  “好像来的并不是那些食尸鬼。”菲利波主动给她解释道,外面并没有传来什么喊杀的声音。

  “我们快点出去看看,也许是大小姐他们。”年青人这样说着,米拉同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在他的帮助下爬了起来。

  身上的护甲在这种状态下令她感觉无比沉重,只是女孩深吸了一口气,仍旧还是走了出去。

  浓雾弥漫在村庄的四周,她注意到那些高地民全都躲在了房屋的四角。

  嘈杂的声响由远至近由小到大,迷雾令他们无法看清是什么,但到了这会儿,许多人也都得以辨别的出来,显然是人类的声音。

  那声响虽是有些杂乱,但显然不是食尸鬼爬行的动静,更像是人类步行发出的。并且最重要的,伴随着走动声音的还有盔甲碰撞的独特金属音。

  “哗——”破雾而出,站在最前方的是一名全身着甲扛着斧枪的帝国骑士。

  “呃——”潜藏在暗处的村民们出现了小小的骚动,他们交头接耳了一阵子,然后互相点了点头像是下达了什么决定。

  “不对——”米拉皱起了小眉毛,而旁边的菲利波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年青人嗅了嗅鼻子,却因为疲劳而无法确定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骑士大人!”一名卸下了武装的村民被派遣了出去:“帝国的骑士大人,我们是附近的村民——”越来越多的盔甲声和脚步声响起,而他开始朝着对方诉苦求情。

  “不对。”

  “......停下”村民还在不停地诉苦。

  “......快停下。”米拉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

  “快回去!”她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而那名骑士则高高举起了斧枪。

  浓烈的腐臭味弥漫在空气之中,下一秒钟无数身着帝国军人盔甲手持武器浑身却高度腐烂的行尸破开迷雾走了出来。

  “嚓——”锋利又沉重的斧刃劈开了锁骨,村民在痛苦之中表情扭曲地倒在了地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