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贤者与少女第91章 信赖的份量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80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克兰特的王家亲卫骑士团,本质上是一个直属于王室的顶级军事组织。

  它由诸多贵族的子嗣组成,在过去第一次组建的时候所谓王家亲卫骑士团实际上只是个顶着帅气名称的用于力量平衡的组织。克兰特的王室为了增强对于国内贵族的掌控能力,责令贵族们必须将自己年满十六岁的男性子嗣送入骑士团为国王效忠长达十年的时间。

  宣称的冠冕堂皇,但实际上这些“骑士”仅仅只不过是王室用来限制贵族们让他们不敢反抗的人质罢了。

  这个组织在历史上有一段时间变成了贵族们将自己不喜爱的次子丢进去类似于监狱一样的东西,由此甚至造就了克兰特民间的一句俗语:“进王家亲卫骑士团的都是没人要的孩子。”——但这也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随着数十年前王室影响力的衰减,门罗领省的崛起繁荣,当今的克兰特国王再度想要重新把权力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时候,另一些看不惯门罗大公独享蛋糕的贵族们也就都聚集了起来组成了这个崭新的王家亲卫骑士团。

  由王党组成,凝聚力极佳,战斗力极高的如今的克兰特骑士团其优点在于团结一心,而其缺点,也恰恰就是过分地团结。

  “……”亨利望着面前的唐纳德,没有开口。

  进入四月的门罗越来越灼热难耐,早上八时少许就出现的太阳光线照射到中午,若是没有穿鞋直接踩在砖石的道路上,你的脚底很快就会被烫伤。

  贤者穿着新做好的板甲衣,南方风格的它采用的是不易被加热的浅棕色兽皮,相比起来北方的同行们则通常都会将其鞣制成黑色。米拉站在他的身后,狡猾的女孩利用高大的贤者作为遮阳物,躲在相对不那么热一些的阴影之中。

  克兰特的首席法师站在他俩面前,旁边站着一众因为穿着板甲站在太阳底下而满脸通红大汗淋漓的亲卫队骑士。

  “还请阁下,帮一帮忙。”唐纳德第二次开口,但亨利没有看向他,而是扫视了一眼周遭的骑士。

  就好像我们前面说过的一样,王家亲卫骑士团的优点是团结,而他们的缺点也是团结——用贬义的说法来讲的话,就是排外。

  ——亨利和米拉在这段时间内,都像是还残存在门罗境内的任何非王都亲卫相关人员一样,被列入了军事管制之中。

  换句话说,他们被软禁了起来。

  在赫尔曼那一边热火朝天地进行着各种各样的举动的同时,曾经帮过治安官维嘉乃至于王都亲卫他们自己的贤者二人却被软禁了起来,这在米拉看来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但亨利却对此早有预料。

  我们曾经提到过,去年秋季亚文内拉所发生的一切,若是没有那位贤明地将一切都托付与贤者,一心一意地信赖着他的爱德华王子的话,即便他也确实在那个时候位于亚文内拉,即便他也确实拥有可以改变一切的知识——结果仍旧不会相同。

  而如今发生的,正是这样的情形。

  尽管亨利帮过赫尔曼,仅仅只言片语就点醒了他的盲点提供了一个调查的方向,但伯爵在之后做的却并不是大力地重用他。与之相反,在拥有能力自行展开调查以后,赫尔曼就把亨利和米拉二人排除在外,甚至派遣精锐二十四小时监视着他们。

  原因细细思索的话其实很是简单:一是亨利和米拉来路不明,他们是外来者,异乡客。赫尔曼对他们一无所知,即便是最初拜托他们帮忙的维嘉,也仅仅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做到罢了。

  而拥有独自展开调查的力量,掌握充足资源和人力的王家亲卫骑士团大团长,自然是没有必要去借助这种来路不明的家伙的力量。

  第一个原因来自二人本身,但第二个原因,则是源自于赫尔曼与爱德华的不同。

  赫尔曼更保守,更稳健,年龄也更大。

  年轻的爱德华王子苦心于改变自己的国家但却无从下手,即便他也确实拥有这个能力去判断出来贤者的真伪,但会选择去放手一搏信任对方,显然也还是因为那种年轻气盛、孤注一掷的冒险精神。

  相比起来赫尔曼其实更像是亨利已故的朋友伯尼?克利夫兰。

  同样的年纪,类似的地位,行动果决的中年领导者——这种人更喜欢事情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他们讨厌那些能力和头脑超过了自己的人,他们讨厌变数,心思缜密喜欢按部就班——而这一切一并导致了亨利和米拉被排斥在整个王家亲卫的调查圈子之外,没有任何的话语权,甚至连行动也被限制。

  ——直到今天为止。

  “阁下的身份……晚辈已经经由调查得知,此前多有冒犯,眼下还请为了避免更多的流血牺牲而切莫见怪,助我等一臂之力。”唐纳德双手合十郑重其事地鞠了一躬,他这一次用的是通用语,亨利知道这家伙在打的算盘,他故意讲成米拉听得懂的话语,让女孩也提起兴趣来,从另一个角度上对自己施加压力。

  ‘年轻人的把戏啊……’贤者在心中小小地叹了口气,身旁洛安少女亮晶晶的双眼里头疑问的意味确实让他感觉有些难办,但亨利还不是会因为这样就改变主意的人,他打算做或者不做,是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的。

  “先去你们那边,然后把事情全部给我讲清楚吧。”亨利点了点头,而唐纳德这时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谢过贤者。”

  他这样说着,旁边几名克兰特的骑士因为这个称呼立马面面相视了起来。

  若是常人提及这个称呼的话,他们只会觉得那是一个玩笑。但说出这句话的人乃是整个五国境内虽不算等级最高但必然是知识最为渊博的魔法师,由这等人物开口,亨利在他们的眼中也立马变得高不可攀了起来。

  带着刚刚产生的一丝丝敬畏,这一众人等迅速地来到了商队旅馆的所在。

  紧皱着眉头的赫尔曼早已等候多时,门罗大公家发起的一系列血色袭击,以仅仅数十的兵力却造成了这一边数百人的丧生,紧急从王都申请过来的后备军队人数更多,并且大团长也订正了自己之前的错误为每一名士兵都普及了关于那种黑色手环的应对技巧。

  新来的士兵当中远程攻击的弓手和弩手数量更多了,同时还有足以击穿胸甲的重型床弩被布置在大道上——赫尔曼谨慎不已,但即便拥有了更为充足的准备他却仍旧迟迟不肯行动。

  一种不好的预感总是环绕在他的心头,就好像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却迟迟无法想起一般。焦灼的感觉让这位中年的伯爵连续好几天没有能够睡上一个好觉整个人看起来也都憔悴不已,但早已习惯了这一切的他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只是日复一日地拼命研究着这些资料,试图找出任何遗漏的地方,发现新的线索以解决掉自己内心的那种忧虑。

  从战术层面上来说,赫尔曼其实可以清楚地明白前几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首先,他们利用对方一盘散沙,将兵力分散于城内各处地方的劣势,将自己手中的所有士兵全部聚集起来,利用局部的优势逐个击破,轻而易举地就化解掉了门罗城内残存的公爵家的六成兵力。

  之后又稳打稳扎,即便遇上了装备有干涉法术黑色手环的小股精兵的分散袭击,并且因此损失了数百人的士兵,但也并没有因此就彻底地崩溃——相反,对方选择这样拼消耗,即便他们确实拥有以一敌十的能力,相对于可以从不远处的锡林源源不断地获得补给的己方而言,周边被封锁起来的门罗家仅仅是在坐吃山空罢了,所以这种消耗战对他们来说是极其地不利。

  能够用大量黑色圆环武装起来这些精兵,若不是分散出来袭击己方守备部队而是集结起一整个大队的话,凭借高超的战斗力和诡秘邪恶的干涉法术,他们直接杀到指挥部这里采取斩首战术干掉自己一行人使余下的军队无人指挥,从而令场面陷入混乱重新掌握主动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不,他们或许连强行破袭都没有必要。死尸遍地的事发现场发现了黑色的沙状物,连调查都不需要赫尔曼就意识到了这些是细碎的铅沙。它们用来搭配与合适尺寸的皮袋,显然这些精兵是事先把黑色圆环放在装满铅的皮袋里头进行密封,到了要使用的时候才拿出来。

  这一证据的发现证明这些门罗家的精兵使用圆环的时间可能根本不止一个小时,他们可以轻装上阵绕远路然后偷袭——不论哪一种方法,像是拼消耗一样把这些精兵丢出来打个你死我活,然后就没有后续了,这在赫尔曼看来都是极其难以理解的事情。

  他手下的亲卫骑士可能会乐观地嘲笑是门罗公爵家越来越后继无人,连打仗都不晓得怎么打了,但心思一向缜密的大团长不会如此。

  他会在充分地考量了每一个可能性之后再做出决断,稳重如山的严谨的赫尔曼——但凭借他自己的头脑仍旧无法看清这一切,最后的最后,到头来他还是得依靠他并不十分信任的亨利。

  出动的人是唐纳德,而不是赫尔曼本身,一方面是因为他知道以亨利的头脑一定可以判断出自己被软禁了的事实,此刻要低声下气地去请求对方帮忙,显然他仍然拉不下这个脸面。

  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唐纳德在几天前似乎是发现了一些什么一样,非常严肃地要求赫尔曼去请他来帮忙。

  知晓许多事物的宫廷法师如是说了,但忌惮于对方的能力,赫尔曼仍旧在权衡着得失,直到今天终于是没有办法再一个人扛下去了,他才做出了妥协。

  “……”在亨利和米拉被软禁起来每天只是重复着单调的学习和练习的这几天里头发生的事情和取得的进展被简短地概括了出来,而不同于只听懂了一个大概还在思索的洛安少女,贤者在听完以后直接“啪——”的一声就扶住了额头。

  “他们当然不会那么蠢啊,赫尔曼伯爵阁下……”

  “门罗家之所以再三做出在你们看来是愚蠢的举动,是因为他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你们!”

  “让你们轻易拿下的分散的兵力也好,分别而不是聚集起来并且像是在拼消耗一样一次丧命的持有手环的精兵也罢,这些东西都是别有目的的!”亨利这样说着,场内所有的人都歪过了头看向了他,包括维嘉和弗朗科在内。

  “联系到可以长时间携带手环不会被法阵吸取魔力致死的装有铅沙的皮袋,你们难道还搞不清楚他们想干什么吗……”贤者叹了口气:“铅沙可以隔绝魔力,这可不单单是让法阵不会立刻作用那么简单,任何的法术还都无法探测出手环的存在——”

  “呃!”赫尔曼瞪大了眼睛,其他所有意识到了贤者所指的人也都是如此。

  “分散的兵力是第一步,让你觉得自己有机可乘,而在这种情况下你会做的是什么呢。”

  “调来更多的军队以确保自己能够确切地获胜。”

  “而在被袭击造成数百人的兵力丧失以后,顺着这种思路走下去的你,会做的也肯定是调来更多的装备和士兵。这些士兵——”亨利转过头看向了赫尔曼,克兰特王家亲卫的大团长表情呆愣地直视着他,而贤者缓缓地接着说道:“都是从哪里调来的呢……”

  “锡林……”赫尔曼不是傻子,他立马反应了过来高声地朝着手下吩咐道:“门罗家的目标是王族,快!全军往回撤!送信给骑士团总部,让他们立马去排查那些撤离到锡林的难民还有那些我们的俘虏士兵!立刻!!”

  中气十足的咆哮声在商队旅馆内回荡,紧接着响起的是混乱不堪密密麻麻的各种脚步声,亨利叹了口气,站在他周围的几人都是一脸的震惊,而贤者再次缓缓地说道:“你们想要直接深入虎穴就在门罗解决这一切,他们何尝不是呢……”

  他这样说着,而赫尔曼则是紧握着拳头,盯着比他高出不少的贤者,咬紧了牙关半响才是挤出了几个字眼:“如果我……从一开始就选择相信你的话……”

  大团长的话语停滞在了这里,他此刻的心情复杂无法再说出任何一个词汇。

  “信赖是一种很沉重的东西,伯爵阁下。”亨利这样说着,而赫尔曼像是终于下达了决心一样,重重地朝着他点了点头,紧接着回过头看了一眼维嘉和弗朗科,然后转过身大声地宣告。

  “我宣布王家亲卫骑士团在门罗的指挥权全权交予佣兵亨利?梅尔与维嘉?丹戴里克爵士!留下五百士兵和辅助人员,其他人,随我赶回锡林!”

  洪亮的咆哮声回荡在下午的街道之中。

  像是为即将到来的战斗拉开序幕的战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