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14章 公会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24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佣兵公会的起源地是东海岸,这件事情我们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提及过了。

  就好像其他的任何事物一样,某一个行业一旦开始发展壮大,随着其规模的增加过去那种约定俗成的行业内部“潜规则”也不再适用。在只有少数人的时候依靠彼此之间的熟识和本身的水平作为约束力的做法,等到行业规模变大越来越多的新人进入这一行业以此为生的时候,就会彻底被淘汰。

  所以许多事物都是在繁荣的东海岸诞生这件事,细细想来也是理所当然。

  如今的佣兵公会经历过漫长时间的发展已经是一个超脱了王室和皇室的巨大跨国组织,它和各大帝国王国之间维持着微妙的关系从中盘旋获取巨额的利益。而经过佣兵公会认证的人,除了酬劳会被抽取分成以及必须定期完成一些佣兵任务以外,也能够拥有一系列的特权。

  东西海岸到底是不同的。

  贫穷而又战乱的西海岸上面没人去管你到底是谁,带着武器穿着护甲在道路上行走的人比比皆是,而换到了东海岸,尤以帕尔尼拉这种大城市为典型,一天多的时间显然还不足以让我们的洛安少女去习惯那种相对平和而又有秩序的气氛。

  经历过昨天的购物和闲逛以后,他们一行人已经多多少少安定了下来。携带着亚文内拉王室证明的明娜那边已经和帕尔尼拉本地的官员成功接洽,而金发的女爵士回来以后一阵后怕地对着同伴们叙说的事情,与我们的贤者先生交待小米拉的注意事项如出一辙。

  区区一介小国的亚文内拉特使,前去与帕德罗西帝国官员进行交涉,明娜原先已经做好了被人冷落的准备,但却未曾想对方竟如此热情。

  尽管在书上已经恶补过与之相关的事物,但作为亚文内拉的贵族,一辈子没怎么离开过西海岸的明娜,想到帕德罗西的时候第一印象还是“一个放大版的更加强大的西瓦利耶”——而若是将这次交涉的对象替换为一个处于优势的西瓦利耶人,那么对方必定会摆出一副鼻孔看人的模样爱理不理。

  毕竟怎么想,双方的身份地位都有着极大的差距。

  然而西瓦利耶也正是因为这种骄傲未能预见亚文内拉的崛起因而如今才落得这般境地,所以尽管被人忽略和无视心理上会有些不好受,但在整体上而言,却对于亚文内拉是好处多多的。

  小王国,闷声发大财才是应该做的事情,在这个阶段引来太多不必要的关注只会被掐死在摇篮之中。

  但正因为这位帕尔尼拉的最高负责人——按照帕德罗西的说法叫做“总督”——对于他们这一行卑微小国的使节如此重视,才令金发的女爵感觉浑身发抖。

  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身居高位却并不鼻孔看人盲目自大,这位总督的城府之深,立马就把明娜之前的“放大版西瓦利耶”的想法一扫而空。

  她在回来以后几乎没有花多少的时间去休息就急速地投入了处理各种相关事务的工作上面,对方的这种态度让女爵士明白自己必须更加小心谨慎,之前的方案用以应对这样的对手是远远不够的。而由帕尔尼拉总督安排的亚文内拉使馆决定好之后,明娜就只跟亨利还有米拉做了简短的告别,离开了旅店。

  就算私底下的关系亲近,由于出身和身份地位的缘故,她和她所走的路途也已经是截然不同。米拉看着这位可以算作自己姐姐的人物,心绪一时间有些复杂。

  人生与际遇这种事情就是如此,随着前行方向的不同距离也会越来越远。

  不止明娜,米拉自己也马上因为生活的压力而开始变得忙碌起来。

  匆匆忙忙,他们整理好休息一晚之后与穆娜一行人一同朝着市中心的佣兵公会走去。亨利和米拉是必须到本地进行登陆记载,注册在位的佣兵们每到一个地方只要那里有公会就是必须做这样的事情的,不记录在案的话逃脱了自己应当承担的义务,自然也就别再指望着能够拥有一些什么特权。

  而草原出身的穆娜和穆罕默德等人,则是为了今后在帕德罗西帝国范围内活动的方便,而要去进行佣兵资格的注册。

  他们看中的与佣兵注册相关的一项特权,是可以在公会分会管辖范围内的城市自由携带武器的权利——

  这项特权在混乱的西海岸地区不甚明显,但来到了更加文明更有秩序的东海岸,它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作为港口城市每天都需要迎来众多人口跟旅客的帕尔尼拉不提,帕德罗西帝国以及东海岸的其他许多王国公国的内部,很多的城市地区实际上都是禁止肆意携带武器的。

  这件事情除了贵族要限制平民不让他们拥有反抗自己的手段以外,也与整体的环境分不开关系。

  不同于脏乱差的西海岸乡下,这里的人们在秩序之下过着平和的生活,因而武器也变得不是那么必要。拥有完善的治安队伍巡逻,普通人带着武器也就是一个装饰性的作用。而在与其他人发生口角进而演变成斗殴的时候,若是手上持有武器的话,很可能冲动之下就会变成流血的惨案。

  综上所述,总而言之,即便是帕尔尼拉这样的港口城市,没有身份证明的人要光明正大地携带武器行走,也仅限于码头附近的街区。

  更往里去接近贵族和有钱商人们的住宅区域,若是有人携带武器却不佩戴佣兵身份证明或者穿着有明显的贵族家饰衣物的话,就会被视为是潜在的犯罪份子而被治安队给盯上。

  话归原处。

  帕尔尼拉的天气似乎一直都是阳光明媚的晴天,走在大街上,明媚的暖色系房屋二层阳台上常常能够看见有闲情雅致的居民在进行盆栽的浇灌。兴许是因为与暖洋洋的天气十分相衬,这里的人对于金黄色的雏菊十分喜爱,不仅将其定为国花,多数人还都会在自家的阳台一角摆上一盆。

  前往市中心佣兵公会所在的路途不算短,但得益于成熟有效的城市街道规划以及随处可见的方向指示牌,即便是初来乍到的人,只要识字依然可以自己轻易认路。

  亨利他们一行人昨日前去的市场位于帕尔尼拉的南面,从港口码头的道路延伸下来上空鸟瞰的话会是一个有些向右倾斜的Y字形。右侧的那条分叉就是通往他们所居住的旅馆以及大型市场的所在,只要从旅馆走出来循着道路往前走去就能过很方便地进入市场,绝大多数的旅人和访客所居住的区域也正是位于此地。

  而今天他们所走的是则是Y字形靠左的这条道路,也正是帕尔尼拉的主干道。

  顺着这条道路往前走过去,朝着南面的地方,宽阔的主干道绕着市场和旅店的区域北面外围画了一个巨大的C字,上端的终点就是位于南城区的市中心。

  若是想要抄捷径的话直接穿过市场可以更快地到达,但他们一行人出发的时间是早晨,热热闹闹沸沸扬扬的上下街区域人山人海,选择走那边的话只会长时间地被卡在人群之中无法动弹罢了。

  而且在帕尔尼拉这样美丽的城市,循着宽阔而又平整的主干道慢慢前行,也不失为一种极佳的享受。

  越过私人旅馆和商贸市场区域以后第一眼瞧见的是宽阔的道路对面整整齐齐的四层高楼,这些以砖石结构为主涂上鲜明颜色的建筑物非常具有东海岸的风格,下方四四方方的白色大理石阶梯加上廊柱给人一种古典拉曼的韵味,而上头红木窗框的玻璃窗户又非常地具有当代的气息。

  这一系列的建筑物都是各大商会和各种机构的办事地点,相比起私营的小旅馆和商铺它们光是外观就显得气势十足,而在进入了更为繁华的城市内部时,各种各样的大小马车也开始大量地出现。

  仅仅二十多分钟的路程,这里呈现出的景象与港口和旅馆区域截然不同。

  身着华服的贵族小姐和夫人们以及有钱的商人们乘坐红褐色木制的马车出行,由于气候温暖阳光明媚,帕德罗西样式的马车多为敞篷。酒红色的天鹅绒座椅即便是远远一瞥也能够给人舒适柔软的感觉,而用竹制框架加上透气布料做成的可折叠式遮阳棚,则为这些娇滴滴的贵族们提供了优良的防晒保护。

  像这样的马车是不会去去到码头和旅馆那边的。

  商人和贵族家的小姐们常年出没的只会是这种各式各样的办事处,这里是真正大宗交易的处理地点。尽管批发市场那边已经非常火热看起来规模惊人,但港口停泊的南境和奥托洛商船当中体型最为庞大的那一部分,交易的负责人都是越过了市场直接进入这些漂亮的大房子当中处理各项事务的。

  批发市场针对的是中低规模的个体商人,它们多数都由这些商会的分部进行管理和销售。而达到更大的这种规模以后,就是直接与这些上流社会的精英人士进行交涉了。

  对于自己而言,那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另一个世界的人物——在贤者为她讲解说明以后,米拉这样想着。

  整整齐齐的房屋一直延伸到市中心区域,而在高高的钟楼旁边,规模比起任何一栋商会办事处都更加巨大,上面挂着的帕德罗西黑旗和各式各样的贵族纹章旗帜在阳光下耀眼无比的中心建筑物,正是一行人此行的目的地——帕尔尼拉佣兵公会总部。

  华丽而又气势磅礴的这栋建筑物一墙之隔就是帕尔尼拉中心广场,巨大而又空旷的广场中心有三个六层喷泉,浅浅的水池反射着明媚的天空,而在被这三个已经十分气势惊人的白玉石喷泉所包围的中心,是从码头那边就能够瞧见的,高耸入云的巨大雕像。

  青铜的雕像高达数十米,站在近距离上可以看到细节浇筑拼接的痕迹。而在海上的时候白发少女由于距离无法看清曾以为是伸手在抛洒什么的动作,如今站在下方才发现,那姿态又哪里是“在向世人洒遍光辉”这样的和平安详——尽管并非穿着铠甲而是拉曼式的华服神情看起来也不咄咄逼人,但那肌肉扎实的右手分明是紧握成拳,食指线条刚硬而又有力,直直地指向大海的尽头。

  “查理曼·‘维瑟伏洛迪亚’·康斯坦丁·塞克西尤图”雕像底部巨大黑色大理石基座上面每个字母都有两米高的拉曼语这样写着该人物的生平,而在米拉小声地念出这个名号以后,旁边的亨利久违地耸了一下肩,开口说道。

  “虽说是‘征服西方的’,但结果到死了也连西海岸都没见过一眼。所以建了这么个雕像放在这儿永远地指着西海岸,让来往的旅客都能瞻仰这位伟大帝皇的尊容和气概。”贤者如是说着,米拉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过身与他一同走到了佣兵公会之中。

  ......

  相比起其他十分具有帕德罗西特色的建筑物,尽管外表上气势宏伟,佣兵公会的内部却令少女浮现出了一股浓浓的熟悉感。

  因为沿用了相同规矩的缘故内部的装潢也与西海岸那些分会一般无二,虽然规模及其巨大,但那些前台的工作人员以及旁边的休息处,二楼的考核处,木板上带有佣兵等级颜色标示的任务公告,在来到了帕尔尼拉以后人生地不熟的白发少女,进入这里一瞬间竟然有种回家了的安心感。

  “真是。”她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一旁的亨利跟穆罕默德简明扼要地解释了一下注册的流程以后也走了过来,两人就这样一并朝着负责佣兵登陆的前台人员那边走去。

  规模巨大人数众多,因而负责处理业务的工作人员也多达二十几人。长长的木制桌子画出一个半圆覆盖了前厅的好大一片范围。身后的休息处许多佣兵坐在长凳上随意交谈,各种语言和方言此起彼伏显得热闹不已,而即便有着二十多名前台的工作人员,亨利和米拉仍旧拍了好一会儿的队,才轮到他们。

  “欢迎你们回家,是要登记的吗?”由于天然的亲和力和细心的缘故,公会的前台工作人员多数都是女性。亨利和米拉选择的这一处,前台的小姐一头黑发皮肤白皙,尽管是坐着的但也可以看出她的身高比起其他人要高出不少,若是站起来的话应该是和米拉相近的程度。

  “是的。”白发少女的排序在贤者之前,她这样回答着,而对方则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那么请把您的佣兵牌交给我。”前台小姐这样说着,米拉点了点头,然后从腰带上摘下了自己的蓝色徽章,递给了对方。

  “蓝牌呢,女性的冒险者可不多见,几岁了呢?”一边处理着工作,黑发的工作人员跟她这样说着。

  “14”米拉回答道,对方因为这个答案而露出了些许的惊讶,但之后又换回了十分具有亲和力的微笑:“了不起了不起。”

  工作人员这样说着,而米拉的注意力却被摆放在她桌子前面的木制名称牌给吸引了——佣兵公会的前台都会摆放着这种东西,毕竟一次次自我介绍的话会十分消耗时间。

  “Tan...ja.....”这个结构的名称让少女皱起了眉毛,她似乎曾经在哪里看过类似的名字,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坦嘉?”米拉眨了眨她亮晶晶的眼睛,而女性的工作人员愣了一下,有些好笑地解释道:“不是啦,确实是时常有人犯的错误。”

  “我是北部人,j是发y的音,而且前面的ta是连在一起发的。”

  “所以正确的发音应该是,Ta-n-ja,塔妮娅才对。”对方笑着这样说道:“你的同伴看上去像是我的同乡,我还以为你会知道正确的读法呢。”塔妮娅说,而米拉回过头瞄了一眼贤者,后者耸了耸肩。

  “好了,已经完成了录入的手续。”

  “欢迎你们来到帕德罗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