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48章 折翼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01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半年前的帕尔尼拉,在新式武器的帮助下,叛军成功地给帝国的明珠留下一道伤疤。当时的帕德罗西报告记载那些武器:“声如惊雷,发出巨大的火光和烟雾,令人马都陷入极端的混乱,指挥系统许久才反应过来。”

  ——但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重视。

  这是历史长久的国家普遍的弊病。对于传统的维护大于对新生事物的重视。

  “火药?不就是拿来做烟花的那种东西吗,能有什么可怕的?”

  抱着如是的想法,包括威马·麦尼斯多在内的所有知道相关事件的人,都麻痹大意地认为这不过是旁门左道。

  这在今天给了他们教训。

  “嘭!嘭!嘭!”的声响绕着周围接二连三,火光冲天而起。

  破碎的瓦片直接从地底下射起撕碎了马匹的腹部,冲击力让马背上的骑士直接被掀飞重重摔倒在地。

  这是有预谋的攻击,爆炸的范围正正好就涵盖了整个左右侧翼的范围。

  宛如教科书一般标准的拉曼骑兵警戒阵型,正因为标准,所以才更好预测。

  “呼咻————”夹杂着浓重硫磺味和小石子还有树叶的爆风从两侧吹来,骑士们迅速又果断地护住了女王三人。米拉和亨利低下头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脸,而呆滞的咖莱瓦则被小独角兽用嘴咬着背囊一下拉倒在地。一瞬之间附近的氧气被爆炸吸收殆尽,人们只感觉难以呼吸。

  “——咳咳、咳咳咳——”满天的烟尘和落叶挡住了视野,在周围的空气重新涌入以后吸入夹杂着落尘的气息又使得许多人大声地咳嗽了起来。

  剧烈的耳鸣声不停地回响,与人一并受惊的还有战马,这巨大的响声和陌生的环境惊扰了它们使得很多马匹开始嘶鸣或者原地打转。

  “——好阵!!——要——”麦尼斯多龙翼大团长大声地咆哮着挥着手,但因为头晕目眩,前锋的骑士们却显得不知所措。

  “列好阵型!!他们要杀过来了!!”

  待到他们听清楚之时。

  一切已然太迟。

  “呼——”齐刷刷从漫天黄烟当中杀出来的东西并非克莱默尔,而是一整排四米长的反骑兵用超长矛。“呃啊啊——”“嘶吁吁吁——”缺乏马甲保护的战马被超长矛直接戳中了脖子和胸口。

  “嗬——啊啊!!”大剑士们齐刷刷地踩稳了步子沉下腰往前一顶,硬杆子的长矛直直地就把战马直接捅死。

  “英特帕(前进)!”人数稀少的前锋轻而易举地被端着反骑兵长矛的大剑士们冲倒在地,受伤抓狂的战马把背上的骑手给甩了下来。只是训练有素未经实战的弊端由此显现通透,尽管理论上他们都该知道做些什么,但这些龙翼骑士却只是呆若木鸡。前四人被摔下马干净利落地从观察口捅死以后。剩下的两个人才总算反映了过来——但做出的决定却也错的离谱。

  “哈啊啊啊——”大声发出壮胆的怒吼,他们没有向着友军靠近,而是进一步向着敌人冲锋。

  “勇气可嘉,智商堪忧。”指挥大剑士们冲锋的为首那名年青佣兵,用拉曼语毫不留情地说道。

  “弩手!”他抬起了手。

  “啪——咚!”在极近距离下两枚重型弩矢准确地命中并且击穿了骑士们的大腿甲。

  “呃啊——”其中一人直接松开了手里的长矛摔倒在地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而另一人则是强撑着胡乱挥舞着剑。

  “长戟兵!”年轻佣兵再度开口,紧接着两名背着大剑却手持长戟的佣兵上到前方,轻易地击倒并且从喉甲的缝隙捅了进去杀死了这两名龙翼骑士。

  压在地上的白色羽毛沾上了污迹和血迹,大剑士们穿着各色皮靴的脚踩过它。朝着中央阵列的人杀去。

  一个照面,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超过。前锋的六名龙翼骑士就像无力的小孩子一样被杀死了。

  “不可——”这是他们的同僚,接受着同样的精锐训练。信心开始崩溃,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麦尼斯多一声怒吼:“别被动摇军心!后撤!”

  “断后部队作为先锋,我们撤——!!”他透过掀开的面甲大声地咆哮着,而整支队伍在这个情况下算是找到了一个主心骨——他们仍旧拥有骑兵的优势,可以轻易通过机动力拉开距离。

  这些大剑士没有等到他们进入小镇再发动袭击算是他们算漏了,只要撤离了就还有机会——

  “莱塔(释放)——”

  轻飘飘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魔力的光芒。

  紧接着在断后部队的脚下,一阵火光再次闪现。

  “嘭轰!!!!”被巨大冲击力撕开的马匹在一瞬间爆开血浆溅了后面的龙翼骑士们一身,上面的骑士连人带甲像是一个坏掉的人偶一样被远远抛出。

  “沙啦啦——”小石子和泥土洒落下来砸了他们一身。

  “嘶吁吁吁!!”战马在前所未有的惊吓之中慌乱了起来。

  而骑乘在上面的人则是满脸呆滞。

  “是巨人吗!是巨人吗!”受惊过度的公主罗拉忽然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大声尖叫着,这声音使得周围的人进一步地感到心烦意乱。

  混乱开始在队伍之中弥漫。而大剑士们进一步地逼近了过来。

  “列好阵型!列好阵型!第七样式!”威马的声音再次响起,成为了龙翼骑士们的主心骨。

  他们迅速地和中央女王的所在拉开了距离,抬起长矛向着外面指去。

  “呼——”齐刷刷的大剑士们拄着超长矛也围在了外面,双方的队伍就像一大一小两个圆圈一样,都是用武器对着对方。

  一个照面的时间,他失去了30名可靠的部下。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完全被对方掌握在了手中。

  能够对付骑兵的大型陷阱总会留下痕迹,机关必须做得很大才能够达成足够的杀伤,并且还需要人员在附近操纵,所以可以很容易察觉。

  这是经验之谈,只要严格按照行为准则,他们就能够避开那些传统的反骑兵手段。

  经验之谈——呵呵呵呵——

  自大啊,自大啊,威马·维里由·麦尼斯多!你自大的代价是你部下的性命!

  硫磺味和爆风加上魔法师,他已经很容易可以猜出对手用的是什么武器了。

  绘制了魔法阵的火药罐,事先埋藏在了土地之中。不需要机关操作,距离很远的距离也无妨,只要激活魔法阵即可。

  首先被敲掉的是侧翼,这样孤立了中央的主阵。然后趁着他们在爆炸的混乱之中拉近了距离,击杀前锋,等待他们打算撤离时才引爆了中央后方的火药罐,杀死断后的人员——这一切都是计算好了的。

  断后的人员死掉了,理论上来说冲过他们的尸体继续逃亡他们在刚刚仍旧有机会可以逃走。但麦尼斯多迟疑了,这正是对方的目的。

  倘若中央部分的火药罐在他们的前锋刚过来的时候就和侧翼一起引爆,那么以这种阵型,后面的主阵人员就仍有机会逃之夭夭。

  而等到了他们准备撤退的一瞬间才引爆杀死断后人员。

  这抛给麦尼斯多的一个疑问就是——爆炸物是否仅仅只有那一部分?

  如果他们迈过了断后人员的尸身强行前进,而对方再度引爆的话会是怎样?

  ——仅仅这一片刻的迟疑,龙翼大团长错失了最后一个指挥撤退的时机,大剑士们迅速地端着超长矛围住了他们。

  就连内心都被看透了。

  只会遵循教科书作战的他们,不论再如何训练有素,终究没有经验存在。

  未经战火舔舐,他们空有一肚子条规准则却完全反应不过来。反应总是慢了半拍,甚至不少人还头脑空白忘记该如何去做。

  仅存的骑士们倔强地护在了女王的身旁。

  对方没有立刻攻上来,也许是想要劝降,也许是想要做点别的什么。

  “魔法师、火药、弩手、反骑兵长矛,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这就是佣兵的作战方式吗——”

  他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真是被好好地上了一课。”

  “是不打算让我们逃跑才列下了这样的计划吗。”

  但骑士。

  “真是完全被人小瞧了啊。”

  仍旧昂首挺胸。

  “龙翼骑士团!”“在!”

  “长矛放平!”

  魔法的光辉在他们背后龙翼的木制框架上开始展开。

  “为了女王陛下,为了吾国的荣耀!”

  “二愣子。”亨利扶住了额头,而咆哮着的龙翼骑士们背后的白翼忽然无风自动了起来。它们猎猎作响紧接着某种白色的光开始挥散。

  “风魔法,小心!”大剑士们当中的魔法师忽然叫了一声。

  “骑士——”

  “冲锋!”

  “嘭呼——!!”马蹄践踏在了地上,但却像是就连脚印都没有留下。

  狂风吹得处在阵中心的一群人几乎睁不开眼睛,而在羽毛发光到最后的一瞬间忽然有某种玻璃碎掉的声响。米拉感觉到自己胸口的魔力池传来了一阵震动,紧接着龙翼骑士们背后的木框架忽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稳——”指挥的大剑士动作似乎都变慢了起来。

  “住——”

  他大声地咆哮着。

  火红的光圈,在燃尽龙羽魔力的一瞬间,骑士们硬生生在五米不到的距离内提高到了冲锋的速度。

  像是散开的蒲公英。

  像是泛开的涟漪。

  像是。

  炸开的烟花。

  “嘭轰!!”“嘶吁吁吁!”“啊啊啊——”

  “当锵——!!”重型反骑兵长矛擦在骑士们的盔甲上留下深深凹陷带起一阵火花之后被弹开,只有极少数准确命中了喉甲或者胸甲承力点的矛才把骑士们击落马下。

  精工制作的盔甲重重摔倒在泥地以后他们都仍旧没有大碍,只是头晕目眩着又重新爬了起来。

  “嗬啊啊啊——”折断了长矛就拔出了长剑,冲出了一段距离的龙翼骑士们重新杀了回来。阵型被打乱的大剑士们也出现了伤亡,错身而过的骑兵强大的冲击力使得他们能够一剑直接劈开大剑士们的头颅。

  血浆开始挥洒,阵型被打乱的大剑士们和龙翼骑士陷入了混战。

  “啧!”自大不仅仅存在于龙翼骑士们这一边,大剑士亦是如此。在龙翼骑士团藏起来的杀手锏面前,他们原本已经完成的包围圈被冲击彻底地撕裂。

  “跟上!快跟上!”后方的骑士们大声咆哮着驱马向前。气势恢宏的冲锋并非没有目的,麦尼斯多在极短的时间里头做出了决策——既然撤退的道路可能有诈的话,那么就朝着大剑士们来时的方向突围即可。

  “别让他们跑了!”反应过来的大剑士们咆哮着丢下了行动不便的超长矛,“锵——”地一声齐刷刷从背后抽出了大剑。

  “断后!”落马或者马匹战死,身上都带着伤的几名龙翼骑士一把扯下了自己燃烧殆尽的木制框架,魔法的加持消失以后他们一瞬间就感觉身上的盔甲重了许多。但本身就训练有素的他们仍旧有能力穿着盔甲继续战斗。

  在压倒性的人数面前,几名骑士奋力抵抗,但仍旧还是被压在地上用匕首捅头盔缝隙杀死。

  他们的盔甲沾满了泥迹和鲜血,满是凹陷地躺在蔚蓝的天空之下。

  “出去!快出去!”只剩下二十多人的龙翼骑士们连带着女王还有亨利他们所有人,下马冲进了村口旁边的一家小店。他们把里头的村民给赶了出来,然后就地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踏踏踏踏——”整齐踏步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太阳正当空,马不停蹄赶来的大剑士们手中克莱默尔闪闪泛光。

  十几分钟内接连发生的事情使得骑士们浑身被汗水湿透。除了少数人以外龙羽已经消去的盔甲也开始变得沉重。他们的行动变得迟缓了起来,而大剑士仍旧具有人数上压倒性的优势。

  “陛下她们?”蹲在小店里头依靠外面的柜子作为掩护,在阴暗的光线下掀开面甲的麦尼斯多回过了头。“没事的,只是受到了惊吓。”死死护卫着她们三人的女性骑士开口回答。

  “这些家伙果真想谋害陛下!”副官西格显得极为愤怒,但麦尼斯多却否定了这一点:“真是这样的话,他们引爆火药罐就行了。”

  “那他们的目的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好时候,塔瓦,格苏,你们两个去后面看看有没有后门之类的,小心被他们包抄。”麦尼斯多小声又迅速地指挥着,而得令的骑士迅速跑到了后方开始检查。

  “如何突围——”他这样绞劲脑汁地想着,回过头时却忽然对上了贤者那双平静的灰蓝色眼眸。

  “......你是不是想要说这一切你早就猜到了?”龙翼大团长看着对方一脸的平静有些没来由的火大,当他眼神锁定在贤者空无一物的双手时,这份怒气更进一步。

  说是迁怒也好,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隐隐约约带着要发作的味道。

  “我看起来像是这么落井下石的人?”亨利耸了耸肩。麦尼斯多握紧了拳头,看着他一尘不染的身体又想到了自己牺牲的部下,尽管他知道这不是贤者的错,但他却仍旧很想把胸膛中的憋屈责怪到这个人身上。

  “没有后门,后面是死路!”去探路的两名骑士带回来了一个不算坏但也算不上好的消息,打断了麦尼斯多将要爆发的情绪。他咬紧牙关仔细思索着突围的方式,却始终想不到答案。

  “放下武器——”店铺外围传来了那个年青人的声音。

  紧接着大剑士们迟疑了少许,但都还是先后按照他的口令收回了克莱默尔。

  “出来吧,我想跟你们谈一谈。”扎着马尾的高大佣兵如是说着,而透过店门口往外看去,米拉和亨利还有咖莱瓦赫然惊觉。

  这就是那日在波鲁萨罗小镇有过一次不怎么和谐碰面的人。

  “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大团长这样说着,但还是站起了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