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07章 废庙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7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新月洲作长途旅行,有一种体会是与里加尔截然不同的。

  里加尔大陆尤以西海岸为例,诸王国林立且彼此之间经常有争斗。加之以佣兵公会势力庞大,谋求生计的冒险者们来来往往是十分常见的景象。

  这也因此,里加尔世界那些较为主要的道路基本都有面向冒险者的驿站和补给点。在可能的情况下,佣兵公会也会尽量在每一个稍大一点的城镇都设立自己的分会,扩张势力招募当地人成为挂牌佣兵。

  过去在里加尔旅行时,亨利和米拉几乎每到一个新地方都要去当地的分会登记,而沿途居住于旅馆之类的地方也是常有的事。

  但这点月之国却无法实现。常年和平加之以整块大陆就只有一个国家,作为以农耕为主的国度,这里反而是要尽力避免人口的流动。

  农民们大多一生都不会离开自己出生地超过10公里,即便是工匠也更多是因地制宜以当地特有产业谋生,甚至就连贵族的游历也很少超出自己所属的州。在这个国家,除了商贩以外大部分人就只会进行短程探亲之类的近距离旅行。

  浩浩荡荡出门的大多是有自带后勤补给的贵族,或是习惯了吃苦对风餐露宿甘之若饴的底层商人,因而在这片大地上没有驿站补给甚至有时候去了城镇都找不到旅店可住,也就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而在这种前提下,来往旅人若是去到了一些村落而又没有旅店时,便会在附近山上的废庙之类建筑里短暂休息。

  离开紫云之后走了一天半时间,他们于中午时分到达的便是这样的一座不大不小的废庙。

  因为骑马的人较多且辎重大为减轻,走好走的国道时一天行程可达10-15公里。然而一天半时间走了快20公里路,却也大多数地方仍旧人烟稀少。

  尽管如泰州那样的领地开发出了梯田与水车,因而可将山坡这样的地形也利用起来耕种稻田。但那也仍旧需要土壤肥沃且山坡较为平缓,并且供水充分。

  章州领地内洼地沼泽与山丘并行,可耕种土地面积不多不说,进行改造所需耗费的人力物力也远比泰州更大。因此人口仅聚集在主要的三座大城附近。

  离开紫云约莫5到8公里范围,就很难再见着有人聚居的村落。荒废的房屋倒是可以见着一些,不过大多年久失修已经长满了青苔蘑菇。

  位于大约20公里处这座破庙从斑驳的墙壁和大体还算完好的屋瓦看,荒废的时间在10年内。结合附近山脚下已经彻底朽烂的村落遗址,想来多半是人口都聚集到更靠近紫云那边,村人都离去后僧侣孤零零地又坚守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放弃了吧。

  这座庙是来往行脚商人们常休息的地方。尤其是在多雨的夏季,对于负重尽可能安排给货品并且要保护好它们的商贩而言,有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是难能可贵的。

  僧人舍弃了这座庙宇之后它便成为了没有营帐的旅人们口口相传的休息处,尽管大部分人都相当自私自利休息完甚至还要盗走佛像香炉去换点钱花,却也有一些心怀感恩的人用自己手边的东西对废庙进行维护修缮。

  门窗和一些细节都有修缮的痕迹,也许这也是这座庙宇被废弃了这么长时间却仍旧可以使用的原因。

  一行人虽然不至于像底层的商人那样若没有废庙就只能风餐露宿,却也仍旧是有一些物资需要沿途补给的——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便是炎热夏季不可缺少的淡水。

  章州领地内多是沼泽瘴气,因而低地流淌的水源大多十分可疑,若不是因为口渴将死之人大抵是不愿意冒这个风险的。炎炎夏日加上赶路一行人所携带的淡水仅能支撑不过四五日时间,因此赶上了机会就要尽可能地补充。

  山脚下废村当中的水井早已枯竭,但废庙门口的这口井却仍旧是运转的。深井之中的泉水清澈甘甜,顶着正午阳光到来以后一行人连烧开都没有就直接饮用,感受也十分舒适。

  不与河流直接相连没有生物在附近活动,又经过山上岩石与沙砾过滤的井水相当干净。虽然保险起见还是烧开比较好,但是在这种大热天谁都无法拒绝冰凉井水带来的爽快。

  兴许是因为脚程较快,也可能是夏季时分天气过于燥热缘由,在到达废庙时这里并没有其它人存在。想来章州本身的特产仅有一些茶叶与蜜饯,但贵族子弟大批聚集因而实际上这些特产已算是供不应求。没有余力来销售给其它地区,所以商贩的数量比其它地方更少也是可以理解的。

  能独占这座破庙对一行人来说倒是一件好事,人多嘴杂且目前离紫云尚且不够远,留下点什么线索的话万一还有追兵就不太妙了。

  大体完好的寺庙可以直接作为一行人过夜的地方,因为人数刚刚好够住入其中的缘故,也就没有必要再大费周章去设立营帐。

  拉着辎重的牛车被卸下来放在比较靠近寺庙的地方以方便搬运材料,而之后牛马被分别牵到了两处地方,足轻们又将柳条制成的轻型食槽放在它们面前,供它们食用草料。

  因为没有长石槽可以直接倒进去让坐骑们并排饮用的缘故,给牛马喂水他们得自己提着木桶一个个喂。所幸一系列变故下来青田家的武士们逐渐放下了身段,也开始习惯自己照顾马匹,而不是全部甩给足轻。

  出门在外能一物多用是节省负重和运载空间的好方法,用以给牛马食用的柳编草料食槽本身就是拿来存放饲料的框子。不过光是食草可不足以支撑这一路的高强度消耗,新月洲缺乏大片可种植牧草的原野,因而所谓草料称作草料实际上却是以混合谷物为主。

  除此之外为了保证营养充足,在喂食前还会混入豆子和些许如同萝卜之类的蔬菜,进行大致搅拌之后才提供给牛马。

  牛马所需要的饲料实际上比人吃的都更多,只是相对幸运它们可以消化人类难以消化的各种灌木叶子之流,因而找到了合适的山坡放任牛马自行啃食都行。

  解决喂食牛马都需要不短时间,而与此同时人的饮食需求也需要解决。

  清凉的井水下肚将一个上午的疲惫与闷热一扫而空,而也正因如此腹中的饥饿感也一点点蔓延出来。

  可中午所吃的午饭却并非一如既往白花花的米饭——他们的存粮一路消耗加之以赠予隼人村民们的部分终于是用完了,而尽管手里有银,章州因为其自身并不产稻米而爱吃米饭的贵族又多的缘由,实际上并没有任何余裕可以销售给一行人。

  各处酒楼旅店的稻米库存基本上都是每日消耗一空需要从泰州进货,原本想要补充稻米的一行人找来找去最终只有黑商愿意以高于市场价两倍的价格销售他们。

  1斗米1200文,要1两银子还多出一点。买10斗才按1斗1两也即是1000文算。十几人的队伍2两银子米只够吃4天,花个1两金子也即是10两银,也只不过能买20日的份额。花将近平民一年的收入买不到一个月的口粮,这怎么想都实在是有些贵得过头。

  即便是青田家财大气粗,明摆着人家想趁火打劫宰你一笔要是还上那就不是单纯有钱而是傻了。

  一贯都爱吃的东西吃不得了,懂得克制的高级武士们尚且有些不满,就更不要提在他们看来相当娇生惯养的弥次郎。只是老乔和鸣海担忧地看向小少爷时,他却少见地主动开口:“既然如此那就买栗米吧。”

  更换了口粮换做便宜的黄米,因为是贵族不爱吃的平民用品加上附近也能种植,所以量大管饱。

  足轻们虽然有些遗憾,但他们本来大多数时候吃的就还是黄米为主,因而此刻回归倒也还算适应。

  依然是那口铁锅被架设起来,之后黄米被放在木盆之中,用井里打上来的清凉山泉洗净。清洗小米时与稻米区分较大,他们并未用手淘洗而是只用勺子轻轻搅动,之后浮上来的杂质被倒掉,却没有直接下锅。

  黄米的颗粒比稻米更小因而容易粘锅,所以洗净倒去水份之后就被放在一旁。铁锅先以猛火烧至水滚开,之后倒入黄米,用勺子稍作搅拌避免粘锅。过了片刻之后用木棍将锅底大块的柴火挑走,改成文火,盖上盖子开始焖烧。

  十几人份的黄米饭需要耗费相当时间来煮熟,所幸负责处理伙食的足轻对火候的掌控老道高明,他们没有叛逃也没有在之前的交锋中阵亡算是对其他人来说值得庆幸的事情。

  这种说法听起来有些残酷,仿佛其他人死不足惜。但不论言辞再如何华丽,再如何强调公平,人的价值依然是不平等的。对他人而言不可缺少的人势必要比那些可有可无的人更受珍视,失去一个能煮一锅好饭的足轻,要比失去一个只会指手画脚的高级武士更能让人感到可惜。

  ——话归原处。

  等到一切其他事务都打理通透并且做好了在这里修整的准备时,黄米饭也正好开锅了。

  比稻米更小的颗粒口感差距甚大,对于不习惯的人来说吃起来会相当怪异。而因为配菜副食也消耗了不少的缘由,在紫云入手的配菜也与之前有很大区别。

  用黄豆混合盐发酵制成的无名酱料风味独特,与味增还有酱油相比它们保留了较大的颗粒。出身里加尔的传教士一行在闻到味道以后眉毛紧皱显得十分抗拒,但因为饥饿的缘由他们也仍旧是接过了这些。佣兵出身的亨利、米拉以及下层平民出身的咖莱瓦倒是十分能够接受,与此相比武士以及博士小姐这些和人上流社会成员则是满脸惊奇地看着这些庶民食品。

  黄米饭一碗,再舀上一勺酱料拌饭下口。运气好的话还有腌萝卜脆片或者新鲜野菜点缀,若是海边居住的话便会换成海苔。这就是农民和下层足轻常见的每日家常饭菜。

  没有大鱼大肉,鱼干之类的也只是偶尔可吃,尤其行军过程时更是仅有黄米饭与酱料可吃。

  干燥处理做好的栗类可以经得住长途行军,而发酵过又加入大量盐分的酱料密封在粗陶罐子里存放个一年半载都不是问题。

  这是大部分地区的底层和人主食,而出门在外的人若是有条件带一口锅的话也会用这样简单的组合解决温饱。没有条件带锅的就用栗米或是薯粉制成的薄饼干粮配合淡水下肚。

  朴素,没有什么花样,但能管饱。

  与之前相比算是简约了许多,但毕竟身处旅途之中,且饥饿感终究取得了优势,这一锅黄米饭也就在沉默之中最终被消灭殆尽。

  解决了午饭之后武士们兴致勃勃地拿出了在离开紫云之前购买的另一种东西——以小陶壶装着的清酒。

  稻米供不应求,可是以稻米酿造的酒水却有大量库存。这种诡异的不平衡正是这一领省皆是为了贵族子弟荒废人生而设立的证明,依托于产粮地的供应,让这些无处可去也没有地方能施展才华的武家子弟手中金钱都被消耗出去流通于月之国社会。

  相较里加尔的葡萄酒与洛安烈酒而言度数轻微的清酒,以异邦人的标准而言即便是当水豪饮也并不会酒醉。

  但对于酒量较低的和人而言,几杯下肚已经足以让他们变得醉醺醺。

  不过正午刚过就开始饮酒,显得和紫云的那些年轻武士一样颓废。

  但一路奔波辛劳而且终归有所节制不至于一口气喝个酩酊大醉,因此鸣海便也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于自己也小斟一杯。

  热辣的阳光洒在庙前的大地上,而坐在屋檐下阴凉处吹着山风看着远处一望无际的景色。

  盛夏时节翠绿色的树叶在风吹下发出“沙沙”的声响,新月洲独有的白鹤这种生物在远处排成一排飞向青天。

  用只有掌心大的杯子抿一口清酒。

  仅仅如此,便已足够散去一个早上奔波劳累的不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