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7章 艰难的道路(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2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贯穿延绵万里的里加尔最大山脉,坦布尔山脉的格里格利裂口,位于它最厚的那一段距离。

  山脉另一端的奥托洛帝国民间有一个传说,讲述最初的那支氏族是来自遥远的里加尔东方所受到迫害的流浪民族,他们向西逃亡时在海上迷失方向进入了噩梦海碰见海上风暴,流离失散损失了数百人的氏族绝望之中却在一片“闪耀光辉之地”成功地登陆了。

  而那地之中有着一巨大神狼,头顶苍穹,口吐人言。

  “这是神允你之地,被猜忌排挤之人啊,这乃是你们的庇护之所。”

  之后神狼便躺倒在地,化作延绵万里的巨大山脉,将这一支流落的氏族与迫害他们的人所隔离开来,使得他们能够在物资丰美的西方一直与世隔绝地发展下去。因为这个传说,坦布尔这个词汇在古代奥托洛的土语当中也意味着“伟大守护者”与“万界国君的使者”。①

  当然,传说之类的东西通常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但若是以亨利的知识水准来判断的话,奥托洛的这个传说未免没有几分真实性的存在。

  当代奥托洛的语言在很大程度上区分于西海岸的语种,并且和大陆上最多人使用的拉曼语也有着极大的区别。之所以将这两个地区列为对比对象是因为它们都在很久很久以前便已经拥有渡海的能力——换句话说,西海岸和东海岸的人都极有可能乘船向西行驶进而发现奥托洛的存在。②

  但语言上的天壤之别直接证明了一切。相比之下,奥托洛语反而在一些词汇上头跟南方的草原游牧民族的发音结构相当类似。

  考虑到游牧民族迁徙的特性,历史学家们因此推断在上古时代最初的奥托洛人很可能确实是里加尔大陆东南方向的一支流亡民族——我们扯远了。

  话归原处,若是真的按照奥托洛的民间传说的话,那么格里格利大裂谷的所在,应当算作是神狼的“后腿”的部分。

  不论在奥托洛一侧还是在亚文内拉一侧,坦布尔山脉的这一部分都相较其他部分更加地突出并且崎岖,这也是为什么亚文内拉这边可以轻易靠近到坦布尔的山脚的缘故,在西海岸的其他地区你都得先穿过密密麻麻的又布满危险的丛林才能够达成这一目的。

  “呼……”

  阳光照射不到的大裂谷之中,空气的温度要比外面低上不少,口中吐出的气息都变成了白色的雾气。

  这里的天空终年都是灰色的,不论外头多么地明媚,透过数百上千米高的两侧峭壁上生长的密密麻麻的青苔和灌木往上瞧见的那一线的天空,永远都是这种颜色。

  “……”米拉停了下来,格里格利大裂口的地面相当宽敞,即便最窄的地方都有着七八米的程度,因此当身后瓦瓦西卡的道路修复,亚文内拉和奥托洛的商人们自然也就没有放过这一个天赐良机。

  即便两国关系紧陈兵对阵磨刀霍霍,趋利而行的商人们也从来不会畏惧——或者恰恰相反,正因为风雨欲来,他们才看到了商机。

  三三两两的马车行走在歪歪扭扭延绵出漫长距离的大裂谷之中,三匹驮马,一辆敞篷马车上带着不少物资的一行人,混迹其中倒也不显得奇怪。

  爱德华王子那一身一向华贵的衣饰换成了普通的麻布衣服,还带着兜帽。因为参加过多次骑士比武并且表现相当出众的缘故,认得王子面容的人并不算少。

  他并没有携带什么武装,而是和明娜假扮成了一队年轻的商人夫妻,余下的三名护卫也扮成了随行商人的模样,没有变装的就只有亨利和米拉二人,穿着皮甲与链甲,带着武器挂着蓝色的佣兵徽章,走在最前面的地方。

  阴暗的大裂口之中清风拂过,冰凉的空气让不少人都打了个寒颤。倔强的灌木密麻麻地遍布两侧岩壁的高处,努力地向上生长以获取宝贵的阳光。

  生物求生的本能在任何地方只要细心观察都能够察觉得到,亨利在前进的路上也不忘为身后的米拉进行讲解,而贤者一如既往平静又细致的话语也吸引了队伍中其他几人的注意。

  除了熟识的二人以外,其余三人全都是爱德华麾下的近卫骑士。

  三人都尚且年轻,其中之一便是和亨利打过几次照面,昨日夜里提出和精灵结盟的那位年轻的爵士。亨利现在知道他的名字叫做埃德加,埃德加?切斯特——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是爱德华王子统治的城邦的城主——并且很可能是最近才上任的,因为他尚且没有佩戴切斯特的常春藤标示。

  这一点涉及到亚文内拉的国家贵族和荣誉体系,这里我们暂且不去深究,还是将目光着重于眼下。

  埃德加显然在很大程度上算作是爱德华的心腹之一,虽然尚且年轻气盛,但他有一个很好的地方,就是不会过于自负。

  想来或许是因为爱德华的影响的缘故,尽管在这之前有过两次被贤者在众人面前打断并且否定了他的意见,但只要亨利将其讲解清楚,这位年轻的爵士也便会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一点是绝大多数的贵族都无法做到的,特别是年轻的贵族。

  因为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一直在告诉他们他们是与众不同的,是更为优秀的,是‘生而为了统治其他人’的。

  强调血统就是一切的各国贵族通常都有着鼻孔看人级别的骄傲,即便明白对方所说的是真理,他们也常常会因为颜面问题而拒绝承认,甚至有时候发展到动用私兵去杀害胆敢与他争辩——并且还赢了——的平民百姓这样的程度。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有着谦虚认真的品格的年轻贵族——爱德华为什么要带上他,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

  反正若是真正遇上了什么危险的话,也有亨利在。

  贤者不为人知的几个名号是如同字面上的那样由鲜血浇筑出来的,即便一些事情因为没有切实的文字记载而相当模糊,其他的许多也因为年代久远而被人们所忘却,但爱德华十分清楚这个男人的战斗力不是用寻常的标准能够衡量的。

  ——假如他认真起来的话。

  光芒渐渐地消失在头顶,在格里格利裂口之中的夜晚来得比别的地方早一些,蜿蜒扭曲的道路经过一天已经走出了不短的距离,现在回头望去,除了峭壁和两侧生长的灌木以外,已经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景色。

  附近的商人一共有不少存在,昏黄的光芒下,大家都停在了路边,开始准备晚饭。

  一支支事先准备好的火把被点燃了起来,峡谷的内部是没有法律的地方,卫兵不会来这里巡逻,整段路途当中一共也就几十个人,所有人都只是和自己的旅伴待在一块儿,对其他人保持着警惕。

  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你身边的那个看起来像是商人的家伙,会不会忽然觉得抢劫你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保持低调、财不外露是何时何地永远通用的硬道理,一堆堆的篝火被点燃了起来,插在峡谷墙壁上的一些以前被开凿的洞口或者是地面上,尽管正式开放通商不过是一个多月的时间,但在这之前,人们也是常常使用这条道路的。

  人流量上面当然比起现在要稀少并且没有那么地稳定,但多多少少,格里格利大裂口都像是里加尔大陆上任何其他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地方一样,是发生过一些故事的。

  潺潺的水声在一侧响起,峡谷底端靠右的地方,一条向着峭壁内部凹陷进去的小水沟带来了清澈的饮水。

  约莫半米多宽的小水沟上有着一些人工挖掘的痕迹,它们已经相当地古老,但时至今日经由格里格利裂口的旅者们仍旧会从这里取水。

  “咔锵。”峡谷内部是没有多少可以使用的资源的,因此就连烧饭烧水用的木头都得自己携带,米拉架起了炉架,而明娜则从一旁的马车上取下了柴火。

  简易的铁条搭建的三脚炉架末端被稳稳地插到了厚实的泥土地面之中,然后米拉吃力地双手提起了大锅,将它挂在了架子中间的铁钩上。

  明娜把木柴放在了旁边,然后又回到马车那边从上头的防水小皮包里头拿出了一些干枯的艾卡黑松的松针,用来充当引火物。

  “给。”她递给了米拉两样十分厚实的东西,女孩握住了它们,然后发起了呆来。

  那是一个带着握把,一面是平整的铁块,看起来像是拳套一样的东西,和一块硕大的黑色石头。

  ——白发的洛安大萝莉很熟悉这是什么,和冒险者使用的那种小型的打火石一样,这是体积更大但也更加方便使用的西海岸的普通平民常用的打火石款式。

  厚重的带握把的铁块拿在一只手上,而另一只手则拿着打火石块,用力地敲击,就可以溅出火星来点燃引火物。

  和冒险者用的小型打火石原理一致,只是在使用上面要更加地简单。

  事实上,过去是旅馆女仆的女孩就常常地使用这种样式的打火石,而此刻将它拿在手中,不知是否是近日来的许多事情影响了她的思绪,米拉回过了头,看向正在一旁处理携带的咸肉的亨利。

  不知不觉,自己已经离过去的生活,这么地遥远了吗——她的脑海里回想起了这一路走来的许多事情,新奇的见闻几乎每天都有,而现如今的自己也已经和过去截然不同——米拉垂下了头,看向胸口那枚在透过头顶上灌木的缝隙洒下来的夕阳余晖下璀璨生辉的蓝色徽章。

  “米拉?”明娜关切的声音在一旁响了起来,女孩回过了头,对上金发少女那一双漂亮的眼睛。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她对着她微微一笑,后者将右侧的头发用手指抚到耳后,然后也用相同的表情回应,接着蹲了下来,开始和她一起处理着柴火。

  “嚓——”火星溅到事先浸过油脂的松针上,一下子就冒出了一团火焰,明娜等待它稍微变大了一些,然后将小块的木头添加了上去。

  尚未干透的木柴发出“噼啪”的声响,金发少女接着转过身去,拿起硕大的木勺从那条过去的旅者们开垦出来的地下水出口那里舀起一大勺水朝着大锅走去。她撇过头看向另一侧,将马车作为切菜平台的亨利,专心致志地用手中的小刀切割着食材,而他身旁爱德华和埃德加四人则是专心致志地观察着。

  仿佛贤者正在用小刀加工的不是今晚的食物,而是一件了不得的艺术品一般。

  “这些家伙啊。”经历过丧父之痛之后显得愈发成熟的明娜无奈又好笑地叹了口气,然后走向了米拉。

  炊烟袅袅,道路这才刚刚开始。

  ……

  注释:①:奥托洛的原有信仰和许多地方一样是多神教的,但和信奉万物有灵的其他地方的信仰最大差距就在于,奥托洛旧神体系之中有一位神王存在,名为万界国君-无上神奥玛德凯茨,它统治所有的‘界’,正如它的子女奥托洛人注定要统治所有的土地和大海一样。

  一部分的史学家和神学家相信白色圣教的“天使”的概念就是在它们和奥托洛的本土旧神信仰体系同化了以后才被提出来的,因为奥托洛的旧神信仰当中来自于【无上神奥玛德凯茨】的“使者”这样的形象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点也有反对的意见,因为早在白色圣教成为奥托洛的国教之前,遥远东方的原始教义耶提纳宗的信徒们就已经在教堂的墙壁上画有天使的图案。

  ②:事实上,大陆上拥有高超航海技术的还有居住于北方四岛的斯京海盗,但之所以不将其作为对比的对象,就在于斯京海盗的鼎盛扩张时期是在奥托洛人登陆到西方大陆的五个世纪以后——换句话说,最初奥托洛人发现了大陆的时候,北方四岛的斯京人还不存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