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24章 梦与现实的交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00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光影辗转,在盛夏已过去一月有余,阳光仍旧灿烂,可这海上的千般美景都已经无法使人提起兴趣来之时,商船到达了帕德罗西帝国最北端的小镇。

  满载的帆船跑起来速度较慢,但通过不在任何港口停泊只是一路北上的航线安排,他们仍旧将这段时间压缩在了合理的范围之中。

  但这样的取舍也有着它自己的代价。

  新鲜食物是难以保存的,尤其是在温暖的夏天湿润的海上,除了可长期保存的类型以外,大部分的食物都难以保存超过一周的时间。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唯一能够算得上是经常能够吃到的新鲜食材,也就仅仅只有海鲜。但这到底是一艘商船而非渔船,海鲜基本上都是傍晚和夜里在海面上暂停之时,人们用鱼竿和渔网钓上来的。遇到了没什么鱼群出没的时候,饶是船上的大厨再如何出色,光有豆子和耐储存的面饼面条和大米,他也实在玩不出太多的花样来。

  更加短途,或是航线上停泊的口岸更多的那种专业游船会周期性地在当地补充新鲜食材,确保在旅行中旅客都一直能吃到美味可口的菜肴。但那种是贵族商人们单纯玩乐旅行所用的,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类商船捎带性质的旅行方案,才是经济实惠的正确选择。

  想要省钱,那么舒适享受方面自然会大打折扣。三十多天的时间里每天都是烤豆子煮豆子,面饼和捞面,偶尔吃一次海鲜饭。新鲜感一过,人们立刻开始觉得腻味,怀念起陆地上每天都有的新鲜蔬菜起来。

  当然,这些缺少肉类的餐谱还都是普通旅客和下级水手的,舰船的高层干事人员可不会吃得这么寒酸。某种程度上作为船长贵客的亨利和米拉也有被邀请去一同享受咸肉与美酒,但考虑种种因素下来,两人还是用低调行事的借口婉拒了这份盛情。

  乏善可陈的一个多月海上旅行就这样无惊无险地度过。

  到达北方小镇的这一天同样天气晴朗,阳光灿烂又温暖的夏天让人一瞬间以为自己从未离开过帕尔尼拉。

  只是当你面见到港口处颜色明显深了许多的海水,加之以那风格与帕尔尼拉有着显著差异的房屋建筑时,才有了一种切实的已然身处他乡的感受。

  这是一个独特的小镇。

  地处帕德罗西帝国最北端的它有两个名字:拉曼语称之为波鲁萨罗,而苏奥米尔语则称之为南欧罗拉——如字面意义上所示,它属于一个叫做欧罗拉的区域南端部分。

  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与苏奥米尔王国之间的关系有多密切,可在国境划分上,它却切切实实是帕德罗西帝国的领土。

  复杂的局势和相关历史不单在镇名,也在此地的居民与建筑上面随处可见。

  波鲁萨罗的每一个店铺招牌都是用两国语言书写的,建筑物相较起帕尔尼拉那边的鲜艳暖色调,更加偏向于苏奥米尔风格的大量素色构筑。

  来自雪与极光的千湖千岛之国的这些沉默寡言的人们,在构筑建筑上有独特的审美。

  苏奥米尔风格的建筑物不会特别高大,也极少见到装饰。他们将含蓄与内敛的美运用到了极致,盖出来的小屋乍看之下没有任何华丽的要素,却十分耐看。

  每当冬季飘起雪来,屋檐上积着半米厚的积雪,而烟囱当中开始冒出取暖用的烟气,窗户透出橘黄色的光时,它真真就像是梦境,像是童话一样美好。

  圆滑又健谈的拉曼人和沉默不善变通的苏奥米尔人,这就仿佛帕尔尼拉的阳光和北方的雪,仿佛热情燃烧的火焰与默然不语的冰一样,截然相反的两个民族,在这座小镇之中共存着。

  这是梦与现实交界的地方。

  往南去是帕德罗西帝国的政治中心,现世人皇权力的顶峰所在,在皇都当中发生的事情,做出的决定,几乎可以成为影响整个里加尔世界的风向标。而往北去,则是久负盛名的极光圣地,白色教会耶缇纳宗总教堂的所在地,海因茨沃姆陨星湖。

  俗世的政治中心与神在人间的至高代言人,连接起这两个极为重要的地方的,便是波鲁萨罗这个小镇。

  会选择这里作为停泊的港口,显然也是商船的主人想要两手抓,同时赚梦境与现世双方的钱。

  作为中继站的小镇,来往过客一向不少。不论要南下还是北上,乘船至此再转陆路或者小型船舶前进都是最为经济的选择。

  此次搭船的人自然也不例外。

  区别于帕尔尼拉,波鲁萨罗的港口是没有太多防护的开放型深水港。这里的水流平缓也没有什么会出意外的要素,加之以多年的航行经验,舵手不需要领航员就可以将商船靠近到港口的所在。

  对于整体规模比起帕尔尼拉小了许多的小镇港口而言,如此巨大的商船几乎已经是它能够容纳的极限了。这艘商船显然长期两地往返,几乎已经是定期航班,因而早就准备好的港口工作人员们赶紧跑了过来做好接纳的准备。规模庞大的商船对于小镇而言是重要的经济来源,他们丝毫都不敢怠慢。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如今被应用在很多行业上的拉曼谚语,贤者与洛安少女今日算是见到了真正与字面意思一样的场面。

  进入到小镇港口当中以后,舵手和下方港口的工作人员们足足花了超过三十分钟的时间,才让这艘巨大的商船停在了合适的位置。

  他们显然都是业界好手,在稳稳停下来的那一刻船上的人们几乎没有感受到任何震动,直到栈桥上连接的踏板被放下来和船舷相接发出“啪——”的一声,许多人才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

  “下船啦下船啦!好聚好散好聚好散,各位回程若还是要搭乘我们这艘船的话,记得我们是三个月以后会再过来一趟,老客是有折扣的!记得保管好自己的物品,下船啦下船啦!”依然是那位不知姓甚名谁的大嗓门水手,他以反方向的形态摇晃着小旗子,而旅人们则是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行装准备下船去。

  最先走下去的是睡大通铺的小商人们还有想要出来闯荡见见世面的年轻旅者,前者的货物存放在水手层的货舱那里,多是用有硬木支撑的大型背囊装载,而后者就仅有自己的随身装备。

  他们步行踏上了栈桥,而早已准备好的下级水手们也在这时牵引着各种牲畜从下方走上来,交给等候在原地的马贩子或者带马出行的人们。

  这样的人并不多,牛马一共加起来其实也不过十五左右。

  行走的过程当中新鲜的马粪和牛粪落在了甲板上,负责清洗的小水手们望着这一幕拿着拖把与水桶显得有些愁眉苦脸。

  亲手从大副手中接过了小独角兽和两匹马的亨利与米拉,将携带的装备都放在了马背上。简短告别过后拉着缰绳开始一步一步地向外走去,到达小镇以后一副佣兵打扮并且将橙色佣兵牌挂在腰上的二人,尽管没有着甲佩剑依然引来了许多的瞩目。

  不过更多的人眼神还是放在穿着华丽贵族马衣的小独角兽身上,这耀眼的一幕加上橙牌佣兵的等级,很多人立刻得出了二人是在为贵族护送马驹的事实,内心里自顾自地做出了结论,不会试图找他们的麻烦。

  人心这种东西,掌握了正确的方法操作起来还真是无比简单。

  相比起别人口中的说辞,人类总是更容易相信自己推论出来的“事实”。因而按照玛格丽特的计划叶隐于林,用更加华贵的摆在明面上的高调展示,无需细说,大部分人却也就“明白了事实”是如何。

  不需要编造一个无可破解的完美谎言,话说得多了,反而容易露馅。只字未提沉默寡言,只是通过这些细节来提供暗示,其余的任君想象,人们往往会得出显而易见的结论不说,还总是会对自己的结论深信不疑。

  如此对于人性的深刻掌握,作为同龄人的米拉在对玛格丽特感到佩服的同时,也有点庆幸自己并非生于贵族家庭。

  无知很多时候是福分,太过于了解人类了,要再去相信谁人,再去与谁人亲近,也就更加困难了。

  玛格丽特是如此,自己的老师。

  也并非例外。

  当初与自己相遇之前,他之所以会独自一人旅行的理由,随着各方面知识的累积增加,她逐渐地可以理解得来。

  洛安少女望着前方的亨利,盛夏时节只穿着东海岸这边流行的宽松衬衣与轻薄马甲的贤者走在前方。收在鞘里的克莱默尔被麻布层层包裹横着带在了马鞍上,米拉的长剑亦是如此。同样的还有折叠起来的布里艮地式板甲衣,以及书籍、衣物、还有一些其它杂七杂八的随身用品。

  装备并不算多,因为商船的载重空间是有限的。如旅行用品等价值并不过高的物品,带上船的运费都要高于在本地购买新的了,再考虑到气候的差异,他们也就没有在帕尔尼拉那边买上一整个满满当当的大包裹,而是轻装上阵。

  女孩注意得到,随着北上,贤者愈发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

  即便是以他的标准而言,说话的次数也少得有些令人在意。

  他人口中的说辞和一直以来的接触,米拉多多少少可以猜得出来苏奥米尔这个地方对亨利而言有着重要的意义。但二人的关系一向都是如此,无需多言,他觉得有必要的话就会告诉自己。

  这并非那种心怀芥蒂仍有距离的感觉,而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关系。

  “踏——”亨利自然是注意到了自己这位弟子的眼神,但他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忽然停在了栈道的中央,抬头瞥向横梁上的一块彩绘盾牌。

  周围其他的行人走过的时候频频侧目看向小独角兽,米拉也停了下来,抬头往上看去。

  “拉曼新历1338年,遵吾皇希格苏蒙德·沃茨诺里昂·塞克西尤图一世之名,为与苏奥米尔修好而建此栈桥。愿两国友谊长存,正如黑——”米拉皱了皱眉:“被挖掉了?”她这样说道,已有两百年之久的木盾牌上面地平线蓝的皇家底色褪成了天蓝,上方铃兰与雏菊的图案也已经模糊不清,而下面用刚正的拉曼正体字书写的文字,在友谊长存这句话以下的部分就变成了纯粹的木头。

  尽管七歪八扭,但从痕迹上看来显然是谁人用木凿子给直接划掉,而非时间长远自然剥落下来的。只是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却也没有被人替换掉或是重新修补,这令她感觉有些疑惑。

  亨利的视线停留在了皇帝的名字上面。

  如今已经极少被人使用的拉曼正体,曾经是皇室与大贵族书文的标准字样。所有的帕德罗西贵族年青男子都必须学习这种正体的书写,而如今更为流行有着优雅美感的拉曼花体字,在过去则是贵族女性所使用的文字。

  正体文书正如它的称呼一样,刚硬而又方正充满一股男子的魄力。可相较起这好看的文字本身,理应鎏金的表面却是黯淡又斑驳,显然自从两百年前某人在这里凿去了那些文字开始,就没有人再打理过这块挂板。

  既没有被撤下,却也没有被重新修复维护。

  贤者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尽管仍旧面色平静,但显然透过这一点也是注意到了些什么。

  “老师?”

  “继续走吧。”亨利开口这样说着,而后二人三匹重新行动了起来。他们跟在了旅客队伍的最后方,而身后商船上大嗓门的水手已经开始吆喝让底下的人将运载的货物搬运出来。

  “踏踏踏”的脚步声在前方传来,与旅行者相向而行上来的是码头的搬运工,人高马大的这几个年轻人穿着的都是苏奥米尔的传统服饰。与亨利还有米拉错身而过的时候,他们不由自主地都瞥向了贤者。

  “踏——”年轻人们都停下了脚步。

  他乡归来的苏奥米尔年轻人是极少见的,尤其是当他们还瞥见了战马上横挂着用麻布包裹着的长条物时——

  “喂——”其中一个身高也有1米89左右,头上扎着头巾的年轻人踩着栈板咚咚咚地走向了贤者:“你那个。”

  “.......”亨利回过了头,平静地注视着对方。

  “镇上可不支持这种东西,别来闹事啊。”他这样说着,使用的是苏奥米尔的语言,与拉曼语差距甚大的发音和语法让旁边的米拉听得一头雾水。

  “咖莱瓦,别——”平均身高不低于188的这几个人当中又有另一个年轻人靠过来开口试图劝阻,而这位被称为咖莱瓦的年轻人则是紧紧地抿着嘴用力地摇着头:“别劝阻我,我就想在这里挑明。”

  “背弃故乡出去外面闯荡,当什么佣兵拿染血的钱的人,不配回到这里来。当初你们就是不打算遵守女王的命令才带着那种东西离开的,最近为什么又一个个都......还想再一次破坏我们的生活吗!”

  咖莱瓦这样说着,而亨利挑了挑眉毛,整个人都转过了身。

  “哒——”他踩着木质地板,尽管这些当搬运工的苏奥米尔年轻人个个身形都不比他差上多少,但好几个人加起来却都在贤者的气场面前落了下风。

  “啧——”佣兵和工人之间还是有着差距的,尽管人高马大,他们却始终不是战士。不想服输的年轻人们努力地挺直了腰板,贤者张开了口,他们显得有些紧张,生怕带头的咖莱瓦耐不住性子的挑衅导致这些在本地人口中杀人不眨眼的叛国者忽然决定拿他们祭剑。

  亨利张开了嘴,然后忽然吐出来的是又一种米拉陌生的语言:

  “你们在说什么?”他问道。

  “呃——”年轻的搬运工们面面相视。

  “抱歉,你们是不是认错了,我是丹拉索人。”换成了生硬的带有浓重北方四岛口音的拉曼语,亨利撒起谎来面不红心不跳。

  “啊啊,抱歉抱歉,那那个应该是丹拉索的战斧吧,咖莱瓦你这家伙。”之前劝阻咖莱瓦的那个年轻人显然是这几个人当中的和事佬,他用拉曼语对着亨利这样说完转而又用苏奥米尔语训斥了一下自己的同伙。

  “不耽误你们了,不过还请注意一下,小镇里对于武器的管制是很严格的!”年轻人这样说着,这份圆滑和和气显然更加像是帕德罗西人而非苏奥米尔,这也是这种混合的小镇当中常有的景象。

  “谢谢。”亨利这样说着,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向着下方走去。几名苏奥米尔的年轻人长长地松了口气,然后闲聊着朝着商船的方向继续走去,只有名为咖莱瓦的那人仍旧是一脸不信的模样,咬牙切齿地盯着贤者离去的背影。

  “踏——”从栈桥上缓缓走下来重新踏上了坚实地面的一瞬间,米拉将狐疑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老师。

  “为什么要撒那种谎?”她用亚文内拉语这样说着。

  “减少麻烦呗。”亨利耸了耸肩:“你听不懂但看眼神也该看出来了,他们对克莱默尔这种武器,挺敏感的。”

  “嗯。”米拉点了点头,察颜观色她本就十分擅长,因而即便听不懂苏奥米尔的语言,也还是能够注意到对方是看见了大剑才停下脚步的事实。

  “但之前听玛格丽特她在说的,还有其他人的描述,总觉得老师你的剑应该是某种......我该怎么形容。”她思索了一下:“像是亚文内拉人的长弓,和丹拉索的战斧一样的东西?”

  “你是想说是民族的代表性武器吗。”

  “嗯。”她点了点头。

  亨利望着白发的洛安少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看向了面前的港口。忙忙碌碌的人群来来往往,这里身材高大的北方人随处可见,不少都对他俩这边投来了目光,趁着小独角兽身上的贵族纹章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亨利用一块布遮挡住了横挂着的大剑。

  “过去或许是吧,小姑娘。”贤者开口说道,明明是盛夏,但他说出这句话的语气却令米拉感觉到一股仿佛秋天已至,落叶飘下之时望着远天所有的——

  一切都回不去了的感觉。

  “过去或许是的。”亨利又说了一次,紧接着两人一并带着马匹朝着港口的出口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