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66章 枪兵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49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持续了大半个白昼的晴空日照,使得即便地面上依然有着皑皑白雪,实际体感温度却高出许多。

  现在到底是春日,哪怕是下雪天,口鼻也不至于冻得麻木,任何水汽都凝结在围巾上。

  迟来的热汤仍是和人最常吃的豆制品佐以简单调料制成,哪怕临近湖畔,要立刻就捕到鱼来尝鲜也未免有些过于小瞧野外了。

  高山的湖泊之中是有生机存在的,只要有水,时间长了就总会有各种生物在此定居。

  地质演变与动物迁徙以人类所难以想象的时间尺度发生的,作为星咏博士,职责是研究天地万物、生灵、地理、星象等自然相关,绫拥有着月之国4000多年的知识累积,因此对于这方面的了解也远超队里其他大多数人。

  当像个超大号好奇宝宝的愣头青咖莱瓦忍不住开口感叹这么高的地方为何也能见到远处巡游的鱼群时,作为新京天阁大书院中极少数的女性博士,一直不受重视也很难有发表自己研究结果机会的绫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不知道多久以前形成的高山湖泊,随着风雨和水的自然侵蚀,即便明面上看不到河道,内里也可能会有九曲十八弯连通到大海的暗河存在。

  在远处游弋的鳟鱼里加尔也有相似的品种,拉曼语发音称其为“撒尔莫”,意思是“上升”。命名来源于这类鱼在生命历程当中会顽强地逆流而上,跑到平静的高山湖泊之中产卵繁衍下一代的行为。

  这种生命的巡游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因为这里地处新月洲内陆地区。哪怕大陆再狭长它也仍旧是一块大陆,离海边直线距离都无比遥远,更不要提河流会有各种拐弯。倘若代入到人类自身来考量的话,当初这些鳟鱼的祖先到底是如何发现这些湖泊的,当真是一个令人着迷却又热血沸腾的话题。

  想象一下历经漫长的旅途,甚至跨越过难行的瀑布。在光都无法照射进去的河道当中往前游动、不停地游动,最终发现了这样平静而又富有生机的世外桃源。

  引路者、最初的开拓者早已不在了,消失在了漫漫历史长河之中连记忆都没能留下。但是彼等铺平的道路,传递下去的记忆却形成了一代又一代的传承,至今这些鱼儿也依然祖祖辈辈持续着这趟生命的巡游。

  这又何尝不像人类星星点点,逐渐在世界各地传递的文明之火呢。

  拉曼古人有言:兴趣是最好的导师,站在某一领域顶尖层面的人往往总是早年间便对此兴趣浓郁热情旺盛。

  说起自己所感兴趣自己所热爱的事业时,博士小姐便透露着这样的光彩。她整个人容光焕发地,一时间愣头青连忙不迭记录绫所讲述的事情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就只是发愣地看着她,好像她比今天的太阳还要炫目一样。

  “干、干嘛。”察觉到对方的沉默与直勾勾盯着的眼光,也多多少少因为自己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的举动而感到羞耻,博士小姐撇过了头用手指绕着自己蓝色的发丝,如是说着。

  “啊——”咖莱瓦开口,想说些什么。

  “接好。”但洋溢着年青人青葱氛围的这一幕被我们的贤者先生毫不留情地打扰了,他丢过来了一根长木棍,而咖莱瓦手忙脚乱地去接因此记事本差点掉在地上而他急着接住记事本的时候又不小心用棍子敲到了自己的脑门。

  “呜哇——”站在亨利身后的白发女孩发出了嫌弃的声音,而捂着自己额头的咖莱瓦吸着凉气忍着痛,后面的博士小姐则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拿这个做啥?”咖莱瓦收好了自己的宝贝记事本,左看右看,最后把它递给了绫托她保管。

  “跟过来。”而亨利话不多说,歪了歪脖子示意他走到一行人营帐前面的空地。

  “.......”身后的绫瞥了一眼手里的记事本,思索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忍住好奇心打开。

  “哦呀,亨阁下又技痒了?”正在擦拭自己盔甲的老乔看到了三人过来,瞧见咖莱瓦手中的长棍时立刻意识到他们想做什么,于是开口这样说着:“等下也让俺凑个热闹。”

  “教训这家伙,我都够了。”而米拉白了一眼,毫不留情地开口。

  “那个,我又做错什么了吗?”人高马大将近一米九而且十分健壮的愣头青抓着木棍像个受到委屈的小姑娘一样开口,而觉得这家伙悟性真的低到无可救药的洛安少女第二次翻了白眼:“说是要教训你但不是真的要教训你啊,你怎么这么呆。”

  “啊,是。啊?”依然一副呆样的年青人明显仍旧不知道他们打算做什么,不光是米拉,就连旁边的其它一些围观的人也都再次发出了叹息的声音。

  “要是这幅体格给我多好,长成这样却这么没用。”抱着双臂站在自己帐篷前面围观的小少爷弥次郎小声地嘟哝着,而鸣海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就是,之前面对那个山鬼,很大只的那个东西时。你不是站出来在璐璐她们面前了么。”米拉学着亨利的样子耸了耸肩,而后者注意到这一点挑了挑眉毛——她接着说:“我听她们说了,勇气可嘉。可你这家伙根本不懂战斗,站前面是想等敌人把耐打的你给打死,最后累了就放过她们吗?”

  “呜恶。”被毫不留情地批评,咖莱瓦感觉自己的胃有些绞痛因而表情也变得苦了起来。

  “所以说,哪怕为了今后的旅途里你能不要成为一个花瓶,也最好得练两下。”终于点题的洛安少女叉着腰神采飞扬地这样说着,而反应过来的愣头青:“啊!”了一声之后又“哇!”了一声。

  他的动作好懂到旁边的樱笑得花枝乱颤,而看着咖莱瓦用拉曼语记载的日志的绫抽空瞄了一眼,也是“噗嗤”地笑出了声。

  “啊!”是“原来是要做这个啊!”的意思。

  而后面的“哇!”则是“哇,要教给我这个吗!”的意思。

  好懂好懂,十分好懂——但米拉第三次翻了个白眼。

  “先说明一下,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开口这样说着,但考虑到咖莱瓦的基础,加上洛安少女并非贤者,因而思索如何才能令愣头青理解,整理语言使得米拉陷入了一阵小小的沉默之中。

  “比起话语,用实际演练要更直接。”亨利注意到了自己弟子遇到的困境,轻声开口点醒了她。

  “啊!”洛安少女立刻明白了过来,然后跑到了另一侧跟对着小少爷就伸出了手:“木刀借我。”她开口这样说着,一点都没有客气的意思。

  “......”抱着双臂的弥次郎皱起了眉,对于自己身高颇为在意的他不是很喜欢米拉居高临下的视线——但他还是转过了头:“给这家伙一把。”对着下人这样说着。

  “嗯。”洛安少女伸出了手,而在一瞬之间旁边的鸣海、大神还有弥次郎都注意到了她这双纤细白皙的手掌上磨练的痕迹。

  “.......”三名和人的剑客都安静了。

  在男性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月之国,女武士之类的存在被视为异端。女性本就占据劣势的身体素质使得她们要面对的困境会远比男性更多——是的,米拉是亨利的弟子这点他们都知道,甚至之前那场与山贼的搏斗也据说她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贤者太耀眼了。

  惯性思维会很容易让这些人轻视这个年轻又活泼的女孩,觉得她不过是陪衬。

  但事实是这样吗?

  “啪——”“呼——呼——”“嗯——”单手握持,之后娴熟自然地压低了重心,活动着脚步的同时转动手腕旋转木刀。

  看起来只是普通热身或是耍酷的动作,他们这些行家却是明白门道的。

  活动脚步是在确认地面的情况,而旋转武器是在确认攻击距离以及重量与重心。

  哪怕是最出色的手工匠人,做出来的武器也会有细微的品质差距。大部分时候这些差距是可以被忽视的,但在武器类型区分较大的情况下,倘若直接盲目刻板地沿用自己已有的运用经验,便会出现预判失误之类的情形。

  “嗯。”基本确认完重量与重心之类的事物之后,洛安少女左脚在前足尖对着咖莱瓦,而右脚则是呈一定角度向外伸出,挺直腰板重心略微压前,然后把木刀靠在了右侧的肩膀上。

  “南蛮的起手式吗。”“动作倒是十分娴熟。”鸣海与大神两人如是讨论着,而弥次郎则是沉默以对。

  “我先攻击一次,你试着防御。”米拉对着咖莱瓦这样说着,而愣头青点头了好几下,就抓起了木棍的中段。

  “身长乃是咖勒艾瓦占优,武具亦是,但——”武士领队下达了判断,而与此同时米拉保持着移动靠近到了愣头青的面前。

  “啪——”朴实无华的迈步加上劈砍。

  “啊!”年青人抬起了手中的木棍横向格挡,但在挡住了洛安少女的攻击之后她却丝毫没有摆架势拼力气的意思,顺势就松开了手整个人继续往前一矮身用木刀柄的末端敲在了咖莱瓦的肚子上。

  “呜呕——”尽管收了力气但一下子被击中的愣头青仍旧忍不住双脚一个不稳就单膝跪了下去,而反过身来的米拉把木刀架在了他的后颈。

  “锵,你死了。”毫不留情地开口说着。

  “漂亮的动作。”旁边的老乔直率地开口赞赏,而一整个额头都是汗水的咖莱瓦又难受又迷茫地抬起了脸看向了米拉。

  “看你这样子还是什么都没懂啊。”而洛安少女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满脸无语:“我以为最少之前讲过一些而且经历过......果然是这样了吗,果然变成这样了吗。”

  “我不行了,老师你讲给他听吧。”草率放弃的白发女孩把责任推给了一旁的贤者,而亨利耸了耸肩,对着仍旧搞不清楚状况的咖莱瓦开口:

  “你刚刚,在想什么?”贤者单刀直入地开口,而年青人愣了一下:“想什么.......”

  “就是,米拉说要打过来,所以我就是,格挡。”没能防住洛安少女的攻击,但愣头青显然注意不到自己的问题所在。

  “格挡有什么错误吗?”见到周围的武士们都是一阵叹息而米拉脸上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更重,愣头青进一步地迷糊了起来。

  “思路没有错,但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只有亨利依然语调平缓。

  “木棍。”

  “那米拉手里拿的是什么?”

  “也是木棍,啊,木刀?”

  “我能打这家伙吗老师?”

  “冷静点。”贤者用平稳的语调如是说着:“你手里的木棍,就当做是模拟长矛吧。”

  “它相比木刀具有什么样的优势?”

  “攻击距离更长。”还没等咖莱瓦回答,他就竖起了一根手指,说道:

  “你的第一反应是格挡对方的攻击,这点没有什么奇怪。因为你跟在我们的身边,耳闻目染,我们的做法就是这样。”

  “但这种看起来很简单的做法其实也需要相当的训练功底,而且它并不是每一种武器的首选应对方式。”

  “长枪的长度远比刀剑更长,因此在短距离内的变招应用上,它会更为迟钝。”

  “你在挡住了她的攻击之后,她可以迅速变换手势,你却跟不上反应。不光是训练不足,武器本身也并不适合这样的做法——长的武器近距离速度就慢,短的武器近距离速度就快,这是很朴实的道理。”亨利一如既往用浅显易懂的方式讲解着,就连咖莱瓦这种愣头青也听懂了个七八成。

  “换而言之,在你选择了用长枪格挡的一瞬间,你就是在用自己的短处去面对敌人的长处。”

  “那我,该?”大致明白了的咖莱瓦点了点头,下意识地就发问道。

  “利用好自己的长处。”亨利语调平稳而有力:“双手平端武器,握在后部三分之一的地方,自然垂于身前。”

  “将视作枪尖的地方对着你的对手,平稳端枪,双腿岔开,不要站在原地,保持移动。”

  “一旦对手试图从侧面冲击,你就扭转身体朝向那边,永远保持你手中的武器对对手形成压迫。”

  他开口这样说着,而重新爬起来的愣头青则是按照贤者的话语开始笨拙但认真地摆出握持长枪的姿态。

  “还可以。那么你试着做到这几点,接下来——”

  “我来。”观战的弥次郎忽然冷不丁地开口,而咖莱瓦看着这个以前吊打过他的小少爷出来,额头上立刻渗出了冷汗。

  “嗯。”亨利点了点头,而接过了木刀的弥次郎则是站在了咖莱瓦的对面。

  “请教了。”

  “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