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56章 阳光灿烂的死地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66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马开始不安了。

  拥有和相当于人类儿童智力的它们一样有自己的心自己的情感,在面对威胁时会感到恐惧,在愤怒时会发狂攻击。

  帕德罗西以及其他一些畜牧业发达地区为了使得马匹较易操控,除了留以育种用血统最好的那匹马以外,其余用以骑乘的公马其实大部分都是阉马。

  数百公斤重的马匹若是性情暴烈不受控制的话,一旦遭遇什么情况很可能会被本能掌控而对骑手造成更大的伤害。

  作为食草动物,马的本能是在遭遇危机的时候转身就跑。优秀的马儿不单在体格和耐力上面有所需求,还必须打小就开始以长久的训练来克服这种逃跑本能。能够驯服地待在主人的身边不会转身逃跑,有勇气能够在主人的指挥下朝着威胁冲过去的那些,才是顶尖的骑士马。

  但正如人一样,勇气是在得知了威胁以后努力去克服这份恐惧,而非因无知而无惧。

  它们经历了很多,不论是亨利一行人还是帝国骑士们的战马,都与主人一起历经了多次这些可憎亡灵的骚扰侵袭。即便无法言明,许多马匹却也和人类一样是会产生心理创伤的。

  “金队下马,步行。”康斯坦丁果断地下达了决定,作为骑士放弃掉战马这种优势看起来是个愚蠢的决定,但尽管在近期有一次进食充分,也不足以恢复马匹这漫长时间的疲劳。

  帕德罗西样式的战马马甲因其体积缘由十分沉重。尽管由于需要精修的细节较少的缘故造价只和一套全身甲差不多,所用的钢材却近乎是一套全身板甲的两倍有余。

  这是帝国骑士少数弱点的其中之一,由于连同骑士及其武装在内全套负重近乎两百公斤的缘故,他们高度依赖后勤支援,自己几乎无法携带什么给养,并且战马还需要大量的草料用以支撑。

  只要有个两三天时间断了给养,战马就无法完全地发挥出战斗力。不仅如此,在无法饱腹的情况下即便是性情十分温顺的阉马,也会开始产生暴躁的情绪不听指挥。

  卡蒂加利古城位于的是巴奥森林边缘地区,城邦总占地面积虽说不小,但因为年久失修塌陷加上植被蔓生,下脚的地方需要仔细斟酌思考。

  尽管周围大部分地区因为常年有生物活动的迹象所以地面的杂草都相对不那么茂盛一些,视野较为良好,它终究是建立在有高低差的森林边缘的。

  卡蒂加利所在的这片区域与下方稍低一些的林间地落差已有数十米距离,以这里植被茂盛的程度,若是在这个关头还强行要骑乘战马的话,一不小心失控一脚踏空从斜坡滚落,那就是十死无生。

  这是一道典型的选择题,在战斗力和对于局势的掌握两个方面上必须作出取舍。古往今来的指挥官们都曾遇到过,而康斯坦丁做出来的决断是相对保守成熟的,显示出了他在这方面上的经验老道。

  以减少一部分的作战能力为代价获得较好的局势掌控,去除那些可能导致失控的因素,正是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未知实在太多太多。

  内行和外行的认知在这种地方当真是天差地别,像是玛格丽特这样只是喜好阅读冒险书籍的贵族小姐,心里头所评定的了不起的优秀指挥官通常就是那种可以险中求胜的人,在极限状态下创造奇迹。

  但正如我们一直在说的那样,事实上凡是合格的指挥官在遇到情况时该做的都是尽力避免陷入险中求胜的局面,使局势永远在掌控之中,减去不稳定因素。尽管一些举动看起来会显得不近人情,但这种无情和果断正是成为名将所必需的。

  拉曼谚语有言:“一将功成万骨枯”,而这所谓“万骨”,并不全是由敌人的尸骸组成。

  “分散,小队规模。”康斯坦丁本人和米哈伊尔还有其他几个地位较高的骑士留在了马背上以获取较高的视野可以指挥,下马步行的骑士们左腰挎着长剑右腰带着战锤,放低了姿态手持长矛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他们以5人一组分成了几个相互照应的小队,保留有战斗发生时的缓冲间隔同时也不会离得太远,能互相配合。

  “行军!”一直卡在茂密草丛到卡蒂加利城外围的这片区域也不是件事,在作为前锋的步行骑士们多少拉开了一些距离以后,康斯坦丁挥动了手,令后面的队伍小心翼翼地跟了上来。

  骑士马为何价格高昂的理由在此刻显现了出来,这些聪慧的动物在留下来殿后的那部分帝国骑士指挥下顺从地跟在了马车队的旁边。尽管骑手并没有骑乘在马背上,它们却也懂得自主跟随,以穿戴着重型马甲的身躯作为队伍的外侧护卫。

  “缓步——缓——步!”相较之下商人们的驽马就要差上许多,由于长时间没法吃东西吃到饱又要拉着沉重的货物跑来跑去,它们变得十分不听话,一直想要回过身去吃之前收割下来放在马车上的马草。

  商人们不得不花更多的心思去令这些顽劣的畜牲不至于失控,拉着一车货物的马车尤其是在这种不平整又野草丛生的地形要以缜密阵型行动起来困难度可想而知,而在因此差点与护在外面的帝国骑士们相碰撞以后,这支本就不太平的队伍中间又是起了一阵小小的波澜。

  骑士们隔着面甲望向这边,虽说因为光照的缘故看不清楚眼神,但他们在想什么商人们自个儿也还是猜得出的。

  “拉这么一大车的商品,到了现在到底还有些什么用啊。”这样的想法他们自己也总是忍不住冒出来,这类大型四轮马车放满了货物林林总总加起来也已经有几百公斤,由于当初为了能够尽可能保存长久他们绝大多数带的都是各种用品与工具。

  在现在食物缺少的情况下还要让马匹拉着这么一大堆不能吃的东西,荒郊野外的又没有地方能出售换成食物,要丢掉他们又舍不得,不丢掉又拖慢了整支队伍的行进速度,自然那些贵族骑士心里头是有许多意见的。

  所幸大敌当前,没人蠢得真的在这种情况下开始因为这样的事情吵嘴,所以尽管产生了一些碰撞引发细微的摩擦。他们却也都识相地压了下来,只是迅速地通过了高野草地的边缘,进入到光秃秃的卡蒂加利附近。

  “改双纵列。”进入到不同地形以后康斯坦丁立马令队伍作出了调整。之前在茂密草丛当中要一边开辟道路一边前进所以单纵是最方便快速的,到了这边有了更宽阔的地形,就还是较短一些不拉那么长的阵线更便于战斗人员保护。

  迟钝的马车行走在泥土地面上调整的时间花费更多,而在他们后方人员重组阵型的时候,前面的亨利和米拉则是在做自己最为擅长的事情——

  他们在观察。

  我们常常说任何生物——或者说任何有形的存在于世的东西——只要切实地身处此地,那么就是决计做不到对于周围的环境毫无影响的。

  魔兽亦是如此,根据周围环境当中的各种细节来判断你可以分析和研究这里生活着的到底是什么动物并且有多少的数量。

  而这片在阳光普照下光秃秃的草地上到底是生活着一群什么样的魔兽,稍加观察,就可以看得出来。

  野草并不是完全被踩踏得生长不起来的,如此干净又均匀,只可能是被啃食。而在斑驳城墙表面上的那些粗壮藤曼,一米多高的位置以及以下光秃秃的模样也与上头长满了叶子的样子天差地别。

  但最明显的还是地面上那些层层叠叠的印迹,米拉皱着她好看的小眉毛,轻声说道:“好多蹄印。”

  食草类魔兽,按照奥尔诺所解释的理论,显然是存在于魔兽食物链最低端也是最初开始变异的类型,其余的魔兽大约是杂食类的和以这类魔兽为食的肉食类演变而成。所以众人一开始也多少猜测到了这里存在的会是这样的草食魔兽——可这并不意味着就安全上多少。

  东海岸的极北之地苏奥米尔那边有着的世界上体型最大的鹿类,七百多公斤重长着横幅将近两米长度超过一米五巨角的它们发起狂来可以把一个穿着全身板甲的骑士撞得人仰马翻受不少伤,而若是没有防护的话你则会死于脏器破裂、骨折与动脉破裂内出血导致的失血过多等等一系列综合因素。

  体型、体格和吨位到底有多重要的事情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及过了,懂得在这里定居,有能力在这里定居并且使得自己的后代通过不停地进食受魔力直接影响的植物进而变异成魔兽,这样的生物除了聪明到能判断什么食物对自己有利以外,也必然是拥有足够健壮的体格能够捍卫自己的领土的。

  而它们对于入侵的食尸鬼没有什么好面色,对这些时隔两千余年不请自来的人类访客,也不可能是天生就怀抱着善意。

  队伍逐渐地靠前,停留在原地的步行骑士们见他们这边总算整理好了阵型也开始重新朝着前面走去。但这一次仅仅前进了少许的距离,位于中央打头的那支小队领队的骑士就松开了一只握矛的手紧握成拳抬了起来。

  “停!全体戒备!”康斯坦丁迅速根据前锋的反馈做好了准备,而他紧接着回过头来,先是对着亨利、米拉、费鲁乔还有菲利波打了一个眼色,然后又对着米哈伊尔点了点头。

  都是从事战斗职业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该做什么的专业素养他们还是有的。米哈伊尔作为骑士副官留了下来和莫罗他们一众佣兵相配合守着车队,而余下包括康斯坦丁本人在内五人则是骑着战马向前迈进。

  康斯坦丁本人的战马自然是最优秀的,而余下的4匹都并未披覆战甲,因此比起其他骑士的战马要相对有精力一些。

  他们驱马上前,作为步行骑士们的协同护卫,因为本地可能存在的魔兽吨位和体格或许并不是一介步兵可以对付得了的。

  “锵——”但还未等他们这边赶上,前方的骑士们就出现了一阵骚动,只见其中数人直接将手中的长矛投出,紧接着就拔出了长剑,而余下的不少人则是拿起了战锤。

  穿刺武器锋刃武器与钝器相互配合,骑士们即便是下了马也依然战力非凡判断迅速又果断——他们改变了阵型,变成了横队,显然是为了拦截某些目标。

  “咻——”而就在这边五人加快了速度冲上去的时候,五六只浑身沾满鲜红血液的食尸鬼从卡蒂加利古城正门口的另一侧冲了出来。

  “右翼接敌!”尽管所有人应当都注意到了,领头的骑士还是大喊了一声以令其他人也明白过来状况。‘生命力’顽强的不死族即便身上插着一支长矛也依然可以奋力奔跑,而全身着甲的骑士在打步战时所采用的方法与佣兵到底有多么巨大的差异,我们的小米拉这一次也算是大开眼界。

  佣兵的剑术格挡和其他各种躲闪动作,归根结底都是围绕着“不被命中”这一概念为中心,他们追求的护甲也是以灵动为主。

  但骑士和武装到牙齿的正规军战斗方法却是不可能一样的。

  臂甲会限制你弯曲手臂的程度,肩甲会使得你没法高举整只手,骑兵用的全罩式面甲会在很大程度上遮挡阻碍你的视野——所以虽然身穿全套重甲却避免被击中,这是极为愚蠢的想法。

  “喝啊啊啊——”为了克服疲劳和愤怒,骑士们发出了震天的战吼,然后迎着尖牙利爪的食尸鬼直接就冲了上去。

  “庞锵——!”冲击力令盔甲产生形变,但早已习惯如此的骑士们并没有摔倒或者是迟疑,而是紧接着就和这些可怖的可以把普通人撕成碎片的怪物近身搏斗起来。他们实际上不需要持盾,也决计是不需要躲闪的,因为那一身可靠的盔甲就是覆盖面积极高的盾牌。

  所以真正身披全套重甲的骑士步战的方法,做法便是将己身化为武器,化为盾牌。

  正面迎敌,无所畏惧。

  “纵列!”步行骑士们缠住了这一批几头浑身鲜血淋漓的食尸鬼,而康斯坦丁一声大喊,迅速拉近这本就不长距离的5骑在行进过程当中变换成了如同帕德罗西式刺剑一样尖锐的阵型。

  尖锐,却毫不脆弱。

  “嘭!!!”像是交叉的T型那一横,如落雷一样迅猛的骑兵直接把几头食尸鬼冲撞带穿刺带劈砍成重伤,而在他们到了前方转过头收住冲势避免冲出这片空地范畴时,在骑兵冲锋时往后退去的步行骑士们再度一步向前,用长剑和长矛捅住食尸鬼以后由同伴用战锤砸爆后脑勺的部分,让它们彻底地尘归尘土归土。

  干净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有着可靠的伙伴在前方把控,加之完善的护甲和配合,低等的食尸鬼完全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呼——”

  但在解决了它们以后,众人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目光却又自然而然地被另一侧的鲜血给吸引了。

  食尸鬼的体液,是黑色的。

  所以它们身上那些血红色只有可能是来自于其它生物。

  “......全都,死光了啊。”米拉小声地喃喃道。

  占据此地的魔兽到底是一些什么,这会儿他们知根知底。

  帝国的南部虽说森林和湿原较多,但在一部分地区也仍旧是有草原之类存在的。

  兴许是因为这迷雾而不小心失去了方向,进而就在这儿定居了下来吧,那些身上伤痕累累已经死去的生物,令人赫然地,是三头浑身雪白的马儿。

  两大一小看起来就像是一家子,周围躺着好几头没有开放性伤口但也已经毫无声息的食尸鬼证明它们不是被砍瓜切菜般地杀死的,但这偌大的一片阳光普照看起来与身后密林不同充满生机的土地,却都是鲜血淋漓的死亡气息,一时之间诡异的违和感让人有些接受不来。

  “别放松,还没结束。”但情况显然容不得他们在这里多愁善感,前方不远处的古城拐角看不见的地方再度传来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众人又不得不再度拾起了武器。

  “哈——呼——”因为正对着太阳,米拉有些看不清楚前方,这对于他们而言有些不利,但女孩张大嘴巴深吸了一口气,仍旧与队伍的其他人一并缓缓向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