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5章 贪财的贤者(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71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爱德华带着身为城防指挥官兼城主的查尔斯过来不仅仅是为了吃饭。

  王子的这种私人化的举动是在向亨利表达查尔斯是他心腹的意思,而这也就意味着他已经向查尔斯透露了贤者的身份——那么这样一来,对方显然就是来寻求一些意见的了。

  考虑到关于战后局势的处理亨利已经与爱德华探讨过,并且这些问题也远远超过了查尔斯身为一介城主所拥有的权力范围,贤者推测他们来找自己想询问的十有八九是关于城市建设的问题。

  而果不其然,在晚餐过后,三人就开始讨论起了这些问题。

  “修路?”查尔斯皱起了他浓厚的眉毛,深色的皮肤在火光下加深了轮廓,使得城主的脸庞看起来像是一块巍峨不动的巨岩。

  “是的,修路。”亨利抿了一口云杉茶,然后点了点头。

  “……”查尔斯陷入了思考之中,一旁的爱德华沉默地看着他。

  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他们都懂,但之所以一直明白这一点却不去做,其实还有着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

  ——瓦瓦西卡,是一座堡垒。

  艰难行走的道路同样是它防御的一部分,在这样崎岖又容易迷路的野地里头,即便战马和步兵得以前行,运送辎重补给的马车也会陷入各种各样的麻烦之中。

  一边是格里格利裂口,另一边又是这样子的崎岖山路,选择进攻瓦瓦西卡的敌军不论从哪个方向袭来都注定要被卡住然后损失惨重。之所以几天前的西瓦利耶人没有选择袭击它便是出于此因。

  但就好像其他任何的东西一样,复杂的地形也是一把双刃剑,运输物资、经商用的马车几乎无法行走的道路对于亚文内拉人自己来说也是一样的麻烦,事实上前些天爱德华出击的时候就是轻装上阵,仅仅用了部分驮马带着物资,假如西瓦利耶人延迟数天进攻的话他们立马就会开始挨饿——我们扯远了。

  回到眼下的问题上面,亨利提议修路的原因显而易见,但为此是否要放弃外层的这个天然障壁,查尔斯陷入了深思。

  放在往常,按照亚文内拉的将领们一贯保守的思路的话他肯定会直接拒绝。但这一次西瓦利耶的袭击提醒了他一些什么东西——假若瓦瓦西卡这边的道路更加地好走,有着许多的商人在这里活动的话,西瓦利耶人又怎么可能瞒天过海地攻下爱伦哨堡?

  ——或者更简单一些,假如瓦瓦西卡向外行走的道路一马平川,他们完全可以派遣出一支骑兵巡逻王国北方的这条边境线。

  “嗯,所言确实。”查尔斯点了点头,而亨利接着说道。

  “平坦的道路只是其一,没有足够的平民居住此地提供各种行业上的支援的话,瓦瓦西卡也无法变得更加地繁荣起来,而要吸引平民,它就必须有自己的亮点。”贤者如是说道,而两人都认真地看向了他。

  “先生的意思是?瓦瓦西卡多是高地,虽然有小块的平地但要用来种植的话面积远远不够养活自己。”查尔斯从爱德华那里学来了一样的称呼,西海岸通用语当中先生这个词和爵士的发音是一样的,都是属于对男性敬重的称呼。而一位王子和一位城主对着自己使用敬称,这让亨利有些表情微妙。

  “量无法满足的话,就以质取胜好了。”亨利又抿了一口云杉茶,然后说道:“亚文内拉人寻常最喜欢喝的饮料,是什么呢?”

  “普通的百姓多喜好麦芽酒,但若要说道有一些钱的商人和贵族们,恐怕还是茶叶吧。”他微微一笑,而查尔斯与爱德华一并双眼一亮。

  “是,这个确实,瓦瓦西卡附近的高地土壤和艾卡斯塔平原的其他地方一样肥沃,加上其他种种因素,用来种植茶树相当合适。”爱德华摸着自己的下巴点了点头这样说道,而查尔斯也以相同动作表示了自己的赞同。

  “价格昂贵的茶叶在这附近大面积种植的话可以使得定居此地的农民们拥有稳定的收入,再加上道路扩建交易方便——”城主露出了一丝微笑,身为领主的他拥有的领地变得繁荣起来的话直接获得的利益自然也会翻好几个翻。

  “谢过先生,殿下,事不宜迟,我先告退了。”查尔斯兴致冲冲地站起了身行了一礼,然后就转身跑了出去。

  爱德华苦笑着看着他一路小跑,然后回过头看向亨利,贤者耸了耸肩:“看样子城主阁下是穷怕了。”他如是说道,而王子点了点头:“查尔斯麾下的骑士和军士是出了名的贫穷,这也是为什么城防军主力会是附近征召的平民的缘故。但这也难以责怪他,瓦瓦西卡本就是边境堡垒,他被发配到这儿,是屈才了。”

  爱德华话中有话,他望向了亨利。

  一旁的米拉清理完了餐具整整齐齐地摆放好,然后解下了围裙,走了过来坐下端起变得有些凉的奶茶喝了一口。

  “先生可愿意,成为我的宫廷导师?”一头金发的王子认真地这样说道:“亚文内拉需要先生这样的人。”

  他的语气诚恳,一旁正在喝茶的米拉出神地望着二人。

  “不了。”但亨利只是摇了摇头,爱德华没有坚持,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局。

  “政治这种东西我实在是不想去碰,勾心斗角的王宫,对我来说压力太大了。”贤者微笑着这样说道,而王子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这只不过是亨利的借口,这种程度对他来说还算不上是压力。

  “不过……”亨利顿了一下,然后接着开口说道:“我并不反对你用金钱来犒劳我就是了。”

  “……”毫无矜持的话语让后面的米拉差点一口奶茶喷了出来,而爱德华愣了一愣,表情扭曲了一会儿变得哭笑不得起来:“……作为一位贤者,你还真是毫无节操啊,先生。”

  王子用微妙的语气这样说着,而亨利一脸严肃地摇了摇头:“不,我只是穷。”

  “……”好气又好笑地摇了摇头,爱德华站了起来,然后转身朝着身后走去。

  “那么就这样别过吧,晚餐很美味,谢谢了,先生。”爱德华直直走向了门口,而亨利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粗茶淡饭,不成敬意。”

  一夜无话,次日,上次逮捕他们的那名切斯特的骑士带着十几个人,带着用精致的小皮袋装着的报酬送到了两人的暂时居所。

  这可以看作是一种道歉的表现,骑士对着二人彬彬有礼,而贤者也回之以点头示意。

  脚步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待到他们离去之后,亨利和米拉打开了皮袋。

  “呜哇——”

  金光闪闪,米拉亮晶晶的眼眸几乎也都变了一个颜色。

  爱德华的出手不可谓不大方,一袋50个总共4个皮袋两百枚的亚文内拉金币这是一笔女孩从未见到过的财富,她小脸红彤彤的兴奋之色止都止不住地来回看着亨利,而贤者微微笑着摸了摸米拉的小脑袋。

  “我们去买点东西吧。”

  ……

  整个下午的时间都欢快地流逝着,带着满满的荷包,二人先是去了费西的铁匠铺选定了护具,然后又在制作军需品的小店购买了许多的冒险用品。

  除了士兵以外的客人相当之少见,店主满怀热情地接待了两人,一天之内就迅速地花掉了两个金币的亨利和米拉从头到脚都彻底地换了一番。

  洛安大萝莉换上了用小羊羔皮作内衬外层则是经过仔细裁剪的耐磨牛皮,袖子和领口之类的部位使用了精致的棉布织成的冒险者衣物——精良的材质加上几个小时就裁剪出来的优秀手工让它的价格高达450丹诺——也就是3个艾拉银币。

  这在普通衣物只需要20丹诺一些更为粗糙的甚至只需要10个丹诺——一顿饭都不到的价钱——就可以买到的亚文内拉简直是昂贵得不行。

  但这笔钱花的相当值,舒适轻便又耐磨的衣服穿在身上让白发的洛安大萝莉变得精神奕奕,她自己左看右看爱不释手的模样也让亨利嘴角笑意不停。

  破败的靴子和脏兮兮的皮鞋也换成了做工更加优秀的高筒靴,亨利那条破败的黑色披风被他没有任何迟疑地丢掉,待到下午时分,二人还去到了铁匠费西的店铺收取了早上定制的防具。

  ——之所以效率这么高是因为瓦瓦西卡的生意实在过于冷清。

  左肩和手腕有着熟皮制成的轻便护甲,厚达半厘米的它在防御斩击的时候有着相当的功效,身体的一部分采用锁甲,若在往常的话编织它们定要费上整整一个月至少,但因为生意惨淡,费西直接用上了早就编好的一块块的锁甲布片,因此只需用皮线缝制在作为主体的皮外套上便完成了任务。

  轻量化的锁子甲搭配皮甲提供了有效的防御,但也不会显得过于沉重。又购买了大型行囊将备用的衣物和一些日用品装了进去以后,将行囊暂时托付于铁匠这里,焕然一新的亨利和米拉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向了瓦瓦西卡的马厩。

  花了一大笔钱买了一堆东西、备用衣物、防水斗篷、水壶、铁锅、木碗和水杯之类一应俱全以后,显然继续像之前那样徒步行走是不可能的了。

  因此亨利带着米拉来到了瓦瓦西卡的马厩。

  既然是驻扎军队的地方,那么出售的马匹自然就是军马。

  血统优良的西海岸战马普遍有着高大俊美的外表,体格健壮的它们背负一名全副武装的骑士都能全速冲锋,用来载人和一些补给自然也是没有问题的。

  战马的价格相当高昂,并且不识货的人还有可能花钱却买了劣马。

  但这仍然难不倒亨利,最终定下来花了正好28个金币的价钱购买下来的两匹战马一褐一白。高昂的价钱让洛安大萝莉是垂头丧气了好一会儿,她最初拿到这笔钱的时候还觉得这么多一辈子都花不完,但仅仅一个下午两人就花掉了31个金币。

  这笔钱光是零头就是之前她所难以想象的了,而这样还仅仅只是买齐了一套好一些的冒险者式的装备。

  米拉无法想象那些贵族骑士老爷们的花费得有多高。

  准备在下午三点快到四点的时候做完了,两匹战马背负着二人的备用衣物、日用品、食物和水,还有那些用来训练的武器。

  米拉暂时还不会骑马,因此亨利只买了一个马鞍,另一匹马背负着较多的物资,用缰绳拉着跟在身后。

  他们没有通知任何人自己要离开,但王子想必也是猜到了,因为在两人快要走出城门的时候,几个人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一头金发的伯尼带着伤势已经痊愈的明娜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少女伸手推了推自己的父亲催促着他上前一步,而这个健壮的汉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着亨利跟米拉深深地鞠了一躬。

  “对不起。”简单的话语透露出这个汉子的担当,即便确实是出于职责,但背叛了自己朋友的事实并没有改变。伯尼没有任何要为自己行为辩护的意思,他只是认真而诚恳地这样说着。

  明娜看向了两人,米拉抓着马鞍前面的边缘充当扶手,对着她点了点头。

  “珍重。”亨利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的朋友。”

  “……”伯尼直起了身体,二人已经缓缓离去,而这个勇猛的汉子望着背影轻轻地出了口气。

  “走吧。”他头也不回地对着自己的女儿说道,而明娜嘴角带起了一丝笑意。

  “父亲,你知道自己开心的时候整个耳朵都会红起来吗。”

  “……啰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