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1章 逃亡者们(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99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哈……”

  “哈……”

  她用力地奔跑着。

  肾上腺素激发着身体发挥出的每一分潜能都几乎已经消失殆尽,肺部火辣辣地疼,小腿和腰部酸痛和乏力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倒下。

  ‘不能停下不能停下不能停下不能停下’女孩闭上眼睛用力地甩了甩小脑袋。

  ——这种事情她以往只在父母讲述过去的事情当中曾经听说,这次亲眼目睹对于女孩心灵的震惊程度不亚于那日在她眼前几人被瞬间血腥解决。

  不……

  要比那更糟。

  那个人的战斗是纯粹的,动作简洁只是为了战胜敌人而战斗。而这些人……她回想起了自己逃跑时转过头去看的那一幕,之前曾经有过短暂碰面的那个红发的车夫儿子在逃跑中被一剑穿心的场面。

  这些全副武装骑着马匹的人打扮就好像是人民心目中以及各种传说中英勇无畏公正严明的骑士一般,可他们所做却——

  她不敢再细想,只是头也不回地朝着森林之中一路狂奔。

  但那些人似乎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人。

  许多一样转头朝着后面跑的人,不论是佣兵、商人还是最普通的携家带口的旅客——不论是男人、女人、老人还是孩子,他们都没有放过。

  那些穿着闪亮全身甲的骑士熟练地操纵着战马,首先是用长矛,长矛折断之后丢弃拔出了长剑。人群惊慌四散,而他们就那样操控着战马肆意地来回冲锋砍杀,少数的佣兵选择了抵抗,但在压倒性的战斗力面前不消片刻他们就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

  骑士们仿佛是为了愉悦而肆意地屠杀,她甚至看到了一个掀起面甲的骑士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笑容。

  这和那个人的战斗是不一样的。她头也不回地拼命奔跑着,身后惨叫连连,女孩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回过头去看,只是拼命地朝着约定好的地方跑去。

  可他一直没有出现。

  她迅速地深入了森林,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五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拼命朝着森林跑进去的女孩从上午起就一刻未停此时已经是筋疲力尽。

  但追击者们依然没有停下,光她知道的就至少有半打的骑士进入了森林之中搜寻着幸存者。

  “哈呜——”女孩又喘了一口气,但在下一个瞬间她用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缓缓地退到了一颗树下方的阴影之中。

  “嘶吁吁吁——”马匹发出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哆、哆”的马蹄踩在林间空地上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她的耳畔,一名骑士从女孩左侧的树后出现,他缓慢地驱使着马匹前进,似乎在探查一些什么。

  “唰唰唰——”一阵阵的跑步声从骑士的后面传来,女孩用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整个身体蜷缩在了树下的阴影之中。

  “呼——”透过树干的侧影她清楚地瞥到了一枝长矛,从和骑士的对比高度判断拿着的显然是步兵。

  ‘这大概就是冒险者们经常说的骑士侍从之类的人了吧’她这么想着,而那名骑士用一些女孩听不懂的语言吩咐了一下步兵以后,就转头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唰”拿着长矛的步兵转过了身体,女孩看不见矛尖只听得到他在用很大的什么声音吩咐着——她满怀焦急地祈祷着他们快些离去去到别的地方搜索,但却再一次事与愿违。

  “夺呜呜——”

  寒光闪闪,这一击把女孩吓得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尖锐的长矛钉在了她依靠着的那颗大树的树干上头,就在女孩头顶上的十几公分处。

  “科莫沙,普提沙。”穿着简单链甲配合皮甲,手持长矛背着长弓的士兵用她听不懂的语言笑着这样说着,女孩眼角带泪地瑟瑟发抖,而士兵意识到她听不懂以后又换了一种语言。

  “我说你躲在这儿干嘛呢,小猫咪”士兵语带笑意地这样说着,而旁边又有几人走了过来。

  “怎么办?”他这样说笑着看向了旁边的同伴。

  “上头的明确指示是要不留活口的”另一名这么说着:“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借她来玩一玩——”他这么说道,而女孩因为这些刻意说给她听的话语立马就爆发了。

  她直起了身子用力地试图拔出那枝钉在树上的长矛,但努力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于是一把抽出了腰间的短剑直对着士兵。

  “唷,这只小猫咪还懂得反抗啊”士兵大笑着看着咬紧牙关却阻止不了双腿颤抖的女孩,她双手握剑直直地指着他,在下一个瞬间士兵拔出腰间的单手剑一击打飞了它。

  “夺——啪”短剑摔到了草丛之中,虎口生疼的女孩愣愣地站在原地。

  “剑可不是小孩子该玩的东西——”士兵脸上露出了笑容,而他旁边回头看向身后某处的同伴却在这时夸张地瞪大了双眼。

  “我觉得你说得很对”

  一个突然出现的男性声音这样说着,单手持剑的士兵反射性地转过了头,而他的双眼立马就因为这个动作而失去了光明。

  “泼桑!匹桑塔科西昂!”士兵大声地咒骂着甩去了双眼上热腾腾的鲜血,待到他好不容易恢复了光明的时候身遭的同伴都已经躺倒在了地上。

  “你骂谁是猪呢?”单手拿着他那把大剑的亨利面色平静地缓缓走了过来,在短短的十几秒内五六名士兵连惨叫都未能发出就尸首分离。

  微微低着头的黑发贤者在士兵的眼里头就像是一个双眼散发着红光的恶魔一般,他下意识地就退后了一步,然后被树根所绊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剑都掉到了一旁。

  “老师!”米拉带着些许哭音跑到了亨利的旁边,贤者摸了摸她的头——士兵注意到这是个可乘之机,他下意识地就把手伸向了旁边的剑——

  “啊——”

  但亨利发出啧啧的声音阻止了他。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对着身体僵住不知如何是好的士兵这样说道。

  “你在想他砍了那么多个人,现在是不是还有力气再挥一剑”

  “事实是我也不知道,因为你瞧,我现在已经气喘吁吁了”面不改色的亨利用平静的语调说着。

  “但这个——”

  “这是一把克莱默尔,它可以轻松地把你从肩膀劈到腰部”

  “所以你该问问你自己一个问题”

  “我是不是要试试看自己的运气”

  “你是怎么想的呢,年轻人。”亨利语调玩味地这样说着,而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存活的士兵一把就抓起了单手剑怒吼着朝他冲来。

  “啊啊啊啊啊啊”

  “咻——呲”贤者向后伸出了右脚用力一蹬,同时一手抓着护手另一只手顶着配重球将大剑朝前用力一刺——

  “刺——夺呜——”

  锁甲被剑尖撑开,厚实又强韧的皮甲在它的面前也仿佛无物。

  沾满鲜血的剑刃将士兵背后的衣物顶得整个撑了起来,亨利又用力地往前推了一点,衣服迎刃而解,露出了闪耀的剑刃。

  “咳啊——”心脏和肺脏被重创的士兵大口地咳出了鲜血,他的右手无力地松开,单手剑锵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亨利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把剑抽了出来,紧接着就感到自己的腰间被什么东西给围住了。

  软软的、小小的、暖暖的什么东西。

  “抱歉,我来迟了。”贤者摸了摸米拉纯白色的头发,而女孩摇了摇头,紧接着忽然地就松开了他,跑到一旁的草丛里头四处翻找起来。

  “你还在干嘛,这里不宜久留,他们随时都会回来。看到了这些士兵的尸体只怕还会加大搜索力度,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亨利皱着眉看向米拉,虽然相识不过半月,但女孩一直都乖巧又懂事,这也因此在这种要紧关头她还跑去四处翻找让贤者有些理解不能。

  “剑”米拉急切地翻着草丛,连仔细回复他的时间都没有。

  “剑?”亨利立马就注意到了女孩腰间空空如也的皮套。

  “那种东西怎么样都好,等我们安全了再买一把给你就是了”他跑了过来一把揪住了米拉的衣领,但女孩却一反常态任性地甩开了他。

  “……你这是怎么了”

  米拉小脑袋低低地僵在了原地,从亨利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的小肩膀正颤抖着,像是在抽泣。

  “那是第一次……”

  “爸……爸爸妈妈……没有了以后。”

  她抽泣着断断续续地说。

  “第一次……有人送我的礼物。”

  “……”亨利沉默了起来,接着越过了米拉在她的旁边蹲了下来。

  “找东西要有方法”他像是故意一样把白发女孩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然后从腰间仿佛什么都有的小皮包里头掏出了一根细小的磁针,捏住一头以后伸出手去来回晃动着,然后在针尖感受到引力开始小幅度摆动的地方停了下来。

  “唰”贤者从草丛之中拿起了那把短剑,手指翻转捏着剑刃将剑柄的一方朝向白发的女孩。

  “这次努力点不要弄丢了哦。”他这样说着,而米拉点了点头接过了短剑。

  “不是我弄丢的,是被打飞的。”她嘟着小嘴小声地反驳道:“都是因为你不教我怎样去战斗。”女孩说着,而亨利拉起她的手,两人迅速地朝着另外的方向跑去。

  ……

  ……

  进入了森林的更深处,在亨利高超的技巧下两人穿越过各种各样常人根本无法想到的道路,以极高的效率朝着更为荒无人烟的地方跑去。

  体力不支的女孩被贤者单手怀抱着两人足足前进了超过20分钟亨利才逐渐放慢了速度。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倚靠在亨利的肩头显得十分疲惫的白发女孩儿小声地问道,这边的森林比之外头更加地茂盛,绝大多数的太阳光都被遮挡掉的林间空地显得相当的阴冷。而亨利一边行走着,一边开口回答了米拉的问题。

  “西瓦利耶的正规军。”他这么说着,女孩因为这个回答立马就提起了精神。

  “骑士之国的人,怎么可能,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不是一向交好的吗。”因为惊讶,她说出这句话的声音显得有些大,女孩紧接着反应过来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左右查看。而亨利注意到她用来形容的词汇,显然作为骑士比武和骑士精神的起源地西瓦利耶在亚文内拉的民间一向风评很好。

  但这对于贤者本人来说的话,笑笑就行了,他大概会这么说。

  “当今的亚文内拉国王对于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实在是过于没有自觉了,一国之主所说的话怎可以像是幼稚的孩子一样随心所欲。”亨利摇了摇头这样说着,但紧接着他又耸了耸肩。

  “但我没有想到那位西瓦利耶的国王也是这样的冲动,大概是血脉使然吧。”一头黑发的贤者语带嘲讽地评论着两位一国之主,而听得半懂不懂的米拉则因为疲惫而又一次把头靠在了亨利的肩膀上。

  “……”前方又有一阵嘈杂的声音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亨利扳开了草丛往外一探头,紧接着就双手抱紧了米拉瞬间转过了身体。

  “夺呜呜——”一枝带着白色尾羽的短箭从二人面前擦过钉在了身后的一颗树上不停地颤动着。

  “喇——”弓弦再一次紧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但刚刚射出那一箭的人仔细瞧了一下亨利——准确地来说是他抱着米拉的姿态以后,又立刻转过了头朝着后面射出了这一箭。

  “是亚文内拉人吗!”这一群人的装备看起来都十分地精良,除了一般佣兵不会穿着的精致锁甲防具以外他们还有足够乃至于超过所有人骑乘数量的马匹。贤者短暂地观察了一下,他们似乎是在护送着一些什么,其中有两三匹马除了标准的行囊以外还多了一些东西——马匹更为强大的行动力显然是这些人可以这样迅速深入的原因,但也正是因为马匹,他们才暴露了行踪。

  “是亚文内拉人吗!我说!”十来人当中有两三名是没有战斗力的女性,除此之外其他人都是精锐战士,而那名为首的40岁上下使用一把双手大剑的汉子见自己两次用亚文内拉方言喊话都没有得到回答又一次回过头看向了二人。

  “是,我和我的学生”亨利此刻点了点头朝着对方说道,而双手剑士似乎是注意到了他背在身后的大剑,他上下打量判断了一下大致的尺寸以后迟疑了一会儿,朝着亨利喊道。

  “你能不能帮一帮我们!”双手剑士这样喊道,而亨利点了点头。

  “跟我来”他简短地回答,然后立马就转过了身子。

  “呃——”剑士愣了一愣,但紧接着咬紧了牙关。

  “全体撤退!跟着那个人走!”

  如是喊道。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