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08章 任务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61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已经灭亡了数个世纪的拉曼帝国,给这个世界留下来的璀璨遗产当中,既有如同引水渠、下水道这样的实用型应用工程,也有关于哲学,关于政治结构,甚至关于军队的系统配置这样的与精神文明层面提升紧密联系的优良改革与发明。

  这个辉煌地持续了近八个世纪之久的伟大国度,所取得的一项项成就,从根本上定义了何为“人类文明”——而时至今日,拉曼人的祖先们的那些伟大发明的踪迹,仍旧存在于整个里加尔世界的每一处角落。

  如今的世界上存在的三大帝国之中,鲁姆安纳托以及帕德罗西直接就是拉曼人的后裔所建立,而即便是由部落民族统一而成的奥托洛帝国,在皇宫政庭乃至于城市与军队建设以及人民生活的各方各面上,也常常能够窥视得到拉曼帝国的影子。

  “成功的人总是相似的,而失败的人,各自有各自失败的地方。”同样来源于拉曼帝国的哲人所言的这些话语时至今日有许多仍旧值得细细品味,但在那璀璨不已的文明盛夏的遗产当中,今人的学者们存留有最大的争议的,或许,是诗歌的存在吧。

  很难想象一个以征服为生,蛮横地扩张开来的帝国,却发明了这样八竿子打不着的美妙载体。

  但或许就像我们曾经提到过的那位洛安诗人,那位同样与他的整个民族格格不入的维克多所说过的那样——人类对于美,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欲望。

  纸和笔,是价格高昂的消耗品。能够记录下来他们所吟唱的东西的可靠载体,只有石头和泥板——这是最初也是最古老的一种诗歌的形式,那个年代的诗人们还常常兼职工程学家与哲学家,但这一切在拉曼帝国灭亡的那一刻起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文明像是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飘到了所有的地方生根发芽。

  更为有效的载体诞生了,它被称之为歌,搭配以乐器演奏出来的曲子,这些原本只是停留于记载停留于少数人的圈子当中的具有独特美感的文字,用比风还要快的速度,传播到了每一个角落。

  创作诗歌的人们,不再仅仅局限于见多识广的学者,它变成了一种男女老少都会去感悟去体会的非常普通的东西——这或许是一种堕落,至少在传统的拉曼诗人们看来是这个样子,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可否认的,这些随处可见的游吟诗人们,确实比起过去的传统诗人,做得更好。

  纸张会腐烂,泥板会碎裂,就算是刻在了以坚固著称的铸铁上头,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附上一层斑驳的锈迹无从辨识上面的文字——然而脆弱的,看似不可靠的口口相传,却将或许已经是六七百年前被创作出来的曲子,用着仍旧没有多大改变的旋律,轻声吟唱。

  ——命运,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那些相比起伟大的永世的强盛的不灭的拉曼帝国本身而言不值一提的诗歌,在历经了岁月的洗礼之后仍然健存,而国度本身,却已经灰飞烟灭。

  “……”轻快的旋律在远天之下悠悠传出,艾莫妮卡使用的并不是西海岸的通用语,但米拉却依稀能够听得懂那其中的一些词汇。

  “那是被大海所分隔的恋人,在临别之际写下来的歌曲。①”艾莫妮卡轻哼着转过头看着好奇的白发少女眼角带笑地说道:“一方是属于战败的拉曼贵族,另一方却是后来成为帕德罗西境内重要家族的贵族之女,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注定要分离的两人,并没有诅咒命运的变幻无常,而是用诗歌寄托了对彼此的思念。”

  “若是这歌声,能够传递到遥远的彼岸就好了呢——他们这么想着,留下了这首曲子。”艾莫妮卡笑意盈盈,而白发的洛安少女则用她的那双亮晶晶的眼眸认真地望了对方一会儿,然后小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肯定是传达到了的。”米拉这样说着,艾莫妮卡愣了一愣,然后笑着说道:“你怎么知道呢?”她过来揉了揉对方那柔软的头发,米拉发出“呜~”的声音闭上了双眼,旁边她牵着的马儿用鼻子顶了一下艾莫妮卡,金发的少女嘻嘻笑着摸了摸战马的侧脸:“好好,我不欺负你的主人了。”

  “艾莫妮卡,不就是证明吗?”“哎?什么证明?”甩了甩小脑袋之后,米拉这样说着,艾莫妮卡再度歪过了头,她有些迷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歌声有传达到的证明。”白发少女认真地点了点头,语气坚定。

  “……是呢。”艾莫妮卡呆了一会儿,然后脸上缓缓地露出了微笑:“他们肯定也,获得了幸福的吧。”

  “你们两个,走快点啊。”前方的约书亚回过了头,朝着大致的方向挥了挥手这样说着。

  “是是——”天空是澄澈而又明媚的,雨后的空气十分地清新,一行人走在缓缓向下的坡道上,出来觅食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因为风雨而暂时停歇的夏蝉,这会儿也重新开始发出持续不断的鸣叫。

  这场下了整整一个下午跟晚上,到今天的早晨才停下来的大雨,仅仅只不过是六月这个风暴肆意的季节的先锋部队。

  昨夜停留的那间建立在路旁的旅店居住一晚的价钱相比起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那边的普通旅馆要稍微贵上不少,这是因为科里康拉德地区的食物全部依靠贸易,并且多数来到这儿的都是有点小钱的佣兵或者商人的缘故。

  亨利他们退房的时候,乌云已经基本上消散殆尽了。而待到他们补足了淡水,调料,又购买了许多添加了盐分以防止在这燥热的天气当中过快腐败的面饼和咸肉以后,炽烈的太阳便开始展露出自己的威力。

  不足五个小时的时间,一夜暴雨留下来的一滩滩的积水,就从覆盖整个路面的程度,缩小到了只要转个身走一步就能完全避开。

  一些地势较高的地方甚至泥土都已经变成了干燥的白色——此前他们四人的准备不算十分充足,这会儿在旅店这边,又多添置了两个容量相当大的水壶。

  燥热的天气下水分的消耗也比以往更多,前面几十公里能够轻易找到的那条小溪因为蜿蜒曲折到了这一段路并不是那么地好去补给,远离了科里康拉德城区的这一侧人类的踪迹也越来越少,除了几条通向别处的小路以外,别的地方都长满了高高的杂草。

  太阳的直射下,不一会儿裸露的皮肤上就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而这些汗珠接着又被晒干,然后再次流汗,再次被晒干。

  “咕嘟~咕嘟~”米拉从马背上取下了那个新买的水壶,她十分中意,不仅仅因为这个水壶是科里康拉德特产的用大块竹节做成的独到样式,喝起来有一股子植物的清香味道。还因为它的价格仅仅只是软皮水壶的五分之一。

  ——白发的洛安少女本质上仍旧和以前一样是一个节俭的好孩子,就算这半年多以来收入以及支出将她过去对于“钱”这一事物的“量”的认知已经冲击得支离破碎。“能够不花就不花,在要花的情况下,也要保证收支平衡。”这样子的思想仍旧存在于穷怕了的米拉的内心之中,并且今后,恐怕也会伴随她一路走下去。

  坐吃山空的日子还在持续,虽说现在仍旧有一些积蓄,但她也不免地开始有些急躁了起来。

  所幸发布了雇佣任务的那一间旅馆就快要到达了,只要任务完成,他们直接就可以从旅馆的老板那里获取到报酬。

  任务的内容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这是因为它并不是由佣兵们自己决定的。过去亨利和米拉曾经经历过的在艾卡斯塔跟随商会联合的队伍一起前进的护送任务和眼下的这一个任务大同小异,在佣兵公会那边发布这种任务的旅馆并不在少数,他们多数要求是蓝牌以上的佣兵,并且在其中详细地叙述了护卫的时间长短以及所需人数。

  更加地靠近科里康拉德城邦那一边的旅馆通常是最早达到满额的,雇佣的价钱在一天每人两个艾拉银币左右,汇报任务以后佣兵公会会登记佣兵的徽章以及姓名,之后派遣渡鸦通知旅店的老板。

  停留守卫的时间,一般在一周到半个月的层次——这并不是说风暴就只会持续这么一小段的视角,相反,莫比加斯的台风季节实际上从6月开始一直持续到9月中旬。只是要雇佣一名佣兵在这儿连续待上三个月的时间,那这笔开支可是会相当之大。

  店铺的老板们是拥有多年经验的本地人,他们能够判断得出什么时候是风雨会肆虐得最为厉害,王国的巡逻部队不会出门的,所以就大致地估算一下这一段时间,然后抓住这段时间雇佣佣兵进行守卫。

  他们是商人,精打细算那是天性。一天两个银币并且包吃包住只需要待在旅馆里头看似是很划算的买卖,然而就像是亨利和米拉曾经在艾卡斯塔经历过的那一次事件一般——假如你运气不好了,这一笔看起来很容易拿到的钱,就会成为你最后的一笔收入。

  在决定要领取这个任务之前,冷静下来考虑一下这里头还有一个“假如有人过来抢劫你必须拼命”这样子的条件的话,多数人都会选择掂量掂量两个银币一天是不是真的值得。

  话归原处,所谓艺高人大胆,即便是考虑到这样的风险,仍旧有不少的佣兵会去接取这样的任务。当亨利他们一行人来到了那间在佣兵公会的任务描述上面写着“左边是一件铁匠铺和皮匠铺,右边有一个马厩马厩当中还有养鸡场”这样方便辨识的特征的旅馆时,他们碰巧就遇到了这么一行像是刚从港口那一边回来的佣兵。

  之所以这些人会吸引到亨利他们的注意力,是因为他们有着整整齐齐的服饰,这当然不是科里康拉德的巡逻军队,从反方向过来并且拥有整齐类似的防具只有可能是佣兵这个词汇的本意所指的组织——正规佣兵团。

  想来也确实如此,闲散的佣兵个体并不可靠,他们为了金钱反水的可能性谁也说不通透,因此直接雇佣已经成名的佣兵团就不失为一项稳妥的选择。

  拥有良好名誉的佣兵团就像是各种职业的工匠一样,他们深刻明白比起那些蝇头小利而言能够打响自己的名号的话才能够获得真正稳定的收入,因此假使其中一名佣兵团成员拥有背叛雇主的行为的话,他们也会主动出击,清扫门户。

  西海岸人的通讯方式,常常都是使用渡鸦。我们已经不计次数次地提到过纸张这种东西的昂贵,所以事实上,在绝大多数的地区,人们都是用撕碎的布条来书写讯息。

  当然,考虑到识字的人并不多的事实,这些所谓的讯息,很多时候也就是一些涂鸦间并着土语方言的符号罢了。

  话归原处,虽说拥有渡鸦这种比骑手更快的传递方式,但这些来自佣兵团的佣兵却一点儿也不像是接到了讯息才来的,相反,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刚刚完成了另一单的任务,然后直接就来到了旅馆这边报道。

  “就是说是每年都稳定雇佣的,所以都安排好了日程,完成一个任务直接顺路回到这边来,既能休息又能完成又一个任务,专业而又高效。”将这一细节作为对米拉的观察能力的考验试题提出来以后,贤者获得了一个令他十分满意的答案。

  “嘶吁吁——”马匹发出些许的声响,因为人类的走动旅馆外侧的路口产生的些许坑洼里头还有少量的积水,将马寄存于马厩以后,四人跟着前面佣兵团一行走了进去。

  “噢,孟菲斯,你们来了啊。”店老板是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人,他看到前面那一行统一服饰的佣兵以后就迅速地走了过来,跟为首的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褐发大汉直接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显然两人也已经是旧时。

  “今年也拜托你们了啊。”老板这样说着,名为孟菲斯的佣兵点了点头,但紧接着又回过了头,看向身后的亨利一行。

  ——他显然注意到了约书亚的存在,毕竟橙牌级别的佣兵就算在这样的正规佣兵团内部也是可以混得上干部的职位了,加之以旁边以外貌判断就明显不是本地人的亨利和米拉的存在,正如同贤者注意到对方一样,孟菲斯也是一眼望过去就被这四人的组合给吸引住了眼球。

  “那边的四位,是这一次的同事吗?”将额头还有侧面的头发全部收束到脑后扎成褐色的短马尾的孟菲斯这样说着,而旅店的老板这会儿才注意到这一众佣兵身后的亨利他们四人。

  “哎呀!抱歉冷落了各位,请上来,来对照登记一下各位的身份!”消瘦的中年店老板这样说着,四人彼此对视了一下,上前一步。

  为期一周的旅馆护卫工作,从这一刻正式开始。

  ……

  注释:①:文中所描述这首曲子其实就是中岛爱的「遠く君へ」,因为很喜欢,然后刚好剧情需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