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19章 新月之门面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82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米拉回去将樱请过来后,经过沟通交流正式确定了当初在藩地沼泽村仅有短暂接触的三郎,即是龙之介苦苦追寻的仇家。

  已经确认了龙之介一方并无敌意的余下人等也与他们合流接受部分协助补给。虽然因为一系列事故仍旧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也算是解除了戒备不至于剑拔弩张。

  而就在众人以为巧合到此为止之时,前华族开始讲述的过往,又使得队伍当中的博士小姐面色也变得黯淡了起来。

  三郎是学者出身,和绫同根同源。

  数千年平稳没有太大波动的和人社会分工严格明确,皇族一统天下,华族与士族分别作为文武双方充当皇族的两臂。贵族牢牢地把控着实权形成不可撼动的阶级,而底层民众辛苦耕耘从事劳动,饲养着这整个庞大的帝国。

  平民在和人社会除农业与养殖以外能从事职业仅有三种:工商、医者和学者。而这其中地位最高成本最少的便是最后的学者一职。

  中央强而有力的月之国以其庞大国力推动的普及教育,令绝大多数和族普通人都拥有基础的识字和书写能力。而倘若有贫穷人家的孩子想要在这方面上更进一步,那么国家也会进行学识教育的资助,只是一旦你决定走上这条道路,那么你也必须舍弃许多东西。

  “奉皇命者,鞠躬尽瘁,当为新月之门面。其人不得嫁娶,不得入俗世,当守戒律,阅诗书。清心静气排去杂念,一心只读圣贤。”——换句话说,新月洲的学者,与里加尔世界白色教会的修道士是一种同位存在。

  至高的掌权者把控了知识的宝库,集中起来并向愿意学习的人免费开放。有心向学者就连温饱也不必担忧,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但国家会保证基础的生活需求,令他们可以安心向学。

  只从这些表面来看的话,这就好似一个无比重视知识传承的宝贵天国——但就像白色教会一样,这些东西总是稍微深挖便会察觉到内幕并不这么美好单纯。

  成为学者的人是不可结婚留下后代的,而他们的一生除了在华族身边担任幕僚公职绝大多数时间也被禁止离开各大书院。绫所属的新京天阁大书院是整个月之国最大最繁荣的,但在各地其实也都有小规模的书院存在。

  表面上看是排除掉杂念,让一心向学的人可以专注只读圣贤书。实际上却是皇族将知识牢牢把控在手中不外传的手段——月之国的识字率高,因为国土面积广阔南北方言口音有别,言语的传播不一定方便。但文字却没有口音之分。

  所有人都认得相同的文字,这就便于新京推广自己的理念,而做这种事情的便是学者一职。他们是新月之门面,神皇之口舌。不得嫁娶,无法留下后代,那么自然也不能将自己的学识变成某一家族的私货传承下去。

  知识是皇族的东西,学会了以后你不能就此抽身离开想要靠这些知识自己闯出名堂,你所有的所学只能用于服务皇族服务整个和人社会。

  而甚至就连这样新京都仍旧认为不够,他们设下的律法严格规定学者不得干涉社政,这些学富五车的人永远只会是幕僚,永远只有参考价值,而没有决定权。

  这是一种看似荣光万丈,却实则尽是枷锁的制度。

  平民以为这是出头的机会,而学者一职确确实实在和人社会也是拥有尊崇的地位。

  但这种尊崇并不全然来源于他们的知识和地位,而是在于他们是为何人服务的。地位高的学者可以作为幕僚在很多重大场合说上话,所以在民间看来他们就像是与大人物们平起平坐一样。

  憧憬着成为学者改变命运的少年少女们,在最终发现自己爬的越高越束手束脚时,那种心情大抵是十分复杂的吧。

  他们不能自由地运用自己所知的东西,甚至如果分配作为幕僚服侍的华族是个无能之徒的话,其意见都不会得到重视。

  有学者曾自嘲自己所在的阶级就像是一本厚厚的月之国四千年历史古籍,充满了各种稀奇见闻与壮阔历史,却被有的人拿去当成桌子的垫脚石。

  这种满腹学识却无处施展拳脚的处境,正是新京的有意为之——他们不能让知识断代,所以需要有人学习,有人继续创新。可学业有成能力出众的人倘若有二心打算自己改易江山又该怎做?

  新京不允许民众有自己的思想,培养起来的学者只能说掌权者愿意让他们说的话,而民众也只被允许听到这些他们可以听到的内容。

  他们不能掌握兵权,不能涉及朝政,不能留下子嗣甚至于私传书院中的文本。一切一切都只是为了维护。

  这四千年帝国永恒不变的统治。

  但学者阶级终归是饱读诗书的存在,思想越是发达的人就越是难以掌控。尽管有许多人感恩新京所给予的机会对皇室一片忠诚,却也总是免不了会有刚愎自用恃才傲物的人。自认自己所服侍的华族乃无能之徒,一切若都由他这样饱读诗书的人掌控,岂不是能更加高效出彩。

  三郎的故事大抵便有几分这样的色彩,但也并不完全是这样。

  当讲这一切娓娓道来时,满面胡渣的龙之介神色并不尽是仇恨怨怼,他有几分落寞。

  龙之介叙说着:他曾是自己的幕僚,当时坪山县还不过万户,而他自己也只是一介县长。三郎出身也是坪山县,学有所成之后才归来。能力出众且当时是一个白面小生,语气温婉又常常面带春风。佐上满腹经文,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就任坪山县幕僚时身畔常常是莺莺燕燕。

  学者虽然不得婚娶,但毕竟也是常人并非宦官。有男女之情也难免,许多人学有所成以后会想要去到地方成为领主幕僚也难免有打着这样桃花运的想法,更不要提坪山县还是三郎的故乡。他父亲早亡老母尚在,家境贫寒成为学者之后归来成了县长的幕僚,怎么想都是衣锦还乡大受欢迎。

  华族与士族高不可攀,但三郎却是平民出身又备受尊崇。哪怕明知无法成为婚娶对象,打着各种主意或是单纯被他个人吸引靠近的女性也数不胜数。但却也正因为这样,他才养成了越来越不满足的胃口。

  到底是本性如此还是未经世故的学者在过多的刺激之下迅速地堕落,如今的龙之介也已经分不清楚。

  幕僚工作的基本薪金是一个月6两银,这相当于普通民众大半年的收入。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但加上食宿全包基本无额外花费,节俭一些攒下一笔资产也仍是有可能的。

  但绝大多数的学者都会在入手之后便花光,原因很是简单,他们没有未来。

  无法成家立业的学者即便积攒下来资产也没有后人可以传承,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花光,毕竟他们无需为吃穿发愁,即便被华族革职失去幕僚的工作也还可以回到书院过清贫的日子。

  当年的三郎也和其他人没有太大的区别,由于老母尚在,他每月都会分出一些薪金赡养母亲。而这也正是事件出现转机的时候。在任职半年多以后,三郎以老母重病为由痛哭流涕和龙之介提了涨薪,见他改良当地经济有功,且孝心可嘉,当时还是县长的龙之介也大方地一口气给他涨了4两俸禄,凑足10两。

  之后三郎又有两次这样,俸禄最终便涨到了15两银一月——由于申请涨薪过于频繁新京只批准了11两银的俸禄,这不足的部分还是龙之介从自身的俸禄当中划出的。

  要知道贵为县长的他一月收入也不过20两银,这已经是几乎可算与他平起平坐的收入了。

  即便后面知道三郎并未把所有薪金都交予老母,而是常年沉溺于烟花柳巷之中后来又染上酗酒恶习,龙之介也仍旧保留了最大的善意,只认为他是因老母病重一时过于悲痛,过阵子便会清醒。

  但这样的事情愈演愈烈,15两的俸银只撑得半个月时间便被花光。最后不得不月月需要预支,足足提前支走了13个月的俸禄。

  欠下如此大一笔债,龙之介却也并未与他计较太多。然而要命的是三郎的酒瘾过大且纵欲过度败坏了身子,原先一副白净春风满面的模样逐渐变得不修边幅干瘦且有黑眼圈像是活死人,对待工作也变得愈发随意。

  三天两头翘班酗酒,当时将他视为友人的龙之介前去探望,以为他是过于担心家中老母便提出让他暂且离开县府归家,俸禄减至一月3两,以“关爱老幼”之职的名义不必去充当幕僚在家照顾老母也可拿取薪酬。

  但谁知这样的提案触动了三郎敏感的内心,他几乎是咆哮着说自己为老母尽孝难道还要他人雇钱来做?而自己又如何厌倦了龙之介高高在上的施舍,反正县府有没有他也照样运行,没有实权的书生只是一介摆设,龙之介不过是把他当成奴才呼来喝去。

  这场交谈便这样不欢而散,而之后三郎有很长时间没有露面,县长也没有去找他。没来工作就不给俸禄,更不要提他还欠了13个月的薪金,他断了给三郎的薪酬。就这样3天过去,5天过去,一周过去。足足过了两周时间,正当龙之介以为他多半就要这样辞职回归书院时,收拾干净的三郎却回到了县府,并下跪向龙之介涕泪横流地说自己要改过自新。

  龙之介给了他这样的机会,而似乎从那以后三郎也确实改变了。

  原本只在厅堂之上充当幕僚的他更多地开始行走乡间,烟花柳巷与酒水彻底戒去。他成了坪山子民与龙之介之间沟通的桥梁,将民意传达给龙之介使得他可以根据民心修改政策。历经5年时间,整个县城由此发展壮大,最终落户人家过万成为了一个富庶的大县。而龙之介也由此升官县令,俸禄与权力都水涨船高。

  许多人都感恩着三郎的奔走,而当他在民众的夸奖之下露出青涩笑容之时,龙之介也打从心底里感恩自己有这样一位朋友。

  但现实没有这么天真。奔走在四处的三郎不知不觉在民间声望高于龙之介,人们越来越觉得比起一直待在府邸之中不出门处理公务的县令大人,这位幕僚书生是更加具有领导魅力的存在。

  不光如此,由于私下友人的关系龙之介的妻女家人也与三郎走得很近,当忙于公务的他回过神来注意到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份地位似乎都已经被三郎夺走。

  夫妻之间的共通话题越来越少,比起知晓天文地理又青涩得像个小男孩般的三郎,当时简直是武士模范的龙之介对待家里人严格而又苛刻。就连自己的女儿也是在三郎哥哥的面前总是笑容满面,而一旦作为父亲的他出现便吓得正坐不敢出声。

  等到麾下的武士们提醒他三郎所作所为已经超过了学者应有的限度时,龙之介却发现领地内的许多事务都已经离不开他的耕耘。

  如何迟钝,也始终注意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但毕竟是多年的交情,龙之介本着担心身为学者的三郎风头太大会引来不好风评例如他有意谋乱之类,便派手下传话希望他能低调一些。

  但这位乡士不知如何净当着乡亲的面大声呵斥三郎是否有叛乱意图,并责令三郎要跪着磕头从路上来到县府证明自己绝无二心。

  如此大的动静吸引来了大批人的围观,而县令嫉妒幕僚才能因而作出这种事情的风言风语也一再扩散。

  又过了几天之后,夜里外出的三郎被不知何人打得遍体鳞伤的消息传了出来。据说昏迷时的他手里仅仅抓着撕下来的布料,正是坪山往南青州所产的桑蚕锦缎——武士才可穿着的昂贵面料。

  本就人望甚高的三郎遭遇这种事情,谣言四起而群情激奋之下,举起农具的暴民就这样闯入了县令府之中。

  面对暴乱,武士们自然以武力回应。但在手起刀落残杀子民时,龙之介回头望去,自己的妻女看向自己向在看一个陌生人。

  当时的他直至这一刻都仍旧搞不懂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到底是怎样落得这样众叛亲离的地步,而直到因为领地治理无方被新京发下革职指令,休养生息完毕的三郎来到了他的面前,他才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他的计谋。

  “为什么,鄙人,待你如亲生兄弟。”难以置信的县令看着昔日的好友,而三郎神情之中尽是悲愤与嘲弄:“被你断了薪金之后,我老母无法续药,已经亡故了5年。”

  “这些,你都不知道吧。”高高在上的书生看着跪倒在地的武士,眼神冰冷。

  这是那两周内发生的事情,但他却隔了5年才知道。

  他可以责怪三郎自己不知存钱花天酒地甚至预支了13个月的俸禄才最终老母病重却无钱医药,从旁人角度来说,他也足以自称自己当时断薪的做法是仁至义尽的。甚至是为了他能戒去酒色的“一片善心”。

  他可以找很多理由为自己开脱,但事实就是。

  他不知道,也不在乎。

  “我看重的只有他的能力,我并没有把他当成一个活人。”回到当下,过去烟酒不沾是个完美武士的县令大人深吸了一口烟斗,呼出来的同时这样说着。

  “我也没有把身边的其他人当成活人对待过。”

  “那是他的复仇。”他如是说着。

  失去了县令的身份并非龙之介的结束,三郎的复仇是要让他失去自己在乎的所有东西。所以他连他的妻女也夺去了。早就已经分道扬镳的家人也认为一切都是冷漠又善妒的他的错,他们站在了和蔼可亲的三郎那边,想追随他浪迹天涯,但在抛弃龙之介之后却立刻被三郎杀害抛尸于荒野之中。

  “你害死了我的母亲,所以我要让你死两次。”

  书生学者是不能掌权的,不论他在民间人望多高多么能干。假如破坏月之国的阶级关系,强行上位的他只会被周围的其它华族围攻。

  亲手缔造了坪山县繁华三郎,离开前最后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县给毁掉。他不会把自己的成果让给新京新指派的人,而他也明白如果被发现自己是罪魁祸首的话会惹来无尽的追杀。

  于是借着龙之介下台,他煽动那些自以为对龙之介忠心的武士发起了暴动,又挑衅因为妻女抛弃又被他杀害而处于狂怒中的龙之介,被砍中一刀后假死身退。

  但这么多年以来,前县令都坚信这个男人还活着。

  “这大抵,已是唯一支撑鄙人苟活的动力了。”结束了自己讲述的龙之介垂下头只是抽着烟再无言语,火光摇曳他的脸庞忽明忽暗,而其他人听完后也都久久沉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